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蒼龍至尊>第二百六十九章 當場祭拜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六十九章 當場祭拜

小說:蒼龍至尊| 作者:駱駝祥子| 類別:玄幻魔法

?

俗話說:樹倒猢猻散,牆倒眾人推。

在見到黑虎門從長老到普通弟子一個個都倉皇逃竄起來,有些對於黑虎門心懷恨意,或者是想要討好龍宇宗,或者帶著其他目的的圍觀者也是不再有所顧忌,迅速跳了出來,毫不留情的攻殺向自己身邊的黑虎門之人。

有著這些不認識的「朋友」的幫助,黑虎門潰散的更加迅速,誰都顧及不上別人,只想著自己如何能夠成功逃離。

很快,這原本在黑虎城之中極為有名的黑虎門便是完全崩塌,即使有些人能夠僥倖活下來,估計也會害怕有黑虎門的仇家前來尋仇而隱姓埋名,徹底斷絕了黑虎門死灰復燃的可能。

至於黑虎門的正副門主陳靖南與狄良才,現在的處境也是岌岌可危,陳靖南還好一點,憑藉著中級武宗的強強橫修為還在苦苦支撐著,而狄良才因為傷勢本就沒有痊癒,已經漸漸的沒有了還手之力。

不得不說,造化弄人。本來他是來親眼見證龍宇宗覆滅的,沒想到現在反而成了見證自己的黑虎門覆滅,這結果反差之大,無論如何他都難以接受。

至今他還想不明白,龍宇宗已經有這麼強大的實力了,為什麼在面對自己的時候要忍氣吞聲,如果當時將現在的一半實力顯露很出來,自己基本上就放棄動手了。

「啊!大哥,救我1一不留神,狄良才便是被那石人傀儡一拳狠狠的轟擊在了自己肩膀之上,一下子,恐怖的巨力便是將他的左臂骨完全粉碎,疼得他忍不住慘叫起來,慌忙向著陳靖南求助起來。

可是陳靖南面對的壓力簡直比他還大,即使兄弟情義再深,自己已經是泥菩薩過河,自身難保了,哪還有閑心管他的死活。

「有種單挑,你們這麼多人圍攻我,算什麼好漢1瀕臨絕境的陳靖南忍不住咆哮道。

「呵呵,陳門主你是三歲小孩嗎?要不怎麼會說出這麼幼稚的話來!我未回來之前,你以多欺少的時候,為什麼就不曾想過將自己的修為壓制?現在只能說你是咎由自齲」張宇不屑的回答道。

對於陳靖南給小黑所造成的傷害,張宇心中早就憤怒至極,只有用他的性命,才能彌補他的過錯,所以,張宇是無論如何不會放過陳靖南的。

況且他和林焱本就未突破武宗,兩人聯手壓制陳靖南說不出不僅不丟人,反而只會讓人敬佩,越級挑戰,這可不是普通人能玩的。

再說了,在張宇的眼裡,勝利遠比臉面更重要,如果為了所謂的臉面而放棄現有的優勢和陳靖南單打獨鬥,那隻能說愚蠢至極!

任憑陳靖南左突右沖,可是就是無法突破張宇等人的包圍圈,而且,隨著時間的流逝,陳靖南也漸漸的感覺有些力不從心。

雖然中級武宗的靈力異常雄厚,但靈力總和也是有一個限度。本來一個堪比中級武宗的張宇就足夠他受得了,再加上一具石人傀儡和不斷遊走給予他傷害的林焱,他的消耗速度之大,幾乎堪比尋常的三倍之多,這個時候已經接近告罄。

「聶宗主,咱們有話好說,只要你肯放我離開,我答應你,將這些年所積累的財富全都奉獻給你。」以一敵三,即使聶天華等人都未曾恢復到巔峰狀態,也不是榮祿能夠頗,出於對死亡的恐懼,他也是連忙拉下臉面,向著聶天華乞求起來。

「放了你?哼!那我怎麼對得起那些慘死在你手中的兄弟,我還有何顏面活在這個世上1聶天華怒火衝天道,雙眸之中那憤怒之芒們幾乎化為實質,噴薄而出。

「我知道我錯了,但當時咱們各為其主,我也是逼不得已啊,如果我不去攻殺你們的人,狄良才那個傢伙就要殺我了,求求你,放了我吧。」榮祿急忙辯解道。

面臨著生死危機,有些人能夠坦然面對,而有些人則無所不用其極的想要苟活,榮祿,既是屬於後者。此時,他為了能夠活下去,狄良才也被他直呼其名,哪還有往日的尊敬。

如果不是還要應對聶天華等人的攻擊,他估計早已經像狗一樣跪在地上,乞求起來。

「多說無益,血債還需血來償,你殺了我那麼埽今天你必須給他們陪葬1對於榮祿的苦苦哀求,聶天華始終無動於衷,現在他的心中唯有復仇的火焰,只有榮祿的鮮血才能將之澆滅,要不然,每一天他都要承受無盡的煎熬。

「兩位龍宇宗的同道,只要你們肯留我一命,我發誓從今以後我與黑虎門再也沒有絲毫瓜葛,而且我願意加入龍宇宗,要知道我可是有著巔峰武尊的修為,有我的加入,龍宇宗的實力必能能夠更加強大。」見到聶天華已經是鐵石心腸,狡詐的榮祿連忙又將突破口轉向了白玉兩人。

「仗著修為肆意屠殺弱小,是為不仁;為了苟活於世,叛離自己的宗門,是為不義。像你這樣不仁不義,卑鄙狡詐之輩,留下就是禍害,還想加入我們龍宇宗,簡直就是做夢!黑虎門就是因為有太多你這樣的蛀蟲才會這麼快就崩潰,我可不想引狼入室,自毀門牆1白玉譏諷道,出手更是毫不留情。

「炳源兄,看在咱們多年的交情的份上,你就給我說說好話,放我一馬吧。」榮祿再次道。

「你和我還談交情?咱們之間那也能算交情?最多算仇怨,你就死了那條心吧,今天你不可能活著離開1邱炳源蔑然道。

因為邱氏老祖丘處機在世的時候,邱家的罪過黑虎門,在丘處機銷聲匿跡之後,黑虎門便是不斷的欺壓起邱氏一族,更是打算在陳靖南出關之後將其連根拔起。

在走投無路的情況下,邱氏這才選擇加入了龍宇宗,以求那一線生機,令他們沒想到的是,龍宇宗隱藏起來的實力竟然遠遠超出他們的估計。

原本他們以為,憑著張宇等人的身手實力,最多也就是能與黑虎門僵持下去,可是現在,這股力量之強,竟然能夠將黑虎門顛覆!

而聽到邱炳源的回答之後,榮祿也是真正的陷入了絕望,就連反抗的心思都是弱了下去。

但他並不想選擇自爆,因為在蒼龍大陸之上流傳著的這麼一則傳說:一般人死亡,還有轉世投胎的可能,說不定千百世輪迴之後,還能蘇醒前世的回憶。

但是如過自爆的話,你在死後最後一絲真靈也會消散,等於說在這個世上的最後一點痕都會被抹除,那就等於真正的消亡,萬劫不復。

對於貪生怕死的榮祿來說,他還沒有那個勇氣選擇自爆!

「噗嗤1

在榮祿心神鬆懈的一瞬間,白玉的長劍狠狠的刺進了他的胸膛,直接洞穿他的身體,帶出一團血霧。

「聶天華,你今天殺了我,來日也必將被他人所殺,我先走一步,在黃泉地獄等你,哈哈」感受著生命的流逝,榮祿慘笑一聲道。

他知道,這次自己是真的死定了,也不再垂死掙扎,認命一般,緩緩的閉上了雙眼。

在白玉手中長劍抽出的瞬間,聶天華也是毫不留情的一劍揮出,一霎那間,一顆蒼老的頭顱便是高高拋起,血如泉涌。

榮祿身首異處,死無全屍!

見到自己終於手刃仇敵,聶天華心中也是感慨萬千,本來在陳靖南出現的一霎,他和大多數人一樣,已經絕望,當小黑就要被擊殺的時候,他也已經認命,不認為自己還有報仇的機會。

他不怕死,可是沒有為那些慘死的兄弟報仇他就死了,他實在有些不甘。

然而,山窮水復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沒有想到宗主張宇等人竟然在關鍵時刻回歸,強勢逆轉戰局,讓他也終於大仇得報。

對於張宇,他現在即使欽佩又是崇敬。如此年輕,戰力之強,自己拍馬不及,他知道自己這輩子都不可能跟上張宇的腳步。

同時他又有些慶幸,自己為天華宗找了一個好的歸宿,這活下來的兄弟,以後也終於不用再流離失所了。

「各位枉死的兄弟,我聶天華給你們報仇了,你們在天有靈的話,請安息吧。」聶天華舉起榮祿的頭顱,半跪於地,就地祭奠起在上一場戰鬥之中死去的那些天華宗之人。

而一旁的白玉和邱炳源則是默默地看著,表情莊嚴肅穆,並沒有因為聶天華此舉有什麼不滿,反而十分欣慰。如此重情重義的漢子,加入龍宇宗才是龍宇宗之福,正是有著這樣的人的存在,一個宗門才能長盛不衰。

一些前去追殺黑虎門殘餘勢力的原天華宗弟子在返回之後,見此情景,也是默默的站到了聶天華的背後,為那些逝溶默哀起來。

這個時候,在場敵對的黑虎門之人,死的死,逃的逃,對於龍宇宗已經再無威脅,所以,聶天華等人才會如此的放心大膽當場祭拜。

此時,就連狄良才的處境也已經岌岌可危起來,一個不好,就要身死當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