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蒼龍至尊>第一百九十六章 懼根深種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九十六章 懼根深種

小說:蒼龍至尊| 作者:駱駝祥子| 類別:玄幻魔法

?

「轟1

一道令人頭皮發麻的悶響傳出,隨即便是一道猶如海浪般的恐怖氣浪以張宇為中心,擴散而出,一路上,地面如同蛛網一般裂出一道道細密的裂紋。

在這股強橫的氣浪之下,張宇的身子也是猛地向後退去十數步,在地面之上劃出兩道深深的溝壑,這才勉強止住了身形。

而那如餓虎撲食一般,張著大嘴噬咬張宇的雷龍,則是被他一拳轟飛,嗚咽著倒飛而去,砸向了付文清所在的地方,一連撞斷了十數棵參天古樹才是止住身形。

但是,那由雷電凝聚成的龍鱗,龍身卻是渙散許多,樣子已經有些模糊不清,一拳之威,恐怖如斯!

「噗1

在那雷龍之後,付文清艱難的站了起來,此時他的臉色要多難看有多難看,如喪考妣一般,再也沒有了剛開始時候的那種勝券在握。反觀張宇,神色依舊淡漠無比,如同那千年寒潭水一樣,深不可測。

「這就是他的真正實力么?原來我在他的眼裡一直不過只是個跳樑小丑罷了。」內心苦澀的一笑,付文清彷彿瞬間認清了事實,一點爭強好勝的心思也是沒有了。

當你比別人強上一點的時候,他們可能會產生嫉妒,強上很多的話,別人就只能仰望,當強到別人根本就不知道你的極限在哪裡時,那剩下的唯有恐懼。

現在的張宇帶給付文清的,便是只有深深的恐懼。自己最為強大的手段,竟然都被張宇一招破滅,可笑剛開始的時候,還說出那麼狂妄自大的話來,現在回想起來,他恨不能一頭撞死算了。

不過張宇看似一切如常,其實在剛剛那一擊之下,已經收了極重的內傷,只不過被他很好的掩飾起來而已。

「付文清,你現在還有什麼好說的?」張宇聲音淡漠的問道。

雖然張宇對於兵法並不怎麼熟悉,但是也知道「攻城為下,攻心為上」的道理,就算這次不能將付文清擊殺,也要在他心中埋下一顆無法戰勝的種子,讓他永遠都只能生活在自己的陰影之下。

「張宇,我承認我不如你,但是你想要殺我,也要付出血的代價,不信你試試看1付文清倔強的說道,現在他已經不在乎逞那口舌之利。

就像他說的那樣,不僅他召喚出的雷龍還未消散,尚有一戰之力,而且他還有其他手段尚未使出。狗急了還能跳牆,何況是付文清這樣從小呵護有加的城主之子,要說沒有一兩樣保命手段,就算是張宇也絕對不信。

所以,張宇並沒有急著攻殺,先趁機好好恢復一些實力再說。

緩緩地挪步走到驚雷劍的旁邊,張宇旁若無人的將它重新握在了掌心,輕輕地擦拭掉其上沾染的泥土之後,將它再次收進了自己的儲物戒之中,而那不遠處的付海則是顫抖著,不敢有任何的動作。

如今的張宇,在碎星拳的強大攻擊之下,一拳足以轟殺普通的中級武尊,大意之下,巔峰武尊也要重創。現在的他,只等付文清稍有鬆懈,露出破綻的一霎那,便是會打出那致命一拳,了結兩人之間的恩怨。

「付文清,納命來吧。」張宇故意怒吼一聲,虛張聲勢道,漫天的星辰之力綻放出璀璨神光,鋪天蓋地的向著付文清而去。

出於對張宇層出不窮的手段的恐懼,付文清根本就不敢查看張宇這招到底有何威力,連忙將那氣息萎靡不少的雷龍召喚道自己身邊,團團將自己守護其中。

「付少爺,沒必要這麼害怕吧。」張宇戲謔的說道,一揮手,那璀璨星光便是化為烏有。

雖然只是虛驚一場,但是付文清仍舊是被嚇出了一身冷汗,他也不再與張宇爭辯,就這樣,怒目而視,死死的盯著張宇的一舉一動。

「看招1

張宇再次高喝一聲,佯裝想要發動攻擊,可是最終卻證明依舊是他有意嚇唬付文清罷了。

如此這般,張宇佯攻了數次,使得付文清的精神一會緊張,一會兒放鬆,幾乎瀕臨崩潰!

「啊,張宇,我要殺了你1

最後,付文清終於是再也忍受不了了,嘶吼聲,向著張宇衝去,完全就是一副以命換命的架勢,反倒使得張宇有些被動了。

就在張宇想要拼著重傷擊殺付文清的時候,墨塵的聲音突然響起,顯得十分急促不安。

「張宇,快走,我感覺到數股極為強大的氣息正在迅速逼近,從他們飛掠的速度來看,盡皆是武宗境界的超級高手,我們絕對不會是他們的對手1

「怎麼會這樣?難道是付文清召喚來的城主府高手?可是看他的樣子也不像埃」張宇滿心疑惑的回答道。

「再不走,想走就來不及了,他們之中竟然還有巔峰武宗境界的高手,這股力量遠遠不是我們所能抗衡的。」墨塵再次催促道。

「就這樣放棄擊殺付文清了,那豈不是太可惜了。」張宇惋惜的說道。

「就讓他多活一段時間,現在先保住自己的小命要緊,接下來再讓我掌控你的肉身一次,我們必須以最快的速度逃離此處,沒有多餘的時間和他瞎耗了1

聽聞墨塵想要再次控制自己的肉身,張宇也是瞬間明白了事情的重要性。由他人掌控自己的肉身次數過多,會使自己的肉身對本來的靈魂產生排斥之力,所以非生死危機,墨塵絕對不會提出這個方法的,記得上一次還是為了逃脫郝無極的追殺,墨塵才掌控過張宇的肉身一次。

很快,張宇便是極為配合的將肉身的掌控權讓與了墨塵,而適應肉身之後的墨塵,向著遠方眺望了一眼之後,便是催動自己所能發揮出的最快速度,迅速遁逃而去,留下本都已經做好死亡準備的付文清,一臉茫然不知所措。

「少爺,那個煞星他,他竟然走了1付海小心翼翼的來到付文清的身邊,結結巴巴的說道。

「我又不是瞎子,還用你這廢物重複?可是他怎麼就會放我一馬呢?」付文清百思不得其解的問道。

就在這時,道道破風聲響起,付文清駭然的發現,一個個在浴血平原跺跺腳都能讓地面顫三顫的武道巨擘就這樣落在了自己的身前,最後一道身影,郝然便是自己的父親付尚無疑。

「看來真的是付尚在搗鬼,不然的話,這付文清怎麼會比我們先一步出現在這裡?」在場眾人顯然也是認識這付尚的獨子付文清,忍不住嘀咕道。

「小傢伙,我兒在哪裡?快說1封萬里環顧自周之後發現,除了付文清和他身邊一個看起來隨從模樣的人之外,便是沒有任何人的影子,不僅讓他焦急萬分。

「封,封宗主,我真的不知道文斌兄在哪裡。」在巔峰武宗的氣勢壓迫之下,付文清感覺自己差點窒息,費盡全力,艱難的說道。

「封萬里,以大欺小,你就只有這份能耐?」看著被封萬里壓迫的兒子,付尚也是急忙上前一步,巔峰武宗境界的氣勢全面爆發,將那恐怖的壓迫力量完全隔絕出去。

看著將付文清緊緊護在身後的付尚,封萬里的臉色也是陡然變得鐵青,冷冷的說道:「付尚,今天如果他不給我個交代,就別想離開此處。」

「哼,威脅我?大不了一戰便是,我還怕你不成1付尚態度強硬的說道。

「好,好的很。諸位,這是在來時的路上我從一處荒野之地收回的一具傀儡,它沒有任何攻擊能力,唯一的功能便是記錄所發生的事情,真相如何,大家一看便知1就在這時,封萬里一揮手,便是取出了那具被雲泰和藏匿在泥土之中的傀儡,在他的緩緩催動之下,封萬里被付文清從埋伏到追殺的一幕幕都是再現在眾人的眼前。

「怪不得封兄在得到這據傀儡之後便是一言不發,看來令郎凶多吉少了埃」看著被付文清追殺的狼狽逃竄的封文斌,血岩谷的石達開口道。

在看了由傀儡記錄的影像之後,所有人都是認為此刻的界心必是被付文清所得,一個個都是冷眼向著付尚父子望去。

「我沒有擊殺文斌兄,真的,封宗主還請你一定要相信我啊1看著那一副要將自己生吞活剝樣子的封萬里,付文清連忙辯解道。

自從跟丟了封文斌之後,付文清連他的影子都沒有見到,還遭到張宇的重創,這要是在平白無故背上擊殺封文斌的黑鍋,他可是真的連死了的心都有。

「吾兒不要怕,有什麼事為父替你擔著。」付尚掃視了一眼虎視眈眈的眾人之後,向著付文清鼓勵道,並且向著麾下的眾人不斷使著眼色。

「父親,我真的沒有擊殺文斌兄,而且那界心也不在我身上。」付文清從付尚那希冀的目光中也是回過神來,感情自己的父親也是以為自己擊殺了封文斌,得到了界心。

可是事實是界心沒得到,自己一方還在張宇的偷襲之下,損失慘重,如果不是這些人及時趕到,可能就連他付文清也要做那孤魂野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