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蒼龍至尊>第二百三十三章 來殺我!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三十三章 來殺我!

小說:蒼龍至尊| 作者:駱駝祥子| 類別:玄幻魔法

?

「白姑娘等會能逃你就逃吧不要管我」看著那急速逼近自己的血岩谷強者宋濤略微有些絕望的說道

「嘿嘿你小子太天真了當我們是吃乾飯的嗎我告訴你你們倆一個人都逃不掉」張崇山看了一眼宋濤獰笑道一身巔峰武尊境界的可怕氣勢完全爆發壓向他們兩人

如果僅是這張崇山一人白玉也有自信可以與之抗衡但是現在卻是相當於一對五僅僅中級大武師境界的不說幫忙還成為了自己的拖累敗亡似乎已經註定

感受著那鋪天蓋地的可怕威壓林濤感覺自己就像那暴風雨之中飄搖的小船隨時都有傾覆的可能

這還是有著白玉的庇護如果自己獨自一人的話可能連動手的勇氣都是沒有

「殺」

他鼓起全身的勇氣舉起手中的長劍對著自己身前的一名初級武尊高手斬去但是他可不是張宇那種能夠越級挑戰的天之驕子以中級大武師的修為對上初級武尊不異於隔靴搔癢跟本就無法給對方造成任何的傷害

「山哥你看這傢伙還真勇氣可嘉呢不過就是實力實在太渣了連撓痒痒都不夠呢哈哈」隨手一擊擋下宋濤的攻擊之後那名初級武尊境界的強者得意的笑道就未曾將宋濤放在眼裡

「王寧你小子別玩了趕緊將他擒下來交給石虎少爺」張崇山朝著宋濤看了一眼十分隨意的說道

此時在四名武尊高手的圍攻之下白玉已經自顧不暇根本就無法再照應送宋濤如果不是害怕她自爆來個同歸於盡張崇山幾人早就痛下殺手了

不過在他們的輪番轟擊之下白玉的靈力也是急速損耗著而且身上的衣衫都是被血岩谷之人撕裂陣陣春光不斷的從那破損之處泄露出來

「」

一拳將宋濤擊倒在地之後王寧的也是不再給他任何機會直接凌空一越飛到他的身邊左腳踏出狠狠的踩在他的胸膛之上任憑宋濤如何掙扎都是無濟於事

「嘿嘿小子生命力還挺頑強的啊不過等會你到了石虎少爺的手裡估計就不能像現在這樣生龍活虎了」一想到石虎的種種毒辣手段就算是以王寧的修為也是忍不住感覺到心底湧上陣陣涼意

不過好在大家都是一丘之貉只要自己能夠好好為石虎少爺辦事那不僅能夠得到以他的庇護還會被賞下諸多天材地寶王寧的心便是冷靜了下來

「少爺我把這小子給您抓來了王寧將宋濤的修為封禁之後單手拎著他如同貨物一樣丟在了石虎的腳下

「哎呀石虎你就不能輕點萬一一下把他給我摔死了我不就沒得玩了」石虎緩緩起身訓斥道

「少爺教訓的是小的謹記少爺教誨」王寧聞言連忙點頭哈腰道完全沒有一點武尊強者的尊嚴

「小子你剛才說的主人在哪呢怎麼你還不出來不會是見到本少爺太過英俊瀟洒害怕做了縮頭烏龜吧」石虎輕拍宋濤的臉頰頗為自傲的說道

「呸就你連給我主人提鞋都不配」宋濤自知必死說話也是硬氣了許多一口吐沫竟然啐到了石虎的臉上

「嘖嘖發這麼大的火幹什麼看來你這體內火毒太盛本少爺就幫你泄泄火好了」被吐沫吐中石虎彷彿並不動怒輕輕的將之擦掉然後從儲物戒之中取出一柄泛著寒芒的匕首握在了手中

「先從腳下開始吧」說著石虎將匕首對準宋濤的腳筋一挑便是殘忍的將其斬斷然後連同旁邊的靜脈血管也割開了一道小口

看著鮮血汩汩的流出石虎不僅沒有絲毫的懼怕反而變得更加興奮起來

「真是美妙的味道」輕輕的一舔匕首尖沾染的血液石虎獰笑道

隨後他又將宋濤另外一隻腿的腳筋血管也給挑斷然後不知道何時取出了一隻用黑布罩著的瓶子拿到了宋濤的眼前不斷的晃蕩起來

「小子知道這是什麼東西嗎還是我來告訴你吧這是血食蟲最喜歡吸食鮮血將他放在你的身上他就能不斷的吸食你全身的鮮血直到將你吸食成為人干而且這傢伙能夠給人帶來一種無與倫比的快感你想不想試試」

「不出聲不出聲就是默認了來小寶貝們出來吃大餐了」石虎說著將那密閉的瓶口打開瓶身微斜一隻只螞蟻大小的黑色蟲子便是蠕動著鑽了出來在遇到宋濤的鮮血之後立刻變得躁動起來瘋狂的吸食起那還帶著體溫的鮮血來

更有甚者甚至鑽進了他的血管之中大快朵頤起來

「石虎有種你就殺了我你這個畜生遲早會遭到報應的」宋濤強忍著鑽心的疼痛面色猙獰的怒吼道

「不要著急本少肯定不會讓你這麼早就死掉的我還有好戲給你看呢小娘子你快看你這個同夥好像病入膏肓了你也不來救救他」石虎故意將失血過多面色慘白的宋濤提了起來向著白玉高深吼道

見到宋濤的慘狀白玉心情也是動蕩了一下一不小心便是被張崇山一掌打在了肩膀上登時受創一口鮮血噴洒而出

「崇山小心點別把這小娘皮給我搞死了等少爺享受過後還要留給你們玩玩呢」石虎高聲喊道

「少爺放心我自有分寸剛才的力道最多廢掉她的左臂在我手裡她想死都難」張崇山頗為自信的說道

在幾人的連番圍攻之下白玉身上的傷勢不斷累加在這一刻終於爆發出來一身氣息頓時萎靡下來現在的她已經是強弩之末

「哎剛剛經歷過死亡現在又要死一次了難道這便是命中注定嗎」感受著近乎枯竭的靈力白玉也是有著微微的絕望她已經做好了自裁的準備

看著那向自己斬來的刀芒她的身子猛地向著刀劍撞去哪怕是死也不願自己落在石虎的手中受盡折磨

「」

一聲沉悶的聲響傳來本以為必死無疑的白玉抬頭一看那舉刀斬向自己的血岩谷強者口中鮮血狂噴、倒退而回重重的砸在了地上不斷的抽搐著

此人艱難的支持起身子眼中滿是恐懼之色出氣多進氣少顯然離死已經不遠

「這是怎麼回事」

白玉一下子懵了直到聽到那柔和熟悉的聲音她才是明白過來張宇回來了

一路奔波之下張宇剛剛出現在葬魂谷之外便是見到白玉差點成為刀下亡魂立刻怒火衝天直接施展出全力一擊狠狠的轟擊在了那血岩谷強者的胸口之上

「沒事吧」看著渾身血跡斑斑的白玉張宇關切的問道

「主人我沒事我給主人丟臉了」此時的白玉見到張宇的一霎緊繃的心神也是鬆懈下來但是早已精疲力盡的她還是強撐著要給張宇行禮

「把這枚丹藥服下然後好好休息接下來的一切都交給我」張宇的聲音極為平淡但是在白玉耳中卻是那麼的擲地有聲

「主人你趕緊就宋濤我怕他堅持不了多久了」看著已經陷入昏迷之中的宋濤白玉急忙道

「放心宋濤我會救的我的人沒有經過我的同意無論是誰敢動都要付出代價」張宇神色陰沉的說道那話語之中的寒意就算是緊隨他而來的林焱都是忍不住打了個冷顫

隨手從我儲物戒中取出一件自己的衣服披在白玉的身上之後張宇緩緩踱步來到了如臨大敵的張崇山的面前

「你小子是誰竟然敢傷我血岩谷之人你是找死么」張崇山色厲荏苒的說道

一拳擊殺中級武尊這等手段張崇山自己是萬萬比不了的在他看來哪怕是宗門之中的一些半步武宗境界的老怪可能都比不上眼前這個少年如此危險

所以他連忙將自己最大的靠山血岩谷搬了出來希望能夠將張宇震懾

「我就是找死給你個機會來殺我」張宇冷漠的說道

「崇山趕緊給我將這小子殺了竟然比本少爺還要猖狂」坐在一旁看好戲的石虎咆哮道不知道為什麼張崇山竟然如此多的廢話

「少爺此人太強我沒有任何把握可以勝他而且他身邊那一人一獸也是極有可能深藏不露我看不如咱們暫時咽下這口氣到來日」張崇山有些苦澀的說道

「什麼這看起來比本少還年輕的小子你竟然打不過你他媽的是廢物嗎你們一起上給我廢了他」石虎雙眼一瞪怒吼道

「誰敢留手等我回到宗門必讓他嘗盡萬蛇噬心之痛」

聽到石虎的威脅之言血岩谷剩餘的四人只能硬著頭皮向張宇沖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