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蒼龍至尊>第二百九十九章 搬石頭砸腳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九十九章 搬石頭砸腳

小說:蒼龍至尊| 作者:駱駝祥子| 類別:玄幻魔法

?

行走在落日城繁華的街道上,張宇也是有些意興闌珊。

如果不是昨天晚上喝酒喝得太盡興,答應了林焱要陪他在落日城逛一逛,張宇才是沒有這等雅興出來閑逛。

如今的張宇,早已名聲在外,就算是沒有見過他本尊的,也早已見過他的畫像,所以,為了不引起轟動,此次出來張宇再一次將沐鳶羲贈送給自己的隱魅戴在了臉上。

這樣一來,他就變成了落日城普普通通的一員,再也沒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宇哥,你說這個泥人怎麼樣?我感覺真不錯,我得多買幾個,在浴血平原我還從來沒見過這東西呢。」

「嗯,宇哥,這種糕點也真是不錯,不信你嘗嘗。」

「宇哥,你說這兩種工藝品咱們要哪一種好?要不然兩個都要了吧。」

一路上,面對喋喋不休的林焱,張宇早已經不勝其擾,他實在無法想象的到,林焱到底哪來的這麼大興趣,無論什麼東西都覺得新奇。到的後面,張宇已經有些麻木,只能機械式的附和著。

「救命啊,快來人氨突然一道求救聲傳來,再次吸引住了林焱的目光,也將張宇從那無休止的提問之中解放了出來。

循著聲音走去,只見不遠處已經被圍觀者圍了個水泄不通,偶爾一聲陰陽怪氣的聲音能夠從那人群之中傳來。

不明所以的林焱上前一步,看著那指指點點的人群,好奇心再次泛濫,忍不住向著讓身邊之人問道:「這位兄弟,發生什麼情況了,這麼多人在這看熱鬧。」

「嘿嘿,還能有啥,有人仗勢欺人了唄,這種事情,大家早已司空見慣了。」那被林焱詢問之人冷笑一聲道。

「啊,還有這事?我去看看。」說著,林焱便是拚命向著人群之中擠去。

而一邊的張宇,也是從這群圍觀者的隻言片語中發現,這件事情,好像與他們張家還有著脫離不開的關係,神色也是不禁陰沉了許多。

只見在人群的中央位置,一名看起來楚楚可憐的女子,正在不斷向著面前的中年男子求饒,那梨花帶雨的模樣,甚至惹人憐愛,可是這麼多的圍觀者,確沒有一人挺身而出,施以援手。

「楊大人,求您放過雨荷吧,我還要回去給我的老父親煎藥,等他的病好了,我親自去向你謝罪。」那可憐女子一邊擦著眼角的淚痕,一邊不住的求饒道。

「媽的,老子好說歹說你就是不同意,非得讓老子動強你才滿意是吧!今天我就是要將你強娶了,我看你能拿我怎麼樣。」楊戰不屑說道。

隨即一把將那自稱雨荷的女子手中的藥包打飛在地,蠻橫的將她從地上拽了起來。

「求求各位大人,有誰能救救小女子,小女子來日做牛做馬相報。」掙脫不得的雨荷只能不住向周圍圍觀之人求助道,可是,所有人都是無動於衷。

見狀,雨荷也是徹底的絕望,彷彿認命一般,也是不再掙扎,雙眼空洞的望向楊戰,突然,從懷中逃脫一把泛著寒芒的匕首,向著楊戰狠狠的刺去。

「叮1

雨荷僅僅只是小小的武者而已,如何是已經進階武師的楊戰的對手,一下子,那把匕首就被拍飛在地,寸功未建。

「臭丫頭,老子的忍耐是有限度的,這一次,老子就忍了你,如果再有下一次,我連你那病怏怏的老爹一塊殺了,現在的落日城,沒有人會在乎你們的死活。」楊戰惡狠狠的威脅道。

就在楊戰擒著雨荷想要離開之時,一道身影突然從那人群之中傳來出來「你這個混蛋東西,真不要臉,到底是誰家養的狗,沒有拴好跑了出來,讓我好好管教管教你。」

聽著那尖酸刻薄的言語,楊戰也是頃刻間大怒,自從來到這落日城以來,已經很久沒有人敢這麼和他說過話了。

而那圍觀的人群也是一怔,顯然沒有料到林焱會在這個時候多管閑事,大多數都是幸災樂禍的看著他,也偶有人對他流露出憐憫之色。

「你是誰,竟然敢這麼跟我說話,你是找死嗎?沒事的話趁早滾蛋,再多管閑事,你連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楊戰一臉陰沉之色的望向林焱道。

「我是誰,你管不著,不過我倒是很好奇我會怎麼死,來,讓我看看。」林焱毫不在意的說道。

對於他而言,眼前這囂張的陌生男子簡直就如同螻蟻一般,自己彈指可滅。

「既然你想死,我成全你1怒火中燒的楊戰也是不去顧及自己是不是林焱的對手,將手中長劍一拔,便是對著林焱當頭斬去。

看著那一臉猙獰之色撲向自己的楊戰,林焱淡淡一笑,一揮袖,他便是倒射而回,如死狗一般重重的砸在地面之上,不斷的大口吐著鮮血。

這還是林焱有意留手,不然的話,憑他的實力,絕對能夠一擊將其轟成血沫,屍骨無存!

「這小子這下該遭殃了,這楊戰雖然實力不濟,可是卻是張家之人,俗話說打狗還得看主人,他打了楊戰就等於打了張家的臉面,估計這小子完了。」瞧見楊戰披頭散髮血肉模糊的樣子,有圍觀者忍不住道。

不過也有人因為看不慣楊戰的所作所為而小聲勸說著楊戰快點離開。

果不其然,還不等張宇發問,那遭受重創的楊戰便是掙扎這從地上爬了起來,指著林焱道:「你死定了,你知道我是誰嗎?我告訴你,我可是張家的人,張家知道嗎!我家少爺張宇可是連郝無極都一招擊敗的無敵高手,得罪了我,你就是得罪了張家,任你修為在高,我也能讓你死無葬身之地。」

看著在那借張家的威勢威脅自己的楊戰,林焱強忍著心中的笑意,將頭轉向了張宇,而此時的張宇,臉都已經綠了。

他實在沒想到,這才多久時間,家族就已經出現這種仗勢欺人的惡奴,更可氣的是,還是當著他的面。

「怎麼著,怕了吧,剛才是哪只手打我的,趕緊給我剁了,然後跪下給我認錯,大爺我心情一好,說不定還能饒你一條狗命。」見到林焱沉默不語,楊戰變得更加肆無忌憚。

「都讓一讓,讓一讓,發生什麼了?」就在這時,負責落日城治安的城衛隊也是極為巧合的出現了。

「我是張家的管事楊戰,這小子剛才竟然敢對我出手,你們趕緊將他拿下。」見到來人,楊戰一喜道。

「隊長,您看?」剛剛出現詢問之人一聽說事情涉及了張家,只能向著隊長求助起來。

「將這個小子抓起來吧,族裡已經下了命令,讓我們盡量照顧張家人,現在的張家可算是如日中天,不是你我這樣的小人物能夠得罪的起的。」小隊長龔強小聲道。

「來人,給我將他拿下1龔強向著林焱一指,便欲將其擒拿。

「恩人,你快走,是雨荷拖累你了,你快走1雨荷見到城衛隊不分青紅皂白就要將林焱擒拿,也是慌忙擋在了他的身前,一副視死如歸的樣子。

「慢著1張宇知道這是林焱將處理的機會交給了自己,也是不再沉默,從人群之中走了出來,呵斥道。

「呦,又來一個送死了的,小白臉,你難道也想英雄救美?」楊戰瞥了一眼張宇,嗤笑道。

「誰給你的膽子,讓你這樣敗壞張家的名聲?就你這樣的貨,也配稱自己是張家人?你不知道,你的所作所為已經足夠你死好幾次了!還有你,你這身為執法者,理應以身作則,嚴明執法才是,你這樣,是助紂為虐,知道嗎?」張宇沉著臉,咄咄逼人道。

那股威勢,使得楊戰禁不住打了個冷顫,如同泄了氣的皮球一樣,底氣不足起來。

「你以為你是誰,敢這麼和我說話,龔隊長,快點將這個小子也一併抓起來,你放心,這件事我一定會擺平的,絕對不會牽連你的。」楊戰知道自己理虧,也是不敢再和張宇對質,慌忙催促龔強道。

望著那噙著一臉冷笑與怒意的張宇,龔強也是有些不知所措,雖然他很想公正執法,將這楊戰拿下,但是一想到張宇,就如同一座大山壓在自己胸口一樣,沉重的喘不過氣來。

最終他只能硬著頭皮將目光轉向楊站道:「楊兄弟,要不然這件事就這樣算了,事情鬧大了,對誰都不好。」

「嘿嘿,這下這個張家之人可算丟人丟到家了。」

「就是,也不看看他什麼德行,還想代表張家,真他娘的不要臉。」

聽到圍觀者中那陣陣不屑的低語,楊戰的臉面也是掛不住了,如同瘋狗一樣,撲到張宇的面前,便欲動手,可是還沒來得及舉起手中的武器,就被一巴掌甩飛在地。

感覺到臉上火辣辣的疼痛,楊戰幾欲崩潰。

「他娘的,這世道是怎麼了,隨便兩個小白臉的實力就這麼強!龔隊長,你如果再不出手的話,張家不會放過你的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