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蒼龍至尊>第二百九十五章 紅顏笑願為君死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九十五章 紅顏笑願為君死

小說:蒼龍至尊| 作者:駱駝祥子| 類別:玄幻魔法

?

「哈哈,報應啊,報應!張宇,不想讓你的小情人死,就趕緊把我放了,然後自裁吧。」絕處逢生的郝無極仰天大笑道。

「給我閉嘴1擔心紫萱安危的張宇心中早已怒極,一甩手,一道劍芒一閃而過,郝無極的一條胳膊便是永遠的離開了他的身體。

「啊1鑽心的疼痛傳來,郝無極再次哀嚎起來。

「我說閉嘴,如果你再發差一點聲音,下一次就是你的腦袋了,你放心,我說到做到。」

看著張宇那冷酷無情的目光,郝無極也是心中一顫,竟然強忍著疼痛,再也不敢發出一點聲音。

「把韋家人都放了吧。」張宇轉身向著紫夜長天道。

本來韋家公然背叛煉丹師公會,紫夜長天是打算在這件事情之後清算的,可是誰知道在這最後關頭竟然出了這等岔子。但是為了紫萱的性命,他強忍著心中的怒火,將那些俘獲的韋家之人全部放了回去。

「這下你滿意了吧。」張宇目光直視韋氏兄弟,冷冷的說道。

「你沒明白我的意思么?今天,你和紫萱只能活一個,你死,他才能活1韋黎歇斯底里的吼道。

「對,你給我死去1回想起當年所受到的屈辱,韋歌也是狀若瘋狂。

「韋歌,韋黎,沒有必要將事情做絕吧。」有那韋家之人慌忙勸阻道。

見識了張宇的厲害之後,他們對於張宇那是發自心底的恐懼。既然張宇已經答應放他們離開,在這些韋家人看來,跑路才是最為正確的選擇。

「你們懂什麼?今天我這麼威脅他,他心中肯定已經恨死我了,如果他不死,天下之大,也終難有我韋家的立足之地,只有張宇死了,這些跟他有關係的人才不會去滿世界的找我們的麻煩。」韋黎反駁道。

「張宇,你如果還不自裁的話,就讓紫萱給我們陪葬吧1

看著那一臉猙獰的韋氏兄弟,張宇神色淡然的將手中的驚雷劍舉了起來,劍身逆轉,劍尖指向了自己的胸口位置。

「小黑,如果我死了,他們還不放紫萱,你代我將與所有與韋黎有關之人全部挫骨揚灰,我要滅他九族1

「大哥,不要啊1見到張宇竟然真的要以自己的性命來換取紫萱的性命,小黑慌忙阻止道。

在他看來,這個女子又不是張宇的至親,實在不值得張宇這麼去做。

「讓開,這是我的事,你只要做好我囑託你的事情就好。」張宇一把推開小黑,將驚雷劍一點點的刺入了自己的胸膛。

「獃子,不要,我值得你這麼做嗎?」看著那甘願為自己犧牲生命的張宇,紫萱淚眼婆娑的嘶吼道。

「值得1張宇輕笑一聲,兩個字,在這一刻已經代表了一切。

他也終於明白了為什麼自己會感覺到心悸,為什麼自己會有一種莫名的焦躁,原來一切的源頭都在這裡,原來不知不覺中,紫萱已經在他心中佔據了這麼重要的地位。

「獃子,有你這句話,我就算是死,也開心了,我這一輩子沒有白活。」紫萱臉上露出一抹極為燦爛的笑容,幸福的說道。

隨即,那本來已經被韋歌封禁住修為的紫萱的身上那股竟然猛地傳來一股死寂之意,面帶笑容的她,就這樣,靜靜地看著張宇,身子軟綿綿的倒了下來。

「再見獃子,再見,我這一生的摯愛,如果有來生的話,我一定會早點嫁給你,彌補今生唯一的遺憾。」

輕柔的聲音傳出,張宇手中刺向胸口的驚雷劍也是陡然頓住,感受著生機飛速消散的紫萱,張宇猛地拋下手中的劍,口中呼喚著「紫萱」的名字,瘋一樣向著韋黎爆射而去。

「怎麼回事?堂哥,你怎麼殺了她?」看著那軟軟倒下的紫萱,韋黎也是呆住了。

「不是我,是她自殺的,是她自己將神魂解體了,我跟本就沒有料到1失去最後的籌碼,韋黎立刻變得手足無措起來,一把將瘟神一樣的紫萱丟開,倉皇的逃竄而去。

一襲潔白長裙的紫萱,緩緩的從天空墜落而下,看起來就如同折翼的天使一般,那麼的凄婉動人。

在她將要墜地的瞬間,一臉恐懼之色的張宇終於到來,張開雙臂,將她抱在了自己的懷中。

「紫萱,你醒醒,你快睜眼看看我,我是張宇啊,紫萱」輕輕的晃動著紫萱的身體,張宇不住的呼喚著她的名字。

他的心中,一陣陣的絞痛,就像被人用刀子狠狠的划著,早已鮮血淋漓。

也許是真的是聽到了張宇的呼喚,處於彌留之際的紫萱緩緩的睜開了雙眼,看著將自己抱在懷中的張宇,幸福的淚水再次從眼角滑落。

她用盡全身的力氣,想要用手最後撫摸一下張宇的臉頰,可是身體之中的力氣彷彿已經被抽干,無論如何鬥志觸碰不到。

「張張宇,不不難過,能..死在你的懷裡,我很開心。」

「紫萱,你不要說話,我一定會想盡一切辦法救你的。」看著說話都已經便的艱難的紫萱,張宇心疼的說道。

看著那慘白的臉色,感受著生命從紫萱的身上一點點流失,她的身體一點點變涼,轉冷,張宇的心碎了!

他的淚水再也抑制不住,奪眶而出。

男兒有了不輕彈,只是未到傷心處!

此刻張宇,再也無法假裝堅強,他害怕了,他怕紫萱就這樣離開,永遠的離開自己。

睜著眼,最後望向張宇的紫萱多麼希望時間就在這一刻停留,多麼希望,上天能再給她一次機會,哪怕一天也好。

讓她的愛人親口對她說一句「我愛你」,再笑著喊張宇一句「獃子」,再嗔怪的瞟上他一眼,在展露一次甜蜜的笑臉。

也許下一秒自己就要真的離開,所以紫萱分外珍惜自己彌留的每一秒時光。

雖然自己的一生死如此的短暫,但是紫萱卻沒有一絲的後悔,能夠為了心愛的人而死,她無怨無悔。

不在乎生死,只在乎我的世界你曾經來過!

張宇不斷的將自己的靈力和靈魂之力向著紫萱的體內輸送,可是卻依舊無法阻擋住她生命力的迅速流逝。

「師傅,師傅,你快點,快點出來救救紫萱,快點啊1分出一縷靈魂之力進入識海的張宇,近乎瘋狂的咆哮著,霎那間便是驚動了沉睡恢復的墨塵。

「小宇,怎麼了?」剛剛清醒,墨塵不明所以的說道。

「你快救救紫萱,她快不行了。」張宇焦急的吼道。

「不要著急啊,一切有我。」看著已經有些魔怔的張宇,墨塵也是覺察到事情的緊急,連忙將自己的靈魂之力彈出了體外。

「自碎神魂,不入輪迴,好決然的丫頭1查明紫萱的情況以後,墨塵也是禁不住倒吸一口涼氣。

「師傅,她,她還有救嗎?」

等待墨塵答案的張宇,感覺時間彷彿在這一秒中被擴大了億萬倍一般,是那麼的煎熬,那麼的折磨。

「自碎神魂,除非武聖出手,不然的話,想要讓她恢復過來,根本是不可能的」

「怎麼會這樣?怎麼會這樣」聽到墨塵的回答,張宇真正陷入了絕望。

「你別著急,我話還沒說完,我只是說不能讓她恢復成正常人,雖然師傅我能力有限,但是將她這些靈魂碎片收攏起來,保住她的性命還是無礙的,只不過在武聖出手挽救她之前,她只能是活死人的存在。」

墨塵說完,不需要張宇催促,就開始迅速施展秘術,將紫萱那已經四散的魂魄一片片聚攏起來。

此時,修為達到武宗境界之人便可以看到,一具與紫萱一模一樣,緊閉著雙眼的透明魂體,在墨塵的指引下,緩緩的回歸紫萱的天靈。

紫萱的氣息是那麼的微弱,但是張宇卻驚喜的發現,她那急速流逝的生命力已經離了下來。

「紫萱,你聽的到我說話嗎?」張宇輕輕的在紫萱的耳邊低語一聲,似乎害怕打擾到她一樣。

「我剛才不是已經說過了,這丫頭從今以後就是活死人一個,除非領悟法則的武聖出手,為她重塑神魂,要不然她一輩子都會這樣下去,直至壽元完結。」吐出最後一口靈魂本源,穩定住紫萱破碎的靈魂之後,墨塵虛弱無比的提醒道。

「謝謝師傅,謝謝師傅。」張宇感激無比的說道。

儘管紫萱並不算真正意義上的復活,而且還需要找尋到那種只存在於傳說之中的武聖才能讓她恢復,但是總歸給他留下了一絲希望,最重要是,將紫萱留在了自己的身邊。

「不用謝,反正我這把老骨頭也沒有幾天好活得,能多為你們年輕人做點事就多做點。」墨塵輕咳一聲,回道。

「師傅,您趕緊回去休養,接下來,我絕對再也不會打擾您了,等我將我這段時間攢下的靈藥煉製過後,就給您送去。」知道墨塵消耗甚巨,張宇也是不敢再耽誤分毫。

擦掉紫萱眼角殘留的淚珠,輕輕的放在自己舌尖,張宇發現,這淚珠,是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