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蒼龍至尊>第一百七十一章 界心爭奪戰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七十一章 界心爭奪戰

小說:蒼龍至尊| 作者:駱駝祥子| 類別:玄幻魔法

?

「七千一百萬1張宇只得再次加價道.

「哈哈,真是不知死活的小子,連司徒大人的面子都不給,我看你小子是活膩了吧。」另外一件包廂之中,付文清幸災樂禍道。

對於笑面佛的了解,他可謂是知之甚詳,因為他的父親付尚,未央城的城主,巔峰武宗境界的超級高手,曾經說過,一對一的話,就連他也只有五成把握擊殺此人!

雖然兩人是同級別的強者,但是不要忘了,司徒海孑然一身,無依無靠,只不過是一個散修而已,資源上,如何比得上付尚這個一城之主?

但是他硬生生憑藉自己的天賦,手段,達到了這常人難以企及的高度。廝殺對於他來說,早已是家常便飯,所以,即使付尚**,武技優於司徒海,但是憑藉這豐富的戰鬥經驗,兩人仍舊是伯仲之間。

最重要的是,司徒海的生性涼薄,親人早已死亡多年,沒有任何的拖累,不論做什麼事都隨性而為,不用畏首畏尾,更不用擔心來自家人的威脅。

也是如此,在付文清的心中,早已經給張宇判了死刑,得罪了司徒海的人,從來都只有死路一條,而且還是不得好死!

張宇能來參加天瀾拍賣行舉行的拍賣會,並且擁有自己的**包廂,足以說明張宇的所處的勢力也是一方豪強,但是最多只是擁有武宗高手的大型勢力罷了,畢竟,雖然未央城也算是繁榮昌盛,但是付文清卻不得不承認,相對於遙遠的中州來說來說,這裡依舊是不毛之地而已。

那些真正的超級勢力,絕對不會閑的蛋疼,跑到這裡來參加什麼狗屁天瀾盛會,雖然那殘破界心也算是不可多得的珍寶,但是也沒有人願意十萬里迢迢來次,僅是為了買它,況且,這裡消息閉塞,等到傳到中州,黃花菜都涼了。

「好,很好,老夫最喜歡成人之美,既然你想要,那便拿去,可得好好給我保管著。」司徒海寒芒畢露道。

雖然他還能出的起價,但是就和大多數人一樣,他最終目標也是那殘破界心,不能顧此失彼。只要能夠得到那枚界心,他便是有了那麼一絲突破的可能。

一旦他突破到窺陰境,那麼天大地大,也要任他馳騁!

所以,司徒海也是果斷放棄對於七彩幻靈涎的競拍,買不到,他還不能強搶嗎?跟他講道理,抱歉,你找錯人了!

見到司徒海終於放棄,張宇也是鬆了一口氣,畢竟,如果這老鬼如果一直咬著不鬆口的話,張宇還真有可能敗下陣來。

因為就算另外一件玄器同樣拍出四五千萬的高價,張宇全身也就只有一億多一點的中品靈石,加上以前拍下來的東西,現在已經所剩無幾了。

雖然他還有完整的界心,虯龍根,驚雷劍等等重寶,但是他卻是沒有那個膽子拿出來,不說會不會引起未央城強者的瘋狂,估計天瀾拍賣行也要立刻翻臉,來一個殺人奪寶。

現在之所以對自己和和睦睦的,只不過是自己表現出的價值還沒有達到讓天瀾自砸招牌的地步,畢竟現在的一切只不過是建立在對等的利益之上,如果有些更加讓人心動,甚至心驚的利益,那麼潛藏在人心底的**便是會被無限大放大,撕碎偽裝的面具,露出那丑的的嘴臉。

現在,既然張宇已經達到自己的目標,自然到了離開的時候了。雖然張宇對於自己的實力也是極為自己心,一般武尊高手基本上都不是他的對手,但是保不準真的有武宗會向他出手那就麻煩了。

君子不立危牆之下,趁現在絕大多數人的目光都聚集在那最後的界心之上,溜之大吉是他現在最好的選擇。

「沐姑娘,我打算現在就動身離開了。」將小黑送入造化玉碟之後,張宇向身邊的沐鳶羲辭別道。

「啊?這麼早,你不參加後面的競拍嗎?」沐鳶羲詫異的問道,顯然對於張宇這個選擇極為的出乎意料。

「我也想啊,可是先是得罪了付文清,現在又因為七彩幻靈涎和司徒海的關係弄僵,如果讓他們知道今天在這個包廂之中參加拍賣的是我的話,拍賣一結束,估計就該對付我了,這兩方,我可一個都不是對手啊1張宇苦笑了一聲,無奈的說道。

「也好,既然如此,我也不強留你了,這個你拿著,使用之後,陰陽境之下,絕對無法察覺你的真實樣貌與氣息。」沐鳶羲略一思考便是明白過來,並從儲物戒之中取出一張薄如蟬翼人皮面具,遞給了張宇。

「這麼貴重的東西我可不能要。」張宇連忙拒絕道,他知道,像這種有著特殊效用的異寶,價值甚至比一些普通的玄器還要貴重,更何況像沐鳶羲這張人皮面具,竟然連武宗強者的靈識都能欺騙,價值簡直無法估量。

「拿著吧,反正不久之後我就要回歸家族了,以後是不會用到它了,今日一別,不知何時才能再見。」沐鳶羲有些傷感的說道。

「張宇,如果你還把我當做好朋友的話,便是不要再推辭了。」

聽到沐鳶羲已經把話說道這個份上,張宇也是不再女兒態,將那人皮面具珍而重之的收了起來,然後便是在沐鳶羲的陪同下,來到了拍賣場的後台,準備進行拍品的交割。

「公子,對不起,玄長老曾經吩咐過,為了防止一些圖謀不軌之人從中作祟,本次拍品一律等到拍賣會結束在他的見證下才能交割,還請您見諒1一名天瀾拍賣行的執事滿含歉意的,對著張宇說道。

「什麼?買了東西竟然還拿不出來?還有沒有天理了1張宇憤怒的說道。

如果這裡落日城,有著煉丹師公會的庇護,張宇等等也就算啦,但是這裡可是未央城,自己人生地不熟的,還一來便是得罪兩方霸主,如果不趁著現在趕緊逃,估計小命都沒了。

「對於給您帶來的麻煩我們身表歉意,但是沒辦法,玄長老下的死命令,我們只能遵守了。」這個年輕執事躬著身子,不斷地請求著張宇的原諒。

眼見張宇身上傳出陣陣靈力波動,那一旁虎視眈眈的天瀾強者身上的氣勢也是勃然而發,冷冷的說道:「這位公子,還請您自重!這裡是天瀾拍賣行,沒有人能在這裡動了手,還能完好無缺的出去1

「張宇,算了,既然讓我們等,我們在等一會,等出了天瀾拍賣行,你便伺機將我給你的隱魅帶上,如此你便相當於擁有了雙重身份,安全性肯定會大大提高。」一旁的沐鳶羲拉了拉張宇的衣角,勸道。

「只有如此了1張宇輕嘆了一聲,再次無奈的返回到原來的貴賓包廂之中。

張宇發現,經過這麼一耽擱,又是數件奇珍被接二連三拍出,此時,已經到了最終的巔峰對決,現場唯一未進行拍賣的,只剩下那殘破界心了!

「接來下,將要進行的將是本次拍賣之王——界心的爭奪,我知道在場諸多武宗境界的老怪物都是沖它來的,許多人可能會奇怪,為什麼我們天瀾拍賣行竟然會將這麼貴重的東西拿來拍賣,那是因為我們拍賣行的內部出了姦細,將消息泄露了出去,出於各方壓力,我們才最終決定將它拿來拍賣。」

「但是,我醜話說在前頭,東西我們拿出來了,想要的話,便是出價,能不能得到,各憑本事,如果誰想不勞而獲,出手強搶的話,那便是不要怪我聯合眾強將他永遠的埋葬於此了1

聽著玄慈老人森然的話語,每個人都是感覺到一陣由衷的寒意,任誰都知道這不是一句玩笑,而是實實在在的警告。

即使如笑面佛司徒海那樣桀驁不馴之人,此時也是陷入了沉默,不願多說一句。

槍打出頭鳥,他相信如果自己真的敢冒頭的話,玄慈絕對不會介意以自己立威,來個殺雞儆猴。

畢竟單打獨鬥的話,他也是不得不承認,確實不是半步窺陰境強者的對手,到頭來,除了碰個灰頭土臉,顏面盡失,什麼都撈不到。

「規則不變,依舊可以以物易物,經過我的鑒定,最終出價最高者將會得到這枚界心,如果你不想錯過超凡入聖的機會,便開始參與競拍吧。本件拍品,沒有低價,可以任意加價1

聽到玄慈老人的話,再次全場嘩然,如此珍貴的東西,竟然沒有底價,不得不說天瀾實在是有魄力,這也表明了天瀾對於自己拍品的絕對自信——即使沒有底價,最終成交價依舊會讓人瞠目結舌。

此時,守候在界心旁邊的護衛清一色的巔峰武尊,一個個刀劍出鞘,氣勢凜然;那暗處同樣隱藏著無數的天瀾高手,伺機而動;就連玄慈老人那半步窺陰境的氣息也是忽隱忽現的瀰漫在四周應對著隨時可能出現的突發情況。

如此這般天羅地網之下,就算是真正的窺陰境高手想要強行搶奪也是難於登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