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蒼龍至尊>第三百零三章 未雨綢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零三章 未雨綢繆

小說:蒼龍至尊| 作者:駱駝祥子| 類別:玄幻魔法

?

「磊子!不要啊1

看著那如同爛泥一般栽倒在地上的曹磊,曹震心中也是驚怒萬分。

他們兩人從小到大,相互扶持,吃了不知多少苦,才走到今天這一步,可是眨眼間就要天人相隔,如何讓他接受的了!

「都已經自顧不暇了,還去管別人的死活,可笑1見到曹震因為曹磊分心,林焱嗤笑一聲,帶著巨魔拳套的雙拳也是悍然轟擊在他的身上,頓時便是狠狠的將他擊飛而去。

作為主攻之人的小黑自然不可能放過這一個千載難逢的機會,體內無盡的氣血之力轟燃爆發,如同海浪一般,向著曹震席捲而去。

「噗1一直都小心謹慎的曹震也是被瞬間重傷,然而凶威依舊不減,怒吼之中,將伺機而動的林焱轟的吐血而回,受了不輕的傷勢。

他本欲趁機前去營救曹磊,可是卻再一次被小黑攔住了去路。

「給我滾1曹震怒吼道。

然而他遭受重創尚未恢復,小黑卻已經吞噬數顆妖晶煉化吸收,此消彼長之下,他已經被小黑完全壓制,處境愈發危險起來。

「你到底是誰,你不可能是張宇,兩年的時間,怎麼可能變的這麼強1遭受重創的曹磊忍不住喝道。

張宇之強,已經超出自己的想象。雖然他剛剛突破武宗之境,境界都還沒來得及穩固,可是再怎麼說,他也是武宗,比之武尊強者不知道強了多少倍,但在張宇的面前,就如同土雞瓦狗一般,那麼的不堪一擊!

這讓他情可以堪!

在曹磊看來,張宇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達到這令自己仰望的地步,只有一個可能,那便是被至尊強者奪舍,當年的張宇靈魂早已消亡,如今只剩下一副驅殼而已,而這副驅殼的現在的主人,必定是一個自己無法想象的存在,最不濟也會是陰陽境的超級大能。

「我就是張宇,你想多了。」

張宇看著已經面如土色的曹磊,輕聲回應道。

「你敗了,所以,今天死的人只可能是你。」張宇手中光芒一閃,驚雷劍便是再次出現在他的手掌之中,那不斷閃爍的寒芒,幾乎讓曹磊心神崩潰。

「成王敗寇,要殺要剮你儘管來吧1曹磊咬了牙咬,一副視死如歸的樣子。

心念翻湧間,曹磊的心中也是浮現出無盡的悔意。他暗恨自己不該太過貪心,接受了來自中州的神秘任務,讓自己身陷那巨大的泥沼之中,幾十年的基業,一朝盡喪。

如果不是因為貪心,他還是那個逍遙自在的土皇帝,怎麼可能被郝家追殺,如同過街老鼠一般,連真容都不敢在城池中顯露;如果不是因為貪心,他也不會與張宇發生衝突,淪落到今天這般田地。

「死,太簡單不過了,我想要你的命,揮手之間的事情。如今,我給你一個機會,你如果肯被我種下奴印,成為我的奴僕,我可以讓你繼續活著,與以往相比,只不過多了一個主人罷了。給你兩分鐘的時間考慮,是生是死,全在你一念之間。」

張宇本欲直接將曹磊擊殺,以報當日之仇,可是轉念一想,如今浴血平原正處於多事之秋,雖然龍宇宗的實力已經十分強盛,但是與血岩谷,傀陰宗這類老牌勢力相比,卻還是差上一大截。

不說別的,就只一名巔峰武宗境界的強者,就算自己與小黑等人聯手,也不一定能夠打的過。如果能將曹氏兄弟收服,那麼龍宇宗的實力便是可以瞬間暴增,以後在面對血岩谷或者傀陰宗的時候,也是多出幾分底氣。

不過,對於曹磊這種梟雄一般的人物,張宇也是不報有多大的希望,這種人,極為桀驁不馴,許多人是寧死也不肯屈服的。

如果不是真心臣服的話,以張宇現在的實力,根本就沒有辦法強行在其體內施加奴櫻

「猿魔拳1

「龍形於野1

見到張宇已經取得勝利,林焱和小黑也是決定不再耽擱時間,極為默契的同時使出了最強攻擊,兩股驚天攻擊,瞬間從天而降,攜帶著無可頗大勢,對著曹震狠狠的轟去。

「血魔之手1

感受著那股濃郁的死亡氣息,曹震心中也是大驚,一口鮮血噴出,一隻血色魔手也是被他凝聚而出,在那魔手之上,還不時的有著鮮血滴落,看起來是那麼的猙獰可怖!

「轟1

下一刻,三道攻擊轟然相撞,以一敵二的曹震瞬間七竅流血,身體狂退,小黑與林焱也在這一場對戰之中受了不輕的傷勢,不過相比於已經是強弩之末的曹震來說,他們依舊佔據著絕對的優勢,哪怕是耗,也能將曹震耗死。

見到處於生死關頭的曹震,曹磊也是掙扎著從地上爬了起來,雙眼直勾勾的盯著張宇,道:「你讓他們住手,讓我和我大哥商議一下,你放心,我絕對不會趁機逃走的。」

「小黑,林焱,暫時停手1張宇略一思索,便是同意了曹磊的提議,連忙制止道。

在他看來,這曹氏兄弟如今已經是囊中之物,根本就不擔心他們會趁機逃跑。

「怎麼回事?最多十分鐘的時間,我倆必然能夠將此獠斬殺。」林焱錯愕的問道。

「你先過來吧。」張宇並沒有過多解釋,並且揮手間便是在幾人的周圍凝聚出一道靈魂壁障,隔絕了外面眾多圍觀者的窺視。

「大哥,你過來。」曹磊連忙將曹震呼喚到自己的身邊,述說著張宇提出的要求。

「宇哥,你想要將他們收服,這有些太不現實了吧。」

「事在人為,如果他們不同意的話,再將他倆一併斬殺,反正也耽誤不了咱們多長時間。」張宇毫不在意的說道。

而曹氏兄弟一陣低語之後,也是終於有了結論,曹磊作為代表,再次問道:「我們兄弟倆乃是海盜,殺人無數,惡貫滿盈,你當真敢將我們收下?」

「這都是以前的事情了,我可以既往不咎,只不過種下奴印之後,我希望你們能夠改正,沒有我們的命令,不要濫殺無辜,你可能做到?」張宇鄭重的說道。

「呵呵,沒想到我兄弟二人一輩子都是稱王稱霸,到頭來反倒成為了別人的奴僕,實在是有些滑稽。」曹磊忍不住自嘲道,實際上已經在變相同意了張宇的提議。

「磊子,大不了咱們來個魚死網破,給別人當狗奴才,我還不如死了算了1曹震暴怒的吼道。

「大哥,我不想你死,我希望你好好的活著。」看著那態度強硬的曹震,曹磊輕聲道,「你忘了父母臨終前對你我的囑託了嗎?」

可恨之人必有可憐之處,沒有人生下來便是同曹氏兄弟這樣雙手沾滿血腥,走到今天,他們也有著太多的無奈。

「磊子1一具普普通通的話,彷彿出動了曹震內心深處的柔軟,原本態度強硬的他,語氣也是變得緩和起來。

「你們放心,我之所以給你們種下奴印,也是害怕你們反抗。雖然你們倆是奴僕,但是我還是會給予你們武宗強者應有的尊重,在外人面前,不會隨意呵斥你們,而且以後修鍊之上的一切用度,也有我來承包。」為了打消曹氏兄弟的顧慮,張宇再次道。

「此話當真?」

「當真1

「好,我和我大哥同意被你種下奴印,希望你能說道做到。」此時,曹磊再也沒有意思猶豫,極為痛苦的回應道,在曹磊的暗示下,曹震也只能不甘的同意下來。

畢竟如果能夠活著的話,沒有人願意死亡,好死不如賴活著,說不定他們還有解脫的那一天。

「林焱,這奴印之上烙印上你的靈魂印記,以後他們兩人的生殺予奪便是全部在你的一念之中了。」很快,張宇便是再一次凝聚出兩枚噬魂印道。

噬魂印雖然能夠控制他人,但是如果境界與靈魂之力相差太大還是有著被反噬的機會。

如今的張宇,還沒有真正突破到武尊,所以,即使有著噬魂印,也是無法控制曹氏兄弟。而林焱,剛好突破武宗,又是自己兄弟,由他來掌控這兩枚噬魂印,實在是再好不過。

經過張宇的解釋之後,林焱最終也是同意了下來,而曹氏兄弟也已認命,在噬魂印的種植過程中沒有絲毫的抵抗,很輕鬆的便是完成噬魂印的種植。

雖然表面上看起來,兩人與當初沒有絲毫的變化,但是他們自己卻能感覺得到,靈魂深處那若有若無的羈絆,那便是噬魂印所在,除非他們能夠搶先林焱突破到陰陽境,要不然以後基本上在沒有翻身的可能。

對視一眼,曹震與曹磊都能看到對方眼底的那抹苦澀,但是為了能夠活下去,他們只能強行將所有的不甘咽了下去。

在完成噬魂印的種植之後,張宇也是長長地鬆了一口氣。有著噬魂印這層關係,以後它便會潛移默化中影響曹氏兄弟對於林焱的感官,雖然思想不會有太多的改變,但是卻會越來越忠於張宇,最終無法自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