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蒼龍至尊>第二百五十九章 風絕死,黑虎崩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五十九章 風絕死,黑虎崩

小說:蒼龍至尊| 作者:駱駝祥子| 類別:玄幻魔法

?

「不識抬舉,」榮祿將笑容收斂之後,臉色也是變得陰沉起來,

「你想死,我就成全你,」

榮祿一咬牙,體內的靈力也是如潮水一般奔涌而出,全力的攻殺向已經顯露疲態的聶天華,

「宗主,我來助你,」見到聶天華被榮祿壓制,劉封也是從人群之中奔了出來,拼盡全力砍向榮祿的後背,

可是他就只是一個初級武尊而已,經過連番大戰,現在已經是強弩之末,那點攻擊力度,根本就無法給榮祿造成多大的傷害,

為了掃清周圍的障礙,榮祿一個轉身,便是一劍斬向劉封,打算先將礙事的他除去,刀光劍影之間,劉封再次吐血狂退,手中的大刀都是握之不住,拋飛了出去,然後重重的栽在了地上拚命地掙扎著,想要重新回歸戰場,可是無盡的無力之感湧上全身,他連站起來的力氣都是沒有了,

「下地獄吧,」榮祿獰笑一聲,便是舉起手中長劍想要取其姓名,但是後背傳來的一股危機頓時讓他汗毛倒豎,如果他仍然固執的想要擊殺劉封,那最後的結果只能是劉封死,而他緊隨其後亡,

「混蛋,」榮祿咒罵一聲,只能回身攻擊那採取圍魏救趙之法攻向自己的聶天華,

「,」

一掌轟退榮祿,聶天華連忙將倒地無力起身的劉封拉了起來,然後瞥向那同樣在進行著慘烈廝殺的龍宇宗之人,

「來人,快將劉封救回去,」

聽到聶天華的呼喊,邱南天也是回過神來,連忙沖了出來,將劉封扛在肩頭,送回了那一眾傷員暫時休憩之地,

此刻,在一眾傷員之中,宋濤也是郝然在列,雖然他僅僅中級大武師的修為,但是並沒有因此膽怯不敢出手,而是以身作則,瘋了一般攻擊著那些與他處於同等境界的敵人,

在擊殺了兩名同級強者之後,宋濤也是終於力竭,一不小心被人一劍洞穿了腹部,如果不是剛好被白玉發現拯救了回來,可能他也已經死亡多時了,

抬頭望了一眼已經廝殺在一起的小黑與狄良才,他的眼中也是充滿了希冀之色,為今之計,只有小黑擊殺狄良才,才能將這場危機化解,不然的話,再這樣拼下去,龍宇宗離覆滅不遠了,

這一刻,絕大多數圍觀者的目光也是死死的盯著那正激烈交戰的一人一獸,那裡,有著扭轉戰局的契機,因為只攻不守的小黑已經將狄良才逐漸的壓制,一旦小黑獲勝,以其堪比武宗強者的實力,分分鐘便是能夠將敗局扭轉,而這,也是白玉等人在靈力近乎枯竭的時候,依舊苦苦死守的唯一理由,

「傲嘯九天,神龍擺尾,」

小黑知道情況緊急,瞬間便是使出了血脈傳承記憶之中的殺招,布滿利齒的猙獰龍頭大張,一股極其強橫的音波能量呼嘯而出,全部轟擊在了狄良才的身上,

這種源於血脈之中的秘術,就和張宇的精神攻擊一樣,令人防不勝防,在轟擊在狄良才腦海之中的瞬間,便是讓他識海之中傳來一陣難以忍受的撕裂之感,彷彿下一秒,整個靈魂都要被轟成粉碎,

一霎那間,狄良才便是七竅流血,精神遭到前所未有的重創,在他沒有反應過來之時,那如同巨型黑色長鞭的尾巴便是狠狠的抽打在他的身上,

轟的一下,狄良才便是如同一個破布袋一樣被轟進了地面之中,生死未知,

「怎麼可能,副門主怎麼會敗在一頭妖獸的手裡,」見到狄良才落敗,黑虎門之人也是陷入了慌亂之中,對龍宇宗之人的攻勢也是減緩下來,

雖然自己剛才那一擊已經給予了狄良才毀滅性的的打擊,但是小黑卻知道,以武宗的強者的強橫生命力來說,還不會這麼容易就被自己擊殺,為了真正掃除隱患,小黑也是向著那被狄良才砸出的大坑飛掠而去,

「去死,」

突然,一聲暴喝聲響起,一道滿身血跡,狼狽不堪的身影驟然從坑底飛出,將一枚球狀物體使勁的砸向了小黑,

不明所以的小黑本欲閃躲,但是因為距離太近,自己的身軀又太過龐大,眨眼間便是被轟中,

「轟,」

一聲震耳欲聾的恐怖聲響傳出,小黑也是被完全淹沒在了肆虐的能量風暴之中,不等黑虎門之人為狄良才歡呼,令人驚訝的一幕出現了,只見本應該乘勝擊殺小黑的狄良才竟然轉身便逃,連叫上同門弟子的時間都是沒有,

「什麼情況,副門主這是要去哪裡,」

「不知道,不過看樣子,好像是咱們黑虎門的方向,」

此刻的狄良才雖然沒有瀕臨死亡,但是也已經達到自己所能承受的極限,全身多處受創,靈力近乎枯竭,他知道,如果自己再不逃的話,最終一定會被小黑擊殺,

在倉皇逃竄之時,本應踏空而立的狄良才體內靈力一滯,竟然從半空之中跌落下來,但是他根本就顧及不上顏面的丟失,站起來便是瘋狂的逃竄而去,彷彿慢上一步就要性命不保一樣,

不過小黑並沒有前去追殺狄良才,現在的當務之急乃是救援那些處境岌岌可危的宗門弟子,不然,就算他將狄良才成功狙殺,最後龍宇宗就只剩下張宇這麼一個光桿司令,他也是沒臉再去面對張宇了,

「吼,」

只聽小黑怒吼一聲,竟然轉身向著那些被捨棄的黑虎門弟子殺去,每次出手,必能帶起一團血霧,血腥的手段,使得所有黑虎門之人都是膽戰心驚起來,原本還算井然有序的陣營一下子亂成了一鍋粥,

「風絕,受死,」

就在這時,正在大殺特殺的小黑猛然覺察到風行門的門主風絕竟然想要趁亂逃跑,怒吼一聲,便是追了上去,

「狄良才竟然逃了,他竟然不戰而逃了,他連臉都不要了么,」看著狄良才遠去的背影,有人忍不住出言譏諷道,

「尊嚴和性命比起來哪個重要,我敢說九成人在面臨絕境之時都會選擇苟活而不是有尊嚴的死去,」

「可是他們黑虎門還有這麼多門人在此,他狄良才身為副門主就這樣將他們棄之不顧,」

「他們對於狄良才不過是隨時可以捨棄的棋子一樣,危急關頭,哪裡還顧得上他們,」

聽到周圍之人那滿含不屑的言論,原本佔據上風的黑虎門之人也是全員崩潰,連被他們視若神明的武宗強者都是落荒而逃,他們剩下這些,最多不過巔峰武尊之人誰還是那恐怖妖獸的對手,

「逃啊,」

一聲驚呼之後,黑虎門之人不論修為,全都四散逃竄起來,不僅顧不上攻殺龍宇宗之人,連那受傷的同門師兄弟都是顧及不上,潮水一般散去,

「榮祿老狗,你的死期到了,」見到小黑在那裡大發神威,聶天華也是來了精神,怒嘯著,瘋狂的糾纏向榮祿,

雖然以他現在的力量根本就無法擊殺此獠,但只要他能堅持到小黑騰出手來,那麼榮祿必死無疑,

榮祿自然也是深知聶天華的用心,心中頓時驚怒交加,也顧不上趁機擊殺聶天華,一拍胸膛,一口鮮血噴出,化成一團血霧包裹己身,飛速逃竄而去,

「榮祿老狗,有種你別逃,」看著寧願拼著自損根基,也要施展血遁逃竄的榮祿,聶天華怒吼一聲道,

但是任憑他如何出言譏諷,榮祿都是充耳不聞,只顧向著黑虎門逃去,兩人之間的距離也是越來越遠,最後終於消失在自己的視野之中,

「王八蛋,我一定會殺了你的,」怒火中燒的聶天華最終也因為靈力不濟止住了腳步,恨恨不已,

對於自己沒能兌現擊殺榮祿,給那些慘死在他的屠刀之下的兄弟報仇的諾言,聶天華也是心生愧疚,不過,他心中已經暗暗發誓,此生不斬此獠,誓不為人,

而另外一邊,在小黑的絕強實力之下,風絕就如同一隻暴風雨之中的扁舟一樣,時刻都有傾覆的可能,

風絕身為一門之主,更是有著巔峰武尊的修為,在以往,無論到了哪裡不是受人敬仰,可是今天,在堪比武宗的小黑的攻殺之下,早已經滿身血跡,傷痕纍纍,再也不復剛剛出場之時那種『天下盡在吾彀中已』的英勇身姿,

苟延殘喘之中的風絕心中已經萬分悔恨,萬不該因為一點野心就帶人參與圍剿龍宇宗,這一次不僅自己帶來的近百名風行門精銳死傷殆盡,他自己估計也要在劫難逃,

「蒼天啊,為何對我如此不公,」

風絕仰天怒吼一聲,再也不抱有一點希望,一身氣息也是逐漸沸騰起來,在自己生命的最後時刻,梟雄之色盡顯,他也選擇了那最為慘烈的死亡方式,,自爆,

「轟,」

一聲驚天動地的轟鳴聲響起,自爆的風絕屍骨無存,

而小黑為了避免那肆虐的能量餘波,傷及到那本就已經極度虛弱的龍宇宗之人,將自己的身軀化為一道山巒一般,以血肉之軀作為屏障,硬生生的承受了所有的自爆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