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蒼龍至尊>第三百四十章 上古劍種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四十章 上古劍種

小說:蒼龍至尊| 作者:駱駝祥子| 類別:玄幻魔法

? 燃^文^書庫774buy

「舅舅,是我,傳得啊,你怎麼可能不認識我1眼見自己的親舅舅如避瘟神一般,和自己撇清關係,趙傳德霎時慌了。

「豎子,誰是你的舅舅,滾一邊去。」李茂才為了證明自己的清白,破口大罵道。

然而,他的心裡此時卻在滴血,對於張宇,早已恨之入骨!

可是,張宇在他看來,比魔鬼還要可怕,不按常理出牌,萬萬不是自己能夠招惹的,所以,他只有打掉牙齒往肚裡咽,將所有的憤怒憋在心底,等待著爆發的那一天。

「不。不是這樣的,不是這樣的,舅舅,你要救我啊1在這一刻,趙傳德的心神終於完全崩潰,再也興不起一絲抵抗的念頭。

李茂才乃是自己最後的救命稻草,可是現在,李茂才都不管自己了,那豈不意味著,這個世界已經沒有誰能夠救得了自己?

絕望之意充斥心神,趙傳德雙眼無神的望著李茂才,似乎不明白為什麼結果會是這樣。

李茂才知道自己今天只有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外甥死在自己的面前,所幸講頭轉向了一邊,不再去看他一眼。

他怕自己會忍不住,一時衝動衝上仍傳德,那樣的話,幾乎與送死無異。

他不能那樣,因為如果他都死了,那這個世界上就再也沒有人能夠為自己的外甥復仇了。

在他看來,自己乃是忍辱負重的活著,一切都是為了伺機報復張宇!

張宇雖然算不上是老奸巨猾,但是心裡也跟明鏡似的,對於李茂才的把戲一清二楚,不過他的神色卻是沒有絲毫的波瀾,似乎自己才是置身事外的那個人一樣。

但是,聶天華等人則一個個鄙夷的看著李茂才,一臉的不屑,林焱更是一口吐沫啐在了地上,將心中的想法表露無疑。

「吳晨,動手吧,不要再耽擱時間了。」張宇看了一眼漸晚的天色,淡淡的說道。

「是,宗主1吳晨連忙回應著,看向趙傳德的臉色也好似不禁出現一抹憐憫之色。

不過,這個時候,他卻不會有絲毫的心慈手軟。

殺人者,人恆殺之!

趙傳德卻是有取死之道。

「放心,我會給你個痛快。」話音剛落,吳晨手中的長劍便是閃過一道耀眼的劍芒,隨即,一顆大好頭顱便是高高的拋起,血濺三丈!

趙傳德的腦袋在地上咕嚕嚕的轉了幾圈之後,便是停了下來,可以看道,至死,他的眼神之中都是瀰漫於悔恨。

如果時間可以倒流的話,他一定不會選擇這樣的做了。

「噗1

一團火焰突然從張宇的掌心升騰而起,只見他輕輕一拋,那團火焰迎風便漲,覆蓋在了趙傳德的屍體之上,眨眼的功夫,他的屍體便是化為一團灰燼,隨風飄散。

「我們走1張宇看都沒有看李茂才一眼,便是帶著眾人向著另外一間宮殿而去。

那些躲在暗處的偷窺者眼見張宇一行消失不見,這才終於長長鬆了一口氣,實在是張宇剛才給人的壓力太大了,當時那種情況,就算是一般的武宗高手都是不敢冒頭,更何況這些普遍是武尊的強者了。

不過,不少人對於李茂才的遭遇也是有些幸災樂禍,忍不住竊竊私語起來。

雖然聲音不大,不過對於距離武宗也只有一步之遙的李茂才來說,聽得卻是一清二楚。

他的臉色也是愈加陰沉起來,看的跟隨他的血岩谷強者都是大氣不敢出一下,生怕成了他的出氣筒,被暴虐一頓。

「張宇,很好,從此之後你便是我李茂才的生死大敵,終有一天,我會將你碎屍萬段,你給我等著吧。」李茂才怨毒的看了看一眼張宇離開的方向,一揮袖,便是帶著血岩谷之人迅速離開,向著血岩谷的大部隊而去。

「接下來的這段時間,咱們幹什麼事都要一起行動,這一次,顯然是將血岩谷徹底得罪了,剛才那人雖然明面上對我十分敬畏,但是暗中必然會對你么暗下黑手,所以不得不防。」張宇暗暗分析道。

「那咱們剛才為什麼不將那個李茂才一起做了?那種人,我看著就噁心。」林焱不解的問道。

「當時,暗中許多人盯著呢,咱們不可能神不知鬼不覺的殺了李茂才。李茂才乃是總執事級的人物,在血岩谷的地位僅次於各位長老,明目張殺了他的話必然會引起軒然大波。血岩谷不管是為了顏面,還是為了給他報仇,都必然會與我們生死相向。」

「雖說咱們未必就怕了他們,可是這樣一來,我們也就喪失了奪寶的機會,更有可能會因因為手中的各種寶物被人覬覦,萬一那些人群起而攻之,就算是我也沒有多大把握能夠活著出去。但是現在,咱們只是殺了趙傳德,他僅僅只是李茂才的外甥,說破天去,也和血岩谷沒有半塊靈石的關係,所以,也就不擔心血岩谷會與我們魚死網破。」

「這樣,既報了仇,又震懾住了那些宵小之輩,還不會引起血岩谷的反撲,給予他們一些警告,可謂一舉三得,我又何樂而不為呢?」張宇笑了笑,道。

聽著張宇的解釋,所有人對於張宇都是更加欽佩了。

本來他們以為張宇只是隨心而為,沒想到竟然還經過這麼縝密的深思。所有人心中都已下定決心,這輩子跟定張宇了。

而吳晨心中更是暗暗興奮,對於宗門的未來充滿了無限期待。

「轟1

突然,一聲巨響傳來,距離張宇等人不遠處一座宮殿轟然倒塌,揚起漫天塵土,即使這樣,也是無法這樣那凌空而立的兩道豐滿畢露的身影。

「那是劍萬歸?」感受著那有些熟悉的氣息,張宇自語道。

「沒錯,就是萬劍門主,想不到,他竟然已經如此強大,以前的黑虎門跟他比起來,簡直就和渣一樣。」聶天華讚歎道。

「走,過去看看,到底是誰,能夠讓劍萬歸表現的如此重視。」張宇這時也是來了興趣,帶起林炎等人,便是向著那交戰地點而去。

對於劍萬歸此人,張宇也是有些捉摸不透,總感覺他的身上披著一層面紗,給人謎一般的感覺。

中級武宗巔峰的修為,更是身為攻擊力強悍無比的劍修,劍萬歸的實力簡直就可以用深不可測來形容。

就算是現在的張宇都不說自己有十足的把握能夠勝過他,如此強大的一名劍修,卻是甘願偏安一隅,要是說沒有什麼秘密,張宇怎麼著都是不會相信。

「人類,交出剛才的那枚劍種,他不是你能夠染指的1劍萬歸身前一名彪形大漢虎眼一瞪,怒目而視道。

「你放心,我不會將它煉化的,只要讓我將其中的劍意領悟,這東西對我來說也就沒什麼大用了,到時候我保證雙手奉上。」劍萬歸回應道。

「哼,你騙誰呢?這枚劍種一看便是蘊含上古劍道的精髓,如果能夠將它煉化,那麼便是能夠一舉領悟無上劍道,成為劍道強者,誰會防著這麼好的機會不用,而去自己揣摩?」那彪形大漢嗤笑道。

雖然不認識眼前身材魁梧的壯漢,可是在他身上,張宇確實有一種熟悉的感覺。

「對了,這傢伙竟然也是妖獸1突然,張宇腦中靈光一閃,道,「怪不得,我覺得熟悉,這種氣息不是和小黑差不多。」

妖獸歷經天劫,雖然能夠化為人形,但是身上卻還是會有一絲原始的妖氣凝而不散,仔細查看的話,很容易就能夠區分出來。

而與劍萬歸對峙的妖獸便是擁有遠古暴熊血脈的熊破天,修為,君級妖獸巔峰,同樣乃是屍山鬼域霸主之一,只不過張宇比較好運,一直沒有遇到他罷了。

「你只要肯將那東西交出來,我可以保證不動你分毫,而且,以後你要是遇到什麼麻煩的話,我也可以出手幫你解決,不過你只有兩次機會。我熊破天的信譽,在整座屍山鬼域都是言出必行,不行的話,你可以去打聽打聽。」熊破天沉聲道。

通過簡簡單單的幾招,他便是發現,眼前的人類也不是善茬。他身為妖獸,修鍊了不知多少歲月,早已經心智成妖,自然知道最好的辦法是通過談判解決這場糾紛,只有這樣,自己才能毫髮無傷的得到這枚就算自己也垂涎無比的劍種,以後爭奪那更加珍貴的至寶才會更有把握。

「我剛才已經說了,這東西我現在是不可能交出來的,一切都等我將其建議融會貫通之後,你也放心,我可以發現天道大誓,保證,只要你不在和我爭奪,將來我一定將他無償贈送給你。」劍萬歸的態度同樣堅定。

在得到這枚劍種的時候,他便是欣喜地發現,自己突破到巔峰武宗的契機來了,一切都在這枚劍種之上。

而且,如果自己能夠將其中蘊含的劍意融會貫通,那麼,他便是有了一窺陰陽境的機會,不久的將來,他便是能夠更進一步,如破武宗桎梏,成就至強之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