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蒼龍至尊>第二百六十七章 飲血之刃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六十七章 飲血之刃

小說:蒼龍至尊| 作者:駱駝祥子| 類別:玄幻魔法

?

林焱在施展出猿魔拳之後,就如同真正的遠古魔猿一樣,每一拳之中都蘊含著無比恐怖的力量,這一拳如果是轟擊在一座山峰之上,那整座山峰都將灰飛煙滅,

而且,因為林焱知道陳靖南乃是中級武宗境界大高手,更是將那在葬魂谷之中得到的巨魔拳套都戴在了手上,沒有留下一絲餘力,力求在最短的時間之內重創乃至擊殺陳靖南,

感受著迎面而來的恐怖拳風,陳靖南的臉色越發的凝重起來,雖然自己身為中級武宗,境界上遠超林焱,但是面對著這種剛猛霸道的力量,就算是他也要鄭重應對,否則一個不小心,陰溝裡翻船也不是不可能,更何況,地面之上還有一個更加深不可測的張宇虎視眈眈,

「黑虎歸位,」

陳靖南怒吼一聲,那環伺在他周圍的黑色猛虎長嘯一聲,便是再次凝聚在他的雙拳之上,使得陳靖南看起來好像從拳頭到手臂整個烙印了一隻黑色虎形紋身,而且那紋身活靈活現,猙獰無比,好像隨時都準備飛撲出來,

黑虎歸位,也就是眨眼之間的事情,而這時,林焱的拳頭也已經接近陳靖南的身體,只見他稍退一步,腰身一扭,那附著黑虎紋身的拳頭便是如閃電一般呼嘯而出,與林焱的拳頭重重的轟擊在了一起,

「,」

兩拳相觸,頓時響起一股極為沉悶的聲音,因為乃是近身肉搏,兩股力量都是極為內斂,幾乎沒有多少泄露,就如同凡人世界中的武林高手的內力一般,瘋狂的朝著對方的體內鑽去,想要將敵人的身體撕裂,

在這一擊之下,兩人幾乎同時倒退而去,但是因為境界上的差距,即使有著巨魔拳套的加持,林焱依舊稍遜一籌,後退了近乎一丈之遠,而陳靖南才僅僅退後了一米而已,

「中級武宗,果然厲害,」林焱輕笑一聲,誇讚道,

「小子,你不用得意,你不是我的對手,趁早滾蛋,不然的話,你只有死路一條,」陳靖南怒氣沖沖的說道,

雖然林焱剛才的誇讚乃是真心實意,但是在陳靖南看來就是一種諷刺,以中級武宗對戰半步武尊,這中間的差距,簡直就如同天塹,可是自己才僅僅取得了這麼一點的優勢,如果讓其他的同級強者得知,還不笑掉大牙,

「老傢伙,以為小爺好欺負不是,如果你不是比我多吃幾年閑飯,對付你,我一隻手足矣,」聽到陳靖南的嘲諷,林焱笑容也是收斂,寒聲道,

本來還想和他好好玩玩,磨練一下自己的實力,但是現在,還是速戰速決吧,

隨即,他的攻勢越發猛烈起來,有著張宇壓陣,現在的他根本就不顧及自己會不會被重創,一bobo的攻擊如同潮水一般向著陳靖南的身上招呼而去,

看著那完全就是一副以命搏命架勢的林焱,陳靖南心中也是也是越發苦澀,林焱可以無所畏懼,但是他不行,一旦他在林焱這裡就受到重創,那麼在面對張宇的時候,就更加沒有勝算了,

退一萬步,就算自己能夠拼著重創擊敗張宇和林焱兩人,那最後自己也肯定也是強弩之末,那正隱藏在人群之中不懷好意的其餘強者絕對不會放過這等天賜良機,一定會伺機出手將自己擊殺,或者聯合他人滅了自己的黑虎門,

畢竟這麼多年,為了各種資源,功法武技,自己或明或暗不知道得罪了多少人,暗中想要他死的人不知凡幾,所以出手之間,他的攻擊也是有些束手束腳起來,

不過,中級武宗實在是太過強大,即使陳靖南需要分神防禦,也幾乎穩穩壓制住了林焱,不時地,能夠給予他一些創傷,積少成多之下,林焱已經受到了不輕的傷勢,

「林焱,用石人傀儡,」看著天空之中處於劣勢的林焱,張宇連忙出言提醒道,

聽到張宇的呼喊,林焱也頓時回過神來,在被轟退之後,儲物戒之上光芒一閃,一具與常人大小相仿的石人傀儡便是出現在了他的身旁,那一身氣息之強,足以匹敵初級武宗高手,

「媽的,是傀陰宗的傀儡,你們和傀陰宗到底什麼關係,」看著拿出傀儡后一臉有恃無恐樣子的林焱,陳靖南駭然問道,

在浴血平原,傀陰宗擅長製作各種傀儡,幾乎家喻戶曉,所以,第一眼看到這麼強大的傀儡,陳靖南幾乎本能的想到的是傀陰宗,因為也只有他們才有那個底蘊和實力,製作出這種超級傀儡出來,

而傀陰宗對於陳靖南來說又是一個龐然大物,雖然他在突破到中級武宗的時候心中也滋生出趕超傀陰宗,血岩谷的野心,但是他也知道,這實在有些不現實,不說其他,只需一名巔峰武宗境界的強者出手,黑虎門就能被殺的片甲不留,

所以,他的心中對於傀陰宗還是有著極深的畏懼,能夠拿出堪比武宗的傀儡,怎麼看都像是傀陰宗最為核心的弟子,最起碼在他看來與那傀陰宗也應該有千絲萬縷的聯繫,萬一一個不好,自己再得罪了傀陰宗,那麼他就只有放棄在這黑虎城中的一切根基,有多遠,逃多遠了,

「呵呵,放心,我們和傀陰宗絕對沒有一分錢的關係,你儘管出手就是,你不出手,那就不要怪我心狠了,」看著那如同驚弓之鳥一樣的陳靖南,林焱嗤笑一聲,指揮著石人傀儡,再次向著陳靖南瘋狂的攻殺而去,

其實,這傀儡還是當時在血岩谷那一片神秘墓場之中一處地下宮殿之中得到的,在張宇將原主人烙印摧毀之後,烙印下了他們自己的印記,

本來小黑也有一具石人傀儡,但是因為知道張宇深入虎穴,要去挑起兩宗之戰,怕他萬一事情敗露,被人追殺,有著這石人傀儡的掩護也能安然逃脫,所以就將自己的那一具傀儡交給了張宇,讓他以備不時之需,

張宇當時也是拒絕的,但是拗不過小黑,再加上事情順利的話,這一來一回也就四五天的時間,黑虎城這邊應該不會發生幹什麼大的變動,也就收了下來,

可是誰知道,因為風絕的挑撥,兩宗之戰提前爆發,自己如果再回來的晚一些,那剩下的肯定就只有殘垣斷壁,和滿目蒼夷了,

而在現在,他應經打定主意要將黑虎門完全摧毀,因為害怕自己萬一將四具石人傀儡都拿出來,會將陳靖南嚇跑,才一直將這張底牌留了下來,

有著石人傀儡的相助,林焱的處境瞬間逆轉,二對一之下,已將堪堪與受到束縛的陳靖南戰了個平手,

「小子,這是你逼我的,」聽到林焱說自己與傀陰宗沒有太多的關係,陳靖南心中也是放鬆下來,手掌之中光芒一閃,一把鋸齒密布的黑色長刀便是出現在他的手中,

在這詭異長刀出現的霎那,絲絲黑氣氤氳浮現其上,陳靖南手掌之上那如同紋身一樣的黑色猛虎竟然躁動起來,暮然間,竟然從他的手臂再次浮現出來,猛地鑽入了那詭異長刀之中,

在那黑虎鑽進黑色長刀之後,那黑色鋸齒長刀彷彿被賦予了靈性一般,不斷的震顫起來,一股嗜血的渴望猛地從其上傳來,似乎想要擺脫陳靖南的控制,吸食盡林焱的鮮血,

「飲血之刃,不要著急,這一次我一定會讓你飲足鮮血,」陳靖南說著,竟然將這黑色長刀猛地向著自己的手掌一劃,割出一道傷痕來,然後將那殷虹的鮮血滴在了那黑色刀身之上,那些血剛剛接觸刀身,就被其一絲不剩的全部吸收,

在吸收了這鮮血之後,這被陳靖南叫做飲血之刃的詭異長刀變得更加興奮起來,幾乎想要從他的手中掙脫出去,

「飲血之刃,給我殺了他,他全身的鮮血都是你的,」陳靖南向著刀身一拍,似在自言自語道,

隨即,他便是緊緊握住刀柄,向著神情凝重的林焱爆射而去,

「鐺,」

在那飲血之刃與林焱的巨魔拳套相撞的瞬間,竟然傳來一聲極為刺耳的金鐵交擊之聲,林焱也是明白,這飲血之刃最起碼也是和巨魔拳套一個品級,為頂級玄器,

但是這飲血之刃比之他的巨魔拳套更加詭異,在接觸的霎那,一股黑氣竟然穿透巨魔拳套的防護,瘋一般的向著他的血肉之中鑽去,一瞬間,他便感覺自己的手掌彷彿被針扎一樣,鑽心的疼痛,

林焱心中一驚,連忙指揮著石人傀儡沖了上去,而他則連連後退,同時不斷的調動起體內的靈力,想要將那股詭異的黑氣逼出體外,

可是,這絲黑氣就如同有著生命一樣,瘋狂的噬咬著他的血肉,在耗費了大量的靈力之後,林焱才憑藉著靈力的渾厚,將那股黑氣完全湮滅,

而這時,那負責阻擋陳靖南的石人傀儡已經被逼得連連後退,要不是石人傀儡根本就沒有血肉之軀,不懼怕那詭異的黑氣,現在可能早就支持不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