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蒼龍至尊>第二百三十章 神秘屍骸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三十章 神秘屍骸

小說:蒼龍至尊| 作者:駱駝祥子| 類別:玄幻魔法

?

一把滿身跡的鐵劍

這在張宇看來是那麼的不可思議

要知道哪怕是最為低級的凡器也是百鍊精鋼打造而成哪怕是腐朽基本上也不會出現鏽蝕更遑論其餘那些以各種珍貴礦石打造出來的神兵利器

雖然不知道這具乾屍生前是何修為但是僅憑其身上殘存的那絲恐怖氣息張宇就能推斷出此人絕對的修為高絕不然不可能僅憑一具屍體就讓自己感覺到陣陣威脅之意

更何況通過一段時間的挖掘張宇發現這片墓園之中哪怕是修為最低之人都有著武尊境界的修為武宗那更比比皆是

一具乾屍身上插著一把斷劍無論如何都不得不讓人疑竇叢生

能夠洞穿武宗亦或者更加強大的存在僅這一點就能判定這把劍也絕對不是凡品只不過張宇也是無法解釋為何一把寶劍卻會出現如此嚴重的鐵鏽

「師傅怎麼辦」此時的張宇只能向見多識廣的墨塵尋求幫助道

「你應該也發現了那不斷被他吸入體內的白氣了吧」墨塵有些答非所問道

「發現了怎麼了」

「據我猜測這具乾屍可能一息尚存或者即將死而復生」

墨塵一句話說出頓時石破天驚張宇如遭雷擊

「怎麼可能這傢伙身上絕對沒有任何生命特徵早就魂飛魄散不知道多長時間了怎麼還能死而復生」張宇難以置信的說道

「別說上古大能就算是現在一些超級高手也能夠在生前布置下種種手段然後在機緣巧合之下令自己死而復生雖然這種復活的幾率低的可憐但是卻真實存在的就像我本來應該早就死了但是因為我的靈魂之力足夠強大生命之火併未熄滅一直苟延殘喘到遇到你在整個蒼龍大陸你我不過就屬於滄海一粟罷了這個世界上境界上超越我的絕世大能不知凡幾所以他們有此手段並不新鮮」說道這裡墨塵的眼中也流露出敬畏之色

這個時候張宇才是回想起來哪怕墨塵巔峰之時也不過才是靈魂剛剛觸及明陽之境距離那高不可攀的聖境還遙不可及可是哪怕是那些超凡入聖的聖境強者也不敢說自己舉世無敵

修鍊一途境界越高反而越加覺得自己的渺小越加渴望領悟那永恆無極之道想要與這天地同壽日月共朽

得道成仙長生不死對於聖境強者來說並不是虛妄之談到達他們那個境界舉手投足之間就能滅殺無數生靈改天換地呼風喚雨種種手段在常人看來就與神仙無異

他們的壽元超越萬載甚至能夠見證一個文明的繁榮與沒落

這就是聖境大能一個讓無數人趨之若鶩瘋狂追逐的境界

「這具乾屍不可能是聖境大能因為那種境界之人早已超越凡俗的界限明悟生死功參造化哪怕是一根骨頭一滴鮮血都蘊含有莫大威能不過不排除他是陰陽境的可能」墨塵娓娓分析道

張宇再洗將目光轉向盤膝而坐的乾屍神色已經凝重許多一個存在不知多少年極有可能復活重生的老怪物由不得他不謹慎

「師傅你看竟然有鐵鏈鎖住他的腳踝」不經意間張宇發現那龐大黑袍籠罩之下一跟銀色鐵鏈露出了一角

「玄寒鑌鐵」

在看到那銀色鐵鏈的一瞬墨塵便是認出了鑄造鐵鏈的材質忍不住地呼出聲道

「玄寒鑌鐵產自萬年寒冰之地乃是淬鍊鍛造道器的絕佳材料沒想到竟然有人如此大手筆用來鍛造成這鎖人的鐵鏈簡直就是暴殄天物由此可見這具屍身生前絕對達到陰陽境不然根本就無須使用這等神材」

「小宇想辦法將那柄斷劍收走咱們趕緊離開這是非之地不然萬一這乾屍真的死而復生我們就要有大麻煩了」墨塵盯著插在乾屍胸膛之上的斷劍目光灼灼的說道

「要那玩意幹什麼」張宇不解的問道

在這最後的大殿之中除了乾屍之外並沒有其他的奇珍異寶存在張宇都已經做好空手而歸的打算了但是現在墨塵竟然讓自己盜取一把斷劍實在讓他有些費解

「雖然這把斷劍看起來平淡無奇但是此人身上明顯並沒有其他的損傷只可能是被這把斷劍毀滅掉了生機試想能夠擊殺陰陽境大能的武器能夠是普通的鐵劍儘管斷裂但是價值也絕絕對遠超玄器了」

聽聞墨塵此言張宇看向那斷劍的目光也是微微變化一柄能夠傷害到陰陽境大能的武器價值難以估量

「我儘力一試」張宇深吸一口氣龍鱗戰甲已經覆蓋全身並且體內的靈力也是迅速運轉起來

「小黑你退後我要準備出手拔劍了」

看著那蓄勢待發的張宇小黑心中也是一緊為了不使張宇分心連忙退守到大殿門口神色緊張的注視著眼前的一舉一動

小心翼翼的來到乾屍的身前張宇身出右手緩緩的握在了那劍柄之上然而還不等他用力一股極強的反震之力就是將他的手掌彈開抗拒著張宇這個外人的接觸

「起」

被逼退數步的張宇怒喝一聲萬鈞之力頃刻間加持在自己的掌心死死的握住了鐵劍的劍柄猛的用力一下子將它從那乾屍的體內拔了出來

將這柄斷劍握在掌心的一霎一股滔天血腥之味便是瀰漫而出瞬間充斥張宇的心神他彷彿有一種置身屍山血海的感覺無法想象這柄斷劍到底沾染了多少殺戮

在斷劍的劍身位置竟然還有著三滴鮮艷欲滴的鮮血粘附其上顯然那斑斑跡就是因這鮮血而生

張宇目光如炬死死的盯著劍身之上的血跡一滴鮮血竟然壓迫的他幾乎喘不過氣來

「這到底是誰的鮮血竟然擁有如此可怕的氣息」張宇倒吸了一口涼氣驚駭欲絕的說道

「這股氣息怎的如此熟悉這是聖者沒錯是聖者氣息」墨塵看著那三滴鮮血有些失神的喃喃自語道

「只有聖者之血才能蘊含如此浩瀚無量的驚天偉力才會讓人心生膜拜之意」這一刻就算是以墨塵的深沉老練也是面色大變

「嘎吱」

突然一道奇怪的聲音響起張宇便是見到那乾屍身體上原本被斷劍洞穿的軀體竟然緩緩癒合起來一瞬間整座大地都是震動了一下無盡的白氣從墓地各處飄出瘋狂的匯聚進入那乾屍的體內他那原本乾瘦的皮包骨竟然緩緩充盈起來有了一絲正常人的血色

「小黑快走」覺察出情況不對的張宇連忙向著小黑怒吼道

將鐵劍收入囊中之後此地已經無張宇可留戀之物一人一獸自然不會留下等待未知兇險的降臨體內靈力陡然爆發迅速的向著地面遁去

「轟鹵

張宇前腳剛剛離開那大殿的殿門便知陡然砸落直接使大殿再次陷入了封閉的狀態

「林焱快走」看著那時刻守候在入口之處的林焱張宇高聲疾呼道

雖然不知道張宇遭遇何種兇險但是看著神色巨變的張宇林焱也是知道一定出事了連忙將那陣法撕裂讓張宇和小黑得以順利踏出

張宇剛剛順利脫身那陣法之上陡然光芒大盛一道道奇異的紋路瘋狂的蠕動著眨眼間被他們成功撕裂的陣法就恢復如初然後迅速隱沒下來讓人再也覺察不出絲毫端倪

「呼還好逃得快」張宇略帶僥倖的說道

「林焱此地不宜久留趕緊離開再說」因為心裡擔憂那乾屍復活之後追殺過來張宇連忙催促林焱道

林焱知道情況緊急雖然你心中滿腹疑問但還是迅速跟上給張宇的腳步遠遠的逃離開去

等到張宇離開之後那已經被封閉的地下宮殿之中盤膝而坐的乾屍的一隻手指竟然輕輕的顫動了一下緊閉了不知道多少年的雙眼驀然睜開儘是冷酷無情之色

他的目光彷彿能夠跨越無盡空間的阻礙正好望向張宇逃離的方向片刻之後他便是收回了目光閉上了雙眼四周再次陷入死寂之中

而在這個時候一直感覺如芒在背急速逃遁的張宇也是緩緩地停了下來他發現那種籠罩心神的死亡危機終於消失不見

「好了咱們可以休息一下了」張宇輕喘了一口氣掃視過四周之後道隨即輕輕的擦了一把額頭的冷汗

「宇哥你們在地下宮殿之中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林焱極為好奇的問道

整理一下思緒之後張宇也是緩緩的將地宮之中發生的一切毫無保留的告訴了林焱知道事情的來龍去脈之後林焱也是倒抽一口涼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