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蒼龍至尊>第一百六十八章 激烈角逐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六十八章 激烈角逐

小說:蒼龍至尊| 作者:駱駝祥子| 類別:玄幻魔法

?

在張宇看來,這羽族少女長得極為漂亮.一雙水汪汪的碧藍色大眼睛,鑲嵌在那白皙精緻的臉蛋上,配合著此時凄美的表情,極為的楚楚動人,即便女人看上一眼,也心生憐意,想要將她擁入懷中,好好的愛撫。

彷彿這些折磨,痛苦都是不應該說現在這羽族少女的身上!

再加上那一對潔白無瑕的羽翼,更是讓人內心產生一種抑制不住的衝動!

但是對於張宇來說,這羽族少女頂多也就是一個花瓶,拍下來對於他的實力提升沒有任何作用,雖然虛榮心告訴自己,應該將之拍下來,但是他卻依舊不為所動就在張宇以一種欣賞的眼光打量那羽族少女之時,沐鳶羲突然站起來,指著那看台上滿臉凄楚之色的羽族少女,以一種不容置疑的口氣道:「張宇,請你將她拍下來。」

雖然沐鳶羲的話裡帶著謙詞,『請』,但是在張宇看來幾乎與命令無異。

」沐姑娘,雖然這羽族少女也算是個極品,但是對於你應該沒有什麼用處吧?」張宇略帶疑惑的問道。

因為場面的火爆,此時包廂之中的貴賓尚未出手這羽族少女的身價已經飆升到九百六十萬的天價,眼看就要突破千萬大關,如果不是必要,張宇實在是不忍心花這冤枉錢。

雖然等到將那兩件玄器拍掉之後,張宇也能擁有近億的中品靈石,但是要知道,花錢更是如流水一般,一株七彩幻靈涎張宇想要成功拿下,最起碼需要四千萬的中品靈石,這還是保守估計。所以,對於靈石的開銷,張宇必須精打細算才行。

「我要她1沐鳶羲依舊態度強硬的說道。

「冒昧的問一句,沐姑娘必不會性取向與正常人不一樣吧,要不然,這參與競拍的一班人之中,怎麼唯獨你一個女人?」張宇上下打量了沐鳶羲一番,好像在對她作者重新評估一般。

「不是,如果她今天被別人拍走的話,今生註定要淪為玩物,你忍心看著這麼一個處於花季的少女的一生,就這樣斷送?你還有沒有點良心1沐鳶羲慍怒的質問張宇道。

「不是吧,你真的只是愛心泛濫?這世界上有那麼多不平事,如果每一件事你都要管上一管,不說你有沒有那個能力,就算是累,也能把你累死1張宇忍不住勸道。

雖然張宇的話,看起來有些冷漠,但是卻是那麼的現實,一個人能夠照顧好自己,照顧好親人便是已經那麼不易,又有幾個人還會在意他人的生死!

「不管,別的我都可以放棄,你就說拍不拍吧,不拍的話我自己掏錢便是,不要在說那麼多廢話。」沐鳶羲倔強的說道,根本就不給張宇勸說的機會。

「好,我拍便是,反正這錢也是估計足夠,大不了就當少撿一件玄器而已,我今天豁出去了。」張宇一狠心,也是不再糾結到底值不值,既然沐鳶羲態度已經那麼鮮明了,為博美人一笑,這錢花的也值了。

此時,經過不斷地競價,已經開始有貴賓出手參與其中,而那羽族少女也被一路追捧,達到了驚人的一千五百萬中品靈石,要知道這可是相當於一件頂級寶器的價值了。

張宇也曾經了解過,在一些大型城池之中都存在奴隸交易,但就算是武尊境界的奴隸,身價也不過就兩千萬左右,可是這個羽族少女除了看起來姿色脫俗之外,張宇看不出她有任何特殊的地方。

「兩千萬1

張宇終於開口出價,一下子便是直接追加五百萬,瞬間使得全場嘩然。

「又是那個年輕的聲音,一出手便是兩千萬,看起來財富雄厚埃」

「就是,剛剛還和付少爺競爭過風雷錘呢。」

「不知道又是哪家的敗家子,紈少爺

這番議論之中,拍賣場中許多人對於張宇的身份也是猜測起來,眾說紛紜,但卻沒有一個人能夠得出肯定的結論,同時,有一些心懷不軌之人對於張宇也是起了異樣的心思。

「老三,等會中場休息時,你去外面盯著,一定給我盯緊了,是肥羊的話,給我記下來,咱們已經好久沒有做過大生意了。」一滿臉橫肉的彪形壯漢對著身邊的同伴竊竊私語道。

「大哥放心,有我在,這小子絕對跑不了。」另外一名乾瘦男子,陰陰一笑道,隨即,還多看了張宇所在的包廂幾眼。

此時暗潮湧動,對於張宇起了異樣心思的不知道有多少,但是最終到底鹿死誰手,卻是難以預料了。

「這位公子出價兩千萬中品靈石,還有沒有更高的?大家不要忘了,這可是百年難遇的羽族少女,錯過了,有可能悔恨終身。」玄慈老人的聲音再次響起,恰到好處的挑撥著每一個人內心潛在的**。

「本公子對她也是感興趣的緊,出個兩千一百萬吧。」當發現報價之人是張宇之後,已經有所領悟的付文清再一次加入了爭奪戰之中,只不過這次他並不是真的要參與競拍,純粹是為了報剛才被張宇坑了一把的仇恨。

「呀,付少爺怎麼又碰道你了,看來咱們倆還真是志趣相投,總能同時看上相同的物品。不過就是不知道付少爺的資金準備的怎麼樣,夠不夠使用,要不我讓讓你怎麼樣?」雖然你不知道付文清是不是真心想要拍下這羽族少女,但是張宇為了以防萬一,不住的調侃起他來。

「哼,這就不勞你擔心了。出得起價,你就趕緊跟上,出不起就快滾1此時付文清已經學聰明了許多,故意激怒張宇道。

「哈哈,看大家真的這麼激烈,我都有些心癢,加我一個如何?我出價兩千二百萬1那一直沉默不語的封文斌也是趕緊加進戰團,湊起了熱鬧。

「兩千五百萬1對於這些人的提價,張宇毫不驚訝,極為平淡的說道,好像在作者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一般。

「兩千五百一十萬1付文清再次出價道。

「付老弟,你這也太掉價了吧,雖說沒有要求每次競拍必須加價的數額,但是以你我的身份,一次才加價十萬,不是有意貶低自己嘛,為了不讓你太過丟臉,老哥我出價五千七百萬,怎麼樣,還是兄弟我看得起你吧。」封文斌雖然看似是向著付文清,但是那話里話外的嘲諷幾乎溢於言表。

但是經歷的了剛才的教訓之後,他整個人都是變得深沉了許多,對於封文斌的冷嘲熱諷直接無視,依舊不急不緩的每次僅僅加價十萬靈石。

隨著三人之間競爭的激烈,其餘一些競拍者也是停止競拍,端起自己身邊的茶水,偶爾輕啜一口,一副坐山觀虎鬥的樣子。

很快,羽族少女的身價便是再次被抬高一半,到達了驚人的三千兩百萬!

這個價格,在平常已經能夠買下一件做工不甚精湛的低等級玄器,可是現在卻只是為了買一名看起來僅僅能夠讓自己面子倍增的花瓶少女,儘管她是一名羽族人。

這在現場絕大多數人看來,已經瘋狂的無法想象,可是這還不是終點,價格依舊有著上升的空間!

「哎呀,付少爺已經出價三千兩百五十萬了,太可怕了,我得趕緊看看帶的錢夠不夠,要是不夠只能忍痛割愛了。」當付文清再次報價之後,張宇突然一驚一乍道,惹的諾大的拍賣場一片鬨笑。

「完了,錢不夠,看來我只能放棄競拍了,付公子這羽族少女歸你了。」

聽著張宇那極為沮喪的聲音,付文清心跳也是驟然加速,猛地從椅子上站了起來,目光灼灼的瞪著封文斌所在的包廂,祈求著他快點報價,畢竟他可不是真的想要買這麼一個花瓶回去。

時間在這一刻,彷彿變緩了許多,每一刻對於付文清都是那麼的煎熬。回頭看了一眼仍舊閉目養神的父親,冷汗不自覺地順著他的脊背流淌下來。

已經栽了一個跟頭,如果他還在同一個地方跌倒兩次,他不敢想象,那看起來斯文和氣,其實內心有如凶獸般暴虐的父親會怎麼懲罰自己。

等待了將近兩分鐘的時間,付文清終於迎來了那期盼已久的曙光,可是還不待他表示感謝,就又從天堂墜入了地獄。

「在看到這羽族少女的第一眼,便是讓我有一種怦然心動的感覺,我就下定決心一定要得到她!但是」

說到這裡,封文斌將那個是字拉得很長,裝出一副極為不舍的樣子,再次停頓了三十秒的時間之後,道:「但是為了滿足付老弟的願望,我只能忍痛割愛,我放棄加價。」

「媽的,你耍老子1聽完封文斌的回答,付文清暴怒的說道。

「付文清,你別得寸進尺,你以為老子怕你?敢他媽這麼跟我說話!就憑你這個廢物,被別人玩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聽到咒罵聲,封文斌那高傲的性子如何能夠受得了,立刻反唇相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