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蒼龍至尊>第二百六十八章 屠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六十八章 屠殺

小說:蒼龍至尊| 作者:駱駝祥子| 類別:玄幻魔法

?

饒是如此,那石人傀儡的身軀也是被那飲血之刃劈砍的坑坑窪窪,甚至有些地方都出現立刻一些極為細密的裂紋,

在剛剛得到這石人傀儡的時候,林焱曾經為了驗證它的防禦力到底有多強悍,特意用張宇的驚雷劍劈砍過石人傀儡的腳底,最終得出的結論是,這以混元石鑄造的石人傀儡堅硬程度堪比一二品的玄器,

可就算這樣,在飲血之刃的攻擊之下,也是遭受到了極大的破壞,

「老東西,給我下去,」林焱知道,現在不能再拖延下去,越拖延,對自己反而越不利,猿魔拳連連轟出,在石人傀儡的輔助之下瘋狂的攻擊起陳靖南,

即使偶有一絲詭異黑氣鑽進自己的體內,林焱也強忍著身體上的疼痛,有意無意的的逼迫陳靖南不斷的接近地面,

在這個過程之中,林焱也是被那飲血之刃數次劃破皮膚,每一次接觸之處,飲血之刃都會從張宇的傷口處吞噬掉大量的鮮血,而將這些鮮血吞噬之後,那飲血之刃的氣息彷彿越加強大起來,

不過,在林焱那不要命的攻擊之下,為了減少自己受到的傷害,不知不覺中,陳靖南已經越加接近地面,

「宇哥,出手,」看到時機成熟,林焱爆喝一聲,提醒起張宇道,

而時刻準備著的張宇也是瞬間暴起,腳掌猛地一登地,體內的靈力全力爆發,瘋狂的運轉起來,舉起手中早已饑渴難耐的驚雷劍,劃出一道驚天劍芒,向著陳靖南狠狠的劈去,

「混蛋,」

本來正在全力應對林焱和那石人傀儡的陳靖南餘光一瞥間,頓時震驚起來,那數丈大小的劍芒,尚未降臨,就讓他全身寒芒乍起,有一種毛骨悚然之感,

張宇果然如他所預料的那樣,乃是那隱藏最深的最強者,這一劍之威,幾乎已經到能夠匹敵中級武宗了,

這個時候,陳靖南也顧及不上林焱的攻擊,當務之急,面對張宇才是最主要的,

不然的話,被張宇一劍劈中,自己最起碼也要脫層皮,

「黑虎神光,」

只見林岩將那飲血之刃的刀身一轉,面向張宇,那本來已經完全隱沒的黑色猛虎再次顯現,雙眸一睜,兩道黑色神光再次向著張宇暴射而去,

「大哥小心,」在那黑虎尚未睜開雙眼之時,已經吃過這黑色光芒大虧的小黑連忙出言提醒道,

有著小黑的提醒,張宇雖然自視甚高,但是也不會以身試法,去嘗試這黑光到底有什麼作用,腳下移行幻影靈活而出,巧妙地不斷閃躲著,最終,那黑色閃光以毫釐之差被張宇成功躲過,

而再次釋放出這種黑色神光之後,那黑虎眼中也是顯現出疲憊之意,雙眼再次緊緊地閉了起來,然後一溜煙重新鑽回了飲血之刃之中,

「可惜,」陳靖南見到張宇未曾中招,不甘的嘆息一聲,便欲轉身逃離,然而不等他一躍而起,林焱的猿魔拳已經如同重鎚一般,狠狠的在當頭砸落,將他重新打了回來,

也就是在這個時候,張宇那道驚天劍芒也是不期而至,對著陳靖南狠狠劈下,

「轟,」

肆虐的能量風暴陡然形成,將四周尚在苦苦支撐的一應建築物全部摧毀,一瞬間,方圓數公里之內都被夷為了平地,

同時,那漫天的飛舞的煙塵也是將張宇等人的交戰之地完全籠罩,視力不佳之人,根本就不知道結果怎麼樣了,

至於那些圍觀者,則早就已經見勢不妙,遠遠的避開,所以並沒有人在這肆虐著的能量風暴之中殞命,

待得那飛揚的塵土漸漸消散,也終於露出了那正處於風暴中心的陳靖南,

為了應對這一擊,陳靖南已經使出了全力,如果不是橫在自己胸前的飲血之刃擋下了大量的攻擊,他可能已經受到重創,畢竟現在的他幾乎算是一心三用,在面對石人傀儡的同時,還是兼顧林焱,更要小心張宇,

不過在擋下這一擊之後,一直都是大局在握的陳靖南也是披頭散髮起來,在混著這臉上的泥土,顯得狼狽不已,

「你竟然真的只是大武師,」在張宇攻擊陳靖南的那一霎,他那完美收斂的氣息也是最終露出了破綻,再加上因為距離近,一下子就被陳靖南覺察出來,

然而,他寧願張宇只是一個駐顏有術的武宗老怪,也不希望張宇真實境界只是一個小小的大武師,畢竟後者的話,給他的打擊實在太大了,

在他數十年的生命之中,不要說見過,就連聽都沒有聽過,什麼時候,大武師都能夠匹敵中級武宗了,這種人,就連妖孽都不足以形容了吧,

恐怕也只有那種處於傳說中,超凡入聖的至尊強者同齡之時,才有張宇這般強悍吧,

再結合同樣年輕,竟然能夠以半步武宗和自己對戰良久的林焱,和那堪比武宗,珍貴無比的石人傀儡,種種結合之下,陳靖南不敢想象,到底多麼恐怖的背景,才能培養出張宇這樣的鬼才,

「良才,過來助我,」在張宇,林焱,石人傀儡三方的圍攻之下,陳靖南也是壓力倍增,再也強撐不下去,連忙呼喚起狄良才來,

可是張宇怎會如它所願,一揮手,一句同樣的石人傀儡也是騰空而起,撲向了狄良才,將他死死的糾纏在了原地,已經自顧不暇,

見狀,陳靖南的一顆心一下子跌入了谷底,他不知道張宇手中到底還有多少這種價值無法估量的石人傀儡,看今天的這幅情形,自己想要逃脫,希望都已經很渺茫了,

「黑虎門之人聽令,全部出動給我殺光龍宇宗之人,所有黑虎城之人聽著,無論是誰,只要斬殺龍宇宗一人,我賞十萬中品靈石,當場墊付,」陳靖南大聲的咆哮道,

他也是明白,張宇這是鐵了心要留下自己,為今之計,只能採取這圍魏救趙之計,將水攪得的越渾越好,只有這樣,自己才有趁亂逃脫的可能,

本來黑虎門那些人在見到宗門僅有的兩名武宗強者都是被困住,早就已經驚呆在原地,不知道如何是好,聽到陳靖南的咆哮聲,一個個也是有些猶豫不決起來,但是懾於陳靖南的凶威,心中一狠,硬著頭皮沖向了龍宇宗諸人,

此時,龍宇宗諸人剛剛經過一場大戰,尚且沒有恢復過來,哪裡是這些基本上都是處於全盛狀態的黑虎門之人的對手,為了減少不必要的傷亡,張宇再次取出一具石人傀儡,拋向了那如同野狼一樣的黑虎門之人,

這個時候,兩宗之人尚未短兵相接,而那石人傀儡已經沖了上來,簡直就如同沖入羊群的餓狼一樣,揮手間就能擊殺一名黑虎門人,在這堪比武宗的石人傀儡的攻殺之下,他們幾乎沒有任何還手的餘地,畢竟,黑虎門可沒有那種能夠越級挑戰的天才弟子,就算是巔峰武尊高手,也與武宗有著不可逾越的鴻溝,

而能夠修鍊到武尊境界的,哪一個不是姦猾之輩,一個個惜命的緊,明知必死的結局,誰還會衝上去送死,早就躲得遠遠的,

如果不是害怕陳靖南會脫困出來找他們算賬,早就有人臨陣脫逃了,

而見到石人傀儡的那一霎,那些本來聽到陳靖南的巨額懸賞有些蠢蠢欲動的旁觀者一個個好像被當頭破了一盆冷水一樣,一下子冷靜下來,

就算自己真的成功擊殺了龍宇宗之人,然後得到了那筆賞金,但必定要承受龍宇宗無盡的怒火,不說別的,只這一具堪比武宗的石人傀儡對於絕大多數人來說就是一座不可逾越的山峰,

畢竟靈石雖好,但是有命得沒命花還等於白搭,

有著石人傀儡在那裡大開殺戒,龍宇宗之人的壓力驟減,幾乎面對的都只是一些大武師境界的漏網之魚,而憑藉著人數上的優勢,很輕易就能將其格殺,

很快,黑虎門便是出現了一面倒的屠殺之景,恐懼不斷蔓延之下,終於有人再也忍不住,哀嚎一聲,向著遠處逃遁而去,

有著一人帶頭,其餘人再也不願意抵抗,紛紛效仿起來,爭先恐後的四散而逃,

此刻軍心已散,黑虎門之人對於龍宇宗再也沒有一點威脅,僅剩下為數不多的死忠份子在那裡坐著無謂的抵抗,不過有著石人傀儡這般高手,死亡已成定局,

「榮祿老狗,納命來,」就在這時,聶天華也是一眼看到了混跡在人群中,想要偷偷逃遁的榮祿,怒吼一聲,便是沖了上去,而邱炳源與白玉害怕他吃虧,也是緊隨其後,將榮祿團團包圍起來,

「榮老狗,今天我必拿你的血,祭奠我那些死去的弟兄,」看著眼前一臉惶恐的榮祿,聶天華寒聲道,

他可是沒有忘記,在黑虎門第一次圍攻龍宇宗的時候,榮祿仗著自己修為高絕,擊殺了很多自己的同門兄弟,

而現在,就是自己兌現諾言,給那些尚未安息的亡魂報仇的時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