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蒼龍至尊>第三百五十一章 七叔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五十一章 七叔

小說:蒼龍至尊| 作者:駱駝祥子| 類別:玄幻魔法

readx 新域名.,草莓首字母,以前註冊的賬號依然可以使用

看著那黑袍之下的面孔 熊破天與薩摩都顯得無比震驚

他們倆人 俱是崛起於微末之中 什麼大風大浪沒見過 這種表情按說是幾乎是不可能出現在他們的身上的

距離薩摩不遠的張宇 這個時候也是瞪大了雙眼 雙眸之中同樣充斥著驚駭之色

除了他們之外 包括鬼羅在內 但凡屬於屍山鬼域本土的強者 全都是一副見了鬼的樣子 甚至可以說是恐懼 氣氛頓時變得極度詭異起來

「什麼情況 」付尚看了一眼露出真容的黑袍男子 再看了看呆住的眾人 略顯迷茫的問道

「不知道 但是這個看起來接近腐朽的老者一定有大來頭 不然的話 他們這些稱霸一方的強者不可能這幅表情 」封萬里搖了搖頭 回應道

此時 也就付尚這一批外來的強者表現的最為淡定 因為他們對於眼前的陌生老者根本就沒有一點印象 所以自然談不上恐懼

「大哥 到底是怎麼了 」見到一隻都是鎮定自若的張宇都變得如此失神 小黑連忙問道

張宇今天這幅表情 他幾乎從來沒有見到過 就算是當時以柔弱之軀對抗郝家武宗強者的時候都遠比現在自然

「這個人雖然我不認識 但是我見過他 」張宇深吸一口氣 輕聲道

「嗯 我怎麼不知道 」這下 到輪到小黑疑惑了

從小黑出生到現在 他和張宇基本上都是形影不離 所以張宇見過的人他也差不多都見過 可是這黑袍之下的面容 他卻一點印象都沒有

「還記得咱們上次為了地心石乳曾經前往過的葬魂谷嗎 在那裡 你我為了躲避霧魘的攻擊無意間闖入一片墓園 就在中心最大的那座墳墓之下 我曾經得到過一把極為沾染聖血的斷劍 而那斷劍就是無從他的身上拔下來的 」

張宇說道這裡 下意識的瞥了黑袍老者一眼 然後繼續道:「當時 他的身上幾乎覺察不出任何生機 但是為了以防萬一 我還是拔下斷劍之後就跑了 不久之後那座墳墓之下的地宮也隨之坍塌 我還以為一切都已經塵埃落定 不曾想 此人竟然真的活了過來 」

聽完張宇的解釋 小黑心情也是沉重起來

張宇所說的那座墳墓他自然也知道 當時為了加快步伐兩人分頭行動 而他也可以確定 在那片墳地之中絕對沒有任何活人存在

可是 現在那原本應該已經化為枯骨之人卻是活生生的站在所有人的面前 且不說此人實力到底如何 光是能夠死而復生便是超越了在場所有人的認知

這簡直就是神跡

「那麼咱們該怎麼辦 逃嗎 」小黑看了看張宇 詢問道

面對這般未知的強者 三十六計走為上計 小黑雖不說心智成妖 可也懂得進退 並不會魯莽的前去本人家血戰

該戰的時候可以死戰 不該戰的時候選擇適當的逼退 也不失為一條妙計

「再等等 我還不知道此人有沒有認出我來 萬一當時他的六識是處於封閉狀態 咱們這樣逃走的話 反而會引起他的注意 」張宇謹慎地傳音道

自從黑袍老者的真容顯現出來以後 不禁戰鬥停止了 四周也是陷入了死寂一般的沉默 偶爾有人交流也都是以傳音的方式

「咳咳 老夫本想要低調一些的 你們這些小子為什麼就不能成全我呢 哎 也怪我現在太虛弱了 要不然就算你們所有人一起上 也絕對連我的衣角都碰不到 」最終 黑袍老者首先打破沉默的氣氛 他並沒有因此而顯得生氣 反而頗為感慨

「小蛇 沒想到你都已經這麼強大了 我似乎依稀記得你小的時候弱的可憐 又一次如果不是我出手 估計你的小名就要葬送在一隻小麻雀的嘴裡了 」黑袍老者看了薩摩一眼 笑道

「前輩救命之恩 薩摩沒齒難忘 剛才多有冒犯之處 還請前輩恕罪 」漸漸的 薩摩也從驚駭之中回過神來 微微俯首 謙恭的說道

薩摩本體乃是寒冰蛟龍 不僅如此 還已經達至君級巔峰 初窺將級一角 這般修為 不可謂不強大 可是仍對眼前的黑袍男子執晚輩之禮 由此可見此人之恐怖 絕對是活了不知多少年的老怪物

「不用多禮了 我這把老骨頭可當不得你的一拜 看到你有今天的成就 我很欣慰 你小子 還是當年火爆的脾氣 該改一改了 如果不是我 你剛剛就已經死了 」黑袍老者似乎在教訓著薩摩 薩摩不僅沒有絲毫的反感 反而連連點頭 認真的聆聽著教誨

「哎 真是滄海桑田啊 我知道 你們一定都以為我已經死了 其實如果不是我修習有一門秘術 可能我連屍骨都已經腐朽了 更不可能苟延殘喘到今天 屈指一算 轉眼千年啊 」

「不過 我既然重生了 那麼對於以前的舊賬我也要好好清算一下了 當年那些陰謀陷害我的人 我絕對不會放過的 」說到這裡 剛剛還慈眉善目的老者臉色瞬間再次變得冰寒起來 這股寒意與薩摩剛剛施展出來的冰寒之意並不相同 它乃至由內而發 似乎已經深入靈魂

感覺到其他人臉上閃現出的濃濃懼意 黑袍老者也是緩緩將那股寒意收斂 渾濁的眼眸之中爆射出銳利的目光 掃射向在場所有人

「屬下參見主人 」就在這時 以鬼羅為首的四大領主突然跪伏在地 俯首道

一向強勢的鬼羅在面對著黑袍老者的時候 如同溫順的貓咪一樣 連大氣都不敢出上一點 與之前的他簡直判若兩人

「起來吧 沒想到 你們還能認出我 」黑袍老者淡淡的說道

「主人對我等有再造之恩 屬下豈敢忘懷 如果不是主人臨走之前布置下的法陣 我等早已經魂飛魄散 哪還會有今日 可是屬下卻沒能照顧好主人的遺藏 還請主人降罪 」鬼羅一臉惶恐的說道

此時他也是萬分忐忑 如果他知道這黑袍老者活著的話 就算是借給他一百個膽子他也不敢染指這些寶藏

「乃是人的本性 因為 你們自然也想要攀登更高的階梯 當年我既然有意布置法陣供你們轉化成為屍妖 也是想要留一份希望 萬一我復活失敗 你們又有一天成長到一個連我都不曾達到的高度 說不定哪天想起了我的好 還會替我報仇 所以 都起來吧 我不會怪罪你們的 」黑袍老者淡淡的說道

「現在的我 再也不復當年的輝煌 簡直就和喪家之犬差不多 跟著我 你們也不會有好日子過的 我不會再束縛你們 想要離開的 大可以離開我自立門戶 」

「主人大德 我必誓死相隨 」不等其他人表態 那心思最為深沉的鬼鷲已經搶先道

「我等誓死相隨 」鬼羅等人見狀 也是起身高呼起來

「好 既然你們有這份心 那就還跟著我 不過我醜話說在前頭 如果你們誰敢心懷不軌的話 我絕對會讓他生不如死 」黑袍老者的身上瞬間爆發出極為強橫的氣息 然後眨眼之間便是收斂回去 再次變得普普通通起來

而那鬼羅等人也是一臉嚴肅的整齊站在黑袍老者的身後 充當起侍衛的角色

「小子 怎麼著 不認識我了么 」突然 黑袍老者將目光轉向了張宇 一臉莫名的笑意

張宇知道這黑袍老者已經認出自己 心中不禁嘆息一聲 他知道 自己故作低調 想要被忽略的計謀失敗了

「前 前輩 晚輩自然認識 」張宇尷尬一笑 有些不知所措的回答道

「哈哈 小子 忘了自我介紹了 容我想想我叫什麼來著 對了 單小七 不過我比較喜歡逼人稱呼我為七叔 」單七在面對張宇的時候 極為溫和 好像真的是張宇的長輩一般

「晚輩張宇 見過七叔 」雖然奇怪這黑袍老者為什麼有這麼一個奇葩的名字 不過張宇還是極為恭敬的稱呼起來

現在 這單小七對於自己來說就是爺 就算人家真的對自己發怒他也要小心的供著

且不說這深不可測的單小七自己是不是對手 那明顯對單小七言聽計從的鬼羅等人就夠自己喝一壺的 再加上一個薩摩 自己再動手的話 真的是老壽星吃砒霜-活膩了

再說了 如果真的追究起來 其實還是張宇理虧 掘了人家墳墓不說 還盜走人家陪葬寶物 關鍵是當事人詭異的竟然活了過來

張宇已經做好準備 如果這單小七真的向自己討要那些東西的話 他絕對會如數奉還

「孺子可教也 」單小七笑著贊道 張宇只能連聲應和道

「不過你跑了我的墳 這可就有點說不過去了 你小子 看起來斯斯文文的 沒想到還真夠狠的 直接將我所有的寶物都給洗劫一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