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蒼龍至尊>第一百九十三章 識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九十三章 識破

小說:蒼龍至尊| 作者:駱駝祥子| 類別:玄幻魔法

?

誓言,在普通人看來幾乎沒有什麼約束力,不過就是用來騙人的玩意,每天不知道要發出多少.但是天道大誓卻和普通的誓言有著本質的區別,它乃是修士之間最為高深莫測的誓言。

普通的誓言,對於逆天改命的修鍊者來說,同樣沒有什麼約束,但是天道大誓則不一樣,它會烙印在天地規則之中,一旦發誓者違背誓言,誓言便會應驗,使發出天道大誓之人遭受天道的反噬,無論是什麼境界的修鍊者,都是無法規避反噬帶來的傷害,最多減輕而已。

這種誓言,對於修鍊者來說,就如同懸在頭頂的利劍一樣,時刻提醒著你要遵守誓言之中的約定。

像今天封萬里所發的這種天道大誓,一旦違反,修為永不寸進,天誅地滅,乃是最為惡毒的一種,所以,在他話音剛落,所有人便是相信了他所說的話。

因為即使他有辦法削弱誓言帶給他的傷害,但是,違背誓言所帶來的反噬,總能被這些老奸巨猾的同級高手察覺到。

「付尚,你說是不是你在背後搗鬼?」封萬里將目光一瞥,看向了不遠處的未央城城主付尚道。

「封萬里,你可不要血口噴人,我如果得到了界心,還會在這裡和你們扯皮?早就回到未央城開啟護城大陣了,那時候,就算你們人數再多一倍,我又有何懼之?」付尚滿腹怨氣的說道。

「哼,不是你,那便是血岩谷的諸位,別人,借他幾個膽子,也不敢出手伏殺我傀陰宗少宗主1封萬里寒聲道。

「封萬里,飯可以亂吃,但是話不能亂說,這裡可不是我血岩谷的勢力範圍,想要在茫茫人海中追殺一個外來者,在場可就只有一方勢力才能做到吧。」血岩谷大長老石達一開口,便是將所有的關係撇的一乾二淨。

聽聞石達含沙射影的話,付尚也是反唇相輯知道你們血岩谷是不是有意在這裡故布迷陣,然後派其他高手前去截殺了封文斌,這種把戲,血岩谷可是行家啊1

「好,你既然這麼說,有種我們雙方都發下天道大誓,你,敢不敢1石達指著付尚,威勢凜然的逼問道。

他自問這件事情絕對和己方沒有任何關係,並且,心底也是認為被付尚當了槍使,肯定是付尚派人暗中得到了那枚界心,但卻在這裡裝模作樣。

對於石達的逼問,付尚心中也是有些忐忑,他可是知道自己曾經為了以防萬一,做了兩手準備,派兒子付文清暗中盯著封文斌,極有可能歪打正著,現在那界心落到了自己兒子的手中。

「哼,天道大誓本身對於修鍊者就有一定的約束作用,就算我發現誓言,能證明自己的清白,但是對於我以後的突破肯定會存在一些影響。你們老了這輩子已經突破無望,發不發誓言都一樣,所以就想要毀我前程,果然用心險惡。」付尚冷哼一聲道。

「大家都看到了,事實勝於雄辯,這幕後黑手是誰,便不用我多言了吧。」石達繼續挑撥道。

不過在場的諸人早就過了熱血上涌便是乾的年紀,知道付尚所說也存在一定的道理,一下子便是陷入了詭異的沉默之中。

就在這時,那原本怒火中燒的封萬里突然臉色一變,道:「我已經大致確定我兒遇害的方位,究竟是誰在搞鬼,我們一探便知1

話音剛落,封萬里一揮手,帶著血戰之後,僅存不到四分之一的傀陰宗高手便是飛馳而去,那血岩三老與司徒海等人對視一眼之後也是連忙跟了上去,顯然對於這敢虎口拔牙的傢伙也是十分感興趣。

見到其他人都已經離去,付尚隨手招來一名半步武宗境界的高手道:「等會兒看我的眼色,一旦出現情況,你就帶人拚死護送少爺回城,知道嗎?」

「少爺?少爺不是沒有和我們出來嘛?」這名半步武宗強者有些疑惑的問道。

「等會你就能見到他了,記住,看我的眼神行事。我們也快點跟上去。」說著,附上便是騰空而去,帶領著城主府的大部人馬向著已經僅剩下一片黑點的諸人追去。

「老三,是誰把你害成這樣?」看著一臉凄慘模樣的老三,付文清臉若寒霜的問道。

他知道,以封文斌此刻的虛弱狀態,是無論如何不可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廢掉巔峰武尊境界的老三,一定是有外人介入了。

「嗚嗚,西藏擼」

由於舌頭被割斷,修為又被廢掉,老三隻能含糊不清的說道,努力的想要指出張宇,可是卻依舊無能為力。

看著不斷從口裡涌血的老三,付文清這才發現老三的舌頭也是被連根斬斷,已經完全淪為一個廢人。

「好狠!是誰,有種你給我出來1付文清如同暴怒之中的獅子一般,朝著森林怒吼道,但是除了回聲,卻是沒有得到任何回答。

「馬上你就能見到我了,不要著急。」暗中斂息觀察情況的張宇心底默默的說道。

通過墨塵的感應,張宇知道,此刻付文清三人一個巔峰武尊,兩個中級武尊,但是,付文清那身體之中散發出的特有雷霆之力,使得他比那巔峰武尊還要難纏,正面對戰的話,就算是張宇也沒任何把握能夠將之強殺。

「配合小黑的話,應該有六成的把握將他們全滅,但萬一他手中有什麼威力恐怖的武器的話,結果就難以預料了,要不直接讓我出手得了。」墨塵提醒道。

如果墨塵出手的話,自然很容易便是能夠將他們擊殺。但是一方面張宇想要親自復仇,另一方面,墨塵的靈魂力量來之不易,不能夠輕易揮霍,對於這些他能夠**解決的事情,還是不要麻煩師傅墨塵的好。

「現在他們的戒備之心極重,暫時不要出手。」

「嗯,明白。」

看著不斷向四周巡視的付文清三人,張宇的斂息訣也是施展到了極致,如同獵豹一般向著他們悄悄的行去,等待著撲向獵物的最佳時機。

「咱們三個距離不要太遠,那人既然能夠這麼快擊殺老三,老四,實力必然極強,最有可能是巔峰武尊境界的高手,因為境界低了,不是他們的對手,境界高了,便是不會躲躲藏藏了。咱們幾個只要不分開,那便不會給對手以可乘之機。」付文清機警的說道。

「是1其餘兩人齊聲應道。

看著幾乎形影不離的三人,張宇也是有些無奈,這樣下去,就算僵持一夜,自己也找不到合適的機會,而且,等天亮的話,失去夜色的遮掩,自己更是沒有把握能夠直面三人。

「看來,只有兵行險招了。」張宇心底暗暗的說道,隨即便是放緩了自己的腳步,腳步落地之聲,幾乎都輕不可聞。

「咚1

一聲清響,瞬間便是吸引住付文清等人的目光,各種招式接連向著那發出聲響的地方狂轟亂炸而去,眨眼的功夫,那裡便是被夷為了平地。

「少爺,僅僅是一頭鐵刺獾豬罷了。」看著地上被轟炸之後,地上殘存的鋼刺,一名隨從毫不在意的說道。

聞言,其餘兩人也是送了一口氣,迴轉了身形,便是打算向另外一個方向探去。

「嗤1

就在這時,一道利劍泛著寒芒,向著付尚的脖頸劃去,那絲絲徹骨的涼意,幾乎將他的皮膚崩裂。

「鐺1

千鈞一髮之際,付文清手中隨時待命的雷錘狠狠的轟擊在了那柄利劍之上,沉重的打擊使得那劍刃的方向有了極大的偏移,僅僅將付文清的肩膀劃出一道深可見骨的傷痕。

「可惜1看著那僥倖逃脫一命的付文清,張宇心底暗嘆一聲,便是抽身欲退。

「原來是你1

接著黯淡的月光,付文清還是看清楚了張宇的面龐,忍不住失聲道。

任他想破頭皮,也絕對想不到,這個在他眼裡不過是螻蟻一般的角色,竟然有著如此強勁的實力,不僅擊殺了巔峰武尊境界的老三,還使得自己膽戰心驚這麼長時間。

「給我殺了他1短暫的失神之後,付文清立刻便是命令道,手中的重鎚攜帶著風雷之音,壓爆四周的空氣,向著張宇當頭轟下。

「鐺1

金鐵交擊之聲響起,張宇被那剛猛無比的力道震得連連後退,感覺到虎口處傳來的陣陣撕裂感,張宇也是暗暗心驚。

「這難道就是傳說中的作繭自縛?」張宇輕聲呢喃道,他也是沒有想到,被自己拍賣出去的風雷錘到了付文清的手中竟然能夠發揮出如此可怕的威力,這一錘之威,絕對不遜色於任何巔峰武尊高手。

「原來這一切都是你在暗中搗鬼,兩次都讓你從我手中逃脫,這下,你絕對不會再有逃走的機會了,給我死吧1

「雷獄降臨1

付文清認出敵手是張宇之後,臉上也是閃過一抹猙獰之色,仰天怒吼一聲,再次施展出了自己的雷系絕學,將整片天地都是化為了無盡的雷霆地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