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蒼龍至尊>第一百七十五章 暗下黑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七十五章 暗下黑手

小說:蒼龍至尊| 作者:駱駝祥子| 類別:玄幻魔法

?

「怎麼,你還有什麼事?」張宇止住了腳步,看向了叫住自己的羽柔.

「你真的肯放我走?」羽柔此時仍然有些難以相信,自己本來已經絕望,但是現在反而這麼輕易的重獲自由。

「廢話,腿在你自己身上,我又沒有綁你,隨便你去哪都行。」張宇略顯無奈的說道,「第一次做好人,竟然還被人懷疑,真是無愛了。」

「你為什麼肯放我離開?」羽柔繼續追問道。

「因為我有一個朋友,曾經有著和你相似的經歷,正是因為她,我才肯出手解救你的。」因為沐鳶羲不願再和別人提起自己那不堪回首的往事,所以張宇便是模糊的一語帶過。

「謝謝你1羽柔聽到這裡,心頭壓著的重石才是落地,由衷的感謝道。

「不客氣,沒有別的事的話,我就離開了,玄老不是已經將你身上的封印解開了嘛,祝你好運,千萬不要再被別人抓住,到時候可就不一定像今天這麼幸運了。」張宇說完,便欲離開。

雖然他也驚嘆於羽柔的異域之美,但也僅僅只是以一種欣賞的眼光來看,沒有其他非分之想。

「張公子是吧,我能不能和你一起離開?」突然羽柔有些怯生生的問道。

「和我一起?我可沒功夫帶上你到處閑逛,你還是自己走吧。」張宇斷然拒絕道,在他看來,這羽族少女帶在身邊不僅沒有絲毫益處,反而還是個累贅。

「張公子,既然你不願意帶我,那我能不能僱用你當做我的護衛將我護送回中州?只要你答應,隨你開價。」羽柔立刻改變主意道。

「你身上有錢?」

「沒有?」

「你是要空手套白狼啊,我看還是算了吧。」張宇一下子便是沒有了興趣。

「張公子求求你,你如果不幫我,我就真的回不去了。」羽柔苦苦的哀求道。

「你跟我走吧,我剛好也要返回中州,咱們正好順路。」就在這時,一直旁觀的沐鳶羲突然插話道。

張宇也是猛地回過神來,沐鳶羲這些天會一直在未央城等待家族強者前來接應,到時候有家族強者守護,平安回到中州的那是輕而易舉,讓羽柔跟著她,才是最為明智的選擇。

隨後,張宇指了指身邊的沐鳶羲道:「你如果真的想要回中州就跟著沐姑娘,他會帶你平安返回的。」

聞言,羽柔這才細細打量起這姿色絲毫不遜於自己的沐鳶羲,以一種不確定的口吻道:「她真的可靠嗎?現在我只相信你1

「你放心,我剛剛提到的那位朋友便是沐姑娘,我敢保證,就算是任何人想要害你,沐姑娘都不會對你心懷歹意的。」張宇信誓旦旦的說道。

「接下來的幾天你就跟隨在沐姑娘的身邊,有著她的守護,沒有人敢動你分毫,等到沐家強者趕到,自然會帶你一起返回中州。」

「對了,你既然來自中州,怎麼會流落於此呢?」張宇好奇的問道。

「這件事說來話長,半個月之前

隨著羽柔的訴說,張宇才是明了,原來羽柔在和她的長輩前往中州的路上,遭遇不明強者的追殺,儘管她的長輩已經是堪比窺陰境的七翼強者,但是仍舊不敵對方,無奈之下只得使出空間傳送之法,想將羽柔先行送出,但怎奈空間傳送遭到那不明強者的干擾,功虧一簣,而她隨機出現在了這裡的時候已然重傷,這才被人抓住,賣給了天瀾拍賣行。

「你是巔峰時候是什麼實力?」

「沒有受傷前我是五翼巔峰,基本上相當於你們人類的武尊強者。在我們羽族,族人剛一出生便是有著一對主羽翼,每突破一層境界便是會重新長出一對副羽翼。羽族從一翼到九翼,便是剛好對應你們人族的武者到武聖。如果我沒有受到重創,有著天然的飛行優勢,即使是尋常的初級武宗強者也抓不到我。」羽柔傲然的說道。

「我是虎落平陽被犬欺,差一點便是要以身伺魔了,還好遇見了你。」

「走吧,你真要感謝的話,就謝沐姑娘吧,沒有她我還真不會出手救你。」張宇有些尷尬的說道。

畢竟最初自己可也是不同意花這麼大的價錢,解救這麼一個不相干之人的。

「張宇,你就不考慮一下,跟我一起去中州?有我在,就算是付尚也不敢恣意妄為。」沐鳶羲再次勸道。

「不了,修鍊本就需歷經磨難,如果遇到一點苦難就知難而退,那如何才能登臨絕巔?接下來我打算在浴血平原再歷練一段時間之後便去中州,那裡雖然危險,但是卻是一個磨練人意志的好地方,我只要小心行事,應該沒有生命之憂。」張宇一臉堅毅的說道。

「那好吧,那你就等到突破到巔峰大武師再來中州也可,中州畢竟是整個大陸的中心,那裡不要說大武師,就算是武尊也比比皆是,武宗高手只能算是高端力量,但是絕對算不上頂尖。你做好十足的準備踏足中州,對於你以後的發展也會極有益處。」

「如果有可能的話,你最好找一個超級宗門加入進去,俗話說大樹底下好乘涼,有著大型勢力做依託,對你未來的發展助力極大,畢竟那些大勢力的資源,人脈,對於後輩弟子的培養都不是你一個人獨自奮鬥所能比的了的。」沐鳶羲向張宇建議道、「嗯,我會好好考慮這件事的。」張宇點了點頭,將其記在了心裡。

他何嘗不知道加入大型勢力的好處,單說以前加入落日城煉丹師公會的時候,雖然有些拘束,但是不僅每日可以得到固定的修鍊資源,當自己需要什麼的時候,自然有人為他效勞奔波,一切基本上都不用耗費自己多少時間。

而且出門在外,如果別人見到他是煉丹師公會之人,還會禮遇有加,奉為上賓。試想,如果張宇背後的勢力是擁有武聖那種至尊強者的超級勢力,哪怕張宇現在去當著付尚的面殺了付文清,他也不敢有任何怨言,當然除非他想滅族,這就是超級勢力所擁有的驚天威勢!

「該說的,我都已經說過了,咱們就在這裡分道揚鑣吧,今天天色已經不早,我打算明天一早啟程前往浴血平原,便不再與沐姑娘你辭別了,咱們有緣再見。」張宇向著沐鳶羲道別道。

張宇,這個你拿好,如果你到了中州,實在沒地方去的的話,就去找我,在我們沐家給你安排一個職位還是不成問題的。」沐鳶羲拉住張宇,將一塊刻著一個「沐」字的令牌交給了張宇的手中,再次囑託道。

將令牌收好之後,張宇便是辭別了沐鳶羲和羽柔兩人,隨意找了一家客棧暫時居住下來,開始著手準備七彩幻靈涎的煉製。

「少爺,我找到你描述的那個人了,剛剛我看到他和沐小姐分開之後,便是偷偷尾隨在後,已經找到他落腳的地方了。」一個長得尖嘴猴腮的乾瘦男子,向著付文清邀功道。

「你確定沒有被張宇那小子發現?」付文清急切的問道。

「小的敢拿性命擔保,絕對沒有泄露一絲痕,剛剛他們只顧著和一個背上長著雙翼的詭異女子聊天,根本就沒有注意到我的窺視。」

「羽族?那個羽族不是被一名不知底細的小子給買走了,怎麼會和沐鳶羲在一起?除非那個坑了我一把的小子就是張宇1付文清也是天資聰穎,從蛛絲馬跡之間便是推理出了那個有意隱藏自己身份之人便是張宇。

「真是冤家路窄啊,既然如此,便新仇舊恨一起解決。老白,你去召集人手,今天晚上包圍那家客棧,我要讓張宇插翅難逃。沒想到這個窮鄉僻壤來的小子竟然深藏不漏,身上攜帶著如此多的巨款,不過明天開始便是全歸我所有了。」付文清陰陰一笑,吩咐道。

「在這未央城,還沒有人敢公然得罪我付文清,我已經給過你機會,你自己不好好珍惜,那便是不要怪我出手狠辣了1

夜幕很快便是降臨,今天正值月初,月亮僅僅露出一個彎彎的月牙,饒是如此,還被淡淡的烏雲籠罩,房外不時的傳出一聲聲狂風的怒號,顯得陰森無比。

七彩幻靈涎,穗骨花,苜蓿草,回靈散

張宇將自己此時已有的靈藥一樣樣擺了出來,正要開始準備著手將這些靈藥融為一體,就在這時,卻是發現竟然少了一樣藥引——開陽草,這種靈藥能夠最大程度的激發藥效,墨塵未曾沉睡以前曾特意說過,如果張宇找到品級比較高級的靈藥,一定要加入開陽草。

「哎,還得跑一趟1張宇忍不住嘀咕抱怨了一聲。

為了圖個方便,他直接便是從圍牆翻了出去。因為距離客棧不遠的地方便是有著一出正在營業的店鋪,張宇很快便是將這並不算十分珍貴的靈藥買了回來,正打算返回客棧,突然發現前方傳來窸窸窣窣的聲音,心中頓時一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