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蒼龍至尊>第一百九十章 自作孽不可活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九十章 自作孽不可活

小說:蒼龍至尊| 作者:駱駝祥子| 類別:玄幻魔法

?

在封文斌看來,張宇僅僅是一個初出茅廬的毛頭小子,中級大武師的境界在他看來與螻蟻無異,如果不是巍峨防止自己的行蹤泄露,他可能真的連殺他的興趣都沒有

可是現在的事實是,這個糟蹋看來隨手便可捏死的螻蟻突然間竟然變成了猛虎,還向自己露出了獠牙,這在他看來,實在是有些滑天下之大稽。

「封公子,不好意思,把你的傀儡弄壞了買葯不我賠你一個?」張宇看著那被自己一拳轟成渣的傀儡,一臉無辜的說道。

「你到底是什麼人?」聽聞張宇竟然叫出了自己的身份,封文斌立刻警惕起來。

我叫張宇,無名小卒罷了,怎麼會入得了您的法眼呢,要不是在上次拍賣會上見過你的英姿,可能也是不知道你就是那大名鼎鼎的摧花公子封文斌。沒想到,咱們這麼有緣,竟然能子這裡遇見。」與封文斌形成鮮明對比的是,張宇則是滿臉笑意,極為放鬆。

「張宇?不知道你想幹什麼?」封文斌再次問道,身體也是小心的後退了兩步,手指已經按在了儲物戒指上,隨時應對那可能出現的突發情況。

「哈哈,封公子說話真是好笑,明明剛才是你趁我不備,偷襲的我,現在倒打一耙,問我如何,不覺得有些荒謬了嘛?」張宇大笑一聲,反問道。

「我剛才只是見小兄弟骨骼驚奇,少年有為,一時手癢,想要驗證一下你的實力罷了,多有得罪,還望勿怪。」封文斌眼珠一轉,連忙狡辯道。

正所謂,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雖然封文斌儲物戒之中還有一些其他的傀儡,但是戰力基本上也就匹敵初級武尊罷了,可是剛剛偷襲之下都被張宇一拳轟碎,現在明顯處於弱勢,只有暫時忍氣吞聲。

「不好意思,我這人有個優點,就是知恩圖報,封公子對我這麼好,我一定要投桃報李才對。」張宇嘴角劃過一抹弧度,淡淡的說道,但是話語之中的冷意,卻是表露無疑。

剛開始見到封文斌的時候,張宇便沒有打算出手截殺此人,一方面因為張宇並非是那嗜殺之人,另一方面也是因為兩人往日無冤近日無仇,沒必要下殺手。

張宇將他接到洞穴之後,本來是對他的遭遇感到好奇,想要詢問一番,誰知道此人竟然如此歹毒,想要誅殺自己,既然他無情,那便是不要怪張宇無意了!

「張兄弟,等一下,剛才是事是我魯莽了,還請你原諒,我那也是迫不得已啊,現在,付文清那個賤人就在周圍搜捕我,一旦我落到他的手裡,那絕對是死路一條,所以為了以防萬一,我才出此下策。」封文斌苦苦哀求道。

「付文清為什麼要殺你?」

「既然你參加了上次的拍賣會,應該知道,我曾經在他和一個神秘人競拍失敗的時候嘲諷過他,他便因此對我懷恨在心,趁著我獨自外出的時候,帶領大批高手圍殺我,我這一身傷勢便是拜他所賜,我此言句句屬實,張兄你一定要相信我。」封文斌再次道,那一臉的凄楚表情,簡直就如同真的一樣。

雖然不知道封文斌說的有幾分實話,但是張宇知道以他的性格,如果不是真的走投無路,也不會落得現在這個落魄模樣,於是便道:「如果剛才我技不如人,死的便是我了,相信對於一個死人,你也不會說這麼多廢話吧。」

「剛才的一切都是誤會,還請張兄莫怪,對於給你造成的傷害,我深表歉意,這是一點靈石,全當做給張兄壓驚了。」封文斌說著,取出一枚儲物戒丟給了張宇,滿臉諂媚之相。

張宇不動聲色的接過儲物戒之後,彈出一絲靈魂之力略一查探發現,其中大約有著五十萬左右的中品靈石,暗嘆一聲,這封文斌不愧是傀陰宗少宗主,出手就是闊綽。

「既然封兄有道歉的誠意,那麼我便是勉為其難的接受了,這次就這麼揭過去了,如果再有下次,我絕對定斬不赦,我可是告訴過你,就算是武尊也是曾經被我擊殺過。」張宇冷哼一聲道。

「張兄教訓的極是,這種錯我絕對不會再犯第二次。不過張兄實力如此驚人,不知道可有意護送我返回宗門,當然了,我絕對不會讓張兄白跑一趟,只要我能返回宗門,便是再次拿出剛才十倍的報酬報答張兄,並且如果張兄願意的話,更可以直接成為我們宗門的核心弟子1封文斌突然話題一轉,開出一個十分具有誘惑力的報酬道。

如果是一般人,可能早就被那五百萬的報酬和傀陰宗核心弟子的待遇所震撼,但是對於連上億中品靈石的生意都已經做過的張宇來說,也就那麼一回事了,況且,對於在外摸爬滾打這麼多年的他來說,一旦到了傀陰宗,分我跟斌自己的地盤,那麼這一切承諾極有可能立刻就會變成一文不名的廢紙罷了。

「封公子如果真的有誠意,就拿出一些實在點的東西,比如說上次拍賣會上傀陰宗拿出的那種保命丹藥血魔丹,我就很感興趣,如果封公子肯拿那做交易的話,我想我會欣然接受的。」張宇獅子大開口道,反正張宇也是沒有報多大的希望,純粹是想要逗逗他而已。

「你張兄未免有些太狠了點吧,這種丹藥就算在我們傀陰宗那也絕對是對位頂尖的寶貝,一般人想要見一眼都沒有那個機會,不過,如果張兄真的能夠護送我返回宗門,那麼一枚丹藥,我還是付的起的。」封文斌強行壓下心中的怒火,道。

「哦?封公子真的肯答應我這要求,我都有些不敢相信了。」這下倒是輪到張宇驚訝了,畢竟他自己都不認為封文斌會答應這麼無理的要求。

「當然,難道張兄你以為我堂堂傀陰宗少宗主,中級巔峰境界的武尊高手,還比不過一枚丹藥?」封文斌一臉傲意的反問道。

「這倒也是,人名總要比東西貴重,丹藥沒了,還能在煉製,封公子要是沒了,那在造出來的可就不是封公子自己了。」張宇點了點頭,十分認同的說道。

眼見張宇竟然答應了自己的要求,他的臉上也是一喜,只不過眼底閃過一抹極為晦澀的陰狠,隨即向著張宇招手道:「張兄,為了表達我的誠意,我可以先將血魔丹交給你。不過我行動不便,你靠近我點,我教給你可好?」

如果是巔峰狀態的封文斌,就算是張宇也要小心應對,可是現在張宇發現他正處於極端虛弱的狀態,可能戰力還不急尋常的大武師,所以便是看似急切的走到了封文斌的面前,一臉火熱之色的說道:「封公子,快將丹藥拿出來讓我看看1

「張兄不要著急,這丹藥一定你的,此物便是1封文斌說著,從儲物戒之中取出一枚顏色漆黑如墨的丹藥,兩指捏著,遞到了張宇的眼前。

「這就是那血魔丹?為什麼和上次見到的不一樣呢?」張宇疑惑的問道。

「哈哈,我沒說這是血魔丹啊,這才是我要給張兄你的丹藥,你笑納了吧。」話音未落,封文斌兩指用力,將那丹藥狠狠的朝著張宇的額頭扔去,由於兩人相距極近,張宇幾乎避無可避,一下子就被那丹藥砸在了額頭之上。

那丹藥極為怪異,如同虛幻的一般,剛一接觸張宇的皮膚便是像滴入水中的墨汁一樣,迅速擴散開來,瘋狂的向著他的識海而去。

看著那神色變幻的張宇,封文斌臉上露出一抹陰險的笑容,得意的說道:嘿嘿,小子,跟我斗,你還嫩了點,如此近的距離中了我的控神丹,別說是你,就算是一般的初級武尊也要成為我的傀儡,乖乖的聽候我的調遣。」

此時,在張宇的識海之中,那如同墨汁一般的黑色煙霧迅速的向著他的靈魂之上粘去,好似牛皮糖一樣,越是掙脫,那黑色煙霧便是烙印的越緊,張宇也是一時慌了神。

「師傅,師傅,快來幫我埃」張宇連忙呼喚起墨塵來。

「嘿嘿,你小子終於知道什麼叫做陰溝裡翻船了吧,如果你上來便是將外面那個小子擊殺,哪還有這麼多的麻煩事。」墨塵倏一現身,有些戲虐的調小張宇道。

「師傅,我已經夠小心了,哪裡會知道他還會有這般手段,您還是趕緊幫我把這些鬼東西清楚了吧。」

「你直接運轉化火決,便是能夠將它們焚化成虛無,看把你小子嚇得。」墨塵提醒道,隨即,他那磅的靈魂力便是瞬間點燃,炙熱無比的火焰頃刻間便是覆蓋住張宇被侵蝕的靈魂,只聽「滋啦」的灼燒之聲響起,那黑色霧氣便是慘叫著化為了虛無消散一空,而在墨塵那精準的控制之下,張宇的靈魂卻是沒有收到半點傷害。

「天作孽猶可為,自作孽不可活,本來想要饒你一命的,既然你自己找死,那便不要怪我了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