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蒼龍至尊>第二百八十八章 郝家的野心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八十八章 郝家的野心

小說:蒼龍至尊| 作者:駱駝祥子| 類別:玄幻魔法

?

修鍊,總是那麼的枯燥乏味,但是有著小黑,林焱的陪伴,十多天的時間也是一晃而過,張宇一行也終於踏上了對岸那滿載自己思念的地方

「這裡就是你小時候生活的那塊陸地?看起來還不錯嘛。」行走在臨海閣的街道之上,對於一切都滿懷好奇的林焱笑道。

「這裡距離我的家鄉還有一段距離,不過以咱們的速度,全速之下,三五天的時間應該完全能夠趕回去了。來這我是打算來採買一些靈藥之類的,好不容易回來一趟,總不能空手而歸吧。」張宇回答道。

反正距離自己的家鄉伊水鎮已經不遠,張宇也已經不急在一時,在這臨海閣調整一下自己緊張的心情,也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嘿嘿,這個主意好,我喜歡!為了表示你的誠意,我認為咱們應該將這臨海閣全城搜刮一遍,咱們就從這裡開始吧。」林焱狡黠的一笑,搶先一步邁入了一間店鋪之中,開始了他的『搜刮』之旅。

因為修鍊水平之上的差距,在臨海閣,武尊強者都是屬於鳳毛麟角的存在,已經稀少無比,所以在浴血平原呆久了,張宇在這裡,再一次體會到什麼是物美價廉。

已經採購了各種各樣物品的他,也不過才花費了幾十萬的中品靈石,連他期望值的十分之一都沒有達到。

「走吧,這裡已經沒有什麼好逛的了,咱們直接去位於城中心的天寶樓購買一批靈藥,就直接離開了。」張宇勸道。

天寶樓,有著沐鳶羲的家族沐家背後的支撐,加上那隱藏在暗中的實力,可謂是臨海閣第一大勢力,地位無人能夠撼動。

自從上一次在這裡花費了不少靈石購買過一次靈藥之後,沐鳶羲便將一塊貴賓令牌交給了他,為了減少麻煩,剛剛踏入萬寶樓,張宇變將那塊貴賓令牌亮了出來,令他沒有想到的是,這塊令牌倏一出現,竟然直接驚動了萬寶樓新任樓主。

「容我自我介紹一下,我叫柳玉,乃是萬寶樓現任樓主,張公子,可否將你手中的那塊令牌再給我我看一眼?」身材火辣的柳玉施施然道,並且還不住的向張宇拋起媚眼。

為了避免尷尬,張宇直接示弱未見,將令牌丟到了柳玉的手裡。

「還真是大小姐留下的至尊令牌。張公子,有怠慢之處還請您多多見諒。小姐在離開時前有過吩咐,您乃是我們萬寶樓最尊貴的客人,如果再來的話我們一定要照顧好您。」柳玉微一欠身,恭敬的說道。

這一次,到輪到張宇有些受寵若驚了,他連忙表明自己來意:「我就是準備買一些靈藥,你看這些你們這裡都有嗎,有就給我準備全吧,省的我多跑路。」

接過張宇遞上來的單子,大致瀏覽一遍之後,柳玉自信滿滿的說道:「這都是一些低級丹藥的煉製主材,我們萬寶樓一應俱全,還張公子請稍等片刻,我這就命人前去準備。對了,在小姐離開之後,我們這又採購到了幾株靈魂類的靈藥,一直在庫房留著,不知道張公子還需不需要了?」

「要,你都給我拿來吧,真的太感謝了。」張宇連忙應道。

因為墨塵的緣故,張宇對於靈魂類的靈藥是來者不拒,有多少要多少。

在命人去準備靈藥之後,柳玉也和張宇三人熱聊起來,此女極為健談,沒過一會,幾人便是聊得火熱,如同許久未曾見過的老友一樣。

「張公子,冒昧的問一句,你和大鬧落日城的那個張宇是同一個人吧?」突然,柳玉將話鋒一轉,問道。

「沒錯,真是在下,不知道柳姑娘何出此言啊?」聽到柳玉這麼一問,張宇也是警覺起來,空氣之中的氣氛也是一下子多了幾分凝重。

「張公子你別緊張,對於張公子的事,妾身也是佩服的緊呢,只是前一段日子好像聽說郝家不知道發了什麼瘋,遍邀好手,準備攻擊紫家,現在煉丹師公會因為這件事已經鬧得不可開交了,據說,這件事的源頭就和你有關,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柳玉微微一笑道。

「哦?還有這事?看來我得趕緊回去才是。當年也多虧紫家的照顧,我才能夠順利脫身,如今紫家有難,我更不能袖手旁觀,也是讓郝家還債的時候了。」張宇意味深長的說道。

他可忘不了當年自己還很弱小的時候,郝家為了能將自己滅殺,竟然出動了武宗級別的老怪郝無極,如果不是他在隕龍秘境之中多有奇遇,可能真的已經葬身在郝家的毒手之中。

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窮!

當年自己沒有那個實力,只能落荒而逃,因此還害的師傅墨塵差點魂飛魄散,如今短短兩年的時間,張宇的實力也是還有了質的飛躍,再加上小黑與林焱相助,張宇相信,這一次,一定會讓郝家為當年的舉動付出應有的代價。

他並不是嗜殺之人,只需要將當年的罪魁禍首,郝無極等人擊殺,一切仇怨自然也會煙消雲散。

「張公子,所有的靈藥都已經準備好了,都在這枚儲物戒之中,你清點一下。大小姐曾說過,你在天寶樓的消費,一切都按成本價計,所以,只需要八百萬中品靈石就可以了。」柳玉說道。

「這麼少?我這不是佔了大便宜了。」張宇隨意一掃,就已經確定這批靈藥都是最為品質極佳的上好靈藥,原本他估算自己最少也要付出一千五百萬的中品靈石,沒想到,一下子竟然省了一半。

「這都是大小姐吩咐過的,我自然全力照做。」柳玉道。

「那謝謝了,這是靈石,我要離開了,謝謝柳玉姑娘,咱們來日再見。」張宇將靈石付了之後也是帶著林焱開始快馬加鞭,向著落日城而去。

「紫夜長天,歐陽武,我勸你們還是不要再做無謂的掙扎了,趕緊把人給我交出來,我還可以考慮放過你們兩家,不然不要怪我心狠手辣了1凌空而立的郝無道不屑的說道。

雖然大家同為武宗高手,但是自己已經成功突破到中級武宗,並且已經鞏固,即使他們兩人聯手,自己一人也能完全將他倆壓制,更何況旁邊還有自己的兄弟郝無極掠陣,今天他們兩家只有兩條路可選,要麼臣服,要麼滅亡!

「郝無道,你趁早死了那條心吧,大不了咱們來個魚死網破,如果將我等逼急了,我來個自爆,拉你墊背也不是不可能。」紫夜長天寒聲道。

聽到紫夜長天的回答,郝無道的臉色也是陰沉了許多,如果不是因為有著這一層忌憚,早在一個月前自己就已經將兩家覆滅了。

為了讓紫家與歐陽家從內部崩潰瓦解,郝無道已經帶人將紫家所在之地圍困了一月之久,可是效果並不是那麼的顯著,現在,他已經徹底失去了耐心,今天無論如何都要出手了。

「既然你們如此冥頑不靈,那就給我去死吧1郝無道臉上閃過一抹猙獰,一揮手,那早已經隱忍許久的郝家弟子也是手持勁弩、長戈,如潮水一般向前衝去。

地面之上已經喊殺聲四起,但是紫夜長天和歐陽武並沒有更多的注意力關注他們,因為面對著中級武宗境界的郝無道,他們的心神早已緊繃,必須全力應對。

「大哥,要不要我也出手,咱們兄弟兩人聯手,只怕紫家與歐陽家頃刻間就會土崩瓦解。」郝無極看了一眼殘肢斷臂飛揚的戰場,再看了一眼如臨大敵的紫夜長天,殘忍一笑道。

「不用,我一人足矣!你給我好好看著就是,這紫家也是一塊硬骨頭,這次一定要一網打盡,不能有一條漏網之魚逃脫。而且,防備著丁家,丁通也不是一個省油的燈。」郝無道傲然道。

隨後,他將目光再次轉向紫夜長天,嗤笑道:「紫夜長天,你好好看看,你們紫家之人的血馬上就要流干,你難道還無動於衷嗎?還是韋家識時務,早早就投靠了我,要不然我也不敢這麼倉促的圍攻你們1

「郝無道,多說無益,咱們手底下見真章吧1紫夜長天與歐陽武對視一眼,也是向著郝無道爆射而去。

雖然紫夜長天他倆依舊是初級武宗境界,但是兩人也算是浸陰此境許久,一手絕技早就使得出神入化,雖然可能尚不及中級武宗那般強悍,但是他們也有信心能夠立於不敗之地,這才是兩人真正選擇與郝無道決裂的最主要原因。

看著那向自己衝來的兩人,郝無道的中級武宗的氣勢也是瞬間爆發出來,以一敵二,毫不畏懼的迎了上去,一時間天昏地暗,整座落日城都是被這一場曠世大戰所吸引,無數的人都將目光聚焦到了那戰鬥的焦點——武宗的身上!

這一場戰鬥的輸贏,最終的決定權還是在於武宗強者的對決之上,如果郝無道勝利,那麼無論這地面之上的人如何掙扎,也必死無疑,如果紫夜長天他倆將郝無道壓制,那麼紫家仍有反敗為勝的可能!

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