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蒼龍至尊>第一百八十四章 混戰起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八十四章 混戰起

小說:蒼龍至尊| 作者:駱駝祥子| 類別:玄幻魔法

?

「不如你我聯手,先將他們逼退,然後再決定界心的歸屬可好?」封萬里循循善誘道。

本來最初司徒海聽到要聯手是拒絕的,因為不能你說讓我聯手,我就聯手。

但是經過權衡利弊之後他發現,如果自己真的和付尚等人圍攻封萬里的話,那封萬里可謂是必死無疑,然而因為付尚又與石家兄弟聯盟,接下來就要輪到他自己遭殃了。

「好,我答應你。不過將他們逼退之後,你不將界心交給我的話,我就血洗你傀陰宗1司徒海面色陰寒的說道。

封萬里聞言,也是極為尷尬的笑了笑,他可是知道司徒老怪這話可不單單是威脅之言。不過,早在行動之前,他便已經打定主意,將這次隨行的傀陰宗強者當做了棄子,而只要他將這次危機解除,返回宗門,就會開啟護宗大陣,不突破窺陰境,誓不出關!

「付尚,石老頭,這次咱們雙方的實力可是對等了,不知你們接下來意欲何為,是自己滾呢,還是讓我打著滾呢?」有了司徒海相助,封萬里的底氣無疑也是硬了許多。

付尚的臉色微沉,旋即抬頭看向那已經站到封萬里一邊的司徒海,試圖進行最後的勸說:「司徒兄,封萬里此人之陰險狡詐你我皆知,你與他聯手,就不怕被他連骨頭都吞了?還不如你我三方聯手將其擊殺,到時候,界心的歸屬,咱們幾人各憑本事便是。」

「不要說了,封萬里詭計多端,你付尚何嘗不是老謀深算!現在我就問你一句,你是戰是退?戰我奉陪到底!退,我就不送了1司徒海毫不留情的拒絕道。

聞言,付尚過的臉色也是越加陰沉,袍之中的拳頭被捏的咯吱咯吱響,濃郁的殺意,自體內瞬間暴涌而出。

「既然司徒兄如此冥頑不化,那兄弟我便只能得罪了!血岩谷的諸位同道,司徒老魔交給我,封萬里就交給你們了。」付尚冷喝一聲,身形一動,便是詭異的出現在司徒南的身前,袍一抖,一道漆黑無比的黑色閃電便是爆射而出,對著司徒南的咽喉部位電射而去。

見到付尚搶先出手,那司徒南眼底也是閃過一道暴戾之色,如鬼爪般的乾枯手爪自衣袍之中探出,一曲一伸之間便是將那道黑色閃電捏在手中,定睛一看,竟是一條黑色小蛇,張牙舞爪,想要將其泛著幽芒的毒牙刺入司徒南的手掌。

「雕蟲小技1隻見司徒海屈指一彈,一道勁氣便是破體而出,瞬間將那黑蛇的頭顱洞穿,然後兩指略一用力,將那已經失去生機的黑蛇屍體丟給了付尚。

「司徒,剛才只是熱身而已,接下來的才是主菜,好好享受吧。」付尚獰笑一聲,一道炙熱的拳風便是對著司徒海狠狠的當頭轟下。

司徒海身為散修,大小戰役經歷無數,雖然倉促應戰,但是攻勢卻是不弱分毫,鬼爪攜帶著無匹的威勢,與付尚的拳頭狠狠的轟擊在一起,頓時驚雷乍起,猛烈的能量風暴席捲向四周天際,將那參天古樹都衝擊的枝葉飄散一地。

勁風擴散,付尚與司徒海各退一步,看著眼前的勁敵,司徒海冷笑一聲道:「付城主也不過如此耳!看來,外界對於付城主的實力有點誇大其詞了埃」

那穩住身形的付尚聽聞司徒海的諷刺,臉色也是稍顯凝重,剛剛的對轟之中,看似雙方誰也沒有佔到便宜,但是要知道自己可是主攻的一方,而且又占著偷襲的優勢,可是司徒海硬生生承受了下來,而且連皮都沒有刮破一點。

「司徒兄果然不愧是浴血平原的老牌強者,實力非同一般,付尚自愧不如,但是憑這,想讓我退走的話,未免有點異想天開了1付尚冷哼一聲,已經再次重整旗鼓,對著司徒海再次暴沖而去。

隨著付尚最後一個音節飄落,武宗巔峰強者的恐怖氣勢瞬間全部爆發,直衝雲霄,在這股威勢之下,就連天地都彷彿受到了影響,一片片烏雲凝聚,竟將那虛空之上的驕陽都是給遮蔽。

下一個瞬間,炙熱的勁風裹挾著爆裂的能量潮,如同噴發的火山一般,鋪天蓋地的對著司徒海涌去。

拳風所過之處,空間都出現了微微的扭曲,空氣都被炙烤成為了虛無,那火紅色拳頭上傳來的恐怖威勢就連司徒海也是微微色變。

只見他稍退一步,體內雄渾的靈力也是如決堤的洪水一般宣洩而出,精鋼鍛造般的鬼爪閃爍出道道寒芒,撕裂空氣,與付尚的拳頭狠狠的撞在了一起。

「轟1

剛猛的力量爆發開來,兩人都是被震退數丈,然而誰也沒有絲毫的停歇,再度如猛虎下山一般,向著對方狠狠撲去,那四周激蕩起的恐怖靈力,哪怕是武尊高手不慎落入也要被瞬間絞殺!

而在另一邊的封萬里也是與血岩谷的三大長老糾纏到了一起,憑藉著聯手之威,三人暫時死死地壓制住了封萬里,讓他已經有些自顧不暇。

「封兄,要我說那界心不過就是身外之物,什麼東西都沒有自己的小命重要,你識相的話,就將那界心交於我兄弟三人,我們保證,不僅不再向你出手,還力保你傀陰宗眾人平安返回宗門,如何?」血岩谷大長老石達向著封萬里傳音道。

「別做夢了,你以為我就這麼點手段嗎?哼,你們也太小看我了1封萬里不屑的冷哼一聲,只見他一揮手,一道籠罩在黑色長袍之下的黑影便是如鬼魅般出現在了他的身前,那渾身上下散發出的陰冷氣息,以石氏三兄弟的實力,也是忍不住打了個冷顫。

「這是什麼鬼東西1石達忍不住驚呼道。

而他的聲音顯然那也是引起了另外一方戰團之中的付尚的注意,看著封萬里臉上一副有恃無恐的樣子,付尚心中也是咯一沉。

「撕拉1

就在付尚分心的一霎那,司徒海的鬼爪便是劃過一道詭異的弧度,極為刁鑽狠辣的將他肩頭的衣衫撕裂,在他那指縫之間,還夾雜著一些帶著血絲的碎肉。

「更我戰鬥還敢分心,簡直就是找死1司徒海一招得手,毫不留情的繼續攻擊而去。

而那吃了虧的付尚也是再也不敢大意分毫,全神貫注的應對起眼前的絕世老魔。

「難道你老糊塗了,忘了我傀陰宗是以什麼起家?實話告訴你,我這具傀儡可是耗費本宗大量人力物力才最終煉製成功,而他本體的實力更是能夠媲美巔峰武宗,而這,才是本宗最大的依仗1封萬里陰陰一笑,隨即手中陡然凝聚出幾道詭異的印決,瞬間沒入那具黑袍身影的體內。

「昊天,給我殺光他們1

封萬里爆喝一聲,伸手一指以劍陣將自己圍困其中的血岩谷三大長老,那具籠罩在黑袍之下的身軀便是留下一道殘影,瞬間消失在原地。

再次出現之時,竟然已經達到血岩谷二長老石秀的身旁,一隻鐵拳,毫無預兆的對著他當頭轟下。

「影殺1

石秀怒喝一聲,手中長劍抖動頻率驟然加快,在空間之中凝聚成一朵朵璀璨的冰花,對著那黑袍身影呼嘯而去。

「嚓,嚓1

那些冰花剛一飛出,大部分尚未接觸到那黑袍身影,便是被其拳頭之上逸散出的恐怖勁氣擊為粉碎。而那黑袍傀儡的一拳仍舊是勢不可擋的對著石秀的胸膛重重轟下。

「1

被這一拳正面轟中,石秀直接便是被拍飛出去,嘴角也是禁不住溢流出一絲鮮血。

「二弟,你怎麼樣了?」血岩谷大長老石達飛掠到石秀的身邊,關切的問道。

」不礙事,只是受了一點輕微的內傷,不過這具傀儡的攻擊果然絲毫不遜於封萬里本人,看來今天我們想要將界心成功搶奪卻是極為不易。」石秀擦拭了嘴角的血跡之後,淡淡的說著,一雙泛著寒芒的眼眸也是時刻關注著黑袍傀儡的動向。

「哈哈,怎麼樣,我這傀陰宗鎮宗之寶的威力還入的了諸位的法眼吧。」封萬里見到石秀受傷,戲謔的問道。

「沒想到傀陰宗竟然還隱藏著這種東西,如果不是這場大戰,我們可能都會一直被蒙在鼓裡,這要是哪天傀陰宗突然攻擊我們,祭出這麼一件大殺器,瞬間便是能讓我方強者傷亡慘重1石磊在一旁提醒道。

「沒錯,今天就算得不到界心也要毀了這具傀儡,不然我們寢食難安1石達滿臉肅然的說道。

在場的都是老謀深算之人,對於武宗這種巔峰戰力的威脅那可是知道的一清二楚,本來在以前傀陰宗儘管稍強於血岩谷,但是強的也有限,但是多了這麼一具堪比巔峰武宗的傀儡,那在以後的戰鬥中絕對能夠取得碾壓般的優勢。

畢竟如巔峰武宗這樣的強者,已經不是靠人命能夠模尋常武者,在他們眼裡就如同螻蟻一般,一招之下便是能夠讓其灰飛煙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