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蒼龍至尊>第二百八十六章 屈服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八十六章 屈服

小說:蒼龍至尊| 作者:駱駝祥子| 類別:玄幻魔法

?

看著張宇的到來,傑少的情緒變得更加激動起來.

「這一次算平局,咱們再來一次1說著,傑少就欲將搖骰拿到手裡。

「別著急啊,我還沒向大家證明一件事呢。」掐住傑少的手腕之後,張宇將那副搖骰拿到了自己的手裡。

「現在,我就向大家展示一下這其中的貓膩。」張宇說著,將那搖骰隨意一滾,然後對著其上輕點一下,打了開來,周而復始了三次之多。

「十八點,每次都是十八點,這是怎麼回事?」有人疑惑的問道。

「問題就出現在這幅搖骰之上,不論是誰,拿著這幅搖骰,隨便一搖,然後將其放正之後輕輕一點,就能搖出三個六來,不信你們大家可以試一試。」

「我來試一下。」聽到張宇的解釋,有一感興趣的壯漢走了上來拿起搖骰,按照張宇所說試了一下之後發現果然最後出現的是三個六,十八點!

「我根本就不會玩這個,都能搖出來十八點,看來還真是搖骰的問題。」壯漢大聲道。

「我也來試試1

「我也要試1

隨著圍觀者接二連三的實驗,最終也證實了張宇所言非虛,這幅搖骰有問題,傑少出了老千!

「這麼坑,怪不得我看他總是贏,原來是出老千埃」

「沒錯,這種事必須嚴懲,不然的話以後誰還敢在這玩。」

那些輸了錢的人,立刻憤憤不平的說道。

「林焱,那些靈石歸你了,就當是對你的補償吧。對了那個傑少,我開始的時候就說過出老千的話,我絕對不會手軟的,這也是順應**,你說是你自己來,還是我幫你?」張宇淡笑道。

「你,你個王八蛋,敢壞我好事,我要你命1傑少也是惱羞成怒,說著拔刀就向張宇砍去。

可是他哪裡是張宇的對手,張宇幾乎不費吹灰之力就將傑少手中的大刀奪了過來,然後輕輕一劃,傑少的右手掌便是掉在了地上,頓時血流如注!

「啊,痛死我了,你竟然敢砍掉我的手,你死定了,你死定了1因為疼痛,華少的臉都是有些扭曲了,但仍然不忘威脅張宇。

「都給上,殺了他我重重有賞!出了事,我擔著1傑少怒吼一聲道。

「殺1

聽到傑少的命令,不僅他身邊的同伴向著張宇等人衝來,就連賭場的一些工作人員都是奮不顧身的向著張宇攻擊而去。

「這下這個人慘了,哎,這守俊傑可是咱們這艘龍躍飛舟上的守護者大人葉蒼的侄子,這人斷了守俊傑一條手臂,以葉蒼對他的寵愛程度,絕對會要了此人的性命的。」

「小兄弟,趁現在你趕緊跑吧,要不然再在這待下去,你必死無疑。」有好心人提醒張宇道。

「謝謝,不過大家不用擔心,這事兒我能解決。」張宇感謝一聲,依舊笑著。

就在這時,林焱動了,如同鬼魅一般,在所有人尚未看清楚情況的時候,那些沖向張宇的所有人便是一個個倒在了地上,哀嚎不已。

「高手,絕對的高手1

「是武宗,要不然的話,不可能我都看不清楚他怎麼出手的。」

在圍觀者驚呼的時候,傑少也是嚇得亡魂皆冒,他知道,剛才出手的可是有中級武尊境界的大高手,可是依舊像螻蟻一樣,被林焱輕易的碾壓,這林焱必定是武宗無疑了。

「我竟然得罪了武宗,完了,蒼叔,快來救我!蒼叔」看著那如同惡魔一樣,露出殘忍笑容的林焱,為了活命的傑少高聲疾呼起來。

「轟1

陡然間,一股極為恐怖的氣勢爆發出來,原本處於修鍊之中的葉蒼也是從自己打的艙室中,飛掠到了賭場之中。

看著變成殘疾的侄子和那一群倒在地上的賭場人群,葉蒼頃刻間怒火衝天!

「是誰?是誰出手這麼狠毒,給我站出來1葉蒼冰冷的目光向這四周掃視起來。

「蒼叔,是他們幾個,就是他們幾個,你可一定要為小侄做主埃」傑少抱著葉蒼的大腿,指著張宇幾個,大聲哭訴道。

「他是我廢的,怎麼了?」林焱上前一步,有恃無恐的說道,同時那武宗的氣勢陡然爆發出來,竟然將葉蒼完全壓制。

「武宗!這艘船上怎麼有武宗我都不知道1葉蒼憤怒道。

隨即轉向林焱,寒聲道:「別以為你是武宗就了不起,這裡可是我的地盤!我想要你」

「他不夠,那加上我們兩個呢?」葉蒼的話剛說到一半,就被張宇打斷。

「三三名武宗1在張宇和小黑也將氣勢完全散開之後,葉蒼也是驚駭欲絕。

如果只有林焱一人,他還有膽量以龍躍飛舟之上的力量威脅他幾句,但是現在面對三名同等級的強者,一個不好,自己都要身死當場!

「各位,有什麼話好好說,這其中可能有什麼誤會之處。」為了緩和氣氛,葉蒼只能拉下臉,向著張宇陪笑道。

「該怎麼辦,不用我再教你了吧。」張宇毫不領情的說道。

「這,我帶小侄向幾位兄弟道個歉怎麼樣?」葉蒼極為尷尬的說道。

「你是保他,還是保自己,二選其一。」張宇對於葉蒼的話視若未聞。

「你們!1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面對著張宇的咄咄逼人,葉蒼只能做出了艱難的選擇,一掌排在了傑少的丹田之上,一瞬間,就是將他的修為廢去,將之變成了一個廢人。

「蒼叔,你竟然廢了我1傑少滿臉難以置信的說道。

「這下各位總該滿意了吧1葉蒼沉著臉道。

雖然他暗恨張宇等人的不給面子,但是也有些懊悔自己對於侄子的放縱,如果不是因為他的驕縱,也不會惹下今天這個彌天大禍。

「就這樣吧,以後平平淡淡的活著也挺好。」張宇回應道。

本來剛開始的時候,他是打算贏了錢之後就走了,那樣說也不過就是為了嚇唬嚇唬之歌傑少,讓他長長記性,可是沒想到守俊傑如此歹毒,直接上來便是要取人性命。

對於這種人,張宇自然也不會心慈手軟。

如果他今天就這樣放過守俊傑,那麼他不僅不會悔改,氣焰必定更加囂張——連武宗都是對他無可奈何,那他還有什麼好怕的呢?

這樣的婦人之仁必定會讓以後更多的人遭殃,即使被守俊傑欺侮,也只能忍氣吞聲!

在張宇等人離開之後,所有圍觀者也是一鬨而散,畢竟他們之中最強者也不過就是武尊而已,面對在此刻臉色陰沉的彷彿要滴出水來,擇人而噬的葉蒼,沒有人還敢呆在這裡看熱鬧。

「誰能告訴我,這到底是怎麼回事?」直到這個時候,葉蒼才是想起來詢問到底這一次是因何發生。

懾於葉蒼的威嚴,一名看起來應該是賭場主事之人戰戰兢兢的從地上爬了起來,將事情的來龍去脈詳細的描述了一番。

「出千?使詐?你們竟然還配合?你們害死俊傑了知道嗎1理清事情的脈絡之後,暴怒的葉蒼咆哮道。

「屬下知錯了,請大人饒命。」那個主事者連忙求饒道,身子抖得如同篩糠一樣。

「這一次如果不是我果斷出手廢了俊傑的修為,你們早就死了,趕緊滾吧1

聞言,所有人也是顧不上身體上的傷勢,如蒙大赦一般,迅速逃離而去,唯留下暴怒內疚的葉蒼與對人生絕望的守俊傑。

「宇哥,你竟然還真的會搖色子啊1走在路上,林焱佩服的說道。

「呵呵,小的時候無聊玩的東西,沒想到今天還真派上了用常」張宇渾不在意的說道。

小的時候,張宇因為不能修鍊,也被那些能夠修鍊的夥伴排斥,所以,沒事的時候,他就找些事情自娛自樂,這些小技巧都是他小時候自己琢磨出來的。

「看來跟宇哥混絕對是最為正確的選擇,你這個變態,戰力強,會煉丹,能布陣,又會這些偏門的東西,真他娘的是全能了,看來我這一輩子都要生活在你的陰影之中了。」林焱有些無奈的說道。

「這能怨得了誰?你自己天賦也是極佳,如果你能將心思都花在修鍊上,只怕已經超越我了,哎1張宇恨鐵不成鋼的說道。

林焱也算是天賦異稟,不到三十歲,就已經成功突破到武宗,這在整個浴血平原不說絕後,也必當空前。

如果他的努力程度有張宇的一半,那麼早就已經步入更高的境界了。

「宇哥,每一個人的道是不同的,如果我照搬你的修鍊方式,可能連武宗都是突破不了。不過你放心,有你這珠玉在前,我肯定不會鬆懈的。」林焱保證道。

「今天咱們算是將依了,雖然他出手襲擊咱們的概率很小,不過還是要以防萬一,你就別出去亂逛了。接下來的幾天咱們就呆在一起,相互之間也有個照應,等到渡過冤魂海之後自有你放鬆的時候。」張宇提醒道。

隨後,林焱也是表示同意,就這樣,一行三人完全開始了修鍊,等待著到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