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蒼龍至尊>第三百章 整肅法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章 整肅法紀

小說:蒼龍至尊| 作者:駱駝祥子| 類別:玄幻魔法

?

此時,最為難的要數龔強了,如果他昧著良心幫了楊戰,絕對要受到良心的譴責;但是如果幫了雨荷,前途堪憂不說,還有可能搭上身家性命。

「我再最後給你一分鐘的時間考慮,如何取捨,你自己拿捏吧,別忘了,我可是代表張家1楊戰再一次向著龔強施加壓力道。

「不用糾結了,讓我來幫你抉擇吧。」張宇說著,也是不再準備隱藏身份,一把將臉上的隱魅撕了下來,顯現真容。

暮然間,原本嘈雜的人群瞬間安靜下來,場面變得極為詭異。

而自稱能夠代表張家的楊戰也是僵住了,看著那極為熟悉的樣貌,一時間竟然不知如何是好。

在沉寂了一分鐘的時間之後,那圍觀的人群終於反應過來,低頭竊竊私語起來。

「張宇,竟然是張家的張宇1

「他難道就是張宇?」

「沒錯,上一次他擊敗郝無極的時候我還在場,絕對不會存沒想到,竟然在這種場合下見到了我的偶像1

「張,張公子」龔強看著一臉冷漠之色的張宇,顫聲道。

張宇的傳說,早就烙印在他的靈魂之中,他再也顧不上什麼城衛隊隊長的尊嚴,慌忙跪伏在地,不斷抖動的身子,如同篩糠一般。

對於張宇的身份,在場所有人都是深信不疑,因為在落日城還沒有人膽敢冒充張宇出來招搖!

「起來吧,這件事,我都清楚,跟你沒有多大的關係。」張宇一揮袖,便是將龔強扶了起來,再一次將目光轉向了已經嚇傻的楊戰。

見到張宇的一霎,他就已經知道,自己絕對完了,在張宇面前叫囂著自己代表張家,欺男霸女,簡直就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楊戰也顧不上擦拭臉上的血跡,拖著身子,爬到張宇的面前,哆哆嗦嗦的說道:「少,少族長,我,我知道,錯了,求您饒過我,我這一次,求求您了。」

「知道錯了?你如果在林焱出手阻止你的時候就停手,還有迴旋的餘地,但是現在,悔之晚矣1張宇冷漠的回應道。

雖然張宇沒有見過這個叫做楊戰的傢伙,但是他心中卻是對於此人的印象卻是差到了極點。

明目張的當街欺侮無辜女子,還借著張家的名聲以勢欺人,當著自己的面為非作歹,將張家剛剛才打出的名聲給敗了個徹徹底底。

在一心希望振興家族的張宇看來,簡直就是十惡不赦,不殺不足以平民憤,不殺不足以正聲名!

無論如何,楊戰今天必死無疑!

「少族長,求求你,我不想死,我不想死埃」楊戰瘋狂的求饒道。

「各位,今天這件事,錯在我張家,是我張家管理不善,才出現這種害群之馬,張宇在這裡向諸位道歉了,還請原諒。」說著,張宇便是向著所有人深深的鞠了一躬,表達著自己心中的歉意。

「我張家,以前也是一個名不見經轉的小家族,突然地位一下子提升到與四大勢力等同過的地位,有些人一時無法擺正自己的心態,做出了這種出格的事情,這是在所難免的。但是,我張宇可以在此向諸位保證,一旦出現這樣的情況,諸位隨時都可以向張家舉報,只要落實,我必嚴懲不怠1張宇朗聲道。

這一次,為了表明自己的決心,張宇每一句話都是混合著靈力,滾滾聲浪,瞬間便是席捲開去,聲傳數里之遠,連在新建莊園之中忙碌的張森都是被驚動,放下手中之事,側耳傾聽起來。

「來人,剛剛到底是怎麼回事?快去查一下,速來向我彙報。」雖然不知道具體發生了什麼,但是張森也是從那聲浪之中感覺出張宇壓抑的憤怒。

「張宇這小子做的不錯,取捨有度,沒有被沖昏頭腦。只有法度嚴謹的家族才能長治久安,不然就算張宇個人實力在高,家族也是一堆糊不上牆的爛泥,很快便是會衰敗下去。」正在休養的紫夜長天輕聲贊道。

「楊戰,你污了張家的名聲,死不足惜,你自裁吧,不要逼我動手。如果你還有家眷的話,張家會替你照顧的。」立下保證之後,張宇冷冷的說道。

「少族長,我楊戰對不起張家,今日便以死謝罪了。」見到張宇已經心堅如鐵,楊戰也是認命,舉起手中的斷劍,向著脖頸劃去。

「嘩啦1

頓時血濺三丈,楊戰的臉上也是閃過一抹解脫之色,身子軟軟的倒了下去。

地面之上,點點猩紅的鮮血,看起來是那麼的刺眼。

一揮手,一團火焰便是從張宇的手中閃爍而出,飛到了楊戰的屍體之上,瞬間那屍體便是被炙熱的火焰化為灰燼,最後隨風消散。

「小姑娘,這件事錯在我張家,還請見諒,如果有什麼要求的話,你儘管提,我盡量滿足你。」看著那漸漸從悲傷之中回過神來的雨荷,張宇滿含歉意的說道。

今天如果不是恰好遇見這檔子事,張宇還不知道,他們張家竟然也會出現這種欺男霸女之徒。

「恩人救了雨荷性命便已經是莫大的恩德了,小女子怎還敢有任何非分之想。」雨荷誠惶誠恐的說道。

「你不用害怕,宇哥是絕對不會傷害你的,他人很好的。」一旁的林焱也是插話道,「對了,你這是要回去給你父親煎藥嗎?要不這樣,我們去幫你父親病治好,也算是對你的一點補償了,怎麼樣?」

「謝謝恩人,恩人如果能夠治好家父,小女子甘願做牛做馬以示報答。」雨荷激動過的回應道。

「諸位,今日之事,便暫時告一段落了,還望諸位奔走相告,共同監督我張家之人,我張宇說到做到,決不食言,一旦發現有那仗勢欺人之輩,必將嚴懲。」張宇再一次鄭重的說到死,隨即,便是和雨荷一同離去,留下眾多圍觀之人面面相覷,紛紛讚揚起來。

「這就是家父,還請恩人出手治療。」當回到雨荷居住之地以後,向自己的父親簡單解釋一番之後,雨荷便是急切的請求道。

「不要慌,讓我來看看你父親的傷勢到底是怎麼回事,這樣我才能對症下藥。」見到雨荷的父親僅僅只是大武師修為之後,張宇也是放下心來,只要他患的不是太過偏門的疑難雜症,張宇相信自己出手,還是能夠藥到病除的。

「你父親可是與人交手之中受到的創傷?」初步診斷之後,張宇向著雨荷詢問道。

「老朽確實是受到敵人的暗算,在患上這等怪病之後,修為也是不斷下降,從當初的大武師,淪落到現在連武師都不如的地步。而且這病已經折磨我好幾年的時間了,如果不是雨荷一直不離不棄的照顧我,我都想一死了之了。」不等雨荷回答,他的父親雨果便是無奈的回答道。

「老朽是已經活夠了,就是苦了雨荷這孩子,我對不起她埃」

「雨老伯,你這病其實算不得多嚴重,只是因為體內被人打入了一股陰毒罷了,只要我將這股陰毒逼出你的身體,經過調養之後,你的實力就能夠緩緩恢復了。」張宇胸有成竹道。

「真的嗎?」雨果有些難以置信的問道。

本來他已經不敢奢望自己再有恢復的一天,如今聽到張宇這樣說,他早已沉寂的心再次便的火熱起來。

「你放心吧。」說著,張宇便是開始運轉靈力,緩緩的向著雨果的體內打去。

這種傷勢對於其他人來說,可能還有些難纏,但是對於張宇來說基本上都算不的什麼大事。在學習損神指的時候,張宇便是已經熟練掌握了人體的所有脈絡,所以,輕而易舉就是將那潛藏在雨果身體之中的陰毒逼了出來。

「哇1

一口黑血噴出之後,雨果明顯的感覺到困擾自己數年之久的頑疾消失不見了,那本來虛弱的身子也是緩緩恢復起來。

「恩人,謝謝你們救了我父親,以後為奴為俾,雨荷絕不會有任何怨言。」雨荷激動的說道。

「都和你說了,這是我們欠你的,你不用謝。」林焱頗為無奈的說道。

可是不管他怎麼勸,都是無法改變雨荷的意志,很快她便是收拾好自己的行囊緊緊跟隨在張宇的身邊。

最終無奈之下,張宇只有同意將雨荷父女帶回了張家,並且給他們安排了一份不錯的差事,然後便是開始緊急召開家族會議。

「剛剛那些就是我想要說的,為了家族的穩定,我希望大家都能夠遵守,並且嚴格執行。」張宇鄭重的說道。

為了能夠讓張家有一個好的發展狀態,張宇也只能和所有張家之人再一次商討出一個新的族規。

「國有國法,家有家規,這新族規訂立之後,大家都需要共同遵守,還有類似楊戰那樣的事情我也不希望再看到,希望大家好自為之。」張森也是連忙補充道。

「謹遵族長之命1所有張家高層齊聲回應道。、「明天,我便是會離開落日城,回歸浴血平原,家族便是拜託諸位了。」張宇深鞠一躬道。

是夜,張家會議一直持續到了深夜,所有的一切,都只是為了家族更好的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