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蒼龍至尊>第一百九十一章 收利息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九十一章 收利息

小說:蒼龍至尊| 作者:駱駝祥子| 類別:玄幻魔法

?

將那團黑色能量完全煉化之後,張宇暮然間睜開了雙眼,這次為了能夠順利斬殺封文斌,他故意裝出了一副被控制之後的表情.

看著那神色木然,眼神空洞的張宇,封文斌的臉上的喜悅之情幾乎溢於言表。

「哈哈,任你天賦絕倫,還不是要成為任我擺布的傀儡,真沒想到,竟然這麼容易就成功了1封文斌的一的笑道。

「過來,把你儲物戒之中的那些療傷丹藥全都給我貢獻出來。」封文斌頤指氣使道。

張宇機械式的走了過來,從儲物戒之中取出一柄泛著寒芒的寶劍,劍尖指向了封文斌。

「你傻啊,我讓你把丹藥給我找出來,不是武器,不過我看你這柄劍還挺鋒利的,拿來先讓我瞅瞅再說。」

眼看驚雷劍就要交到封文斌的手中,就在這時,異變突起!

「死吧1

張宇怒喝一聲,臉上的神態完全恢復,殺機畢露,那泛著森冷之意的劍尖準確無誤的刺入了封文斌的心臟,略一攪動,便是在他的胸口形成一個前後洞穿的血洞。

「怎麼回事?」

直到此時,封文斌的臉上更多的,仍舊是茫然之色,他不明白百試不爽的控神丹怎麼就會突然間失效,而且張宇恢復了神智自己竟然一無所覺。

滾滾的熱血湧出,封文斌感覺到自己的生命已經走到了盡頭,不甘心的抬起頭,看了張宇一眼,用盡最後一力說出了自己此時最想知道答案的三個字。

「為什麼?」

「沒有什麼為什麼,你死了,我還活著,這便是結果。安心的去吧,我已經給我你機會了,可惜」張宇輕嘆一聲,將驚雷劍從封文斌的體內抽了出來,而此時的封文斌也是堅持到了最後,只不過最終仍舊是死不瞑目。

一揚手,一朵火苗便是從張宇的掌心飛出,「嗖」的一下便是降落在封文斌那尚有餘溫的屍體之上,頓時,火焰如同遇到乾柴一般,熊熊燃燒起來,很快他的身軀便是化為了一撮灰燼,與地上黝黑的塵土混為一團,不分你我。

最後看了一眼從這個世界完全消失的封文斌,張宇便是收回了目光,將精神力都集中在那枚從封文斌身上順手得來的儲物戒之上。

「封文斌啊,身為傀陰宗的少宗主,希望存貨不要讓我失望才是。

張宇呢喃道,強橫的精神力隨即破體而出,輕而易舉便是將其上殘留的封文斌的印記抹除,烙印上自己的靈魂印記。

一番檢查之後張宇發現,封文斌的儲物戒之中,僅有六具初級武尊境界的傀儡,和三具已經有些殘破的不知名木質傀儡,除此之外,便是大概數百萬的中品靈石和一些普通的靈藥,礦石之類的倒是頗多,不過大多數都是一些比較低端的礦石,看起來是他用來煉製一些普通傀儡的材料。

比較使張宇心動的則是數枚被封文斌珍藏起來的丹藥,看起來正是張宇一不小心中招的控神丹。另外便是一些煉製傀儡的秘術,上面還有註解,看起來是封文斌平時修鍊所用,不過對於張宇用處不大,他可沒有更多的時間用來研習傀儡術。

「咦,這個盒子我竟然打不開,看起來頗為神秘,不知道這傢伙藏著什麼好東西。」就在這時,一個雕刻著古樸花紋的玉盒一下子便吸引了張宇注意力,可是令他有些無奈的是,其上竟然設置有封印,任他使勁渾身解數也沒有任何的辦法打開。

「師傅,你來看看有沒有辦法將他打開,我敢肯定這裡面存在著極為貴重的東西。」無奈之下,張宇只能尋求墨塵的幫助。

「讓我看看。」

墨塵接過那玉盒之後,靈魂之力略一探知,便是發現了其中的奧妙。

「這個上面有著武宗高手親自設置的靈魂禁印,如果是以前的話,我倒是真沒辦法,不過現在嘛,只要費些功夫,必可破之。」

看著墨塵那信心十足的樣子,張宇也是連忙催促道:「師傅,那你趕緊打開它埃」

「呵呵,煮熟的鴨子,還能飛了不成,讓我在看看還有沒有其他隱藏的手段。」墨塵微微一笑,一副智珠在握的樣子道。

這一看,果真再次發現了些許端倪,在靈魂禁印之上竟然還存在著一道自毀鎖鏈,如果不將這自毀鎖鏈清除,便是動手破滅那靈魂禁印的話,便是會觸發其中自我毀滅系統,直接將玉盒之中的東西爆滅成為虛無,而這破除禁印之人也必將受到牽連,輕則重傷,重則隕落當場,這不知自毀鎖鏈之人的心思不可謂不歹毒!

不過這些對於本就是煉丹大師,浸陰靈魂之道數十年的墨塵來說,不過小菜一碟,很快便是成功將所有的禁制都給破除。

輕輕地掀開盒蓋之後,墨塵發現,半塊殘破的界心就這樣安安靜靜的躺在其中,在陽光的折射下,釋放出耀眼的七彩之芒。

「竟然是傀陰宗在拍賣會上以天價競拍到的那枚界心,真沒想到,這麼貴重的東西竟然放在封文斌的身上。哈哈,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全都便宜我了1張宇興奮的笑道。

有時候,世界就是這麼奇妙,張宇從來不曾想過自己自己會得到這枚界心,偏偏就最終到了他的手裡,而那些武宗境界的超級高手,在那裡大打出手,卻是誰也沒有得到。

「行了,收好它吧,暫時你還用不到,不過等到將來你突破武尊之時,便會有著極大的妙用。」墨塵提醒張宇道。

「又有客人來了,看來我們需要出去好好招待一下了。墨塵突然道。

「一定是付文清那幾人,該是收些利息的時候了。」張宇眼眼神之中寒芒一閃道,對於在未央城之中所受到的那些對待,張宇可是仍然記憶猶新,如果上次不是因為僥倖的話,可能張宇已經遭到了付文清的毒手,不死也會被關押在暗無天日的牢房之中終老一生了。

「走,剛好趁著夜色,能殺幾人便是斬殺幾人,天亮之前我們便是前往浴血平原。」墨塵道。

對於張宇這個徒弟,他現在也是越來越寶貝,凡是企圖傷害張宇之人,便是和害他沒有什麼兩樣,而對於這種人,在他看來,死不足惜!

「小宇,小心點,你左前方七百米的地方有一人,修為在中級武尊左右,還有一人則在你的右方一千五百米處,修為巔峰武尊。你最好先找那個中級武尊下手,這樣才能做到一擊必殺,而又能將被發現的幾率降到最低。」墨塵建議道。

張宇點點了點頭,以示回應,隨即便是施展出斂息訣,悄無聲息的向著那左前方身影潛行而去。

「三哥,有什麼發現沒有?」老四向著遠方的老三呼喊道。

「沒有,不過搜查的仔細點,封文斌那小子就有可能就在這附近,他現在可定還是處在虛弱狀態,只要我們抓到他,那便是大功一件。」老三回應道。

「知道了,現在那封文斌就如同瓮中之鱉,被我們抓到遲早的事,只不過看誰立頭功罷了。我在朝那邊仔細找找。」

當老四還懷著抓住封文斌,得到城主府重賞的美夢之時,卻不知危險已經悄然降臨。

「螺旋刺1

瞬間,一道半透明的靈魂尖刺便是從張宇眉心飛出,在夜色的掩映之下,眨眼之間便是沒入老四的眉心,而趁著老四靈魂首創,無暇顧及身外之時,張宇瞬間暴起,一劍之下,便是將其頭顱斬了下來,讓他連呼救的時間都沒有就已經一命嗚呼了。

看著還在抽搐著的身體,張宇卻沒有絲毫的憐憫之色,殺人者,人恆殺之,曾經參與圍殺張宇的人中就有此人的存在,所以說,今天他的死,只是為了了結前日種下的因罷了。

「接下來,就是那個老三了1張宇輕聲呢喃道,隨即故意發出一聲凄厲的慘叫聲,然後身影便是隱沒了起來。

「老四,你怎麼了?

聽到慘叫之聲,老三立刻頓住身形,朝老四被斬殺的地方疾馳而去。

「該死的!封文斌你給我出來,有種我們單挑,偷襲算什麼好漢1看著身首異處的老四,老三也是感覺到脖頸處傳來陣陣涼意,忍不住大聲喊道。

在這荒郊野外的,除了封文斌,他實在想不到還有誰竟然會在這裡,而且還會出手擊殺老四。

銳利的目光環顧四周數遍,仍舊一無所獲之後,老三便是飄落而下,準備將老四的屍首收斂,幾乎在同時,如同鬼魅一般的張宇手中的驚雷劍也已出鞘,朝著他的心臟部位狠狠的刺去。

感受到背後傳來的陣陣涼意,老三突然警覺起來,本能的將身體朝著一旁扭動了一下,險之又險的避開了要害部位,饒是如此,也是頓時受到重創。

「是你1

看著眼前那熟悉的面孔,老三驚駭的說道,渾然忘記了身體上的疼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