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蒼龍至尊>第三百二十七章 抑鬱的鬼羅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二十七章 抑鬱的鬼羅

小說:蒼龍至尊| 作者:駱駝祥子| 類別:玄幻魔法

readx 看著那如同陷入瘋魔的小黑。林焱滿臉的擔憂與駭然。

此時的小黑看起來就和那濫殺無辜。以無數生靈精血提升實力的魔道修士一樣。如果被所謂的正道人士遇到。一定會替天行道。斬妖除魔。

「宇哥。小黑這樣不會有事吧。以前怎麼不知道小黑竟然還會這種邪異功法。」林焱忍不住轉頭向著同樣有些震驚的張宇問道。

對於小黑這突如其來的變化。張宇也好似有些無所適從。以前的話。雖然小黑也吞噬過其餘修士死亡之後的屍體。可是那畢竟屬於妖獸的本性。

他現在使出的。明顯是一種通過吞噬他人恢復自己的邪異功法。這兩者之間。有著本質的區別。第一時間更新

所以。張宇的臉上也是出現隱隱擔憂。

通常來說。這種通過吞噬他人來提升自己的邪異功法都有一個特性。那便是會在你吞噬他人的同時。連帶著別人死亡之時的產生的怨念。絕望。煞氣等等負面影響全部吸收進入自己的體內。

短時間內。還不會造成多大的影響。可是久而久之。就會將你的心神侵蝕。讓你變成一名只知道殺戮的嗜血狂魔。

也是因此。在蒼龍大陸之上。儘管有這種邪道修士猖獗一時。可是最終必然死的極為凄慘。然後被時間遺忘。

「我也不太清楚小黑身上到底發生了什麼。等這次戰鬥結束。我會好好和他談一談的。」

張宇已經打定主意。這種功法哪怕對於小黑有一丁點影響。自己都會勸他以後放棄修行。無論如何。為了至高力量放棄信仰。放棄思想。都是得不償失的。

「給我殺了他。」看著迅速消融在小黑手中的麾下大軍。鬼羅怒火衝天道。

現在他已經不在乎什麼比試了。只要能夠擊殺小黑。破壞規矩也沒有什麼大不了的。

再說了。對於屍妖來說。所謂的信守承諾。或者背信棄義根本就是狗屁。只有活下來才是王道。

更何況。此戰自己已經使出了全力。自己的身體都已經承受了莫大的創傷。現在小黑不僅沒死。還在那肆意屠殺自己的手下。這對他來說就是一種赤羅羅的侮辱。

只有殺掉小黑。才能彌補他的損失。才能平息他的怒火。

「殺。」

得到鬼羅的命令之後。一直隱而不發的另外一頭屍妖與鬼魅也是悍然發動攻擊。向著那還處於恢復之中的小黑攻殺而去。

面對著這些嘍兵。小黑可以毫不在乎。可是對於這處於巔峰狀態。毫髮無傷的兩名武宗級高手。小黑卻必須謹慎對待。畢竟他現在已經身負重傷。如果不是因為這詭異的功法。第一時間更新可能已經形神俱滅。

眼看那鬼羅的兩名武宗級手下的攻擊就要轟向小黑。小黑指尖連忙掐起無數繁複的手決。口中念念有詞。吟唱起不知名的口訣。

霎那間。那分散各處。似乎富有靈性的黑色粘液迅速飛向他的身體。然後。當所有的黑色粘液聚攏完成之後。再次形成一道黑色漩渦。

只見那黑色漩渦猛地炸開。其中一絲絲血紅色的能量陡然湧出。然後盡數被小黑的身體吸收進入了體內。其餘一些黑色雜質則變成灰飛。隨風飄散。

在吸收了這些未知能量之後。小黑那原本萎靡的氣息迅速暴增起來。眨眼的功夫。基本上已經堪堪恢復到君級妖獸的地步。就連那原本傷痕纍纍。皮開肉綻的肉身都是迅速長出一層層新肉。恢復到原本的形態。

「吼」

一聲長嘯之後。小黑再次恢複本體形態。不過他的眼中還有著一絲意猶未荊似乎在遺憾沒能抓住時機。將這群屍妖全部吞噬。

「滾。」

面對著另外一頭武宗境界的屍妖鬼枯。小黑一聲暴喝。一身實力猛然爆發。可怕的攻擊瞬間便是將其震退十數丈之遠。然後一個轉身。一口炙熱的龍息噴向了另外一個方向的邪魅。

邪魅乃是鬼體。最怕至陽至剛之力。見到小黑龍息的瞬間。便似本能的連連後退。眼神之中滿是厭惡之色。

接連兩招。也是讓小黑消耗不校他並沒有趁勢追殺。同樣的後退到一個安全距離。吞噬了兩枚妖晶之後。迅速吸收起天地之間的靈力。

見到小黑暫時轉危為安。張宇也是鬆了一口氣。眼眸一緊。便是向著鬼羅衝擊而去。

「林焱。你去幫助小黑。這裡交給我。有機會。就殺。」

遠去的張宇身影已經飄走。但是那滿含殺意的話語卻是不住的回蕩在林焱的耳中。

他能夠感覺的到。張宇對於這群傢伙已經充滿了殺意。

「不知死活的東西。就憑你。也想阻我。」鬼羅見到張宇竟然向著自己衝來。眼神之中滿是輕蔑之色。

在他看來。張宇僅僅只是武尊而已。就這樣拼著一腔熱血沖向自己。實在是愚蠢至極。

此舉無異於以卵擊石。自取滅亡。

對於鬼羅的嘲諷。張宇並沒有放在心上。

他承認。巔峰狀態的鬼羅自己可能不是對手。但是此一時彼一時。經過與小黑的連番大戰之後。鬼羅的實力早已消耗大半。他已經不是自己的對手。

「鬼舞殺。」

一聲暴喝之後。一絲絲灰綠色屍氣從鬼羅的指尖爆射而出。攜帶著一股股陰風。向著張宇的身體纏繞而去。

從這屍氣之上散發出來的力量可以感覺出來。更多更快章節請到。哪怕是半步武宗高手也要橫死當常就算是人類武宗強者面對也要手忙腳亂。

鬼羅相信。這一擊之後。眼前這狂妄的人類便是會殞落當常化為一絲絲屍氣。成為自己的養分。

然後。自己再與鬼枯。邪魅兩人聯手。那麼任憑小黑再強。今天也必將將其斬殺當常

「這便是和我作對的下常」鬼羅心中陰測測的念叨著。似乎一切都在向自己預定的軌跡發展。

「長河落日。」

面對鬼羅的攻擊。張宇上來便是使出了最強攻擊。那柄驚雷劍攜帶著滔天之芒。一念之間。恐怖的力量爆發出來。便是將那絲絲屍氣焚化成為虛無。然後勢如破竹的對著鬼羅斬去。

「怎麼會這樣。」感受著驚雷劍之上傳來的死亡氣息。鬼羅再次陷入濃濃的驚駭之中。

無論如何他都想不明白。眼前這渺小人類那柔弱的身軀之中怎麼可能爆發出如此恐怖的能量。

小黑能夠以君級中期抗衡自己。在他看來還情有可原。在怎麼說。小黑身體之中蘊含龍族血脈。而且還是妖獸。

可是這個人類。就是一名普普通通的人類。他憑什麼能夠越級挑戰自己。

他也不是沒有見過什麼世面。更多更快章節請到。在這次屍山鬼域開啟之後。他也同樣見到過不少人類。並且幾乎都已經喪生在自己的手中。

但那些人類和眼前這個小子比起來。簡直就是天壤之別。差距之大。簡直無法想象。

「受死。」

張宇可是不會去管鬼羅心中是不是掀起滔天駭浪。手腕一個旋轉。驚雷劍陡然加速。向著鬼羅的胸膛狠狠的刺去。

「天鬼狂怒。」

儘管心中驚駭不已。可是身經百戰的鬼羅還是以最快的速度。做出了最為正確的選擇。一身巔峰武宗境界的強橫實力完全爆發。

俗話說。瘦死的駱駝比馬大。如果不是因為隕龍秘境之中特殊的規則限制。鬼羅早就已經突破桎梏。成就陰陽大能。

饒是如此。他也已經達到武宗的絕巔。一般巔峰武宗境界高手都不會是他的對手。

雖然剛剛在於小黑的戰鬥之中消耗甚大。可是他此時能夠發揮出的力量。依舊不遜於一般的巔峰武尊。給予張宇的壓力十分巨大。

一頭頭批頭散發。面目猙獰的鬼怪突然從天而降。如同餓狼一般。拚命向著張宇撲去。在那天鬼的攻擊之下。張宇都是無法靜下心來。全力以赴擊殺鬼羅。

不得已之下。他只能將那赤色劍芒對準一頭頭天鬼。急速舞動起來。每一擊之間。都能成功擊殺一頭天鬼。

雖然這最終成功將所有襲擾自己的天鬼擊殺。但是驚雷劍訣之中所蘊含的能量也消耗殆荊讓鬼羅得到了一個喘息的機會。

「人類。我承認我看輕了你。但是你最終必然會死在我的手中。」與張宇對視而立的鬼羅冷冷的看向張宇。殺機畢露道。

「大言不慚。就憑你。下輩子吧。」張宇不屑的回應道。同時。也迅速的掃視起鬼羅的破綻所在。

在他的感應之中。鬼羅依舊有著旺盛的生命力。想要成功將其擊殺。不能光拼蠻力。必須智齲否則以自己的實力。擊殺鬼羅。希望十分的渺茫。他還是有些低估這頭巔峰屍妖的力量。

「落葉飛花。」

突然。張宇動了。手中長劍以一種無法想象的頻率迅速震動起來。

在這股力量之下。連空氣都是被生生撕裂。發出一聲聲嗡嗡之聲。然後便見到一道道劍芒凝聚成漫天聖潔的花瓣。鋪天蓋地的向著鬼羅而去。

花瓣雖美。但這美麗之下卻隱藏著無盡殺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