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蒼龍至尊>第一百八十九章 遇張宇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八十九章 遇張宇

小說:蒼龍至尊| 作者:駱駝祥子| 類別:玄幻魔法

?

看著那急速逃遁的付文清,封文斌嘴角也是劃過一抹詭異的弧度,一個閃身,便是掠向了雲泰和之處。

「,,1

借著血魔丹的藥效,三下五除二之間,付文清便是將那些圍攻雲泰和的城主府之人逼退,然後抓起雲泰和便是轉身欲逃。

「雲長老,快走1

突出起來的變化,直接令的雲泰和都是一時沒有回過神來,不明白,封文斌是怎麼逃脫付文清那恐怖的雷霆之獄的攻擊。

「不好,上當了1

眼見那滅神雷久久不曾爆炸,那倉皇逃竄的付文清便是回過神來,知道自己被封文斌算計了,臉色頓時變得陰寒無比。

怪不得祭出這足以扭轉戰局的大殺器之後,封文斌不僅沒有乘勢追擊,反而比自己跑得還快,連那些城主府高手都顧不上追殺。

「封文斌,你逃不掉的1

強忍著心中的羞辱之感,付文清的雙眼霎時變得通紅,發出一道怒吼之後,體內靈力完全爆發,向著那逃逸的封文斌急速追去。

「少宗主,你將我放下來吧,帶上我你是絕對逃不掉的1看著身後那正在急速逼近的身影,雲泰和無奈的說道。

「我留在這裡,還能為少宗主爭取幾分逃遁的機會,帶上我,不過平添一個累贅而已。」

此時的雲泰和其實受傷頗重,如果沒有封文斌的救援的話,可能已經死亡多時了。

本來封文斌以為帶上雲泰和不過是隨手的事情,但就在這時,一股虛弱之感緩緩散出,瀰漫上他的身體,正是血魔丹效力即將到期。

稍一權衡之後,封萬里便是暫時停頓下來,將雲泰和放在了一棵大樹旁邊,然後說道:雲長老,來日我必將帶領傀陰宗大軍掃滅城主府,為你報仇!

少宗主只管離去便是,老朽這條命本來就是宗門的,能為宗門做出這最後一點貢獻,死而無憾1雲泰和大義凜然的說道。

到不是說他不怕死,實在是他已知自己接下來必死無疑,只能以自己的行動換取更多封文斌的好感,以至在將來自己死後,宗門之中的妻兒老小不至於受人凌辱。

「雲長老,我走了1

再次深深鞠了一躬之後,封文斌也是毅然決然的轉身離去,唯留下雲泰和一人孤零零的站在原地。

看著那遠去的背影,雲泰和眼眸之中也是閃過一抹解脫,這輩子,腥風血雨幾十年,他知道出來混早晚要還的,而今天,就是自己為以前欠下的債,償還之日。

一咬舌尖,那處於虛弱狀態的雲泰和竟然再次回歸巔峰,巔峰武尊境界的強橫氣勢猛然爆發,一下子便騰空而起,橫在了急速追來的付文清等人的身前。

「老傢伙,不想死的話趕緊滾,小爺我沒工夫在這裡和你糾纏。」感受到雲泰和身上散發出的強橫氣息波動,付文清眉頭一皺道。

「哈哈,老夫既然擋在這裡,就已經沒打算活著離開了,不過臨死之前能拉個墊背的,也值了。」

說到這裡,雲泰和渾身上下的氣息驟然暴動起來,臉上也是閃過一抹瘋狂之色,渾然不顧轟擊在自己身上的所有攻擊,向著付文清等人暴沖而去。

「不好,這個老傢伙要自爆,快點散開。」

不需要付文清的提醒,所有人便是從雲泰和那一身不穩定的氣息之中感覺到了危險,頓時四散逃離開來。

「轟」

驚天動地的聲音響起,有一個離得稍近之人直接便是被那恐怖的勁氣撕得粉碎,剩餘之人也是被餘波震得吐血不止,追擊的架勢,頓時一滯。

而在急速飛行之中的封文斌心中也是一緊,沒想到這才僅僅片刻的功夫雲長老便是自爆而亡,也不再顧忌強行催動秘術對於身體造成的損傷,一口鮮血噴出,速度再次暴增起來。

當付文清等人強行穿越那肆虐餘波之時,封文斌的身影早已消失不見。

「給我分開找,挖地三尺也要給我找到封文斌,馬上血魔丹的負面作用就會爆發,到時候不管他遇到誰都只有死路一條!環顧四周之後,付文清冷冷的命令道。

然後,還剩下的幾名城主府高手便是一人瞅准一個方向,急速搜尋而去,不過,沒有人看到一道黑影一閃而逝,鑽入了地面,消失不見。

「噗嗤1

一口鮮血噴出之後,御空飛行的封文斌身子一顫,便是如同折斷翅膀的鳥兒一樣,從天空墜落下來,好在他此時的飛行高度不高,要不然,以他現在的實力,摔都可能將他摔個粉身碎骨。

艱難的從地面之上爬起來之後,陣陣虛弱之感便是縈繞在他的心頭,但是他還是強行讓自己打起精神,繼續前行起來。

就在這時,一道黑影映入了他的眼帘,略一感應其身上僅僅中級大武師的氣息之後,便是稍微放下心來。

「小兄弟,救命啊1

付文清拖著重傷疲憊的身影,步履蹣跚的來到了黑影的身旁,大聲呼救道。

「哦,這荒郊野外的,這位兄弟怎麼受到這麼重的傷勢?」這道身穿黑衣身影緩緩轉身問道,那剛毅的臉龐,郝然是修鍊斂息訣張宇無疑。

在付文清剛剛飛掠到張宇這片地域的時候,墨塵那敏銳的靈魂感知力便是已經覺察到了,不過發現他已經身受重傷,沒有太大的威脅之後,便是悄悄隱匿了身形,留下張宇獨自應對。

「一言難盡啊,我乃是來此完成任務的傭兵,可是沒想到我們情報錯誤,竟然一頭闖進了一頭五級妖獸的領地,一下子我的隊友便是死傷殆盡,我也是身受重傷,這才僥倖逃了出來。」說到這裡,封文斌的臉上恰到好處的流露出一絲傷感。

當日在拍賣行的時候,張宇曾在貴賓包廂之中見過封文斌一面,以他的記憶力,自然不會這麼快便是將其忘記,所以見到封文斌的第一眼,便是將他的身份瞭然於胸,看著那還在裝模作樣演戲的封文斌,強忍住心頭的笑意道:這位兄弟果真是太不幸了。

「哎,我還算好運,可憐我那幫兄弟,就這樣葬身獸口,屍骨無存。不知道小兄弟你怎麼會來到這裡的?」

「我啊,我是出來歷練的,走累了,不想在走了,就在這停下了腳步。」張宇漫不經心的說道。

看著眼前這一臉涉世未深模樣的張宇,封文斌心頭一喜,再次道:「不知道小兄弟可有暫居之地,也好讓我暫時養養傷,只要我傷勢一恢復,便是馬上離開,而且還會重重答謝。」

聽著封文斌信誓旦旦的承諾,張宇心底冷哼一聲,裝出一副欣喜若狂的樣子道:「來,離著不遠的地方有一處山洞,我這幾天就在那裡居住的。」

「麻煩兄弟了。」封文斌拖著重傷的身軀,連忙跟上張宇,向著那山洞而去。

「就是這裡了,怎麼樣,還算隱蔽吧,當時我也是偶然之下,才發現這裡的。」張宇毫無戒心的說道。

此時的一切都是張宇有意裝出來的,反正這封文斌也是不知道自己的底細,他倒是想這傢伙到底能演到什麼時候。

巡視了一圈之後,封文斌發現這裡確實是一處極為適合隱匿的地方,現在自己身受重傷,想要逃離付文清等人的追殺希望十分渺茫,為今之計,只有暫時先找這麼一處隱蔽之地隱匿療傷才是最佳的辦法。

「小兄弟,就你一個人在這裡么,難道就沒有一個家族長輩跟著?要知道一個人在外,可是很危險的。」封文斌看似關心的問道。

「這裡就我一個人,我才不想家裡那些老傢伙們跟著呢,煩都煩死了。再說,我可是有著大武師的修為,實力也是強橫無比呢!張宇頗為自傲的說道。

「大武師?呵呵,卻是強橫,不過在這危機四伏的野外,可是有點不夠看埃」封文斌冷笑一聲道。

我告訴你,我可是連武尊強者都是擊殺過呢,可不要小看我0張宇一本正經的說道。

這個時候,張宇可是沒有誆騙封文斌,確實是實話實說,可是在封文斌聽來,差點沒有笑噴出來。

「小子,你知道武尊有多厲害么?人家一隻手就能捏死你1封文斌不屑的說道。

「雖然我很感激你將我帶到這裡,但是為了防止你將我的行蹤泄露,我只有送你下地獄了,還請你不要怨恨於我才是。」封文斌嘴角劃過一抹詭異的弧度,向著張宇道。

只見他的儲物戒之上靈光一閃,一具有著巔峰大武師境界的傀儡便是出現在了他的身旁,手中寒芒乍現,向著一旁毫無防備的張宇刺去。

「1

然而,令封文斌驚掉大牙的是,本應血花四濺的場面不僅沒有出現,那本應該輕而易舉就能斬殺張宇的傀儡也是一下子變得四分五裂。

「怎麼可能?封文斌目瞪口呆道,無論如何,他都是無法想象得很出來,這看起來人畜無害的青年,怎麼就能一拳將那匹敵巔峰大武師境界的傀儡一拳轟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