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蒼龍至尊>第一百六十九章 不堪回事的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六十九章 不堪回事的往

小說:蒼龍至尊| 作者:駱駝祥子| 類別:玄幻魔法

?

此時,在張宇所在的貴賓包廂之中,他也正承受著沐鳶羲殺人一般的目光的折磨,連忙出言安撫道:「沐姑娘你放心.我既然答應你,無論花多少錢,都會將她拍下來的。只不過能少花點,咱就少花點,所以這才略施小計,嚇嚇那個付文清」

「既然沒有人再次競價,那麼我便宣布

等一下,我剛才突然發現自己還有那麼幾個私房錢,湊在一起,勉強比付少爺高一點,那我便出價三千兩百五十萬零一塊靈石,如果付少爺能夠比我再多出那麼一塊靈石的話,我便是主動退出了。」就在玄慈要宣布羽族少女的歸屬之時,張宇連忙打斷了他的話道。

聽到張宇的報價,付文清也是顧不上鬥嘴,如釋重負一般,重重的喘了一口氣,但是心中對於張宇的恨意不減反增。

我放棄1

聽到付文清頹唐的聲音,張宇也是露出一抹奸計得逞的笑容,哈哈一笑道:「那多謝付少爺承讓了。」

「那麼我便是宣布這羽族少女歸這位公子所有1

見到玄慈最後一錘定音,沐鳶羲臉上也是露出一抹笑容,由衷的感激道:「謝謝你,張宇。」

「沐姑娘,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客氣了,再說了,拍賣前我就曾答應過你,你看上眼的,一定給你拍下來。」張宇捏了捏鼻尖,不好意思的說道。

「其實,我之所以一定要拍下這個羽族少女,是從她那近乎絕望的眼神之中,看到了十年前的我的影子。那件事其實一直是我心中最不願揭開的傷疤」

直達這時,張宇才知道以沐鳶羲的高貴,還曾有過那麼一段不堪回首的過去。

大約十年前,那時候沐鳶羲才僅僅只有八歲,但是美人坯子的雛形已經初現。加上父母的溺愛,她也是頗為傲嬌的一個少女。

由於內心的叛逆,有一天偷偷的從家跑了出去,誰也沒有告訴,她想要見識一下外面的花花世界,但是誰知人心險惡,才剛剛逃出家門不到不到一個時辰,便是被人販子給抓了起來,由於見她眉目清秀,很有幾分價值,便是將其帶到了奴隸市場,如商品一樣,供眾多的顧客群挑來挑去,沒有任何的人身自由。

最後,一名大腹便便,如同爆發富的中年胖男人將她買了下來,將她帶回了自己的家裡。

當天晚上那個男人喝完酒之後,獸性大發,想要玷污她,如果不是沐鳶羲以死相逼,可能就真的失去了最為寶貴的清白。

知道自己墜入魔窟之後,沐鳶羲也是陷入了絕望。她明白,這一切錯都在她自己,千不該萬不該如此任性,一個人偷跑出來。

為了保住自己的清白,沐鳶羲便開始絕食明志,可是誰知那這個中年男子竟然禽獸不如,不知從何處購買來一種迷香,不經意間吸入了那麼一絲之後,沐鳶羲便是陷入了昏睡之中。

當再次清醒過來之時,沐鳶羲發現自己身上已經換了嶄新的衣裳,本以為自己喪失了清白,正打算自殺的當口,她的父母奇般的出現在她的面前,並且告訴她,那個衣冠禽獸已經被家族高手當場擊殺,魂飛魄散。

那將她拐走的人販,也是被調查清楚,已經誅滅九族!

據說當時她陷入昏迷的時候,那個男人已經著手準備暴行,如果不是家族高手及時趕到,後果簡直不堪設想!

經過這麼一件事情之後,沐鳶羲的精神也是受到了巨大的創傷,連續休養了近兩年的時間,才是撫平這道疤痕。

時間一晃,十年已經過去了,如果不是今天見到拍賣台上那羽族少女同樣絕望的眼神,沐鳶羲還以為自己早已淡忘這段被塵封已久的記憶。

「正是因為我與她有著相似的慘痛經歷,看到她的那一刻,我彷彿感同身受。也是如此,我才一定要求你將她解救的,給予她應有的自由1

「如果當年我也能遇見那麼一個心地善良的好人,將我解救,可能我就不會對男人有那麼多的憎恨了。」

聽著沐鳶羲的傷感的回憶,張宇也是陷入了沉默,沒有想到沐鳶羲竟然經歷過這種九成九的人都要崩潰的磨難。

「呵呵,不說了,反正事情已經過去這麼久了,我其實早就已經把它忘得差不多了,不知道怎麼今天竟然當著你的面說了出來。謝謝你能夠靜下心來聽我嗦這麼長的時間。」沐鳶羲悄然抹了一把眼角的淚珠,露出一個極為勉強的笑容道。

「你忘了,我們可是夥伴1張宇見到沐鳶羲不願再在這件事情上糾纏,也是將話題再次引向拍賣現常

「不知道咱們聊天這會兒有沒有錯過什麼有價值的拍品,希望不要發生這樣的情況,要不然哭都沒地兒哭去。」

「現在既然心愿也已經達成,一起來繼續關注拍賣會吧。」說著,張宇將獸皮大椅向著窗口挪了挪,以求達到最好的視覺效果。

隨著時間的推移,拍賣之物已經越加高級,每一件對於尋常人來說基本上都算是天價,所以在這時候,大多數人都是已經淪為看客,能夠出得起價錢的,最起碼也是邁入武尊境界的高手了。

不過即使只能一飽眼福,對於絕大多數人來說也已經不枉此行了,等到拍賣會結束,茶餘飯後,也是有了不菲的談資。

此時,拍賣會也是進行了接近一天的時間,雖然對於在場最低都有著大武師修為的眾人來說,即使一連數天不眠不休也是沒有任何關係,但是天瀾拍賣會還是極為人性化的給予大家一刻鐘的時間用來中場休息。

……

「好了,接下來,咱們就要進入拍賣的第二個階段了,接下來的拍品只會讓你更加心動,我相信,它們絕對會讓你看的眼花繚亂1一刻鐘的時間過去之後,玄慈老人再次走上拍賣頭,繼續主持拍賣的進行。

「下面這一件拍品乃是一枚五級丹藥-爆裂丸,服下去之後,不僅可以使自己消耗的靈力盡數恢復,還能短時間內將自己的攻擊力提升一倍。當然這種丹藥的副作用也是極大,一個時辰之後,你便會全身脫力,陷入極端虛弱的狀態,這股虛弱會伴隨你一周的時間才會最終消退。」

「這丹藥的價值,我已經和大家說的很清楚了,實乃居家必備,殺敵保命的不二選擇,買了它,幾乎就相當於擁有了一枚護身符,再也不用擔心自己因為靈力枯竭而遺憾身殞了。」

玄慈的話剛一落,便是再次掀起了一片嘩然。在場之人哪一個人都不是傻子,自然明白這其中的意義,高手過招,往往生死只在一念之間。

一般情況下,每個人的敵人都與自己在伯仲之間,試想一下,如果最終兩人都是精疲力盡,這時候,其中一人卻是出其不意的吞下這麼一枚丹藥,不僅恢復巔峰狀態,還猶有超越,他的敵人不是只有做著等死的命了。雖然事後自己會陷入虛弱狀態,可是敵人都死了,自己還有什麼好擔心的。

在那滿場嘩然聲中,張宇的目光也是逐漸投向了那枚被密封在玉瓶之中的爆裂丹上,眼神閃爍之間,顯然也是極為的感興趣。

「這爆裂丹適用範圍為中級武尊之下高手,修為越高,服用之後的效果越是微弱,武宗高手服下更是沒有絲毫作用。好了,廢話不多說,這枚丹藥起拍價二百二十萬中品靈石,每次加價不得少於十萬靈石。現在,大家開始出價吧。」

得知這丹藥對於中級武尊之上的高手作用微弱,那包廂之中的貴賓便是已經興趣大減,畢竟以他們的身份地位來說,能夠作為敵人的最起碼都已經突破到武宗了,這枚丹藥即便服下,也是雞肋。

但是這卻一點都不影響在場那數量龐大的普通購買者的**,立刻便是有人迫切的報出價格。

「二百五十萬1

有著一人帶頭競價,立刻便是如同引發了連鎖反應一般,在座的諸人接二連三的起身,報出自己的價格來,短短一分鐘的時間,這枚爆裂丹便是已經被抬到了三百二十萬的高價。

「三百五十萬1

突然,一道清冷的喝聲傳來,郝然是張宇再次出手爭奪。

雖然這丹藥對於別人來說十分雞肋,但是對於張宇卻是再合適不過,畢竟他現在才僅僅中級大武師的修為,雖然他戰力驚人,但是想要突破到武尊,還不知道要猴年馬月。

見到那聲音的主人又是張宇,許多參與競拍之人的臉上便是顯現出一抹遲疑之色。不管怎麼說,張宇可是豪擲數千萬拍下過羽族少女的,想要和他競爭,無異於虎口奪食,甚至有可能因此的罪這在眾人眼裡神秘無比的買家,所以接下來競拍是不是還要繼續,需要好好的權衡一番。

現場詭異的沉寂了兩分鐘的時間,隨後,這些普通買家如同暗中商議好了一般,不約而同的放棄了對於爆裂丹的競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