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蒼龍至尊>第一百七十九章 墨塵蘇醒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七十九章 墨塵蘇醒

小說:蒼龍至尊| 作者:駱駝祥子| 類別:玄幻魔法

?

小心翼翼的將散發出絢麗七彩之芒的七彩幻靈涎丟入丹爐之後,張宇的精神也是緊繃起來,靈魂之力也是時刻關注著煉化過程中的每一絲變化。

這七彩幻靈涎果真不愧是六級頂尖的靈藥,在被投入火焰中的時候,表面竟然散發出一層淡淡的七彩之芒,死死的抵禦著火焰的燒,妄圖在火焰中保存自己。

張宇見狀,開始一點點的增加起火焰的溫度,畢竟這種自我保護是有一定限被鷓嫻奈露確了一倍之後,七彩幻靈涎的抵抗終於瓦解,開始從那莖稈之上流淌出一滴滴如同金汁玉液般的粘稠液體。

與此同時,一股濃郁到極致的香味也是從丹爐之中逸散而出,瀰漫在整個洞穴之中,那正閉目養傷的小黑也是被這股香味吸引,雙眼之中滿是渴望之色。

使勁吸了一口氣之後,張宇感覺自己精神之中連日來產生的疲憊之感也是盡數消除。

「果真是好東西1張宇砸吧砸吧嘴,情不自禁的讚歎道。

再次經歷一個時辰的熔煉燒之後,整株七彩幻靈涎終於完全融化成為液體,與那些輔料凝聚成一團嬰兒拳頭大小的晶瑩七彩橢圓形光團。

張宇逐漸熄滅手中的火焰之後,從丹爐之中取出了那團還帶著餘溫的粘稠光團,如法炮製,再次放在了沉睡中的墨塵的天靈之上。

很快,墨塵的身體便是有了反應,如同乾裂的大地一般,瘋狂的吮吸起那光團之中的靈魂之力。

時間一點一滴的過去了,那七彩光團之中的能量越加衰弱,而墨塵的靈魂體上的氣息也是逐漸變得強橫起來。

看著眼前的一幕,張宇的心中也是湧現出一抹狂喜之色,他能夠感覺到,墨塵那沉睡的靈魂已經開始逐漸復甦。

「師傅,師傅,您醒了嗎?」張宇看著那身子微微顫抖的墨塵,輕聲呼喚道。

然而令張宇感到有些茫然的是,墨塵本應增強的氣勢瞬間收斂起來,好像又重新回到了以前的虛弱狀態。

「難道失敗了?」看著重新恢復成一潭死水狀,沒有一絲動靜的靈魂之體,張宇忍不住皺了皺眉,懊惱的說道。

就在這時,異變突起,墨塵那靈魂之體上陡然爆發出一股極為強烈的靈魂之力,如同水潭中激起的漣漪一般,向著四周逸散而去。

造化玉碟之中,張宇以一部分靈魂力凝聚而成的虛幻身影瞬間破滅,張宇的整個身子都是如遭雷擊,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感受著那一部分靈魂體已經湮滅成虛無,張宇心底也是驚駭欲絕,同時也是不得不慶幸好在自己這次損失的只是一小部分靈魂力,如果是自己整個靈魂都在其中,那在這浩瀚無邊的恐怖能量這下,自己絕對會被瞬間轟殺,成為一具沒有靈魂的行屍走肉。

「大哥,你怎麼了?」時刻關注著張宇的小黑一看張宇那嘴角溢出的鮮血,和慘白的臉色,便是知道一定發生了意外,連忙起身問候道。

「沒事,不知道為什麼師傅體內竟然瞬間爆發出一股極為強橫的能量,促不及防之下,我也是受到了一點傷勢,不過只是一點小傷,休養幾天就會好的。」張宇渾然不在意的說道。

此時,他最關心的還是墨塵的情況,為了保險起見,他再次分化出一縷靈魂之力,便欲進入造化玉碟之中,就在這時,一道如同鬼魅般的蒼老身影猛地浮現在張宇的面前,一臉淺笑的看著張宇。

「師傅,你沒事了1看著眼前這數月時間未見的熟悉身影,張宇揉了揉眼,驚喜萬分道。

「嗯,托你的福,傷勢不僅恢復,反而更進一步了呢。」墨塵笑呵呵的說道,「憑我現在的實力,如我再次見到那個郝無極,不說將他擊殺,最起碼也能斗個旗鼓相當。」

「真的?」張宇興奮的問道。

不久之後,張宇就要前往浴血平原,而自己身邊恰恰又缺少武宗境界的高端戰力,如果被其他的武宗強者追殺,極有可能凶多吉少,現在有了墨塵的幫助,那麼接下來的行動便是會安全不少。

「你小子,老夫難道還能騙你不成?剛才就是因為有了小小的突破,一時沒有控制住,才讓你受到了輕微的創傷,怎麼樣,沒事吧。」墨塵再次問道。

「有事,我感覺自己受到了眼中的精神傷害,師傅你說怎麼補償我吧,要不然就隨便給我丟幾本天級武技可好?」張宇說著,故意裝出一副身受重傷的樣子,向著墨塵哭訴道。

「你這小子,有些日子不見,倒是變得油腔滑調了,都敢敲詐你師父了,哎,真是人心不古,世風日下啊!看來,以後師傅需要好好教育一下你做人的道理了。」墨塵捶胸頓足道,好似真的在為張宇的不成器而感到憤怒。

看見墨塵竟然演的比自己還真實,張宇只得無奈的說道:「師傅,您饒了我吧,我認輸還不成嗎。」

「小傢伙,不要忘了,姜還是老的辣,跟我斗,你還是太嫩了。不過我不再的這些天,還好你小子的修鍊沒有拉下,就要突破到大武師巔峰了,不然看我怎麼教訓你。誒,這妖獸進步竟然也這麼大,都突破五級了1以墨塵那毒辣的眼光,自然一眼便是看出了張宇和小黑此時的修為,一臉欣慰的說道。

「說說,你給我服下的是什麼靈藥,我感覺藥效極為龐大,如非這樣,我也不會這麼快就醒來了。」

「七彩幻靈涎,是我在不久前的拍賣會上得到的,為此我還得罪了一名武宗老怪。張宇回答道。

「哎,都是師傅連累你了,別人找一個師傅都是用來遮風擋雨的,我這個師傅到好,還要尋求你的庇護,真是太丟人了。」墨塵輕嘆一聲,慚愧的說道。

「師傅,你可別這麼說。師傅領進門,修行在個人,有您的指導,我在修行的道路上也是少走了不少彎路,我還等著您將來恢復巔峰好帶我裝逼帶我飛呢。」張宇開著玩笑道。

「能走到今天這一步,你小子一定吃了不少苦,來,和我說說,從郝無極的手底下逃脫之後,在你身上又發生了哪些驚天動地的大事1墨塵席地而坐,向著張宇問道,一副洗耳恭聽的樣子。

「其實也沒什麼好講的,既然您老想聽,那我就簡單的講一下吧。自從

張宇從自己踏入臨海閣,結實沐鳶羲說起,接著說道在乘坐龍躍飛舟跨越冤魂海時,遭到無妄之災,被血魔海盜團圍殺,再到後來為了逃脫曹磊的追捕,被黑暗漩渦吸引來到無名海島,成功斬殺魔神蒙多的一絲靈魂殘念,然後又是斬殺章魚族少主章渣,引起章魚一族的圍殺,後來被蛖殤吸入體內,僥倖逃過一劫,最後說到來到未央城,得罪了付文清,司徒海這樣的巨擘,最後無奈之下,只有逃亡浴血平原,最終到了這個洞穴,著手喚醒墨塵。

雖然每件事張宇都是盡量講述的簡略,但是依舊花了他將近兩個月的時間才敘述完畢。

」你小子,不會是個惹禍精吧,怎麼到哪都能引人仇殺?」墨塵戲謔的問道。

「這個能怪我嗎,我已經夠低調了,可是不知怎麼的,還是無意中就得罪了那麼多的人。」張宇無力的解釋道。

「不過,看樣子,和你作對的人都是沒有好下場的,一個個非死即傷,唯有你仍舊活得這麼滋潤。從今以後,你的安全便是交給我了,除非踏著我的屍體,不然的話,絕對不會讓人傷害你分毫的。」

對於張宇這個弟子,墨塵也是越加滿意,不僅性格堅毅,為人處世還極為重情重義,最關鍵的是,天賦絕倫,在他看來絲毫不輸於那些中州所謂的天之驕子,只要能夠不斷成長下去,連他都不知道張宇的盡頭在哪裡。

「嘿嘿,謝謝師傅您的關懷。」張宇傻笑一聲道,他知道墨塵對自己那也是一片真心,兩人之間的關係也是亦師亦友,上次面對郝無極的追殺,如果不是墨塵拼著沉睡,耗損靈魂本源之力阻攔下郝無極的追殺,極有可能已經沒有張宇的存在了。

「對了師傅,這是我在擊殺蒙多殘念之後得到的黑色珠子,就連沐姑娘也是不認識,你看看知道它是什麼東西嗎,詭異的是,它竟然能夠吞噬靈魂之力,所以,你最好不要觸碰到它。」說著,張宇將陰魔珠取了出來,小心翼翼的放在手掌之上。

看著內部有著如同霧氣氤氳其中的黑色珠子,墨塵的臉色也是變得肅然起來,仔細的端詳起來。

因為他是靈魂體的緣故,雖然還隔著一段距離,但是他仍舊是能夠感覺到珠子上傳來的陣陣吸力。可是看了半天,墨塵記憶之中對於此物都是沒有半點印象,出於好奇,他便是分出一縷如同頭髮絲般粗細的靈魂力靠近了這枚黑珠,想要更加直觀的感受這一下張宇所說的那種現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