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蒼龍至尊>第一百八十三章 一觸即發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八十三章 一觸即發

小說:蒼龍至尊| 作者:駱駝祥子| 類別:玄幻魔法

?

一年聽起來時間好像不短,可是要知道,這是只有星辰之力淬體的情況下,而張宇肯定還會得到其他的煉體聖葯,配合自己肉身強度的提高。

所以,綜合考慮起來,這個時間還會大大縮短。

此時,未央城,傀陰宗一眾強者已經整裝待命,只要封萬里一聲令下,便是會向著浴血平原蜂擁而去。

「好了,時間到了,大家出發吧,記住,你們唯一的任務就是擋住那些攔路的強者,為了宗門的繁榮昌盛,甚至可以不惜犧牲生命1封萬里做著最後的動員道。

「為了宗門,萬死不辭1眾人躬身應命,開始在封萬里的帶領下踏出未央城,向著浴血平原的傀陰宗飛掠而去。

看著那光明正大踏出城門的傀陰宗強者,未央城之中的普通民眾也是沸騰起來。早在拍賣結束的當天,便是有著消息在城池中飛速擴散——傀陰宗宗主封萬里,成功競拍到能夠突破到窺陰境的至寶,界心!

而這枚界心勢必會成為各大勢力爭奪的焦點,不管是誰都不願輕易放棄,所以,各方勢必之間,勢必會發生一場血戰。

對於普通民眾來說,如城主府,血岩谷,傀陰宗等等,都是高高在上的,在他們心底,如果能夠親眼見到這些勢力之間展開血拚,那麼不管是誰勝誰負,都會得到無與倫比的快感,也許這就是生活在底層的小人物的一種變態心理吧。

一些酒館茶樓之中,已經有著那好事者做下賭盤,競猜到底最終界心會花落誰家,也有一些自以為得到很多別人不知道的內幕消息,在那裡夸夸其談,享受著別人崇敬的目光。

「你們知道不,我的表姐夫他二舅的外甥的小舅子的哥哥,就在城主府當差,據他所知,整個城主府的強者都被調集起來,看來這次界心十有**要落在咱們付城主的手裡。」

「你知道個屁啊,那是因為城主府已經聯合了血岩谷,說是要一舉滅掉傀陰宗,為了給文清少爺報仇,據說,曾經那傀陰宗宗主口出狂言,得罪了咱們城主大人,城主大人動怒,答應只要滅掉傀陰宗,界心就歸血岩谷所有,所以在我看來這界心最終要落到血岩谷的手中。」另外一人反駁道。

「你們忘了司徒老魔了?那可是一個殺人不眨眼的傢伙,據說這次也要參與進去,這傢伙不僅境界高超,手段也是狠辣無比,殺人滅族之事不知做過多少,城主府和傀陰宗最後極有可能為了保全實力妥協,將界限讓與司徒老魔。」

更離奇的是,還有人說天瀾拍賣會也會派玄慈老人暗中進行搶奪,畢竟玄慈那可是未央城第一強者,到時候,隱藏一下身份,裝作和司徒海一樣的獨行俠,也不見得就會被認出來。

不同於眾人的胡亂猜測,封萬里此時已經遇到了攔路之人,郝然是付尚帶領之下,幾乎傾巢而出的城主府大軍。

「付尚,你這是什麼意思?」分萬里看著眼前笑臉相迎的付尚,冷冷的問道。

「封宗主,咱們明人不說暗話,我這次來就是想向你借那界心一用,等我他日突破,必有重謝1付尚一抱拳,態度謙和的說道。

「就憑你身邊這些廢物嗎?」封萬里不屑的說道。

「血岩谷的諸位同道也是馬上就會趕到,所以,我奉勸封宗主一句,為了避免滅宗之禍,封宗主還是將那界心交出來吧。」付尚瞳孔微微一縮,隨即聲音陰冷的說道。

「媽的,血岩谷的老匹夫,竟然將我當槍使,不過等到我得到界心,有你們好看。」看著已經到了約定的時間,血岩谷的三大長老依舊遲遲未動,付尚也是明白自己同樣被他們算計了一把,心底暗恨道。

距離此處並不算太遠的一處隱蔽灌木叢中,血岩谷的強者一個個都在原地待命,等候著大長老石達的的命令。

「大哥,什麼時候出手?」老二石秀粗獷的聲音響起,有些焦急的問道。

「不急,咱們現在的任務就是坐山觀虎鬥,最好他們兩方來個兩敗俱傷,咱們就可以坐收漁翁之利了。傀陰宗可是一塊硬骨頭,那付尚也不是省油的燈,想要從他的手中得到那界心,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石達臉色微微一沉,分析道。

「別看城主府人多勢眾,可是他們都已經養尊處優這麼多年了,絕對不會是這些窮凶極惡的傀陰宗之人的對手,不得不承認,咱們血岩谷的整體實力比之傀陰宗還是略遜一籌埃」一旁的老三石磊無奈的說道。

「不過經此一役之後,傀陰宗必定會元氣大傷,而這將會是我們血岩谷重新奪回浴血平原第一宗門的最好時機1石達冷笑一聲道,「現在,咱們就看好戲吧,他們人死的越多,對我們便是越有利。」

天瀾拍賣行,地下拍賣場

「老爺,我們真的不去將那界心爭奪回來,真是有點不甘心啊,這本來應該歸您所有才是1玄慈身邊一名跟隨了他多年的親信,不住的抱怨道。

「阿福,反正就是一枚殘破的界心而已,就讓那些人爭吧,最好爭個你死我活才好。實話告訴你,當時我們從古遺之中一共得到兩枚界心,一枚完整的,一枚殘破的,這枚殘破的是經過高層商量,故意放出的煙幕彈,就是為了分散他們的注意力,好讓我有足夠的時間領悟出完整界心之中的規則之力,突破現有的境界。」

「可是,這窺陰境哪有那麼容易,我都已經困在這個境界幾十年的時間了,就算有著界心之助,一時半會也是不可能突破的。所以咱們一切照舊,該幹啥幹啥,只要沒有人招惹我們天瀾,便是繼續做好我們的生意便是,畢竟和氣生財嘛,我想要突破,也不過是為了防止別人覬覦咱們天瀾的巨額財富罷了。」玄慈不急不緩的說道,彷彿已經無欲無求一般。

「老爺說的是,阿福多慮了,您的茶涼了吧,我這就去給您沏一壺熱茶去。」阿福說著便是拿著起碼價值數百萬靈石的瓏墨石茶壺,向著另外一間房間走去,空蕩蕩的房間一下子就剩下玄慈一人。

「嘿嘿,天瀾的東西可不是那麼好拿的,爭吧,老夫半步窺陰境的實力,加上完整的界心都還是無法領悟死意,真正跨出那最後一步,就憑你們輕聲呢喃了幾句之後,玄慈緩緩閉上了雙眼,彷彿陷入了沉睡一般。

「封宗主,既然你如此不是好歹,那便是不要怪我不念舊情了,給我殺1百般勸說依舊無用之後,付尚也是停止浪費口舌,一揮手,身後那一群強者便是舉起手中泛著寒芒的武器,一臉殺意的向著傀陰宗殺去,而他,則向著封萬里暴沖而去。

看著身邊不斷慘叫著倒下的身影,封萬里的神色依舊如常,不到武宗,這些人對他來說不過就是螻蟻一般,唯一的區別在於,只不過有些螻蟻稍微強壯一些罷了。

猛然間,封萬里的身上爆發出一股驚天動地的氣勢,而在這股氣勢的壓迫之下,除了付尚,其餘所有人都是自覺的離開封萬里的身旁。

而那付尚也是冷笑一聲,一股同樣磅的氣勢,也是從他體內爆涌而出,如潮水般迅速擴散在整片天際。

兩股針鋒相對的恐怖氣勢,在虛空之中猛烈的對轟著,形成一股劍拔弩張之勢,而那凌空而立的兩人皆是一臉冷意的看著對方,曠世大戰,一觸即發。

「嘿嘿,這麼熱鬧,怎麼能少了老夫呢1就在這時,一道爽朗的笑聲傳來,那守株待兔多日的司徒海也是終於顯出了身形。

「萬里兄,吃獨食,這可就是你的不對了,你吃肉,怎麼也要讓兄弟喝點湯不是。所以,要我說,你將那界心交出來,咱們一起參悟,總好過你一個人埋頭苦幹1司徒海依舊是滿臉笑意的勸道。

看著眼前熟悉的身形,付尚與封萬里臉色都是微微一變,畢竟司徒海可是凶名在外啊,那名氣,甚至比他們兩大勢力之主還要高上不少。

「哎呀,來晚了,來晚了,真是抱歉啊,付兄。」看到司徒海已經出來攪局,血岩谷的三大長老也是不再隱藏,直接便是御空而來,只不過將宗門其餘的強者暫時留在了原地,顯然是為了避免無謂的犧牲。

「石老哥客氣了,來的剛好1儘管心中將石家三兄弟咒罵了無數次,但是付尚的臉上仍舊只能裝出一副萬分歡迎的樣子,笑呵呵的說道。

「司徒兄,你看,血岩谷明顯和城主府勾結在了一起,我現在就算將界心交出去,恐怕最後也到不了你的手裡,最終只能給他人做嫁衣罷了。」封萬里看著聯合在一起的兩方人馬,心底也是一沉,連忙挑撥到。

為今之計,只有將水攪得越渾越好,只要這樣封萬里才能順利脫身,不然如果讓三方聯手,即使他有著諸多手段,也要飲恨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