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蒼龍至尊>第二百五十七章 忠義信用天華宗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五十七章 忠義信用天華宗

小說:蒼龍至尊| 作者:駱駝祥子| 類別:玄幻魔法

?

雖然和張宇僅有一面之緣,但是當天夜裡張宇向自己展露出的那股強大之意已經深入他的心靈,在他看來,哪怕狄良才身為初級武宗高手,也絕對不會是張宇的對手,

而且有著自己做內應,就算黑虎門攻伐龍宇宗,有著張宇這等巔峰戰力作支撐,也不見得會就會落敗,

這才是他義無反顧的加入龍宇宗的原因,

在今天,見到這些最多才加入龍宇宗不過月余時間的弟子,面對著生死威脅,悍然選擇與宗門同生共死的場景之後,更加堅定了他的信念,,龍宇宗值得自己依託,

用人不疑疑人不用,所以,張宇在離開之前曾冒著消息泄露的風險,給聶天華提了醒,說要離開宗門幾天時間,至於到哪裡,並沒有詳細述說,只是讓他盡量拖延黑虎門攻伐龍宇宗的時間,

可是,他畢竟剛剛加入黑虎門,身為一個外來戶,不僅人微言輕,更是受到極大的排斥,黑虎門一眾武尊強者都是有意打壓他及隨他一起加入黑虎門的天華宗弟子,短短几天的時間,就有數名弟子因為不堪屈辱反抗,而被打成了重傷,

雖然黑虎門的門主和長老都是知道天華宗弟子受到欺侮,但並沒有過多表示,哪怕是天華宗之人有理有據,他們也多是搪塞而過,畢竟一個是親生的,一個是撿來的,那些人親近誰,一目了然,

但為了完成自己潛伏的任務,他只有打掉了牙齒往肚裡咽,生生的承受下來,已經飽受宗門強者詬病,有幾人性子比較烈的弟子,在勸說聶天華奮起反抗無果之後,留下了一張紙條,便是離他而去,

在許多人心中,那個性情剛烈,豪爽義氣的宗主,或者說老大哥,一夜之間就像變了一個人一樣,不僅不再為兄弟們做主,反而不斷的忍氣吞聲,卑躬屈膝,許多人為此都神傷不已,但是因為往日的種種恩情,絕大多數的門人弟子還是選擇了理解,在他們心中老大哥這麼做一定有他的原因,他們願意一直支持他到底,

「天華宗之人聽令,誅殺黑虎門與風行門之人,我等與他們不死不休,」聶天華高聲道,

看著那些雖然尚不明白原因,但是迅速聚攏到自己身邊的天華宗之人,聶天華心中更多的是感動,有這麼一幫毫無保留支持自己的兄弟,人生何求,

「宗主太明智了,兄弟們,殺了這幫畜生,」有人見到聶天華終於開始反抗黑虎門,立刻高聲回應道,

「殺,」

其餘之人盡皆大聲附和,三五成群的向著還有些愣神的黑虎門之人衝殺而去,

俗話說:人以類聚,物以群分,聶天華為人仗義豪爽,帶人親如兄弟,所以天華宗之人也多是性情剛烈,忠義信勇之輩,相互之間的那種信任,可以毫無保留的將後背託付給其他兄弟,所以,戰鬥起來那是異常勇猛,根本都不用擔心來自背後的偷襲,

而黑虎門就不一樣了,雖然人多勢眾,但是師兄弟之間那也是明爭暗鬥,相互傾軋的厲害,莫說信任他人,不被師兄弟背後捅了刀子就算好的,與天華宗比起來,就如同一盤散沙,

雖然他們人多勢眾,但是在天華宗之人的狂猛攻擊之下,卻是節節敗退,如果不是還有著其餘武尊高手頂著,早就丟盔棄甲而逃了,

「慌什麼慌,一堆垃圾而已,看把你們嚇成什麼熊樣,所有黑虎門之人聽令,誅殺這群叛逆之輩,一個不留,」狄良才怒喝一聲,也是瞬間暴起,向著聶天華衝去,

原本在見到副門主狄良才受到那麼嚴重的傷勢之後,所有人都是信心大減,再次感受著副門主那幾乎沒有減弱多少的氣息之後,一個個戰意也是逐漸的恢復起來,攻擊也是變得強勢起來,

在黑虎門眾人穩定起來之後,天華宗也是壓力大增,原本剛剛建立起的一點優勢也是消失不見,開始從攻擊轉為防守起來,

「聶天華,你放心,我不會殺你,我要將你生擒活捉,然後每日以暗黑之焰燒你的靈魂,讓你生不如死,」騰空而起的狄良才在飛速接近聶天華的同時,滿臉猙獰的咆哮道,

被聶天華偷襲得手,在他看來簡直就是奇恥大辱,就算是聶天華的鮮血的都是不足以洗刷這份恥辱,只有用盡各種手段折磨他,才能讓自己心中那無盡的怒火得以釋放,

「轟,」

狄良才一拳揮出,武宗的實力全力爆發,恐怖的氣勢對著聶天華狠狠的壓去,那空氣都是不堪重負一般,不斷傳來陣陣音爆之聲,

看著處於暴怒之中的狄良才,聶天華也是臉色一變,雖然他也有著遠超表面的實力,憑藉著渾厚的修為甚至能夠力戰數位同級強者,但是武宗乃是修鍊之路上一道巨大的鴻溝,跨過去,實力便是有著爆髮式的增長,哪怕是最弱的武宗,也能夠在兩三名巔峰武尊的圍攻下遊刃有餘的戰鬥,然後瞅准機會,一個個擊殺,

再狄良才的全力攻伐之下,自己最多也就堅持一刻鐘的時間,然後自己就會因為靈力消耗巨大而落敗乃至被擊殺,

所以,狄良才的每一次攻擊自己都需要小心應對,同時內心也是心急如焚,默默的婆宇快些返回,

祈求張宇的回歸併不是為了他自己著想,死,他並不怕,怕的是自己死後那一幫與自己肝膽相照的兄弟沒了歸宿,

「吼,」

那被他凝聚而出猛虎怒吼一聲,在承受了狄良才的不斷攻擊之後,身上也是多出了數道裂紋,看起來就像是保管不善的瓷娃娃一樣,隨時都可能粉碎,

「噗嗤,」

猛虎被逼退之後,還不等它再次衝上來,逮住機會的狄良才便是狠狠的轟擊在了聶天華的胸口,頓時,他如遭雷擊,鮮血狂噴,

「怎麼樣,知道剛才老子的痛處了吧,你放心,這才僅僅是開胃菜,還有著大餐等著你的,嘿嘿」狄良才陰笑著,臉上更是顯得猙獰,

「宗主,你沒事吧,」看著那吐血狂退的聶天華,心腹劉封連忙捨棄身旁即將被自己擊殺的的敵人,擔憂的問道,

「我沒事,你快走,」聶天華一把推開劉封,再次直面狄良才,

「兄弟們,快來幫助宗主,共抗此獠,」劉封見到聶天虎不敵,連忙召喚起同門的兄弟,

「都不要過來,你們過是送死罷了,還得讓我分心保護你們,都給我離我越遠越好,誰如果膽敢違抗我的命令,從此以後和我再也沒有一絲關係,」看著那奮不顧身,沖向自己身邊的天華宗之人,聶天華連忙出言阻止道,為了讓他們聽從自己,更是放出了狠話,

「呦,好感人啊,都自身難保了,還顧得上別人,真是可笑,」狄良才不屑的說道,不過手中的攻擊卻是沒有減弱分毫,反而更加兇猛起來,彷彿有意刺激那些天華宗之人前來救援聶天華,

「猛虎解體,給我爆,」

已經手段盡出的聶天華最終無奈,只能使出了自己的殺手,那狂猛的白虎猛地躁動不安起來,時而膨脹,時而收縮,對著狄良才暴沖而去,陡然間,一雙虎爪竟然自其身體中脫離,如同兩隻虎鉤一樣,死死的按在了他的身上,而那剩餘的虎身則是如同被點燃的**一樣,猛的爆發起來,

「雕蟲小技,」

被虎爪束縛住己身的狄良才輕笑一聲,靈力激蕩,一下就將那虎爪崩碎,然後化為一道閃電,瞬間便是消失在原地,出現在了虛空之中,

「轟,」

恐怖的爆炸聲響起,那逸散出來的餘波便是將周圍所有武尊之下之人全部震得東倒西歪,有那距離這爆炸中心太近之人,更是五臟六腑移位,口中鮮血狂噴,

「哎,還是修為太弱了,要不然那虎爪定能死死地囚禁住狄良才,這一招之下給予他重創,」看著那懸浮於虛空之中,滿臉滅蔑視之色的狄良才,聶天華只有滿心的無奈與嘆息,

他那一招,威力絕對的強大,如果正面轟中,就算是武宗強者不死也要脫層皮,可是人家武宗強者又不傻,豈會站在那裡讓你狂轟濫炸,再加上他修為太弱,無法將之真正威力發揮出來,必殺一擊竟然未取得絲毫成效,

「攻擊完了,接下來該我出手了,」

「烈焰玄掌,」

狄良才大喝一聲,也是使出了自己的成名武技,頓時,天空的溫度竟然憑空上升起來,一股股烈焰不斷的從他的身上湧出,迅速覆蓋他的手掌,一股極度灼熱燥烈之感也是向著眾人撲面而去,

「焚,」

一字蹦出,滾滾烈焰便是鋪天蓋地的向著聶天華覆蓋而去,儘管他已經使出了全力,但還是無法將這股焚燒一切的灼熱隔離,一身以特殊材質打造的防禦靈袍都是被焚化成了灰燼,如果不是最後一件銀亮材質打造的三角短褲苦苦死守著,聶天華就已經算是赤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