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蒼龍至尊>第一百九十七章 虎頭蛇尾的結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九十七章 虎頭蛇尾的結

小說:蒼龍至尊| 作者:駱駝祥子| 類別:玄幻魔法

?

「這都已經證據確鑿了,你還在這裡狡辯,你當我是豬嗎?」封萬里看著一臉惶恐之像的付文清,寒聲道.

「封宗主,文斌兄確實非我所殺,我承認剛開始是伏擊過他,可是最終還是讓他逃跑了,不信你可以問付海,我說的句句屬實。」付文清眼看封萬里就要陷入暴走狀態,將在一旁已經嚇得不知該說些什麼的付海拉了出來,辯解道。

「哼,你們不過是一丘之貉,憑什麼讓我們相信你說的話,除非你願意放開記憶讓我等查取,不然的話一旁的司徒海也是忍不住插嘴道,那飄忽不定的巔峰武宗的氣息,已經表明了他的立常

能到他們這個境界,哪一個不是老奸巨猾之輩,可是最終卻是讓一個小輩耍了,傳出去無疑丟盡了臉面。

面對一個個與自己的父親同屬一個級別的霸主人物,就算是付文清從小見慣了大場面,也是心底有些發怵,今天的事情一旦處理不好引發眾怒的話,就算是父親付尚也有可能保不了自己。

「清兒,到底界心有沒有到你手裡,如果在的話,為父就算拼盡全力也要護你回城!如果在,你就點一點頭,不在的話,就搖一搖頭。」突然,付尚向著付文清傳音詢問道。

付文清則是連忙搖了搖頭,以示自己根本就沒有見過界心,付尚一見,心頭也是一沉,目光緩緩掃射向封萬里等人,然後開口道:「各位,界心確實不再我兒手裡,老夫敢在此立下天道大誓保證,如果所言有虛,修為再難寸進1

見到一直不肯發下天道大誓的付文清竟然在此刻鬆口,石達,司徒海等人都是一陣愕然,頓時也是一頭霧水,發現事情也許並不像他們想的那樣。

眼見所有人都有些半信半疑,付文清連忙趁熱打鐵道:「各位前輩,晚輩所言句句屬實,在這麼多前輩的面前,就算是借我一百個膽子,我也不敢說半句假話啊!如果真的有人擊殺了文斌兄的話,那就只可能是張宇那個小賊1

「張宇?他是誰?」封萬里目光一閃,冷冷的問道。

「他是我在未央城時結實的,此子深藏不露,為人極為狡詐,僅僅中級大武師的修為,但是戰力逆天,堪比巔峰武尊,如果不是諸位的到來,可能我也已經遭他的毒手。還有曾經在拍賣會上與司徒前輩競爭七彩幻靈涎的也是他,這所有的一切,都是他的陰謀。」雖然不確定張宇是不是罪魁禍首,但是付文清還是將所有的髒水都潑到了張宇的身上,只不過令他沒想到的是,恰好歪打正著。

「怪不得還有人敢不買我司徒的面子,原來是一個螻蟻一般的角色。」聽了付文清的解釋之後,司徒海已經有幾分確信,如果不是為了爭奪界心,他早就去追殺張宇,以報當日之仇。

「諸位如果還是不相信的話,你們大可以查看付海的記憶,他和我一直都在一起,完全可以證明我的清白。」狠辣的付文清為了表明自己所言非虛,將一旁惴惴不安的付海拱手送到了各位巨擘級人物的面前。

「少爺,不要啊,不要拋下我,求求你了付海聞言,雙腿一軟,立刻便是跪了下來,不住的祈求道。

付海可是清晰的明白,如果讓外人查看自己的記憶,輕則靈魂受損,修為倒退,重則自己可能一下子就會成為白痴,喪失自我,這兩樣結果,無論是哪樣,都是他所無法承受的。

「付海,你放心,你是為城主府犧牲,一旦你發生意外,你的家眷城主府一定會妥善安排的。」不顧付海的苦苦哀求,付文清淡然道。

但是他的心裡,已經給付海一家判了死刑,只待自己回返未央城,便是會派人秘密將他們全家鏟草除根,一個不留。因為在他的心裡,自己這樣對待付海,他的家人必定會心生怨恨,說不定將來就會對自己不利,為了防患於未然,他只能將一切危險扼殺在萌芽之中。

這便是他的為人處世之道——寧肯我負天下人,休教天下人負我!

「好,如果真是你說的這樣,我便放你一馬,如果不是,你就永遠的留在這裡吧。」

封萬里說著,手掌之中猛地產生一股吸力,將付海一下子便是憑空攝到自己手裡,五指成爪,對著他的天靈深深的刺了下去。

不一會,付海腦海之中所發生的一切便是重現在封萬里的眼前,從付文斌遭到追殺,再到逃亡,到不知所蹤,再到後來張宇的出現,將城主府的高手一個個擊殺,封文斌就如同親眼所見一般。

「看來兇手就是這張宇無疑了,只不過他到底從哪裡冒出來的,又和哪方勢力有牽連,你快告訴我,我一定要親手將他斬殺1了解了事情的來龍去脈之後,封萬里也是將目光鎖定在了張宇的身上,向著付文清逼問道。

「他到底從何而來,我也並不清楚,但是我知道有一個人肯定知道,只是付文清見到自己已經洗脫嫌疑,也是不禁鬆了一口氣,只是話說到一半,便是閉上了嘴唇。

看著付文清支支吾吾的樣子,封萬里眼中寒光一閃,不耐的說道:「有什麼話,你就說,如果你膽敢包庇他的話,我想就算我同意,其他人也不會放過你的。」

「不是我不想說,實在是這個人的身份非比尋常,我怕可能在場所有人聯合起來,人家都不屑一顧。」付文清再次道。

「但說無妨,我倒也想看看是誰,竟然有這麼大的能量,在浴血平原這一畝三分地,敢不給我等面子1血岩谷大長老石達突然上前一步道。

「她叫沐鳶羲,現在就在我們城主府之中。我第一次見到張宇的時候,她便是和張宇在一起,而且兩人之間的關係也非比尋常,對於張宇她肯定極為了解。」

「沐鳶羲?這又是哪裡來的小丫頭?」

「她的身份乃是中州上古八族之一沐家的嫡系血脈,只等家族援軍到來,便是會返回家族。」付文清低聲道。

「什麼族?怎麼沒聽說過?」

「上古八族,那是什麼勢力?很了不起么?」

「難道比我們血岩谷還強嗎?」

對於這個未知的名字,在場除了各大勢力之主外,別人幾乎一無所知,付文清話音剛落,便是七嘴八舌的議論起來。

「都給我閉嘴1封萬里極為暴躁的說道。

在聽到沐鳶羲竟然是沐家嫡系血脈的時候,他的心裡便是一沉,上古八族對於尋常人來說那只是屬於傳說中的存在,許多人一輩子可能聽都沒聽過,但是對於他們這些已經邁入武宗巔峰的高手來說,上古八族便是屬於禁忌的存在。

武宗,在浴血平原可以稱王稱霸,但是對於那底蘊深厚到令人恐懼的上古八族來說,也不過就是揮手即滅的小角色罷了,只有跨入陰陽境才是能讓他們正眼看待,而唯有聖境的至尊強者,才能讓他們以禮相待。

「諸位是什麼看法?」在封萬里說出這句話的時候,周圍的氣氛一下子就變得壓抑起來。

哪怕這張宇受到天瀾拍賣行的庇護,這麼多人聯合起來,也是怡然不懼,但是面對這如同大山一般只能使他們仰望的超級勢力的時候,所有人連喘息都是變的沉重起來。

「這件事到此為止吧,我們不可能去質問沐家的人,除非我們想被沐家連根拔起。不過那張宇應該也不可能是沐家的弟子,以沐家的實力,還不至於看的上眼一枚殘破的界心。」一陣沉默之後,石達首先出言道。

「同意,接下來我們便各憑手段,誰找到那張宇,界心便是歸誰1老謀深算的付尚也只能出言附和道道。

可是這樣一來,其他勢力倒是幾乎沒有什麼損失,可是傀陰宗卻是虧了個血本無歸,鬧到現在,可謂是人財兩空,還白白折損了那麼多宗門高手,封萬里氣的幾欲吐血!

「封宗主難道想要去找那沐家的女子問個明白?」看著沉默不語的封萬里,石達詫異的問道。

「我,同,意1

封萬里咬牙切齒,一字一頓的說道,此時的他只能將一切不甘吞進肚裡,如果他敢表現出對於沐家的不敬,萬一有誰捅到了沐家強者那裡,那麼傀陰宗極有可能遭遇滅宗之禍。

「我們走1封萬里一揮手,便是帶著殘餘的傀陰宗強者向著浴血平原而去。

看著封萬里等人遠去的背影,再看看倒地抽搐不已的付海,石達向著付文清道:「你將那張宇的畫像交予我等,只要他還在浴血平原,那就別想逃脫我們的追捕。這個不知死活的東西,落在我的手裡一定讓他生不如死1

在各方勢力接收了付文清所交出來的張宇畫像之後,便是依次離開了此地。事情鬧到最後,竟然是這個結果,這是誰都萬萬沒想到的。

而此時,身為當事人的張宇,早就在墨塵的指引下離開了這個是非之地,正式邁足浴血平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