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蒼龍至尊>第二百六十一章 陳靖南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六十一章 陳靖南

小說:蒼龍至尊| 作者:駱駝祥子| 類別:玄幻魔法

?

%d7%cf%d3%c4%b8%f3黑虎門宗門駐地,狄良才尚未抵達宗門,那道狼狽不堪的逃竄身影便是吸引了負責宗門警戒任務的門下弟子,

「副副門主,」有那眼尖之人,看著那渾身滿是血跡,有些熟悉的身影,驚疑不定的問道,

「快,快去稟報門主,就說噗嗤,」狄良才話還沒說完,體內的傷勢便是再也壓制不住,瞬間爆發出來,一口鮮血噴出,便是昏迷過去,

在和小黑戰鬥之時,狄良才便是已經身受重傷,還是靠著心中那最後一股氣,強撐著才逃回宗門的,如果不是害怕自己被小黑擊殺,當場就已經堅持不下去了,

「怎麼回事,副門主不是帶人去剿滅龍宇宗了嘛,怎麼受到這麼重的傷勢,到底發生了什麼,」那首先將狄良才從地上撐起來的黑虎門之人有些驚慌失措的說道,

「不要問那麼多了,副門主剛才不是說了,讓咱們快點去稟報門主,一定是出現大變故了,」

「快來人,副門主重傷了,快來人,」

隨著急促的呼喊聲響起,那駐守宗門的黑虎門之人一個個皆是滿含疑惑的竄了出來,想要了解到底發生了什麼,

在見到那昏迷狀態的狄良才的一霎那,一個個都是臉色大變,驚恐的問道:「到底怎麼回事,門主竟然受到這麼重的傷勢,」

「我們也不知道,副門主話還沒說完,就昏了過去,」

「黑虎門之人注意,立刻進入最高警戒狀態,哪怕是一隻蚊子,也不能放進宗門去,」就在這時,那施展血遁的榮祿也是逃了回來,倏一出現,就是倉皇的疾呼道,

雖然眾人依舊是一臉的茫然,但是在見到狄良才和榮祿這兩大宗門強者都是身負重傷之後,也都警覺起來,生怕那未知的強者追殺上來,

「榮長老,到底發生了什麼,」在將榮祿和狄良才都妥善安置之後,黑虎門的另外一名長老邢吉迫切的問道,

「聶天華那個王八蛋,竟然帶著天華宗之人叛變了,不僅如此,還偷襲了副門主大人,要不是副門主境界高深,後果簡直不堪設想,」榮祿稍喘了一口氣之後,咬牙切齒道,

「狼子野心,狼子野心啊,當初聶天華加入咱們黑虎門之時,我就知道他們是養不熟的狼崽子,堅決不同意他們的加入,可是副門主大人就是不聽,現在可好,出事了吧,可就算是這樣,副門主也不可能傷成這樣啊,而且,當時不是還有數百宗門精銳隨同前往,就算是在多一個天華宗,將他們剿滅也應該是十拿九穩的事情吧,」邢吉依舊疑惑不解的問道,

「你不知道,在龍宇宗之中潛藏著一頭遠古妖獸,那妖獸實力極強,就算是副門主大人都不是他的對手,而且,性情極為殘忍,生吞活剝了咱們宗門幾十名精英弟子,要不是我見勢不妙,提前一步逃了回來,可能你就見不到我了,」榮祿心有餘悸的說道,

「什麼,遠古妖獸,龍宇宗怎麼可能有這種東西,」

「不知道,不過我敢肯定那妖獸絕對是龍宇宗殺手的存在,這回暴露出來,等到咱們門主出關,一定能將那畜生擊殺,到時候,龍宇宗喪失了這最大的依仗,自然不攻自潰,」榮祿惡狠狠的說道,

「到時候,一定要將聶天華那個王八蛋生擒活捉,讓他生不如死,知道反叛咱們黑虎門的下場,」

「門主大人正在閉關突破到中級武宗之境,為了避免被打擾到,那閉關之地更是設置了層層法陣,現在我們的信息根本就傳不進去,只有等宗主出關,才會知道這外頭髮生的一切,,咱們再等幾天,門主當時說過,最多再有兩日的時間,不論成功與否都會出關,畢竟咱們黑虎門還有許多大事等他來執掌大局,」邢吉滿臉無奈的說道,

「那就再等幾天吧,龍宇宗的那頭妖獸雖然重創了咱們副門主,但是自己也是受到了不輕的傷勢,現在肯定在休養之中,等到門主大人出關,實力必定能夠更進一步,到時候一定要血洗整個龍宇宗,為那些慘死的宗門弟子報仇,」

榮祿一想到自己像狗一樣,在聶天華的追殺下倉皇逃竄,內心便是湧現出無限的羞辱之感,當時如果不是小黑重創了聶天華,上演了一場驚天***,自己早就將其擊殺,哪會像想在這樣,連本門弟子都顧及不上,落荒而逃,

「榮長老,邢長老,剛剛有咱們黑虎門的弟子陸續返回,您看要不要去安撫他們一下,」突然,一名宗門小廝打斷了榮祿與邢吉的談話,戰戰兢兢的問道,

從那些逃往回來的宗門弟子口中,他得知在龍宇宗之中竟然供養著一頭君級妖獸,那妖獸不僅大如山嶽,實力更是強橫的沒邊了,一口氣吐出,便是擊殺一大片的宗門強者,就算是那武宗境界的副門主狄良才,也僅僅堅持了幾招便是被擊敗,如果不是逃得快,已經被其吞噬,

而現在,那妖獸獸性大發,正在黑虎城中瘋狂的擊殺流竄在各處的黑虎門之人,馬上就要殺到黑虎門大本營了,

由於大家各執一詞,一人一種說法,此時的黑虎門早就已經人心惶惶起來了,

這些自然有些誇大其詞,但是,對於絕大多數人來說,流言蜚語最是可怕,此時,黑虎門許多未曾參加剛剛那場大戰之人都是不安起來,生恐小黑會追殺過來,

更有甚者,有人已經做好隨時腳底抹油的準備了,

「走,帶我去看看,現在副門主昏迷,門主大人閉關,宗門一應事務都需要我們這些長老來頂起來,只要咱們能夠堅持到門主出關,那麼所有的而一切問題都會迎刃而解,」心思深沉的榮祿說道,

「榮長老所言極是,你我一同前往便是,」

很快,兩人便是來到了黑虎門弟子聚集之地,此時,許多人都是三三兩兩的聚集在一起,不斷的述說著當時自己親身經歷的場景,一個個吐沫橫飛,生恐自己講述的不夠驚心動魄,無法體現出自己在面對那種危機時的英勇,

「榮長老來了,大家安靜一下,」有人見到榮祿的到來,連忙提醒著身旁的同伴道,

「這一次宗門傷亡如何,統計出來沒有,」榮祿看著眼前那正在照顧傷者的門人,陰沉著臉問道,

「回稟榮長老,詳細情況還沒有弄清楚,除了寥寥無幾逃亡在外的,粗略估計之下,咱們黑虎門這一次也折損了將近二百名門人弟子,其中還有數名武尊強者,就連連山長老都隕落在了最後的混戰之中,」

「竟然這麼多,咱們黑虎門已經一二十年沒有遭受這麼大的損失了,等到宗主出關,讓我有何顏面面對宗主,」榮祿惋惜的說道,臉上更是滿布自責與懊悔之意,

「榮長老,這些都不怪你,都是副宗主一意孤行,非要帶人去剿滅龍宇宗,這下可好,不僅沒有完成任務,反而讓人家殺得丟盔棄甲,我黑虎門的臉面都是丟盡了,」有榮祿的親信,見到榮祿暗中使出的顏色,連忙鼓動周邊的同門師兄弟道,

「是啊,這件事不能怪榮長老,過錯絕大多數都在狄副門主身上,還是他太輕視龍宇宗了,」隱藏在暗處的另外一人附和出聲道,

這一次,黑虎門遭受如此大的損失,必須有人就將責任承擔下來,而當時,剿殺龍宇宗也算是在榮祿的提議之下進行的,萬一到時候黑虎門的門主陳靖南出關之後遷怒於他,他的小命極有可能不保,

所以,趁著現在絕大多數人都對狄良才獨自逃竄,棄大家與不顧這件事心中有著怨言的時候,將過錯推卸出去,到時候他也能夠少承擔一些責任,

「哎,大家不應該這麼說,畢竟我也有一定的責任,如果當時我能夠極力勸說副門主先忍一忍,等到門主出關,到時候,在門主的帶領之下,絕對能夠夠碾壓他們,」輕描淡寫間,看似榮祿頗為自責,實際上已經將責任推卸的一乾二淨,

「現在,大家的耽誤之急是抓緊時間休養,等候門主大人出關,此等血仇,如果不報的話,我黑虎門還有何顏面存在黑虎城之中,」一旁的邢吉轉移話題道,

對於榮祿的心思,他自然也是一眼就看穿了,不過並沒有言明,大家相互之間心照不宣就可以了,以後,說不定哪天也有求他辦事的時候,到時候,想必榮祿看在今天這份情分上,也會鼎力相助的,

榮祿老謀深算,也是微不可查的向著邢吉輕輕的點了點頭,以示謝意,

「轟,」

就在大家感剛剛安定下來之時,一股驚天動地的恐怖氣勢,猛地從黑虎門之中爆發出來,即使隔著老遠的距離,榮祿也是能夠感受到天地之間的靈力都是瘋狂的聚集起來,然後,如同長鯨吸水一般,凝聚成一道靈力漩渦,迅速消失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