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蒼龍至尊>第二百四十八章 爆發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四十八章 爆發

小說:蒼龍至尊| 作者:駱駝祥子| 類別:玄幻魔法

?

此時,夜深人靜,就連那負責防範城外血岩谷來犯之敵的守衛都是滿含困意,忍不住打起了哈欠

「哎,鬼頭,要我說這血岩谷就是來做做樣子,這都兩天了,雖然大兵壓境,但是不也不敢攻擊咱們嗎?」為了消除一些困意,陳東年向著身邊的同伴說道。

「我看也是,這幫無膽鼠類,竟然還敢污衊咱們,說什麼咱們傀陰宗有人殺了他們血岩谷的石虎,讓咱們交出兇手才肯退兵。他娘的,以為咱們傀陰宗好欺負是吧,不說沒殺,就算是真的殺了石虎那個渣滓,他又能拿咱們怎麼樣?你說是不是1鬼頭輕蔑的一笑道。

「就是,一群廢物,還敢來咱們的地頭撒野,等到咱們宗門的精銳力量集結完畢,定要讓他們有來無回1

「因為這幫狗東西,咱么傀陰城鬧得人心惶惶,我這兩天是一點油水都沒有撈到,媽的,早不來,玩不來,偏偏等到我當差的時候來,存心和我過意不去1鬼頭拿過身邊的酒瓶,朝嘴了灌了一大口酒之後,罵罵咧咧的說道。

「我說你少喝點,咱倆還得值夜呢,別讓人偷摸上來,你死都不知道咋死的。」陳東年勸道。

「放心,諒那幫龜孫子也不敢攻上來,我先睡會,記得後半夜叫我,我來換你。」說著,有些微醺的鬼頭便是有些踉蹌的向不遠處輪值班房之中走去。

「你個王八蛋,真他娘的拿你沒辦法。」陳東年罵了一聲之後,便是繼續巡視起來。

雖然此時城頭之上僅僅他一個人,但是在城樓下班房之中還有一個小隊的傀陰宗守衛休息著,所以他並沒有絲毫的膽怯,再加上平和的日子過得太久,他基本上已經忘記了,有人還敢襲殺傀陰宗之人,巡視也只是隨意的應付著,完全沒有什麼警惕性。

「誰?」

突然一道黑影如鬼魅一般掠上城頭,那感覺極為乏味無聊的陳東年猛地心頭一驚,疾呼道。

「撲通1

然而,還不等他看清來人的樣貌,意識便是陷入了一片黑暗,栽倒在地,沒有了聲息。

「小子,不要怪我,要怪只能怪你是傀陰宗的人。下輩子投個好胎,千萬不要像這輩子一樣,加入傀陰宗這種爛宗門。」看著倒地的陳東年,林焱略顯抱歉的說道。

不管是誰今天在這當值,都難逃一死,這乃是張宇計劃中必不可少的一環,必須有一個替死鬼才能真正的讓兩宗之戰爆發,所以林焱名沒有心慈手軟。

收起陳東年的屍體,林焱悄悄的走下了城樓,然後輕而易舉的打開了城門,而此時,張宇已經按約定來到了城門外,在他的身邊,正有一名血岩谷之人昏迷不醒。

「還順利嗎?」張宇輕聲問道。

「小意思了,這傀陰宗儘是驕傲自大之輩,這都已經火燒眉毛了,其他人竟然躲在班房之中睡大覺,就留了這個傢伙,我也沒有別的選擇,只能選他了。」林焱淡然道。

「不錯,看來老天都有意幫我們。」張宇微微一笑道,隨後換上了仿製的血岩谷衣袍,而林焱則是換上了仿製的傀陰宗衣袍。

「我開始行動了1林焱說著,一個閃身消失不見,迅速向著那守夜的班房而去。

「」

林焱猛地一腳踹開了房門,火急火燎的吼道:「不好了,血岩谷殺來了,老陳已經被擊殺,城門大開。」

「什麼?」聽聞林焱所說,所有人都是一驚,也顧不上查看到底是誰,匆忙向著城門奔去。

那剛剛還昏昏欲睡的鬼頭酒勁也是一下子下去,清醒過來。

在血岩谷大軍開赴傀陰城之時,為了守衛城門的安全,封萬里特意加派了一支十人小隊駐守在城門口,可是因為一連兩日血岩谷都是有絲毫動靜,這些人們也是放鬆了警惕,不再將血岩谷之人放在眼裡。

此刻,面對這突發情況,一個個都是慌了神,生恐宗門會降罪下來,在隊長郭守德的帶領下,頃刻間便是趕到了城門口。

「怎麼回事?我怎麼在這裡?啊,這人怎麼死了?」看著手中沾血的匕首,那被張宇打昏之後擄來的血岩谷之人也是愣住了,一時回不過神來。

「他殺了老陳,兄弟們,給老陳報仇啊1看著倒在血泊之中的陳東年,鬼頭頃刻間目眥盡裂,根本不需要林焱繼續挑撥,就已經紅著眼,沖了上去。

「兄弟,快走,傀陰宗的人都殺來了。」張宇拉起愣神的血岩谷之人,便是迅速向血岩谷大軍駐地而去。

「快,給宗門發消息,血岩谷這幫雜碎竟然敢偷襲殺戮咱們的弟兄,這是對我們莫大的挑釁,血債必須血償1郭守德惡狠狠的說道,為了不承擔宗門的處分,將所有的過錯都推諉到血岩谷的身上。

「咻1

那一旁的守衛聞言,連忙將手中的信號彈釋放上天,一時間半個天空都是大亮,恍如白晝!

「鐺、鐺、擋」

在見到那信號彈的同時,一陣急促的悠揚鐘聲便是響起,不斷的迴響在整座傀陰城之中。

聽到警鐘長鳴,所有傀陰宗的弟子都是迅速的從自己的房間之中走出,迅速的向這宗門廣場之上掠去。

「兄弟們,隨我殺了那兩個狗雜碎,給老陳報仇1郭守德怒吼一聲,便是一馬當先,沖向了那迅速逃遁的張宇兩人。

「兄弟們,殺啊1林焱也是叫囂著,提起兵器,沖了出去。

為了保證兩宗之戰能夠順利爆發,張宇有意減緩了自己的速度,故意讓鬼頭等人不斷逼近自己,但是卻總能以毫釐之差躲過他們的攻擊,不斷的接近血岩谷駐紮之地。

「來者何人?」看著身影逐漸清晰的兩人,血岩谷的守衛大聲喝道。

「兄弟救命,傀陰宗殺來了,我們抵擋不住了。」張宇完全就是一副倉皇之色,好似無意,將那抓在手裡的血岩谷之人猛地推向了傀陰宗眾人的面前。

「就是他殺了老陳,我要將他碎屍萬段1看著那熟悉的面孔,鬼頭咬牙切齒道,舉起手中的大刀,狠狠的劈了出去。

那血岩谷之人登時亡魂皆冒,本能的就要運轉體內的進行防守,可是他卻更加驚駭的發現,自己渾身僵硬,竟然連手指都動彈不得。

「救救我」他艱難的從喉嚨里擠出這麼一個詞,眼眸之中滿是絕望。

張宇眼中閃過一絲憐憫之色,將頭一偏,故意裝作沒有聽到的樣子。

「噗嗤1

鬼頭手起刀落,一刀下去,便是將其斬為兩段,這還不解氣,又是一陣亂砍,直到眼前之人血肉模糊,化為一堆肉泥之後,才是止住了動作。

「老陳,你看到沒有,我已經給你報仇了,你泉下有知,可以瞑目了。血岩谷的雜碎都是該死,我絕對不會放過他們的。」手刃仇敵之後,鬼頭心中的恨意不減反增,再次咆哮著向已經激斗在一起的血岩谷之人衝去。

「1

張宇一拳轟出,直接將郭守德轟成了重傷,但是卻沒有將其擊殺,一臉鄙視的說道:「傀陰宗的廢物,我血岩谷才是最強的,從今以後,浴血平原便是我血岩谷一家獨大,我勸你們趕緊投降,還能留條活命,凡是膽敢反抗的,定斬不赦1

「你噗嗤1

聽聞張宇的話,郭守德一時怒火攻心,忍不住再次一口鮮血噴了出來。

「讓我送你最後一程吧1張宇詭異的一笑,便是不緊不慢的走向了郭守德的身邊。

「隊長受傷了,快救隊長1見到郭守德遭遇重創,小隊其餘隊員立刻將他圍攏在中間,一臉警惕之色。

「血岩谷的雜碎,爺爺在此,誰敢放肆1林焱怒吼一聲,便是沖向了張宇,和他混戰在了一起,看到林焱將這最強大的敵人擋了下來,不明所以之人都是向他投去了感激的目光,然後迅速的拉起郭守德,向著傀陰宗退去。

「殺了人就想跑,哪有這等好事1見到本宗同門在自己的眼前被殺,其餘血岩谷之人也是打出了真火,豈會如此輕易的將郭守德等人放走,怒嘯一聲,就沖了上去。

戰鬥越發激烈起來,不多時,地上就已經多出了數具冰冷的屍體。

「賊子,欺我傀陰宗無人嗎?給我上,殺光他們1就在這時,傀陰宗大批人馬也已趕到,看著門人弟子遭受圍攻,頃時大怒,一揮手,如同浪潮一般的人群就將那血岩谷之人淹沒。

「大長老,不好了,傀陰宗殺來了1

室外的喊殺聲顯然也是驚動了石達,然而還不等他命人查明情況,就有人主動前來,向他彙報道,那臉上還沾染著溫潤的鮮血,也不知道是自己的,還是敵人的。

「怎麼回事,我不是說過了,等到未央城的人來之後在攻擊的嘛?是誰如此大膽膽敢不聽從我的命令1石達氣憤的咆哮道。

「不是咱們先出的手,聽師兄說,那傀陰宗之人直接帶領大隊人馬,二話不說就開始屠戮咱們血岩谷的門人,現在已經有不少師兄弟身殞了1

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