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蒼龍至尊>第一百七十章 笑面佛 司徒海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七十章 笑面佛 司徒海

小說:蒼龍至尊| 作者:駱駝祥子| 類別:玄幻魔法

?

張宇也不曾想到,不知不覺中,自己在眾人眼中的地位已經無限拔高,幾乎等同於那些聲名顯赫武宗高手了.

此時拍賣場最過無奈的要數玄慈無疑了,雖然這爆裂丹的使用的範圍有著極大的限制,但是,以它獨特的功效,最起碼能夠拍出五百萬的高價,可是現在才到達他期望值的七成,便是無人在參與競價,但最終他只能苦澀一笑,宣布爆裂丹歸張宇所有。

將爆裂丹收入囊中之後,張宇便是再次收斂起來,在接下來一連數百件的拍品中,他出手的次數屈指可數,目標基本上都放在五級以上的妖晶上。

到不是說張宇眼界太高,對這些天瀾拍賣會精挑細選的拍品看不上眼,實在是他財力有限,不能再任意揮霍了,畢竟他這次對重要的目標是那七彩幻靈涎!

不過拍賣進行的越到後面,競爭便是越加激烈。一方面是因為拍品已經越來越少,沒有買到心儀之物的買家已經有些急躁,另一方面則是因為最後參與競價的都是武尊之上的高手,實力也是異常雄厚。

不過任憑別人為了一件寶物如何掙得焦頭爛額,面紅耳赤,但是在只要是張宇參與競價的物品,那麼很多人便是會和直接退出,作壁上觀。

當最後一本地級下品的武技——大悲千葉手,被人以兩千六百萬的天價拍走之後,本次拍賣也是迎接來了真正的**,接下來將要拍賣的,全部都是壓軸重寶。

「諸位,現在,最為激動人心的時刻到了,接下來我將為你們呈現本屆拍賣最為浩大的珍寶盛宴,相信在座大部分買家都是為了它們而來,廢話不多說,下面請上我們的第一件至寶——七彩幻靈涎1

「對於這株靈藥的作用,我在這裡再給大家提醒一下,只要不是當場殞落,神魂俱滅,那麼哪怕靈魂破碎,只要服下這株七彩幻靈涎,便是能夠完全恢復,而且就算是你沒有遭受任何的靈魂創傷,也能直接將它服下,增強靈魂本源的力量。最主要的是,這株靈藥就算是武宗高手也一樣適用1

「擁有了他,便是相當於多了一條命,試問,到此時錢重要,還是命重要?大家都是聰明人,這其中的道理便是無須我在這裡點明了。另外我在這裡修改一下接下來的競拍規則,以後的競拍不一定非要以靈石付賬,也可以以物抵價,大家放心,凡是諸位拿出來的寶物我們都會給出最公道的價格。」

然而玄慈說到這裡,本來溫和的表情陡然變得冷厲起來,半步窺陰境的氣勢猛然爆發,如鷹隼般銳利的目光在四周掃過,每當目光到達一間包廂之時,便是會出現數秒的停頓,彷彿他的目光能夠穿越包廂之上層層禁止的阻礙,看到包廂內部之人的表情一般。

看著玄慈一副如臨大敵的樣子,拍賣場也是瞬間變得鴉雀無聲,凝重的氣氛使得眾人都感覺到十分的壓抑。

「老夫知道在場諸位,定有人心懷不軌,打著渾水摸魚的念頭,但是我在這裡警告你們一句,如果誰要是敢在本次拍賣會上動手,那麼不管天涯海角我也要將你擊殺!千萬不要懷疑我說過的話,老夫從來都是言出必行的。」玄慈再次沉聲道。

「等到拍賣會結束,離開我天瀾拍賣行之後,那麼就算有人拼個你死我活,老夫也是不會多說一句,畢竟我們已經盡到了應盡的義務。但是在這裡,拍賣為大,不管是那個勢力壞了規矩,我都將帶領天瀾諸強將其連根拔起,雞犬不留1

再次沉默了三分鐘的時間之後,估摸著自己的震徹之言已經發揮了作用,玄慈一揮手,便是有著四名氣勢雄渾的武尊高手將一個透明的玻璃箱搬了上來,然後緩緩散開,守衛其旁。

「七彩幻靈涎,底價三千萬中品靈石,每次加價不得少於一百萬,現在,開始競拍。」

當七彩幻靈涎被呈現在眾人面前的那一刻,數千普通買家的呼吸便是粗重起來,一個個目光灼灼的盯著那被重重守衛的奇珍,貪婪之色盡顯。

這種既可以危急時刻用來保命,又可以在遇到瓶頸時用來突破的靈藥,對於在場所有人都是不例外。

如果不是忌憚天瀾拍賣行的恐怖勢力,可能早就有人暴起強行搶奪了。

「四千萬1最先出價的郝然便是張宇,而他一口氣加價一千萬,直接使得所有人倒抽一口涼氣,而他本人所在的包廂也是瞬間成為了焦點。

「真他媽狠啊,難道那小子家裡開著靈石礦嗎?」人群中有人忍不住嘀咕道。

「那也不能這樣糟蹋吧,一條中品靈石礦脈也不過就數千萬中品靈石,就算他能以這個價錢拍下這株靈藥,加上剛開始花出去的靈石,也有個七八千萬了,這得是多有錢,才能讓他這麼揮霍,我敢說就算是武宗高手也是比不了他。」

對於拍賣場的驚呼,張宇仍舊是一臉平淡的樣子,他知道以自己出手之闊綽,定然已經引起有心人的注意了,這其中說不定就有武宗境界的高手。

但是對於七彩幻靈涎他卻是志在必得,只要這株靈藥到手,張宇就會立即遁離拍賣場,然後找一個荒無人煙的地方將靈藥煉化,助墨塵蘇醒!

「四千萬,這位公子出價四千萬,還有沒有更高的?」玄慈例行公事一般,再次出言道。

然而,這一次張宇卻不是像往常一樣那麼放鬆了,只希望玄慈下一秒便是宣布靈藥歸他雖有,畢竟多帶一分鐘,便是會多出一份變數。

「四千一百萬1玄慈的話音剛落,就有一間貴賓包廂之中傳來了競拍的聲音。

「嘿嘿,老朽我出四千五百萬,不知道這位諸位可否割愛啊?」就在這時,一道笑呵呵的聲音傳來,加價之後,聲音緩緩傳出,好似在和一位相交多年的至交老友閑聊一般。

而聽到那笑聲之後,張宇的臉色卻是一變,因為在場所有人之中,能與人如此和和氣氣交流的唯有笑面佛司徒海一人耳!

而這笑面佛司徒海也算是張宇最不願招惹的人了,對於他的狠辣,狡詐,張宇從沐鳶羲那裡也是了解的頗多,他這種人看上眼的東西,絕對不會輕易放手,而恰恰此時張宇也是志在必得,最終極有可能因此得罪這個性格乖張,惡貫滿盈的老魔頭。

「那我放棄1第二個出價之人道。

「抱歉前輩,晚輩有一位長輩性命危在旦夕,急需此葯療傷,還請司徒前輩成全。」張宇極為恭敬的說道,然後再次加價五百萬,出價五千萬購買這株七彩幻靈涎。

「哈哈,好小子,老夫都已經忘記上次有人這麼頂撞我是什麼時候了,夠膽,我勸你一句,還是不要與老夫真的更好,年少輕狂是好,但是也不要忘了審時度勢。五千五百萬,就當欠你個人情,讓給我吧。」司徒海一一種商量的口吻說道,完全不見一點凶煞之氣。

「笑面佛竟然也會好言相勸,實在是太令人匪夷所思了,看來這個出價的少年也是大有來頭埃」

「你懂什麼,笑面佛這是給天瀾面子,要不然他才懶得搭理這個小子呢。」

「笑面佛也是達到了武宗巔峰之境,拍這七彩幻靈涎,怕有可能就是為了以後的突破啊,如果他能更進一步,幾乎能夠與玄慈老人一較高下了。」

對於外面的喧鬧,張宇直接選擇了無視,再次爆出六千萬的天價,如果是一般的東西,張宇可能早就放棄了,畢竟被武宗高手記恨,尤其是司徒海這樣劣跡斑斑的巔峰武尊記恨,可不是一件幸運的事情。

但是現在和張宇已經顧不了那麼多了,為了師傅墨塵的蘇醒,只有豁出去了!

見到張宇竟然不顧自己的警告,再次加價五百萬,那包廂之中,半裸著上身,依偎在一名妙齡女子懷裡的司徒海也是瞬間動怒,粗糙的大手使勁在那柔軟之上捏了一把,儘管疼的要命,但是那女子卻是連輕哼一聲都是不敢發出。

如果不是忌憚張宇背後可能潛藏著的恐怖勢力,司徒海早就以勢壓人了,萬萬沒想到自己的好言相勸竟然會被張宇無視,憤怒的出言道:「有種!老夫這次出價七千萬,如果你能比我出價還高,老夫便放棄與你競爭。」

在參加拍賣會之前,沐鳶羲曾經為張宇估算過,這七彩幻靈涎最高不過五千萬最有便是能夠拿下,誰曾想到天意難測,竟然司徒海這個老怪也看中了它,一番近乎賭氣的爭奪之後,竟然到達了恐怖的七千萬,如果將這些靈石堆起來,這怕都能碼出一座靈石山來!

這個價錢,就算是對於身家豐厚的司徒南來說,也是極為肉痛,對於拍賣場那些普通買家來說,則是無發想象的一串天文數字,大多數人奮鬥一輩子,可能都沒有見到過這十分之一的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