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蒼龍至尊>第一百七十四章 羽柔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七十四章 羽柔

小說:蒼龍至尊| 作者:駱駝祥子| 類別:玄幻魔法

?

「恭喜封宗主得償所願1當玄慈將界心交割完畢之後,略帶羨慕的說道.

如果不是因為天瀾內部出了姦細,將界心的消息泄露了出去,引得各大勢力聯袂施壓,這界心最終一定會是歸玄慈所有,因為他是天瀾拍賣行的最強者,同時也是唯一一名半步窺陰境的超級高手。

雖然距離窺陰境和只有一步之遙,但是玄慈卻是知道,這一步難如登天,如果沒有意外的話,自己此生也將止步於此,再難踏出那一步。

「哈哈,玄慈長老客氣了,說起來我還要感謝天瀾的大度呢,如果不是天瀾肯忍痛割愛,將這麼珍貴的寶貝拿出來拍賣,我就算是有錢也沒地方去買這東西不是。」封萬里笑呵呵的說道,顯然此時心情也是不錯。

「不知封宗主想好解決對策沒有,付城主,司徒老魔,甚至就連血岩谷的三位想必都是不肯輕易放棄這枚界心的,只要你出了未央城,必定會遭受他們的截殺,這已經是明擺著的事了。」玄慈老人善意提醒道。

「這些本座都知道,不過我既然能夠競拍下界心,自然已經布置了種種手段,如果誰以為我傀陰宗是軟柿子任人拿捏的話,那便要做好死亡的準備1說到這裡,封萬里臉上的笑容也是逐漸消失,一臉的森然之色。

「文斌,我們走1

將界心之上布置好重重禁法之後,封萬里便是辭別了玄慈,帶上一種傀陰宗的強者向著他們在未央城暫時歇腳的客棧而去。

這未央城禁止任何爭鬥的規矩已經沿襲了數百年的時間,就算是付尚也是不敢公然違背,帶領麾下強者強行攻擊傀陰宗一行,所以相對來說,這段時間在未央城還是十分安全的,也是他們布置後手的最後一段緩衝期。

當布置好隔音陣法之後,封萬里便是開始交代起傀陰宗一眾強者的任務,雖然他嘴上強硬,一副絲毫不在意的樣子,但是心中卻是萬分重視,畢竟,接下來所要面對的可是與傀陰宗並列的幾方大型勢力,如果不慎重對待的話,傀陰宗絕對有這滅宗之禍。

這界心就如同燙手山芋一般,得到好處自己頗多,但是正因為這樣,也是引起所有人的貪婪搶奪,只要傀陰宗能渡過這場劫難,便是能偶破繭成蝶,成為浴血平原當之無愧的霸主級實勢力。

「玄長老,這下終於輪到我了吧。」張宇看著那一名名巨擘離開之後,這才現出身形,著手收取自己競拍所得。

「是張公子啊,你的事情,我聽佳丫頭跟我說了,真是抱歉,耽誤你不少的時間,但是我這也是迫不得已。以當時的情形,我必須坐鎮拍賣台,震懾宵小,防範隨時可能出現的不測,這後台也會因此疏於防範,一個不好,被人趁虛而入,我們拍賣行絕對要賠個血本無歸。」玄慈尷尬一笑,向著張宇解釋道。

「行了,反正事情也是過去了,多說無益,玄老便將我剛剛拍下來的物品都給我準備好吧,我也該動身離開了。」張宇開門見山道。

「這是不久前你拍下的所有物品,你清點一下。那羽族少女我已經派人去帶來了,還請你稍等片刻,這幾件拍品加起來你一共需要支付一億零九百五十萬,而張公子你先前寄賣的兩件玄器合計拍出一億中品靈石,扣除半成的手續費,還剩下九千五百萬,老夫做個主給張公子去個零頭,你只需要再支付一千萬就行了。」玄慈笑道。

「行,這是一千萬,收好。」張宇痛快的答應下來,然後將七彩幻靈涎,爆裂丹,妖晶等等都收進了自己的儲物戒之中。

「沐姑娘,這是你的項鏈,來,我給你戴上試試效果怎麼樣。」張宇將那件花費數百萬靈石才最終成功拍下的夢幻水晶項鏈挑了出來,拿到沐鳶羲的面前道。

「好吧。」看著張宇一臉的期待之色,沐鳶羲也是不忍拒絕,便是答應了下來,只不過臉上不經意間露出一抹獨屬於少女的羞赧之色。

「項鏈配佳人,真是相得益彰!我感覺這世界上沒有誰比沐姑娘更適合佩戴這條項鏈了。」張宇看著帶上項鏈之後,更加迷人的沐鳶羲之後,忍不住讚歎道。

聽到張宇的誇讚,沐鳶羲的臉色也是瞬間顯現出一絲紅暈,然後,很快便是擴散到耳根的部位。

「謝謝你張宇,你是第一個送我項鏈之人,我一定會好好珍惜它的。」沐鳶羲低低的回應道。

「哈哈,那個老夫要不要迴避一下,留點時間給二位?」一旁的玄慈人老成精,豈會看不出來張宇和沐鳶羲之間那一絲耐人尋味的關係,有意成全他倆道。

「玄老就在這裡可好,我們之間有沒有什麼見不得人的事情,再說了,等會那個羽族少女過來,我們便是會離開了。」張宇有些尷尬的說道。

「看,真是說曹操曹操就到,這不那個羽族少女已經過來了。」

順著玄慈的目光看去,張宇也是一眼便看到了那有著一對潔白羽翼的羽族少女,此時,她已經被從籠子之中放了出來,而且也換上了一身嶄新的衣衫,顯然在此之前經過一番梳洗打扮,只不過那有些空洞的神色卻是使得她減分不少,看得出來,她似乎已經喪失了對於生活的希望。

「以後,這位張公子便是你的主人了,能被他看上,實在是你的福氣。張公子不僅長得一表人才,那對待別人也是極為和善,我估計,天底下沒有像他這麼好的主人了,你可一定要好好表現埃」玄慈指了指張宇,向著那羽族少女說道。

「玄老,她可是異族,也能聽懂咱們說的話?」看著那神態沒有絲毫波瀾的羽族少女,張宇忍不住問道。

「當然可以,其實咱們現在所說的就是蒼龍大陸之上的通用語,雖然那些異族也有自己的本族語言,但是他們幾乎都會學習大陸通用語,所以,交流方面,你不用絲毫擔心。」玄慈解釋道。

「哦,這樣啊,那就好。這個羽族小姑娘,你能不能告訴我你的名字啊?」張宇上前一步,來到那羽族少女的身邊問道,出於好奇,還隨手輕輕撫摸了一下那羽族少女背上的雙翼。

這羽翼微涼,入手絲滑,摸起來有一種極為其妙的感覺,彷彿摸得不是羽翼,而是少女的皮膚一樣,細膩光滑。

「你這個混蛋1那少女沒想到張宇竟然動手觸摸自己的羽翼,立刻變得憤怒起來,瞪向張宇的雙眼彷彿要噴出火來。

「就摸一下羽毛而已,用的著發這麼大火嗎?」張宇沒想到自己的一個小動作,竟然引得羽族少女情緒波動如此之大,詫異的說道。

「異族人都有一些極為奇特的習性,可能他們比較介意別人摸自己的羽毛吧。」玄慈有些不確定的說道。

雖然這羽族是天瀾拍賣行從別處買進的奴隸,但是因為異族在未央城這一塊地域出現的次數屈指可數,玄慈也就僅從古籍之上了解到一些羽族的傳聞,對於這些細節的東西也是一無所知。

「你也別這樣滿臉愁恨的看著我,你要在這樣看我,我可就不放你走了。」張宇看著死死盯著自己的羽族少女,故意臉色一板,威脅道。

「什麼?你竟然肯定放我走?難到你不是和那些齷齪男人一樣,想要讓我為奴為俾?」羽族少女難以置信的數道。

當被抓上拍賣台的那一刻,這羽族少女便是已經知道了自己的下場,像自己這種貌美如花的異族,孤身一人處在人族當中,基本上就只有淪為玩物的命運。

此時就連玄慈也是不明白,難道張宇花費數千萬中品靈石,僅僅只是為了大發善心?

「張公子,你不是在開玩笑吧?」

「玄老,您看我的樣子像是開玩笑嗎?我如果真的和那些想要將她當做禁臠的人一樣,這時候早就帶著她回去了,哪還有心情和她在這裡費這麼多話。」

「信不信由你,不過你要是再那樣看我的話,我就真的改變主意了。」張宇看了羽族少女,一臉無所謂說道。

雖然對於張宇的話,半信半疑,但是羽族少女也是不敢以自己的自由最為賭注,連忙將目光移向別的地方,不再看張宇一眼。

「能不能告訴我你叫什麼?」張宇問道。

「羽柔,羽毛的羽,柔軟的柔。」羽族少女極不情願的回到道。

「羽柔?挺不錯的名字。走吧,出了拍賣行之後,你便是自由身了,不過就是不知道你是不是還會被人給抓起來,當做奴隸賣掉。玄老,既然已經沒神別的事情,那我便是離開了,咱們後會有期#」張宇說著,便是和沐鳶羲向著天瀾拍賣行之外走去,而那羽族少女則亦步亦趨的緊隨其後。

「你自由了,有緣再見吧。」出了拍賣行之後,張宇對著羽柔一擺手,隨意的說著,然後便是準備同沐鳶羲動身離開。

「你等一下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