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蒼龍至尊>第三百四十九章 聯盟敵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四十九章 聯盟敵手

小說:蒼龍至尊| 作者:駱駝祥子| 類別:玄幻魔法

readx 薩摩與熊破天皆是妖族,且同時是君級巔峰,即將破入將級的妖族強者,對於妖族特性自然知之甚詳。

經薩摩這一點撥,熊破天也是瞬間明悟。

「果然有貓膩,到底是誰在背後搗鬼?」熊破天心中這般想著,也是連忙向後退去。

此時,已經有兩名武宗強者隕落當場,血淋淋的警告昭示著戰鬥的殘酷。

「老龍頭,咱們怎麼辦?」拿不定主意的熊破天只能向薩摩請教起來。

「我哪知道,你看他們倆個。」薩摩翻了個白眼,無語道,隨即指了指一旁的張宇和那以黑袍遮面的神秘強者。

熊破天這個時候才發現,張宇竟然在自己之前退出了紛爭,眼神再次一亮,鼓動起周身的血氣,向著張宇飛掠而去,頗有深意的看了張宇一眼道:「小子,說,你是不是那個老怪奪舍的,要不然怎麼比我們這些老狐狸還狡猾?」

雖然熊破天並沒有言明何事,但是張宇知道他一定是指自己退出觀望一事,苦笑一聲道:「熊前輩,我只是有自知之明,知道鬥不過你們這才退了出來。」

「你說什麼?你再說一遍試試?你真當我傻啊1熊破天沒好氣的說道,「趕緊說說你是怎麼發現的?」

張宇知道隱瞞不過,蘇醒便是坦白道:「前輩,實不相瞞,我曾修行過一門秘術,恰好對於靈魂感知極為敏銳,不久之前眼看我就要得到那枚界心,可是我卻發現,在界心上竟然隱藏有陌生強者的靈魂烙印!要知道,如果它是無主之物的話,這根本就是不可能出現的。所以我就留了個心眼,退守到了這裡。」

「那依你之見,接下里該怎麼做?」

「靜觀其變1

「靜觀其變?」

「沒錯,不管是什麼原因,這人既然有意拿出界心這等重寶供我們爭搶,肯定別有所圖,而且此人還有恃無恐,根本就不擔心界心會被別人搶走。我感覺,那個幕後黑手就在我們這些人之間。」張宇這般說著,眼神不經意間愁了那蒙面黑袍人一眼。

「真的是他么?」熊破天知道張宇這是隱晦的向自己點名,所以他也是沒有聲張,再次回到了薩摩的身邊。

當薩摩與熊破天從混戰之中退出以後,鬼羅一行四人幾乎能夠制霸整個戰場,按理說應該早就已經得到界心。

可是每一次,眼看就要的手,總會出現各種各『偶然』的情況,以毫釐之差與其失之交臂,鬼羅早就已經怒火中燒,但又沒有什麼好的辦法。、

不過,就算有人得到界心,也絕對不會超過一分鐘的時間,便是會再次失去,然後引起所有人的拚命搶奪。

戰鬥到現在,不論是誰身上都已經挂彩,那血紅的衣衫上,不知道是自己的鮮血還是別人的鮮血。

「鬼羅,你不覺得,這界心是有意不讓我們得到嗎?」突然,心思最為陰沉的鬼鷲提醒道。

「有意?你什麼意思?」一時之間鬼羅還沒有反應過來。

「我的意思是有人在暗中搗鬼1鬼鷲陰沉沉的說道。

「這不可能!我們是親眼看到界心的遮掩陣法被人破除掉的,誰有這個本事,能在咱們眼皮子底下得到界心,還這麼堂而皇之的設計我們這麼多人?」鬼羅仍舊有些難以相信。

「那你告訴我,這界心從我們手中溜走一次,兩次算是巧合,那麼三次,四次呢?這些也都是巧合嗎?你再看薩摩與熊破天,以他們的實力豈會沒有資格爭奪這界心,可是現在不也是冷眼旁觀嗎?」

鬼鷲連續的發問一下子讓鬼羅的心沉入了谷底,沉默下來,開始陷入沉思。

「不用想了,這幕後之人肯定就在我們之中,不然不可能這麼準確的獲知我們的信息,從而提前一步動手,讓我們一次次失去機會。」鬼鷲心思此人,心機極深,一般情況下喜怒根本就不行於色,誰也猜不到他心裡到底在想什麼。

可是現在,已經能夠從他的臉上看到絲絲怒意,他是真的怒了。

一直以來都是他算計別人,何曾像今天這樣被他人算計了都不知道,如果不知其他人都被蒙在鼓裡,他的面子都要丟大了。

「終日打雁,終被雁啄,我失算了。」鬼羅輕嘆一聲,也是知道自己剛才的想法實在是太天真了。

一山還比一山高,雖然他是武宗巔峰境界的高手,可是不說那強者如雲的中州,就算是這屍山鬼域之中,也有數人實力不遜於他,甚至還比他強出一線。

「這幕後黑手想要我們廝殺,那我們也就不必要客氣,人死的越多,我們最終獲取界心的機會便是越大。如果我們能夠將這些競爭對手全部斬殺,那麼不管是什麼陰謀,都必然不攻自破。等一會,咱們繼續裝作無所察覺的樣子,不過目標不再是那界心,而是其他競爭對手。如果能夠留下屍體的話最好把那些人的屍體留下,通過秘法,我們還可以進屍體煉成傀儡,增強我們的實力。」

很快鬼鷲便是想出了應對之策,不過,不同於張宇等人的靜觀其變,他們採取的乃是殺戮之道。對於身為屍妖的他們來說,這些武宗或者君級妖獸的強者乃是絕佳的煉屍材料,如果時間最夠的話,通過特殊秘法,他們甚至能夠將這些屍體轉化成為屍妖,成為他們的族人。

「該死的,這些人的實力實在是太強大,憑我一人之力想要對抗他們,根本就是痴人說夢,看來還必須聯合他人才是。」付尚也是與鬼羅對拼了一招,那恐怖的能量,一瞬間在他的體內爆發出來,不斷摧毀破壞著他的血肉經脈,頓時使他心中大駭。

在浴血平原之中,他的實力幾乎已經位列巔峰之境,能夠傷到他的人已經寥寥可數,可是令他想不到的是,這鬼羅的修為與他也不過就在伯仲之間,可是實力比他卻要強上不少。

「石兄,你們幾個快到我這裡來。」付尚的首選自然是那早於自己結盟的血岩谷強者。

「付兄,為今之計,只有你我雙方聯合起來才有一拼之力,不然的話,吃在要被他們各個擊破1付尚指了指不願去的石達等人,臉色頗為難看的說道。

「好,那些人實在太厲害了,我們兄弟三人的三生劍陣都快頂不住了。」石達也是滿臉的驚懼之色。

在鬼羅四人的聯合圍剿之下,已經再次有一人被其趁機擊殺,現場一度陷入了混亂之中,一個個怒目而視,盯著鬼羅等人。

四名巔峰武宗的聯合體,幾乎所向披靡,除了逃遁,幾乎每任是他們的對手,但凡與鬼羅等人交過手的,具受到或輕或重的傷勢。

慢慢的,從石達與付尚結盟不久,其他人也開始紛紛效仿,三三兩兩的聯合在了一起,戒備的看著鬼羅等人。

這個時候,在場的幾乎就只有封萬里一人還是孤身一人,其他人都已經找到了聯合的夥伴。

掃視了一圈之後,鬼羅終於將目光放在了封萬里的身上,見此情景,封萬里頓時忐忑不安起來。

「封兄,如歸不介意的話,不如你我暫時聯合可好,不然我估計你撐不到最後。」突然,付尚開口邀請道。

「俗話說沒有永遠的朋友,也沒有永浴K淙輝勖竊讜平原爭鬥不休,可是在這裡,好歹也算是一條繩上的螞蚱,現在,你只有放棄成見和我們聯合,才有進行最終逐鹿的資格,你可要認清形勢才是。」

聽到付尚過的勸說,封萬里先是一愣,然後本能的就要拒絕,可是一看自己勢單力薄,猶如待宰羔羊一般被付尚虎視眈眈的盯著,付尚也是陷入兩難境地。

「好,但是如果讓我發現你們想要趁機偷襲我,那麼咱們的聯合瞬間便會破裂,不死不休1

雖然封萬里有些不情願,可是最終迫於不斷增長的壓力還是來到付尚等人的跟前。

「恭喜你,做對了一項人生之中的重大決策,以後回想起來,你會發現今天這個決定對你來說有多麼明智。」看著一臉冷意站在自己旁邊的封萬里,付尚心中也是一喜。

對於封萬里的實力,付尚自然心知肚明。就算他不肯加入自己一方,有著堪比巔峰武宗傀儡相助,他也不容易殞落在這裡,大不了自爆這一傀儡便是。

現在,他被自己忽悠過來,那麼接下來的戰鬥之中,他們便是會多出一個擋箭牌來,安全性無疑會大大提高。

「我告訴你,出去之後,咱們的合作關係立刻解除,還是要兵戎相見,我可不會忘記你們殺掉我們傀陰宗那麼多的武者,讓我損失那麼多的傀儡1封萬里冷著臉道。

「你放心,到時候不用你說,我們也不會再和你聯盟,現在這不過是權宜之計罷了。我可以發下天道大誓,這次屍山鬼域結盟之時,誰若偷襲對方,天誅地滅1為了穩定住封萬里,付尚直接便是發下天道大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