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蒼龍至尊>第二百一十章 林焱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一十章 林焱

小說:蒼龍至尊| 作者:駱駝祥子| 類別:玄幻魔法

?

透過濃濃的霧氣,張宇發現一道身影,正狼狽不堪的向著自己襲來。

來葬魂谷已經兩天的時間了,但是這還是張宇第一次見到活人的存在,之所以這麼說,是因為他曾經在路上遇到過乾屍,還不止一具,都是以前來葬魂谷探險之人被霧魘擊殺之後留下來的。

「兄弟,快逃,快逃1那道身影顯然也是見到了呆立的張宇,在從他身邊穿過的時候連忙高聲呼喊道。

可是對於這麼一個陌生人的喊話張宇還是保持著應有的警惕,畢竟在這麼一個人煙稀少的地方,殺人越貨那是最常見不過了。

「怎麼回事,看你一臉慌張的樣子,好像在逃避什麼一樣?」張宇回應道。

「沒時間跟你廢話了,快走,再晚就來不及了。」那道身影焦急的說道。

「唳1

不等張宇再次盤問,一聲震耳欲聾的嘶吼聲便是穿破張宇的耳膜,震得他的耳朵一陣嗡鳴之聲。

然後,一頭比張宇所見過的任何一頭都要龐大數倍的霧魘便是出現在了他的面前,再次嘶吼一聲,凝聚成一頭氣息強悍無比的虎形霧獸,向著張宇撲殺而來。

「哎,早說了讓你逃了你不聽,他娘的,這下又坑到我了!算了,這霧獸本來就是我引來的,算是我害了你,老子也是一名頂天立地的漢子,你快走,我現在這頂一會。」那道年輕身影看到嚇傻了一般的張宇,一咬牙,竟然再次折返回來,擋在了張宇的面前,一身巔峰武尊境界的強悍實力,使得張宇都是忍不住有些側目。

驚鴻一瞥間,張宇發現這道身影的主人十分年輕,看起來就和被他擊殺的封文斌差不多,二十七八歲的年紀,可是一身實力竟然達到巔峰武尊的地步。在浴血平原這個地方,這種年紀就有這份實力的,張宇還是頭一遭見到。

本來看到那向著自己襲來的霧魘,張宇正在和墨塵進行著迅速的交流,商量著兩人合力之下是不是能夠將眼前這頭霧魘擊殺。如果兩人能夠成功,墨塵將這頭霧魘的生命內核吸收之後,就有可能更進一步達到匹敵中級武宗的地步,因為這頭霧魘的修為郝然已經達到武尊之境,那生命內核之中蘊藏的精粹靈魂之力,磅無比!

原本張宇就已經打算出手了,沒想到這道年輕身影竟然比自己出手還快,凌空一躍,便是擋在了自己的身前。

「丫的,你快走啊,這個傢伙一次性能夠凝聚出兩頭初級武宗境界的擬形獸,我最多對付一頭,等會根本就照顧不了你,趁著這傢伙另外一頭擬形獸還沒有凝聚成功,你趕緊跑,越遠越好。最好直接離開葬魂谷,這種地方不是你能夠來的了的,你這傢伙真是命大,竟然活著走到了這裡。」那道身影一邊與那霧獸戰鬥著,一遍勸說張宇道。

「嘿嘿,我不用你照顧,你管好你自己就行。」張宇輕笑一聲,善意的回應道。

這個世界上,如今助人為樂之人幾乎已經滅絕,張宇沒想到今天竟然讓自己碰上一個。一般人如果遇到這樣的事,恨不能將禍水東引,讓別人做替死鬼好自己逃生,像這道年輕身影這樣,肯出手相助之人實在稀少。

「你這小子,趕緊走,你以為這是在過家家嗎?一個不好你的小命就丟在這裡了,這裡你可不會像以前那麼好運了。」那道身影連忙不耐的勸說道。

可是張宇依舊是無動於衷,如同看好戲一般,笑盈盈的持劍而立,就那樣看著那個青年與那撲過來的虎形霧獸戰鬥在一起。

「吼1

一聲獸吼之後,另外一頭獅子形態的霧獸也是終於凝聚成形,張開血盆大口便是向著張宇撕咬而來。看著命懸一線的張宇,那青年也是怒斥了一聲,暫時放棄眼前的虎形霧獸,一拳狠狠的砸在了那獅形霧獸的下頜部位,剛猛的力量,竟然一下將它砸飛出去,而那青年也是連連倒退到張宇的身邊,一掌推向他的身子,想要將嚇傻了的張宇送走。

可是任憑自己如何用力,張宇仍舊是紋絲不動,那青年本來臉上的怒火也是轉變成疑惑,隨即好像想到了什麼,臉色一下子變得通紅起來,囁嚅的說道:「那個,是我看走眼了,沒想到兄弟你竟然也是一位深藏不露的高手,剛才我有言語不當的地方,還望見諒。」

「哈哈,沒什麼,兄台你也是出於一番好意,我要是借題發揮的話,不就有些太不要臉了。」張宇毫不介意的回應道。

「兄弟,有沒有興趣咱倆合力擊殺這頭霧獸,到時候得到的生命內核咱倆平分,你看怎樣?我一個人最多只能擊殺一頭擬形獸,可是這擬形獸他娘的有兩頭,這邊剛殺掉一頭,另外一頭馬上就又重生了,我這才被它這個畜生追著打。」在明確張宇也是一名高手之後,那青年態度也是大變,隨即有些期待的向著張宇詢問道。

「師傅,你是什麼意見?」張宇向墨塵詢問道,畢竟他自己的真實戰力也就和這青年伯仲之間,自己一個人還真不好擊殺這頭霧魘,要是讓墨塵出手的話,又怕到最後他的消耗太大,有些得不償失。

「那就答應他吧,人心不足蛇吞象,太貪心不好,反正這個小子看起來人還不錯,與他聯手也不虞最後會被他算計。」墨塵回道。

「好!我答應了1張宇向著那青年道。

「我叫林焱,兩頭擬形獸你任選一頭,剩下的一頭交給我,咱們要以最快的速度將它們擊殺,然後聯手進攻最後的霧獸,爭取在擬形獸再次復活之前將它成功擊殺。」林焱再次說道。

「我姓張名宇,那頭獅子就交給我了,我先上了!張宇介紹了一下自己之後,便是沖向了那頭獅形霧獸,並且同樣赤手空拳,對著那霧獸轟擊而去。

「張宇?為何從來沒有聽說過這個名字?看起來竟然比我還年輕,但是攻擊竟然一點不比我弱。算了,先將這霧獸擊殺才是關鍵,等會再考慮別的問題。」林焱將張宇的名字咀嚼了一遍之後,牢記於心,便是沖向了那虎形霧獸,他的拳頭極重,每拳揮手,必能帶起一陣空氣撕裂的聲音。

而張宇的攻擊同樣不弱分毫,他的拳頭之上,星光熠熠,郝然便是使出了地級上品武技——碎星拳,有著星辰之力的加持,每拳打在霧獸的身上,都能將它身上凝聚的白霧震散下去大片。

遠處操控著兩頭霧獸向張宇兩人撲殺的霧魘見到張宇兩人如此難纏,也是變得焦躁起來,憤怒一吼,大量的靈魂之力宣洩而出,竟然如同水霧一般,與虛空之中的白色霧氣緩緩凝結在一起,如雨滴般的降落,揮灑在張宇兩人的周身。

「張兄小心,是幻境1在那雨滴降落之前,林焱便是連忙出言提醒張宇道,讓張宇心中有了提前的準備,這還是他第一次見到霧魘施展幻術,在之前擊殺的那些霧魘可能等級不夠,或者是施展出的幻術級別太低根本就無法是張宇沉淪,這還是張宇第一次面對霧魘幻術的攻擊。

「宇兒,累了吧,趕緊歇會兒。我已經給你準備好了飯菜,就等你回來吃了。」張森一臉和藹之色的看著張宇說道。

「父親,你怎麼會在這裡,你不是在伊水鎮照顧家族的嗎?」張宇疑惑的問道。

「我兒,你不知道,你走之後為父遇到了一個天大的機緣,一步登天,一下子從大武師突破到了窺陰境的地步。那落日城曾經追殺過你的郝家已經被我出手給滅了,其餘勢力也都已經臣服我們張家。我聽說你在浴血平原,這不就直接跨越空間而來了。以後,有著父親的照顧,你再也不用那麼累了。」張森摸了摸張宇額頭,親切的說道。

感受著父親張森那濃濃的父愛,張宇也是有些沉醉其中。自從能夠修鍊以來,張宇經歷了太多常人難以想象的苦難,當然在這其中張宇的收穫也是頗多。從當初的默默無聞,成長到今天已經能夠匹敵初級武宗的地步。

張宇知道,父親張森是這輩子永遠都會是那個對自己不離不棄的人,雖然到後來,隨著勢力的進步,張宇的實力迅速超越了自己的父親,他已經沒有更強的力量庇護自己,但是心中卻是已經始終如一的支持著他,這是張宇最為感動的。

今天,父親終於再次回到了那個讓自己仰望的地步,張宇也是有些欣慰,自己終於可以再次在父親的羽翼之下快樂的成長了。

「宇兒,來吧,以後你都不用在修鍊了,有父親在,誰都不會在傷害到你的1張森說著,便是再次將手掌按向張宇的頭顱。

「該死,你竟然敢冒充我父親,我一定要將你碎屍萬段1在聽到這句話的那一刻,張宇便是陡然驚醒,因為張森知道修鍊是張宇的夢想,無論如何都是不會說出這樣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