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蒼龍至尊>第二百五十六章 偷襲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五十六章 偷襲

小說:蒼龍至尊| 作者:駱駝祥子| 類別:玄幻魔法

?

最終,在風絕的威逼利誘之下,仍然有七八個人脫離了龍宇宗,好在這個結果對於宗門整體實力並沒有造成太大的影響.

「留下來的眾位兄弟,你們的功績,宗門是不會忘記的,等宗主出關,我一定會將你們之事全部稟明宗主,對你們予以嘉獎。」宋濤欣慰的說道。

「宗門興亡,弟子有責,我等既然加入了龍宇宗,那便是烙上了龍宇宗的印記,在宗門危急之時自當盡全力守護宗門。唯一希望的是,萬一我等有人陣亡,還請宗門好生照顧我等的家眷。」其中一隻小隊的隊長張浩對著宋濤道。

「你放心,只要我宋濤還有一口氣在,就絕對不會讓你們的家眷受到傷害,大家全力一搏吧1宋濤立誓道。

「一群蠢貨,老子好言相勸你們竟然不聽,那就陪著龍宇宗一起覆滅吧。」看著那戰意逐漸升騰起來的龍宇宗之人,風絕顯得極為憤怒的說道。

他想破頭皮也是弄不明白,為什麼龍宇宗這些人竟然如此堅定,任他磨破了嘴皮子,基本上那些人依舊無動於衷,不知道他們從哪裡來的自信,可以同時抗衡黑虎門與自己風行門!

「狄副門主,殺戮盛宴開殺吧,我沒有想到,這些人竟然如此泥古不化,現在已經沒有再勸說的必要了,就讓他們隨龍宇宗一起消失在歷史的塵埃中吧。」死心的風絕轉身向著狄良才惡狠狠的說道,完全沒有了剛開始的淡定自若,翩翩風度。

「我早就和你說了,他們都屬於刁民,跟本就沒有留手的必要,看吧,這不是白白浪費這麼多的時間。」狄良才輕輕捋了一把下巴處的小鬍鬚,微微嘲諷道。

「我就先不出手了,據說這龍宇宗的宗主雖然年輕,到但是一身實力卻極為強悍,我就在這周圍守著,一旦發現那個叫張宇的傢伙,便會出手將他擊殺。」

「好的,那就有勞狄副門主了,我就帶人打頭陣好了。風行門之人,隨我殺,全力出手,不需要一個活口1風絕殺機畢露道。

「殺1

頃刻間,喊殺聲震天,作為先鋒的風行門便是沖了出去,與龍宇宗之人廝殺到了一起,而那巔峰武尊境界的門主風絕,則是被邱炳源阻攔了下來。

雖然邱炳源比之風絕尚且還有些差距,但是短時間內,風絕想要將其擊敗,希望也極為渺茫。

「榮長老,你和聶天華先不要帶人衝殺,先讓風行門的消耗點這龍宇宗的力量,等會咱們再上,必能一舉將其滅掉。。」看著眼前混戰成一片的兩方人馬,狄良才出言道。

因為有著破釜沉舟的打算,龍宇宗之人廝殺起來異常兇狠,完全打出了浴血平原土生土長之人那種不要命的氣勢,並且憑著人數的優勢,死死的壓制住了風行門眾人,不斷的有著風絕門之人身首異處,倒地身亡。

「狄副門主,還請快快出手,我的門人快抵擋不住了。」看著不斷被屠戮的弟子,風絕連忙怒吼道。

原本以為,在他出手之時,黑虎門會緊隨而上,沒想到他們竟然坐山觀虎鬥,眼睜睜的看著自己與龍宇宗之間進行殊死搏殺,他心中也是被怒火所充斥,黑虎門之人果真言而無信!

「嘿嘿,狄副門主,你看風絕猴急的那副熊樣,還是一門之主呢,一點氣度我都沒有看出來。還是您威武霸氣,在您的帶領之下,咱們龍宇宗必定愈加輝煌,就算是匹敵那血岩谷、傀陰宗之流,也是指日可待啊1榮祿諂笑著,拍著馬屁道。

「榮長老,有句話你說錯了,不是在我的帶領下,而是應該在我大哥陳靖南的帶領之下,咱們龍宇宗才能更加輝煌,只要有我大哥這次成功突破,稱霸這黑虎城那還不是輕而易舉,到時候才有爭霸浴血平原的那一天。」狄良才淡笑道,眼神之中毫不掩飾自己的野心。

戰鬥之中的風絕一個轉身,不經意間竟然看到狄良才和榮祿不僅冷眼旁觀,更是指指點點,心中的腸子都要悔青了,暗恨自己不該出現這麼早,應該等到黑虎門和龍宇宗交上手之後再帶人出現。

這一次,因為自己的這一個錯誤決定,自己帶出來的百來號人很可能就要命喪於此,這些可都是自己門中的精英,就這樣損失了,幾欲讓他吐血。

「狄副門主,咱們還不出手么,再不出手,我看這風行門還真要死絕,到時候反倒污衊咱們不講道義了。」榮祿看了一眼不斷倒地的風行門之人,遲疑道。

「天華,準備帶領你們天華宗出手吧,給我好好表現,這次剿滅了龍宇宗,我記你首功,到時候回宗之後,定為你請賞。」狄良才瞥了一眼那混戰的雙方,隨手將身前的隔音屏障去掉,對著聶天華淡淡的說道。

「副門主放心,我這就帶人將這些負隅頑抗之輩盡數斬殺,以報副門主賞識之恩。」聶天華腰身微彎,低下頭,恭敬的說道,沒有人看到他的眼中一抹異芒一閃即逝。

「嗯,快去快回,這些垃圾,還不值得我出手。」

小黑這個時候也隱藏了起來,隨時準備著,所以龍宇宗此刻修為最高之人也就是白玉和邱炳源兩名巔峰武尊的高手。

不過,即使是他們,在狄良才的心中也不過是稀鬆平常而已,他實在是提不起興趣,以武宗之身,去對付這等螻蟻之輩。

「天華,你怎門還不出手?趕緊上啊,一會風絕的人就要死光了。」狄良才見別天華久久沒有動靜,疑惑的問道。

「我這就出手,虎嘯神拳1

聶天華暴喝一聲,原本沉寂的氣息節節攀升,一霎那間,巔峰武尊的氣勢完全爆發出來,竟然直逼初級武宗之境。

「吼1

隨著一聲虎嘯之音傳出,一時間,風雲變幻,一頭惟妙惟肖的猛虎驟然間凝聚而出,張開猙獰的大口,猛地對著狄良才撕咬而去,其身上釋放出的那股冰冷殺意,就算是大武師殲也要被瞬間凍斃!

「混蛋,你他媽的攻擊錯了,我讓你給我殺了龍宇宗那些鼠輩1倉促之間面對聶天華的可怕攻擊,狄良才也是懵了,憤怒的咆哮著,趕緊凝聚起體內的靈力進行防禦。

原本一切在狄良才看來,已經大局已定,覆滅龍宇宗過不過是揮揮手的事,基本上都不用自己出手,心神也是有些鬆懈。

令他沒想到的是,這原本已經臣服於自己的聶天華竟然敢出手偷襲自己,如此近的距離,再加上自己疏於防範,極有可能被一招重創。

「狄良才,我殺的就是你,給我死吧1聶天華臉色一變,再也沒有剛才的卑躬屈膝之意,儘是滿腔恨意。

那呼嘯而出的猛虎氣息也是變得更加強烈,連撕帶咬的對著狄良才而去,幾乎沒有給他多餘的反應時間。

不過,武宗就是武宗,不管是反應速度還是對敵手段都是遠超武尊境界的高手,感受著後背處傳來的陣陣刺骨涼意,狄良才也是不再顧及武宗的尊嚴,撲通一聲便是跪在了地上,然後一個驢打滾拚命向著一旁滾去。

「嚓1

饒是狄良才反應已經足夠迅速了,但還是被那猛虎的利爪拍中了腰部,頓時,一陣骨骼斷裂之聲響起,他的腰部便是一陣血肉模糊,甚至有幾根斷裂的慘白肋骨都從那肌肉之處裸露出來,血腥無比。

「唉,可惜了。」看著那在自己的偷襲之下受到不輕傷勢的狄良才,聶天華忍不住輕嘆了一聲。

這一擊之下,以武宗強者那頑強的生命力,最多讓他戰力降低兩成,還做不到讓其遭受重創,如今就算自己想要再次出手,狄良才也絕對不會給自己那樣的機會了。

如果是武尊的話,聶天華相信,在自己的額偷襲之下必死無疑,如果當時自己攻擊的不是狄良才而是一旁的榮祿,那麼榮祿絕對已經變成一堆肉泥了。

「副門主,你怎麼樣了?」那一旁的榮祿也終於從驚駭之中回過神來,慌忙來到狄良才的身邊問候道,聶天華的暴起殺手,就連他也是沒有預料的到,現在回想起來,他的後背都是冷汗直流,如果當時被攻擊的是自己,那麼自己會怎麼樣?

答案只有一個:神形俱滅!

「還好,還好。」榮祿內心深處萬分慶幸的說道,不過對於聶天華的恨意瞬間暴增,就如同長江之水一樣,滔滔不絕。

「聶天華,你竟然敢偷襲我,你竟然想要殺我!我告訴你,你死定了,不僅你要死,整個天華宗都將因為你的愚蠢行為而雞犬不留1感受著腰部傳來的劇烈疼痛,狄良才陰沉著臉,咬牙切齒道。

「哼,狄狗,剛才沒有殺你你算你走運,你還是好好想想自己的處境吧,想要報復我,也要等到你能活下來再說。」反正已經撕破臉皮,聶天華也是毫無顧忌的嗤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