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蒼龍至尊>第二百三十四章 自作孽不可活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三十四章 自作孽不可活

小說:蒼龍至尊| 作者:駱駝祥子| 類別:玄幻魔法

?

「不知死活」林焱冷冷的說道

雖然這出手之人盡皆武尊高手但以他對張宇的了解一拳便可擊殺一人可能自己連出手的機會都沒有張宇一人就將他們全部解決了

「萬印王拳」

隨著一聲怒吼聲天空之中突然出現一道模糊不清的身影那道身影頭戴平天冠腳蹬金縷靴如同人間掌握生殺大權的帝王一般寬大的手掌驀然張開將無盡的天地之力盡數吸納進入掌中閉合間便是凝聚成一隻碩大無朋的拳頭攜帶萬鈞之勢對著張宇當頭轟下

張崇山知道張宇實力深不可測所以連試探的意思都沒有直接便是使出自己最強攻擊手段希望能夠在猝不及防下重創張宇

而他身邊的同伴也在同時暴起刀光劍影閃爍各種攻擊對著張宇狂轟亂炸而去

「轟」

一道驚天動地的聲音響起張宇整個身子都是被無盡的能量洪流淹沒感受著那不停肆虐的能量張崇山心中也是一喜

「哈哈小子你還是太嫩了老子出來混的時候你」突然猖狂大笑的張崇山的聲音戛然而止如同有著一隻無形手掌掐在了他的喉嚨之處

只見那能量風暴肆虐之處一道身影緩緩的從中走出竟然連衣角都是未曾有絲毫破損

如此強大的攻擊之下就算是半步武宗也要疲於奔命但是張宇竟然毫髮無傷一時間恐懼之意開始在張崇山等人的心中蔓延就連那一直叫囂著要將張宇擊殺的石虎也是目光獃滯起來

雖然他境界不高但是眼裡勁兒還是有的剛剛那道攻擊如果是落在一名武尊強者的身上可能連渣都不會留下可是看到閑庭信步一般的張宇他也是明白自己踢到鐵板了而且還是很硬很硬的那種

「就這點威力你們沒吃飯嗎」張宇輕輕撣了一下衣角的塵土神色從容的說道

「你你到底是不是人」張崇山強行壓下心底的恐懼問道

「我當然是人了倒是你們這幫畜生怎麼會跑出來禍害人間的」張宇疑惑的問道

「這位公子這一切都是誤會誤會有打擾之處還請您見諒來日我等必將親自登門謝罪」張崇山見到自己根本就不是張宇的對手連忙服軟道

留得青山在不愁沒柴燒只要張宇能夠放他們回宗到時候有著宗門強者相助哪怕張宇再強他相信也不可能是血岩谷整個宗門的對手

「得罪了血岩谷不僅你要死你們全家都要陪葬」張崇山心裡惡狠狠的想道

「誤會我的人你也敢傷說誰給你的膽子」張宇冷哼一聲道

「閣下做事留一線日後好相見我這麼說已經足夠給你面子了不要以為我們血岩谷是好欺負的」張崇山硬著頭皮說道

「呵呵我沒有打算日後再和你們見面」張宇輕笑一聲道

「血債需用血來償今天你們就都留下吧」

「你不要欺人太甚狗急了還跳牆呢逼急了我們大不了咱們魚死網破」聽到張宇竟然要殺自己張崇山心中也是大駭咆哮道

彷彿吼的聲音越大他就越有底氣一般

「各位同門大家拼了」張崇山怒吼一聲便是鼓動起另外三人向著張宇衝去一雙拳頭快若閃電再次對著張宇狠狠轟去

然而張宇依舊神色平靜右手輕輕的抬起向前一指天地色變風雲倒卷無盡的星辰之力從天而降護匯聚在他的指尖綻放出耀眼光芒

張宇再次一步踏出以一種無法想象的速度來到了其中一名中級武尊的身前對著他的胸口一按一股暴虐的毀滅性能量便是沖入他的體內此人體內立刻傳來砰砰之聲卻是血肉崩潰骨骼斷裂然後的一聲爆碎成一堆血霧飄散開來

一指擊殺一人張宇神色依舊沒有半點變化再次如瞬移一般來到另外一名武尊的身前一拳轟出恐怖無比的巨力直接便是將其身上打爆血岩谷再死一人

看著如同殺神一般每次出手便是有一名強者隕落在其手中的張宇張崇山的心理防線完全崩潰為了自己的生存一把將身邊僅存的一名同門推到了張宇的面前企圖為自己生存爭取一份機會然後毫不猶豫身子猛地向後退去

「張崇山你不得好死」被張崇山當做人肉盾牌推出的那名武尊強者雅中也是流露出濃濃的絕望之色怒怕了一聲之後便是步了他同伴的後塵死無葬身之地

「想逃」

張宇冷笑一聲一聲濃郁到近乎實質的煞氣陡然破體而出瞬間將整片天地籠罩其中那急速逃遁的張崇山突然發覺自己猶如陷入了泥沼一般幾乎寸步難行更是亡魂皆冒立刻雙手掐訣對著胸口重重拍去一口鮮血噴出臉上散發出陣陣妖異之芒

「遠古獸魂給我蘇醒」

在一道咆哮聲中那被它當做保命手段從來未曾在人前展示過的遠古獸魂猛地從他的眉心冒了出來

這道遠古獸魂乃是蛟龍之狀張牙舞爪相貌甚是猙獰是他機緣巧合之下費了諸多心血才艱難得到的

最初的時候順眼之中滿是迷茫之色但在吸收了張崇山的鮮血之後立刻凶相畢露張開猙獰大嘴一下子向自己的原主人張崇山吞了下去

「啊孽畜你敢反噬於我」但是任憑張崇山如何咆哮掙扎都是無法改變自己靈魂被吞噬掉的下場

站眼的功夫那蛟龍就取而代之佔據了張崇山的肉身雙眼猩紅的看著張宇等人

「自作孽不可活」看著被自己召喚出來的獸魂吞噬而亡的張崇山張宇沒有絲毫的憐憫之色

「吼」

那佔據張崇山肉身的遠古蛟龍猛地怒吼一聲竟然不戰而逃

「什麼情況」看著如同驚弓之鳥的『張崇山』張宇也是極為的詫異

它能夠感覺得到這蛟龍狀的遠古獸魂生前等級應該頗高那不經意間泄露的威壓最起碼也是君級妖獸

但是他表現的極為的虛弱那淡薄的靈魂之力看起來風一吹就要被吹散一樣

「讓我離開此人的靈魂已經被我完全吞噬現在我就是他咱們之間再也沒有絲毫關係只要放我走我保證絕對不會對任何人出手」那被蛟龍獸魂佔據肉身的張崇山一邊逃遁一邊吼道

「大哥把它交給我吧雖然這蛟龍沒有我的血脈純凈但是好在他已經突破到了君級對我來說也是大補吞了他說不定我能更進一步」沉默不言的小黑說著猛地衝天而起向著那蛟龍獸魂追去

本來張宇見張崇山既然已死這佔據他身體的獸魂和自己又無冤無仇已經打算網開一面放他一馬了但是聽小黑這麼一說也是改變了主意便將那獸魂交給了小黑任他施為

張宇知道以小黑的實力對付那已經虛弱無比的蛟龍之魂基本上沒有什麼大礙便放心的讓他一人前去了

此時負責保護石虎的血岩谷強者已經盡數殞落唯留下石虎一人在那裡不知所措的呆立著似乎不敢相信眼前發生的一切

「你竟然敢殺我血岩谷的人我告訴你你完蛋了不僅你要給他們陪葬到時候我宗門大軍還會將你所在的勢力夷為平地」石虎看著不斷逼近自己的張宇即驚恐又憤怒的吼叫著如同走投無路的野獸一樣

「血岩谷我好怕啊林焱你怕嗎」張宇武者嘴一臉驚恐的說道

「宇哥你都怕了我能不怕嗎我聽到血岩谷三個字已經嚇得腿軟了你快來救我」見到張宇在那裡裝模作樣的作弄石虎林焱也是心領神會更加誇張的說道而且腿一軟還真的坐在了地上

「哼知道我血岩谷的厲害竟然還敢如此造次我現在給你們一個機會立刻給我跪下求饒並且答應一輩子當我的奴僕我就饒你們一條狗命」石虎還以為張宇等人真的害怕自己立刻便是有了底氣胸膛一抬雄赳赳氣昂昂不可一世的說道

張宇強忍著心中的笑意身子如篩糠一樣顫抖著對著林焱道:「林焱我們現在已經犯下這等滔天大罪恐怕這浴血平原都是沒有我等的立足之地我們該怎麼辦」

「就算我們投降恐怕血岩谷也會讓我等生不如死不說咱們一不做二不休將石虎少爺一起殺了這樣這個世界上不就再也沒有人知道咱們做過什麼了嗎」林焱突然表情一變一臉殺意的說道

「嗯這倒是一條妙計我同意」張宇點了點頭頗為意動的說道

「你們不能殺我要不然這樣我也不要你們給我當奴僕了我放你們離開而且我還發誓絕對不去找你們的麻煩你們看怎麼樣」石虎見張宇倆人一唱一和之間竟然真的要將自己斬殺也是慌了神連忙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