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蒼龍至尊>第一百七十二章 各顯本錢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七十二章 各顯本錢

小說:蒼龍至尊| 作者:駱駝祥子| 類別:玄幻魔法

?

儘管拍賣已經開始,但是拍賣場卻是陷入了一片詭異的寂靜之中,一道道貪婪的目光時而射向拍賣台之上的界心,時而望向四周的貴賓包廂.

在拍賣大廳之中座著的諸位,一個個都翹首以盼著,等待包廂之中貴賓的報價,他們並不會參與到這場競爭之中,且不說他們根本就沒有那個資本爭奪界心,就算是真的拍到手,也沒有那個實力將它守護!

最終能夠決定界心歸屬的,唯有那些擁有武宗強者的大型勢力。

而那先前蠢蠢欲動的貴賓包廂之中,此時也是異常的安靜,沒有人急著出手,都在思量著競爭對手能夠承受的極限在哪,自己如何能夠以最小的代價,成功拍下這幾乎關乎自己命運的異寶。

「哈哈,我看諸位考慮的時間也不短了,怎麼就是沒有人願意出價的?既然如此,老夫便是來個拋磚引玉,給這最終之戰揭開序幕,我出價一億中品靈石1爽朗的笑聲傳來,使得在場之人都是一驚,『一億』,簡簡單單兩個字,但是確實那麼的沉重,即使張宇呼吸也是一滯。

「謝謝付尚城主的支持,還有沒有出價更高的?如果沒有的話,界心便是屬於付尚城主所有了1玄慈向著付尚所在的包廂微微點頭示意之後,再次向著四周問道。

見到那付尚已經開始出價,其他人也是不甘示弱,開始緊跟上來。

「付老弟,,賣個面子,將這界心讓給我如何?以你的天賦,那是極有可能突破到窺陰境的,但是老哥我就不行了,現在都開始走下坡路了,有生之年,突破無望埃」傀陰宗的宗主封萬里輕嘆一聲道。

「封兄,你也太高看老弟我了,如果能夠突破,我還至於在這個境界上一呆便是這麼多年的時間?不是老弟我不給面子,實在是老弟我也有苦衷埃再說了,這次參加競拍的大佬這麼多,我可不敢打包票自己一定就能拍下這玩意,如果封兄感興趣,加價便是。」付文清回應道。

付尚不願意退出,其實也在封萬里的意料之中。未央城這麼大,一個半步窺陰境的玄慈便是讓付尚對於城池的掌控力度大大削弱,如果這界心再被別人拍走,搞不好突破到窺陰境,他這個城主可就真的名存實亡了。

所以,付尚這次已經做好破釜沉舟的打算,無論如何都要得到這枚界心,只有將它牢牢地掌控在自己的手中,自己這個土皇帝才能做得安穩。

「那好,老哥我便也報個價,兩億1封萬里淡淡的說道,好像兩億的靈石在他眼裡不過只是一串數字而已。

「大勢力底蘊就是不一樣,一下便是加價一個億,這些靈石如果給我,我也能突破到武宗之境了。」拍賣場中一道年輕的身影喃喃自語道。

「別做白日夢了,你也不去打聽打聽,傀陰宗那可是在浴血平原建宗數百年的老牌實力,門下弟子數千人,最不濟的外門弟子也擁有武者的修為。在浴血平原每天滅亡,興起的勢力不知多少,但是傀陰宗依舊能夠屹立不倒,實力可見一斑1一名參與拍賣的刀疤臉嗤笑道。

「嘿嘿,等這次拍賣會結束之後,我也要去浴血平原闖蕩一番,聽說那裡機緣無數,說不定也能混個風生水起。」

「小子,我奉勸你一句,浴血平原可不是你這種菜鳥能夠呆的地方,你要是去了哪裡,我保證你活不到第二天,便是會暴屍荒野,那裡可不像未央城這樣太平,人命在浴血平原如同草芥,是最不值錢的。」壯漢說著,似乎露出一抹回憶之色,繼續道「看到我臉上這道疤沒有?是我從浴血平原活著回來的證據,當年我們一幫好兄弟也是熱血沸騰的沖了過去,結果到現在,就只剩下我孤寡一人了。」

聽聞刀疤男的話,那道年輕身影如同被當頭破了一盤冷水,臉上頓時顯現出猶豫不決之色,顯然心中也是開始另作打算了。

「嘿嘿,看你們掙得這麼熱鬧,我也來加一把火,兩億五千萬1一道陰鷙的笑聲傳來,那笑面佛司徒海也是開始參與進界心的爭奪。

身為散修,但是司徒海的身價也不見得就弱於付尚和封萬里。雖然前者有著更多的利益來源,但是卻也有著門人弟子的拖累,那一大家子人,每一天消耗的資源都是無數。

而司徒海除了供給自己的修鍊之外,幾乎不會有什麼其他的開銷,偶爾心情不好還會滅殺個不順眼的勢力,攫取一些財富,日積月累之下,身價也是頗豐。

「兩億七千萬1付尚再次競價道。

「三億1封萬里不甘示弱。

「三億一千萬1司徒海緊隨其後。

短短一分鐘的時間,這枚殘破的界心便是被三人炒到三億九千萬,只差一千萬便是能夠突破四億大關!如此恐怖價格,就算是以他們深厚的底蘊,也是已經到了傷筋動骨的地步。

唉,你們也太狠了吧,一枚界心而已,非要掙個頭破血流,不如這樣,將它讓給我血岩谷,反正就算得到它,我們兄弟三人也是不可能突破到窺陰境,對於在場諸位來說,威脅時最小的。血岩谷出價四億1沉寂許久的血岩谷終於也冒出頭來,一下子便是喊出了一個天價。

「我出價三億五千萬中品靈石,外加這件三品玄器穿雲弓,十支頂級寶器級別的射日箭。」付尚再次開口道。

此時,靈石他是已經不能在往上加,畢竟靈石乃是一個勢力最為根本的資源,每天修鍊根本就離不開它,如果現在消耗太多的話,對於勢力整體實力的提升,影響會非常大,如果為了拍下界心顧此失彼的話,實在是有些得不償失,所以,付尚便是取出了自己珍藏數十年的極品玄器長弓,用以抵價。

「付城主請稍等,待我給這玄器估個價。」說著,玄慈拿起那被侍女的送上來的神弓,仔細端詳起來。

「果真乃弓中精品,如果是擅長神射之人擁有它,絕對是如虎添翼,即使是武尊高手,偷襲之下也有可能重創武宗!曾經一直聽聞付兄珍藏有一柄流雲弓,但是卻一直無緣相見,今日總算一了夙願。好東西,老夫自然也會給個公道的價格。穿雲弓抵價六千六百萬,射日箭抵價三千萬,總計四億四千三百萬你看如何?」以玄慈眼光之毒辣,很快便是做出了評估。

「可以1付尚略一思索便是同意了下來,雖然知道以這個價格還是有點吃虧,但是拍賣行最多也就是賺個幾百萬的差價,此時實在是無傷大雅。

見到付尚開始用寶物抵價,其餘之人也是紛紛效仿,封萬里極為不舍的取出兩枚六品丹藥,九轉歸竅丹,這能夠極大增加武尊突破武宗的幾率的丹藥,每枚抵價四千萬,外帶三億七千萬的中品靈石,最終報價四億五千萬。

本來還打算搏上一搏的血岩谷一見他們都是如此財大氣粗,便是果斷放棄,沒有絲毫的拖泥帶水,因為石家三兄弟沒有一個突破到巔峰武宗的,就算花大價錢拍下來,也要將它閑置在旁,還會引起各方勢力的覬覦。

現在在場有能力競價的除了司徒海之外便是沒有別人,那包廂之中的司徒海早在界心出現的那一刻便是坐直了身子,少有的一臉肅然之色,盤算著如何才能成為最後的贏家。

最後,只見他一咬牙,似乎發了狠,從儲物戒之中取出一具枯瘦如同乾屍一般的人形物體,拋給了玄慈道:「這是我在一次探秘之時偶然得來的一具上古傀儡,它的威力幾乎匹敵中級武宗,最重要的是,外人將它的核心控制項煉化之後,就能隨心所欲的操縱他,這傢伙不知疲倦,不知疼痛,悍不畏死,就算是一般的巔峰武宗都能死死的糾纏片刻,我拿他抵價三億,你看如何?」

玄慈聞言,也是一驚,連忙將神識探入這具傀儡的內部,仔細的研究起來,時不時的,還用手敲打幾下,最後站直身子,將自己體內雄渾無匹凝聚於指尖之上,猛地對著乾屍戳去。

「叮1

金鐵之聲響起,玄慈發現自己這足以洞穿金石的一指竟然連他的表皮都不曾穿透,雖然說自己也是用了六成的功力,但是就算是中級武宗,想要毫髮無傷的擋下,也是極為的艱難。

「好,我同意了1測試過傀儡乾屍的性能之後,玄慈也是一口應允了下來。

司徒海只是注意到這傀儡乾屍的攻擊強悍,防禦驚人,但是去忽略了這種上古傀儡的製作工藝,玄慈知道,如果這傢伙賣給本就擅長傀儡之術的陰傀宗的話,最起碼能夠賣到四億,這樣算來,如果交易成功,自己絕對能夠大賺一筆。

我在外加兩億中品靈石,出價六億,誰還能和我掙1司徒海極為狂傲的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