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蒼龍至尊>第三百五十章 是你!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五十章 是你!

小說:蒼龍至尊| 作者:駱駝祥子| 類別:玄幻魔法

readx 有著天道大誓的約束,封萬里也是安心不少,神色也是稍顯緩和。

「封兄,現在不是逞匹夫之勇的時候,我們只有通力合作才有可能得到界心,一旦參悟透了其中的法則之力,試想一下,將會擁有何種毀天滅地的力量!現在的情況是,誰都不可能提前接觸這枚界心,不然必定遭殃,咱們需要提前剷除眼前這些阻礙才是。」付尚傳音道。

此時,雖然戰鬥暫時停息,但是每個結成同盟的小團體之間都在進行著傳音密談,所以付尚此舉並沒有什麼不妥之處。

灼灼目光的注視之下,界心就這樣凌空旋轉著,看起來神秘而美麗。

它,代表的乃是無上的力量!

而在蒼龍大陸,力量便是代表一切,你可以憑藉力量征服一切你想要得到的東西,金錢、美人,珍寶一切的一切,只有你想不到,沒有它做不到的。

可是,不管是誰,這個時候都是壓抑著自己的貪婪,因為就算你現在得到了它,也要有命參悟才是。

界心雖然是一條通往強者之路的捷徑,可是它也只不過是讓你少走許多彎路罷了,許多東西還需要你自己融會貫通才是。

但是它對於許多一輩子都無望再進一步的人來說,地位無可代替!

「老龍頭,那個黑袍人你有沒有一種熟悉的感覺?而且,我能在他的身上感覺到一股心悸之感。」突然,熊破天向著一副看好戲樣子的薩摩問道。

「你想多了吧,這種藏頭露尾之人一看就沒有什麼真本事,要不然的話,為什麼還要隱藏身份?」薩摩瞥了一眼黑袍男子,不屑的說道。

可是對於薩摩的回答,熊破天並不怎麼滿意,雙眉緊鎖,似乎在回想著什麼。

「難道真的是我想多了?」最終一無所獲的熊破天呢喃道。

然而身為妖獸,對於危險的感知乃是屬於一種本能,到了熊破天這種境界,更是能夠感知到冥冥之中即將降臨的危險。

「前輩,你也懷疑此人嗎?」張宇似乎看出了熊破天的反常,出言問道。

「小子,我感覺我好像見過這個人,但就是想不起來,你有什麼發現?」對於張宇,熊破天還是很重視的,所以也想要聽一下張宇的見解。

「我也有這種感覺,但是靜下心來去細細感知的話就覺察不到了,而此人又給我一種極度危險之感,讓我不敢貿然動手,萬一惹怒了此人。我豈不是自找苦吃。」張宇偷瞄了一眼黑袍,道。

「要不然我出手試探他一下,這樣也能安心一點。咱們幾個聯手也不用怕他,就算他真的很強,也不可能突破武宗,達到窺陰境的境界,不然的話,他一人就能夠將我們所有人橫掃,哪還用得著用黑袍遮面。」薩摩蠢蠢欲動道。

「好,你動手,我為你掠陣,只需要將他的黑袍掀開便是,如果真的打不過,大不了跑路就是,他還能夠滿世界追殺我們?」熊破天毫不在意的說道。

儘管這黑袍神秘人一身寒意,但是薩摩卻並不是太過擔心。正如他說的那樣,就算真的有危險,也不會有性命之憂。

而那黑袍男子這個時候也是發現了不斷靠近的薩摩,那股冰寒之意瞬間暴增,似乎在警告著薩摩。

「哼,嚇唬我!我告訴你,今天我還非得看看你的廬山真面目。」薩摩輕哼一聲,並不為所動。

「不要來招惹我,否則你會後悔的。」突然,一聲沙啞、滄桑的聲音從那黑袍之中傳來。

這聲音似乎埋葬在冰川之地無數年一般,冰寒刺骨的同時,又給人一種腐朽的感覺,似乎跨越萬古,穿越時空而來。

「你只需要讓我看你一眼就好,就是這麼簡單。」薩摩這時也是警惕起來,畢竟此人散發出來的氣息實在太不尋常。

「你現在退去還來得及,不然」黑袍人說道這裡便是不再多說,但其中的寒意大家都已心知肚明。

此人費盡心機隱藏身份至今,肯定有著不可告人的秘密,如果就這樣被薩摩揭穿,惱羞成怒也是極有可能。

可是,薩摩已經在張宇和熊破天的面前誇下海口,對於他來說,如果就這樣退去的話實在是抹不開面子,調整了一下周身血氣之後,終於下定了決心。

「那就讓我領教一下閣下的真正實力吧。」話畢,薩摩君級巔峰的實力瞬間完全爆發,面對這深藏不漏,極有可能比自己還要強大的對手,薩摩也是不敢有絲毫留手。

「寒冰之獄1

薩摩本體乃是寒冰蛟龍,怒吼之間,極度冰寒之意也是瞬間降臨,滾滾寒潮以他為中心,迅速向著四周席捲而去。

在這徹骨的寒意之下,整片空間彷彿都被凍結,空氣之中瀰漫的水氣一瞬間便是化為朵朵冰花,飄落下來。

而在薩摩全力對付黑袍男子的時候,那些原本正在為了界心而爭鬥的諸多強者也是滿臉駭然之色的不斷向後退去,生恐殃及魚池。

他們之間的戰鬥也在這個時候暫時停止下來,

「不錯,已經開始領悟道的雛形,後生可畏。」面對強大的薩摩,黑袍男子猶如古不化的寒冰一般,話語之中沒有絲毫波動。

「沒想到這頭老龍的實力更加強大了,剛才和我交手竟然沒有使出全力,可惡1一旁觀戰的鬼羅憤憤不平道。

對於神秘黑袍男子的稱讚,薩摩並沒有什麼便是,心中反而越發重視起來。

面對自己這麼強悍的氣場,還能表現出一種泰山臨於前而色不改態度,只有兩種可能,一是故意裝出來來搏人眼球,二便是有著真才實學。

第一種情況在眼下只能是自掘墳墓,所以只可能是後者,此人真的有不懼自己的實力!

「冰玄之弓1

突然,薩摩腳步向前重重一踏,做出一副彎弓射箭之狀,那無盡寒流瞬間匯聚起來,眨眼間便是在他的手掌之間凝聚成一把晶瑩剔透的寒冰神弓。

「冰玄之箭1

緊隨其後,另外一支以寒冰之力凝聚成形、近乎完美的透明箭矢也是悄無聲息的出現在那神弓之上。

死死握住弓身,深吸一口氣之後,薩摩瞳孔一縮,便是瞄準了黑袍男子。

「去1

一聲暴喝之後,那寒冰箭矢驟然飛出,爆射出耀眼神芒,刺穿層層空間的阻礙,以常人無法預見的軌跡,向著黑袍男子飛去。

而射出這麼一件之後,薩摩的臉色也是出現一抹不正常的紅暈,這一箭對他來說同樣並不輕鬆,幾乎是他的巔峰一擊。

「雕蟲小計1沒有人看到,在那黑袍的遮掩之下,黑袍男子稍顯蒼老的面孔之下,嘴角微微向上翹起,似乎頗為不屑。

那止寒冰箭矢射出之後,就這樣消失在了所有人的面前,四周頓時想起陣陣驚呼聲。

而那神秘黑袍男子如同雕塑一般,未曾動上分毫,好像不知道自己正在面對強敵一般。

「那人不會是嚇傻了吧?」

「你懂個屁,我敢說肯定是薩摩大人那個寒冰領域太過強大,直接將那個人給凍僵了,所以他才一動不動,要不然還不早就撒丫子跑了?」

「都給我閉嘴,好好看著。」

對於絕大多數圍觀者來說,他們並不知道薩摩這一擊到底有多麼厲害,但是他們卻清楚這一擊很強,強的可以讓他們灰飛煙滅無數次。

「給我出來1蒼老聲音再次響起,他的手突然動了,簡簡單單的向前一劃,空間就如同紙片一樣,被他撕裂開來,然後所有人驚駭欲絕的發現那消失不見的箭矢就這樣被他捏在了手中,不斷嗡鳴著,但始終無法掙脫。

見到這樣的情景,一向處變不驚的薩摩的臉上也是出現一絲慌亂。

這秘境空間堅固強度雖然比不上外面的大千世界,可也不是誰都能夠破碎開的。

就拿他來說,全力轟擊之下,他也能夠破碎整片空間,但絕對無法向著神秘黑袍男一樣這樣舉重若輕。

能夠隨意轟碎這片空間的,在他看來,只有一個可能,那就是已經領悟部分規則之力,成功突破到窺陰境的絕世強者!

而面對這樣的強者,就算他再強,也絕對不會是其對手,與之戰鬥,不亞於以卵擊石。

「嚓1

一聲脆響傳來,那堅硬程度絕對堪比玄器的箭矢就這樣,在眾目睽睽之下化為兩半,然後被黑袍男子隨意丟在了地上。

「咳咳。」做完這一切之後,黑袍男子突然劇烈的咳嗽了起來,當他再次直起腰來的時候,脊背似乎都變得有些佝僂了。

輕輕的將捂住嘴的手掌拿開,一抹刺眼的猩紅映在了他的眼帘。

「哎,傷勢還是太重了。」黑袍男嘆息道。

「殺1負責掠陣的熊破天見到那極為失意的薩摩,出於擔心其安全考慮也是瞬間暴起,催動起渾厚無比的血氣,一雙鐵拳便向黑袍男子當頭轟下。

「轟1

淬不及防之下,那黑袍男子竟然被瞬間轟飛,暴虐的能量也是一下子將其罩在頭上的黑袍撕裂。

「是你1熊破天與薩摩幾乎同時驚呼起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