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蒼龍至尊>第二百五十一章 挑釁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五十一章 挑釁

小說:蒼龍至尊| 作者:駱駝祥子| 類別:玄幻魔法

?

一切塵埃落定之後,張宇和林焱也是開始悄然隱退。

「宇哥,剛才可是嚇死我了,傀陰宗宗主封萬里的氣息實在是太可怕了,我感覺對上他我必死無疑,連逃命的機會都是沒有。」林焱心有餘悸的說道。

雖然兩宗之戰已經結束,但是那屍橫遍野的慘烈之狀依舊在林焱的腦海之中揮之不去。雖說他的手中也沾染了不少鮮血,但是像這樣極度血腥的場面還是他生平僅見。

那種殘肢斷臂,腸肚滿地的情景,一般人見了,都有可能心神崩潰!

「你也不看看自己多大,估計付尚的年齡和你爺爺一般大了,而且身為浴血平原數一數二的大勢力,能夠當上宗主之位,沒有一點本事怎麼能鎮得住那些心懷鬼胎之輩1張宇輕笑一聲道,「不過你也很不錯了,已經到了半步武宗,距離真正突破到武宗也已經不遠了,以你的天資遲早能夠將他超越。」

「嘿嘿,你這說的倒是真的,如果不是比我多修鍊幾十年,我能甩他好幾條街!不過當時還真刺激,我還以為要被他們發現了呢。」林焱傲然道。

「放心吧,當時情況那麼混亂,就算真的有人起疑,面對這周圍此起彼伏的廝殺,也沒那個心情去追究是不是有人故意挑撥,現在,血岩谷和傀陰宗是真正的已經不死不休了,更加沒有必要去探究事情的起因了,咱們倆的任務也算是真正完成了。」張宇鬆了一口氣道。

他們兩個,暗中出手,挑撥兩宗大戰,當時一旦出現紕漏,就有可能死無葬身之地的下場,所以,雖然雖然張宇表現的極為輕鬆,但是當時也是承受著巨大的壓力,衣衫都是被冷汗打濕。

不過,好在一切危機都已經過去,張宇成功的將兩宗之戰的導火索點燃,接下來估計很長一段時間內,他們都沒有時間顧及的上龍宇宗這個新興的宗門,而張宇他們也將因此迎來極其寶貴的黃金髮展期。

「咱們接下來還需要做什麼?」林焱看了一眼張宇之後問道。

「接下來已經沒有什麼需要咱們做的了,只需要靜觀其變就好,乾柴已加,烈火能夠燒的多旺,已經不是咱們可以掌控的了的。也是時候回歸黑虎城了,萬一黑虎門真的忍不住來襲,憑藉咱們宗門的那點力量可是抵擋不祝」張宇沉思片刻之後道。

「好,為防意外,咱們還真得趕回去了,只一來一回,差不多已經耽誤了四五天的時間了,宗門初建,大事小事都得靠咱們盯著呢。」

很快,張宇和林焱兩人便是快馬加鞭,向著黑虎城趕去,而此時的龍宇宗,也正像張宇擔心的那樣,真有著危機緩緩降臨

「宋老大,就是這幫傢伙,剛才故意打傷了咱們幾個兄弟,還叫囂著說是咱們的人擋了他們的路,打死都活該,你可一定要給兄弟們出一口氣埃」看著救星一般降臨的宋濤,劉德貴連忙祈求道。

那副委屈的表情,看起來就像在外被人欺負的小媳婦一樣,就差嚎啕大哭了。

「你們幾個,還不快點將受傷的同門師兄弟給扶起來,愣著幹什麼?」看著還趴地上[email protected]吟的幾個龍宇宗之人,宋濤忍不住叱道。

「是1那跟隨而來的幾人也是連忙將被打傷的幾人扶了起來,並且將隨身攜帶的一些靈藥之類的都是給他們服了下去。

「德貴,你說,到底是怎麼回事,實話實說,如果我知道你有半句謊言的話,下場你應該是知道的。」宋濤寒聲道。

這劉德貴乃是他一手提拔起來的,也算是心靈手巧,做起事來根本就不用自己多說,就能將布置的任務完成的漂漂亮亮的,是自己有意培養的骨幹之一,可是沒想到今天竟然被人打斷了胳膊,一臉狼狽之象。

「宋老大,本來我們哥幾個按照你的吩咐,打算將水恆的家人給安排到咱們龍宇宗附近居住的,但是沒想到這剛剛出了大門沒有多久,他們這幫人就走上來不斷的找茬,我們當時急著完成你給的任務,就不想和他們過多的糾纏,沒想到這些人竟然得寸進尺起來,上來就是大打出手,那個帶頭之人更是有著初級武尊的修為,兄弟幾個怎麼會是他們的對手,幾下就全都被打倒在地。」

「完事之後,他還辱罵咱們龍宇宗,說咱們全宗都是廢物,宗主肯定也是垃圾,如果不是縮頭烏龜就趕緊滾出來見他,然後就故意放水恆離開,將你們都給召了過來,有意當面羞辱咱們龍宇宗。」劉德貴極為激動的說著,臉上也滿是慚愧之色。

「水恆,德貴說的是真的嗎?」宋濤一扭頭,向著一旁臉腫的和包子一樣的報信男子問道。

「宋老大放心,德貴說的句句屬實,如有半句虛假,水恆任憑你發落。」此時的宋濤,因為被張宇交付處理宗門大小適宜,已經積累了不小的威信,這名叫水痕之人一見宋濤發問,也是忙不迭是的回應道。

「諸位,不知道你們有意打傷我們龍宇宗之人是何用意,還請給個說法,要不然為了宗門的威嚴,宋濤只有親自動手了。」看了一眼一旁滿臉輕蔑之色的幾人,宋濤陰沉著臉問道。

張宇在離開之前,曾經明確和他說過,宗門剛剛建立,盡量不要在外和別人起衝突,免得被人口誅筆伐,但是如果被人欺負上門了,也絕對不能忍讓,施展出雷霆之擊,切不能墮了宗門的威望。

對於劉德貴剛才所言,宋濤已經相信了九成,以他對於劉德貴的了解,他還是不敢欺瞞自己的。

那麼現在只可能是這些人故意找龍宇宗的不是,想要讓他難堪!

如果是一般的小打小鬧,宋濤可能就已經忍了,但是現在的情況是,宗門這次出來的四人全都被人打成了重傷,更讓他無法忍受的是,這些人竟然出言不遜,侮辱了張宇,這在他看來簡直比重傷四人還要嚴重。

張宇在他的心目中,那就如同神明一樣,是不可侵犯的,自己能有今天的風光,全是張宇給的,張宇對他恩重如山!

如果不是張宇,他現在最多還是在整天廝混著,得過且過的生活著,就如同一具沒有靈魂的行屍走肉,麻木不仁,幾乎看不到生存的希望,最有可能的是,自己已經不知道死在哪個犄角旮旯了。

就憑那一句辱罵張宇的話,這夥人在宋濤看來,已經足夠判處死刑了。

「南天兄,此人交給你了,還請將他拿下,等到宗主回來之後在任憑宗主發落。」宋濤一拱手,向著身後一直一言不發的邱南天說道。

「宋兄放心,此人如此侮辱宗門,就如同侮辱我等一樣,我自然會將他擒下。」邱南天點頭應道。

他剛剛不發一言,是因為兩人職司不同,這些事情自然都是宋濤來處理為好,自己需要做的就是在武力上予以支持,畢竟宗門初建,真正拿的出手的強者還十分有限,如果自己搶在宋濤前面,表現的太過的話,實在有越俎代庖之嫌。

「哈哈,你算老幾,挺狂的啊,過來,讓你魏狩爺爺好好教教你怎麼做人1那打傷劉德貴的為首之人獰笑一聲,初級武尊的氣息勃然而發,搶先一步出手,根本就沒有將宋濤等人放在眼裡。

「好膽1邱南天冷笑一聲,也是踏步而出,與那名叫魏狩的彪形大漢雙雙騰空而起,在那半空之中,激烈的戰鬥起來。

「你們幾個,將此人的同夥一併擒下,反抗激烈者,可以就地格殺1宋濤看著原地剩下的三人,再次命令道。

「是1那被宋濤點到之人立刻靈力運轉起來,向前衝殺而去。

這地面上的交戰,因為交戰之人皆是大武師級別,所以,戰況並不算太過猛烈,那半空之中的魏狩與邱南天兩人,才是真正的吸引人的眼球,一眾圍觀者一個個牟足了勁,興緻高昂的觀看起來。

「那個龍宇宗之人我認識,原來是邱氏的族長,不久前不知道怎麼臣服了龍宇宗,我估計最後獲勝之人一定是他。」

「那可說不定,這個魏狩也是初級武尊的修為,而且為人兇狠好鬥,據說擊殺過同級別的對手,這場戰鬥鹿死誰手,可說不定呢。」

「都別吵了,人家龍宇宗既然敢讓這傢伙出手,肯定是有把握的,要不然不是出來丟人現眼么?」有那心機深沉之人出言斥責道。

其餘圍觀之人聞言,也是連連點頭表示同意。

地面之上,由於龍宇宗人數佔據優,很快便是取得了壓倒性的優勢,在強勢擊殺一人之後,另外兩人也是慌了神,很快便是被生擒活捉,如同喪家之犬一般,被死死的按在地上。

「宋老大,你說南天老大會勝利嗎?」看著久久僵持不下的兩人,一旁的劉德貴忍不住出言問道。

「你放心,南天兄以前好歹也是邱氏的族長,種種手段豈是這個叫魏狩的廢物可比,結果馬上就會見分曉1宋濤不屑的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