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蒼龍至尊>第二百零六章 萬年地心乳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零六章 萬年地心乳

小說:蒼龍至尊| 作者:駱駝祥子| 類別:玄幻魔法

?

心臟被洞穿,又身中劇毒之下,沈三堅持不到五分鐘的時間便是氣絕而亡,而此時,白玉的臉上卻是看不到任何勝利者應有的喜悅之情。

這倒不是因為她幡然悔悟,後悔剛才自己的所做所為,而是因為她發現,沈三所說的好像確有其事,自己已經能夠感覺到血液之中的一絲不正常。

「怎麼可能,你個老王八竟然敢害我1也許是出於恐懼,也許是處於對於沈三的憤怒,白玉怒喝著,衝到了尚有餘溫的沈三的屍體旁邊,舉起手中的匕首,瘋狂的刺了出去。

一番發泄之後,此時的沈三已經體無完膚,被白玉的匕首刺了個千瘡百孔!那發泄一番之後的白玉也終於回過神來,連忙向著沈三的身上摸索,想要找到解藥,可是卻一無所獲。

將沈三的儲物戒也翻了個底朝天之後,她還是沒有任何發現,一下子思緒變得一片空白!

「怎麼會這樣?解藥呢,解藥在哪裡?」白玉如同瘋了一樣在沈三的一堆遺物之中來回翻找著,她能夠感覺到自己的身體越來越熱,也是越來越無力,靈力正在急速的流逝著。

以前每到這個時候,她都以為是因為自己欲求不滿,然後便是會攀上沈三,來一次翻雲覆雨。對於自己是怎樣的一個女人,她比誰都了解,自己因為年輕的時候被男人傷害過,變得自暴自棄,不再愛惜自己的身體,不知道和多少男人恩愛過。

也是憑著無數男人的供給,她才有了今天巔峰武尊的實力,而且,每當將一個男人榨乾之後,她就會將其暗中殺害,然後再物色另外一隻獵物。男人對於她來說既是玩物,又是不可缺少的食物,可以滿足她的饑渴。可是沒想到,終日打雁,終被雁啄,竟然被沈三這個老傢伙暗中下了葯!

如果她沒有因為貪婪擊殺沈三的話,就像沈三所說,兩人肯定已經苟合在一起,她身上的毒藥也已經解了,但是,世上現在結果已經鑄成,沒有那麼多的如何,任何她如何不甘,都要接受一個現實,那就是自己也已經處於彌留之際。

「難道這就是老天對我的報復嗎?」這一刻白玉的眼中也是閃過一抹淚光,悄無聲息的的滴落在地。

可恨之人,必有可憐之處,其實,白玉曾經也是一個被這個世界毒害過的少女,只不過造化弄人,她到頭來卻是落得個這番模樣。

「老天,我白玉錯了,你將一切的罪責都是懲罰到我的身上吧,只希望,從今以後,能少點像我這樣不幸的女子。」白玉呢喃一聲,似乎已經認命,緩緩的閉上了雙眼。

「哎,早知今日,何必當初1

那趴在地上裝死了半天的張宇終於重新站了起來,看著那臉上還殘留著淚痕的白玉,輕嘆道。

這一切,都是張宇自編自導的騙局,他原本見到沈三與白玉兩人貌合神離,便是計上心來,故意引誘沈三攻擊自己,然後自己撞死,等到兩人之間來個兩敗俱傷,或者同歸於盡再來收拾殘局,沒想到事情竟然出奇的順利,現在,自己可以說不費任何力氣,就一下子解決兩名武尊高手。

聽到有人的聲音傳來,白玉原本以為是守候在地面的宋濤,沒想到睜眼一看,竟然是早已『死』去多時的張宇,頓時驚駭欲絕道:「你,你到底是人是鬼?「「白姑娘,沒看到我活蹦亂跳的,怎麼可能是鬼,不信,你摸摸看,我這身體可還有體溫呢。」張宇眼皮一番,連忙說道。

「你不是被沈三那個老傢伙擊殺了嘛?怎麼還能活著,不應該埃」白玉仍舊是有些不敢相信,可是張宇確實活生生的出現在了自己的眼前。

「難道是我臨死前出現的幻覺嘛?呵呵,應該是了。」最後,白玉終於想到了看起來最能解決眼前景象的原因,自嘲一聲道。

「師傅,能不能就她一命?一名巔峰武尊,也是不可多得的一大臂助埃」張宇看著那已經認命,慢慢等待死亡到來的白玉道。

反正張宇已經學會了噬魂印,到時候只要在白玉的靈魂之上種下這種印記,就能掌控他的生死,管她以前是不是罪大惡極,只要以後聽命於自己,那麼她的以往和自己是一點關係也沒有。

「看她的樣子,應該中的是一種叫做極樂合歡散的毒藥,如果不是丹道大師,基本上很少人能認出這種毒藥。雖然毒性不算猛烈,但是畢竟已經中毒日深,想要救她還是有點難度。你首先需要消耗一滴地心石乳穩住她的毒性蔓延,然後再找到烈陽草,蝕骨花,淬陽石,清東葉,煉製出解藥就能救她一命了。」墨塵思索了片刻道。

「白玉,你想不想活命?」張宇走到白玉的身前,臉色淡然的說道。

「活下去?我還能活下去?」白玉有些麻木的回道。

「當然,只要你願意,我就能救你一命,但有一個前提是從此以後你的生死都在我的掌控之中。」張宇直接開門見山的說道,不願意再多費時間。

「呵呵,成為你的魂奴,然後再繼續這樣為非作歹的活下去?我已經受夠這樣的日子了,我寧肯死去1

「不是你想的那樣,我張宇保證,絕對不讓你做傷天害理之事,你看如何?」

「真的?」

「真的1

聽到張宇回答,白玉的眼中也是閃過一抹希冀之色。畢竟如果可能的話,沒有人會選擇死亡。白玉只是在臨死之時突然發覺有些悔悟,不想要再重複前半輩子的悲慘人生,既然張宇給了自己一個重新做人的機會,那麼自己為何不好好把握呢?

「你放開靈魂守護,讓我在你的靈魂之內種下魂櫻」張宇輕喝道。

這次白玉不再遲疑,靈魂一下子就處於完全失守的狀態,如果張宇這個時候突下辣手,那就能夠瞬間將她的靈魂轟碎。

不過張宇本來就是打算救她的,很快,一枚噬魂印就是凝聚而成,一下子就沒入了白玉的靈魂之內,消失不見,不過兩人之間的關係,無形之中親密了不少。

張宇再次來到沈三的身邊,將那被他收集好的地心石乳取了出來,就欲取出一滴交給白玉服下。

「等一下,我說的地心石乳可不是這個,這東西可是救不了那個女人的命。」墨塵連忙打斷了張宇道。

「嗯?師傅你什麼意思,難道地心石乳還分種類?」張宇不解的我問道。

「嘿嘿,這你就有所不知了。其實你手中的這東西嚴格意義上來說只能算是伴生石乳,它並不算真正的地心石乳,只不過旁人大多都不知道罷了。」墨塵戲謔的說道。

「真正的地心石乳只會存在伴生石乳之下,你將剛才那個石槽順著邊沿小心的挖開,就能見到真正的地心石乳了,它們才是真正不可多得的寶貝。」

聞言,張宇雖然心中滿是疑惑,但是依然聽從墨塵的指導,取出驚雷劍,在靈力包裹之下沿著那黑金岩輕輕的切割了起來。

雖然黑金岩也是鍛造寶器的極品材料,但是在玄器巔峰的驚雷劍之下,依舊如同豆腐一樣,很快便是被張宇完整的切割下來。

「停一下,你先將這一層黑金岩層取出來,應該就能見到那真正的地心石乳了。」墨塵緩緩的說道。

小心翼翼的將一指多厚的岩層掀起之後,一股濃郁到極致的香味瞬間撲鼻而來,張宇感覺自己渾身的毛孔瞬間打開,一個個細胞也是變得極為活躍起來,如饑似渴的吮吸著這股香味。

眼睛死死地盯著那岩層之下,通體皆白,沒有一絲雜質的液體,張宇喉嚨忍不住滾動了一下,有些口乾舌燥的問道:「師傅,這個就是那真正的地心石乳?」

「沒錯!伴生石乳每凝聚一滴都需要一年的時間,滴落在那凹槽之後,其中的精華會自動凝聚,然後再次經過十年的時間從能從伴生石乳之中凝聚形成一滴地心石乳,所以地心石乳又被稱為萬年地心乳,每一滴都價值連城,就算是出現在中州的地界,也能掀起一番腥風血雨。」

聽了墨塵的解釋,張宇也是忍不住暗暗咂舌,沒想到,這地心石乳的形成會是如此艱難。不得不感嘆世界的奇妙。

「行了,收取它的時候必須使用百年以上的寒玉,不然的話,就有可能破壞其中的藥性。等會你將它收起之後,取出一滴給那白玉服下,然後準備好靈藥,我出手煉製丹藥,為她解毒。」

為了不破壞地心石乳的功效,張宇每一步都是極為的小心,著實費了一番功夫才將它們全部收進自己的儲物戒之中。

看著那變得空空蕩蕩的凹槽,張宇又重新將那黑經岩層放了回去,輕聲嘆道:「想要再次形成這麼多的地下石乳不知道還要經過多少年的時間,不知道下一次誰會成為那個幸運兒了。」

本書首發來自,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