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蒼龍至尊>第一百七十三章 血魔丹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七十三章 血魔丹

小說:蒼龍至尊| 作者:駱駝祥子| 類別:玄幻魔法

?

六億!

這個價錢剛剛報出便是讓所有人驚駭欲絕!

就算是現在出價最高封萬里,也與他有著一億五千萬的巨大差價!

此時,各個貴賓包廂之中是表情不一,沒有參與競爭之人或是一臉震驚,或是冷眼旁觀,血岩谷的三大長老則是一副無所謂的樣子,而那被絕對壓制的付尚,封萬里兩人卻是一臉陰沉之色.

「該死的,這個老東西從哪得來的這種重寶,竟然一點消息都不曾透漏出來1包廂之中,付尚咬牙切齒道,恨不得直接衝上去將司徒海生吞活剝。

「看來我們以前都是小覷這個老鬼了,沒想到在最後竟然讓他橫插一腳。」封萬里此時也是滿面寒霜,冷冷的說道。

「那父親,我們還是否繼續參與競拍?」一旁守候在側的封文斌恭敬的問道。

「為什麼不參與?老子我布置了這麼多手段,怎麼能讓別人得逞。除了司徒老鬼的出價我沒有料到之外,其讓人有幾分本事我基本上都心裡有數,要不也不會讓你屢次出手,哄抬價格了。這個老東西,我已經忍了他很久了。等到我得到界心突破之後,一定要給他好看1

「司徒兄,果然是深藏不露啊,封某實在是佩服的緊,但是沒辦法,這界心我也是志在必得,只能繼續加價了。除了剛才那些之外,我再外加兩枚血魔丹,玄慈,你看著給個價吧1封萬里的聲音再次傳出,隨即便是從包廂的專屬通道之上傳送過來兩枚赤紅色,氤氳著猩紅色光芒的血色丹藥。

在見到那血紅色丹藥的一瞬間,人群便是炸開了鍋,驚呼聲,議論聲交織成一片,拍賣現場頓時陷入喧鬧之中。

「沐姑娘,他們這是怎麼了?一枚丹藥而已,用不著這麼驚訝吧,這場景簡直比司徒南報的六億還要火爆太多。」張宇見到眾人對於血魔丹反應如此激烈,忍不住出言向著身旁的沐鳶羲問道。

雖然在墨塵的教導下,張宇狠狠進補了一番關於丹藥的之時,但是以蒼龍大陸之浩瀚,總有許多丹藥就算是以墨塵的見識也不一定認得出來,更何況對於張宇這個剛剛踏入這個領域不久的新手。

然而,不待沐鳶羲開口,未央城的城主付尚便是譏諷道:「封兄,這兩枚丹藥應該花費你們傀陰宗不少的精力吧,封兄果然是個狠人,連這種冒天下之大不韙的丹藥也敢拿出來,果真是不愧梟雄之名埃怪不得聽說浴血平原最近越加**,原來是有傀陰宗在後面推波助瀾。」

「諸位,相信大家對於這血魔丹是如何煉製的,都是心知肚明,看來浴血平原的朋友們以後需要小心傀陰宗了,要不然說不定哪天就著了道,被生生煉製成丹藥。」

聽聞付尚的話,所有人看向封萬里所在包廂的目光都是不善起來,畢竟這種以修鍊者精血煉製丹藥的手段實與魔頭無異,如果傀陰宗真的大規模捕殺眾強來煉製丹藥,那麼就算是大型勢力的弟子出門在外也要人人自危起來。

「哼,付尚,當心禍從口出,你可不要血口噴人。你我都清楚,這種丹藥想要煉製是何等的不易,我傀陰宗雖然名聲欠佳,但是也不會做這種人神共憤之事,我手中之所以還留有這種丹藥,那是因為我們傀陰宗乃中州超級宗門屍陰宗的分宗,這些是我宗曾經的先輩得到的賞賜。」

「我知道你現在對我是羨慕嫉妒恨,但那也沒用,想要得到界心就拿出真本事,跟一個**似的在那唧唧歪歪的,不嫌丟人埃」既然付尚有意挑起所有人對於自己的敵意,封萬里此時也是撕破和善的面具,毫不留情的說道。

「傀陰宗是個什麼宗門,相信在座的諸位比我還要清楚,殺人越貨,**擄掠,簡直無惡不作,什麼樣的事做不出來,我只是實話實說罷了。封兄這麼激動,難道是被我一語中的,哈哈。」對於封萬里的辱罵,付尚好像一點也不在意似得,笑呵呵的說道。

在付尚與封萬里爭吵之時,張宇也是從沐鳶羲那裡得知了眾人見到血魔丹如此震驚的原因。

原來,血魔丹雖然僅僅只是六級下品的丹藥,但是作用卻是和張宇不久前拍到的那枚爆裂丹作用一樣,都是能夠激發人體潛能,讓使用者實力瞬間暴增的丹藥。

只不過不同之處在於,爆裂丹僅僅適用於中級武尊之下的高手,但是爆裂丹卻對於巔峰武宗都是有著同樣的作用。

血魔丹顧名思義,以血成魔,想要煉製成功,首先必須需要收集一百名陰年陰月陰日出生的處女,採集她們的元陰之血和全身精血,然後再次分別獵殺一百名武師,一百名大武師,十名武尊,採集他們的全身精血之後,匯聚一爐,配上各種輔料,以地心之火熔煉燒而成。

所以,每一枚血魔丹幾乎都是大量的人命堆砌起來的。這種讓人瘋魔的丹藥在上古之時頗受魔道強者的歡迎,但是因為煉製手段太過殘忍,有傷天合,逐漸遭到蒼龍大陸上絕大多數人的封殺,慢慢地,這種丹藥便也是逐漸稀少起來,甚至絕跡,沒有想到,今天竟然再次出現。

雖然種種跡象表明,這種丹藥就是傀陰宗最新煉製出來的,但是,沒有人能夠站出來為那些慘死之人伸張正義。

一方面,所有人都懾於傀陰宗的赫赫凶名打著明哲保身的主意,另一方面,浴血平原戰亂不斷,每日慘死之人不知道有多少,沒有人會為了不相干之人去做那所謂的英雄,到頭來,反被傀陰宗強者擊殺,最後泯然於眾人。

「玄慈,難道你們天瀾拍賣行不要我這血魔丹?既然如此,我便是放棄對於界心的爭奪,文斌,我們走1見到玄慈久久不給自己拿出的丹藥估價,封萬里顯得極為憤怒,一拂袖便是準備離開現常

眼看那封萬里就差一步便跨出門檻,玄慈的聲音恰到好處的響起:「封宗主請留步,我剛才只是在思考到底怎麼樣才能給你一個合理的價格罷了,如有怠慢之處,還請見諒。雖然這血魔丹凶名太盛,但卻是一等一的寶葯,我便每枚作價一億中品靈石,你看如何?」

「一億?玄長老不覺得壓得有點太狠了嗎?這個可是能夠在關鍵時刻,拯救巔峰武宗一命的絕頂丹藥,難道玄長老認為巔峰武宗強者的一命這麼廉價?最少一億五千萬,否則免談1封萬里止住身形,冷冷的說道。

「這,也好,那兩枚血魔丹便是抵價三億,加上剛剛封宗主出的錢,一共七億五千萬!不知道好友沒有人願意加價?如果沒有的話,這意味著突破凡塵的契機便是歸封宗主所有了1滾滾聲浪迴響在整個拍賣大廳,震顫著每一個人的心靈。

「城主大人,不知道你還加不加的起價錢,如果加不起的話,這界心我便是笑納了。等來日我突破道窺陰境,一定前來答謝城主大人1封萬里狂笑一聲,如同獲勝者一般,嘲諷著付尚。

「哼,不要得意,就算你今天真的拍下這枚界心也要有命活著返回宗門才行,我剛才都已經說過了,這些天可是不太平,說不定封兄也會成為那孤魂野鬼之中的一員呢。」付尚反唇相譏道。

「城主大人就是威風十足,都這個時候了,還死鴨子嘴硬,不過你放心,我一定會平安返回宗門,等到來日突破,也來試試能不能掙個城主噹噹,到時候,還望付尚兄莫怪埃」封萬里再次道。

「父親,您真是料事如神,不過,您是怎麼知道這玄慈長老就一定會手下我們的血魔丹?如果他剛才沒有出言挽留,我們所做的一切不就付諸東流了。」封文斌心有餘悸的問道。

「玄慈那個老傢伙,早就看中了我的血魔丹,之所以遲遲不肯出價,就是打著我這丹藥來歷不正,好狠狠壓榨我一筆的打算,我豈會中招。每年,不知道有多少黑貨從天瀾拍出,天瀾對於這些基本上來者不拒,也是如此,天瀾的實力才會越加雄厚,才能吸引更多的奇珍異寶。」封萬里娓娓道來道。

「還是父親英明,孩兒祝父親早日突破武宗壁障,登臨浴血平原第一強者的寶座1封文斌拍著馬屁道。

「嗯,眼下看來這界心必將為我所得。接下來,只要我們成功歸返宗門,便是開啟護宗大陣,然後我便是開始閉關,待我突破出關,傀陰宗必將在我的手裡發揚光大,衛冕浴血平原的真正霸主1封萬里滿目憧憬的說道。

「付兄好手段1司徒海眼見競爭無望,便是收回自己剛才取出的重寶,滿臉陰沉的走出了天瀾拍賣行,顯然已經做好了出手搶奪的準備。

「既然沒人加價,那麼我便是宣布,本屆拍賣之王——界心,歸傀陰宗所有,另外本次拍賣也是圓滿結束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