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蒼龍至尊>第三百五十二章 傲骨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五十二章 傲骨

小說:蒼龍至尊| 作者:駱駝祥子| 類別:玄幻魔法

readx 本站更換新域名.草莓首字母,以前註冊的賬號依然可以使用

看著單小七逐漸轉變的臉色 張宇的心也是逐漸沉重下來

「小黑 做好隨時逃走的準備 到時候咱倆分開逃 此人目標是我 應該不會對你緊追不捨 」張宇不動聲色的向小黑傳音道 已經開始準備退路

「前輩」

「叫七叔 」

「七叔 那件事確實是晚輩的不對 我在此對您深表歉意 並且我願意將我得到的所有東西全部物歸原主 只求您的原諒 您看 」張宇與其極為柔和的說道

「哼哼 這麼簡單你就想解決 」單小七輕哼一聲道

「那前輩想如何解決 」張宇苦著臉問道

俗話說 人在屋檐下 不得不低頭 現在張宇勢弱 他已經做好準備 只要能夠安然無恙的離開 就算大出血一次也無妨

反正真正有價值的寶物都已經被他藏匿在了造化玉碟之中 對於造化玉碟隱匿功能的強大 張宇還是極為有信心的 以單小七如今的虛弱狀態 幾乎不可能發現那在他的識海之中化為塵埃的造化玉碟

「七叔 此子與我有些緣分 不知道七叔能否高抬貴手放他一馬 」就在這時 薩摩突然站了出來 為張宇求情道 這倒是讓張宇十分意外

如果真的算起來的話 兩人確實有些交情 不過並不是一般人想象的那種友好 反而是一些仇怨

上一次 因為界中界的開啟令牌 張宇曾偶遇薩摩 為了能夠突破到武尊境界 他還拿薩摩當做磨刀石 對於他來說 不亞於極大的諷刺 按理說薩摩應該懷恨在心才是

他沒有在此刻落井下石 張宇就已經謝天謝地了 幫自己說好話 他連想都不敢想

「小蛇蛇 一邊玩去 老子在這說話哪有你說話的份 」單小七臉色一沉 對著薩摩呵斥道

一下子 薩摩就像泄了氣的皮球一樣 沒有一點君級妖獸的尊嚴 苦著臉 悄悄的退到了一邊 只能對張宇報以無奈的表情

張宇點了點頭 表示感謝之後 再次將目光聚焦在了單小七的身上

不遠處的石達看到張宇竟然與這未知強者有罅隙 心中自然喜悅萬分 幸災樂禍道:「七叔 這小子陰險的很 你可一定不能被他的花言巧語騙了 」

「你是誰 七叔是你叫的嗎 滾 」看著一副諂媚嘴臉的石達 單小七臉上一陣厭惡 大聲呵斥道 沒有顧忌石達的一絲臉面

聽聞單小七的嘲諷 石達的臉色一陣青 一陣綠 極為的滑稽 他現在是敢怒不敢言 在單小七強大氣勢的壓迫之下 根本就不敢表現出絲毫的反抗之意

而那被他垂涎許久的界心 也早已被他放棄 現在如果還貪戀界心 那明顯就是找死的節奏

「前輩教訓的是 晚輩這就離開 」話畢 石達連忙返回到自己原來的位置 與血岩谷其餘一些強者站在了一起

臨退走時 無處發泄的石達還用眼狠狠剜了張宇一眼 心中對於張宇的恨意也是再次暴增 竟然是將所有的過錯全部歸咎在了張宇的身上

「哈哈 老東西 我要是你 早就一頭撞死了 哪還有臉活著 真是丟人丟到家了 」張宇與血岩谷只見已經勢如水火 所以說起話來他也是沒有絲毫顧忌 大聲嘲諷道

「嘿嘿 張宇啊 你這話說的在理 不過頂不住人家臉皮厚 說再多也是無意啊 」薩摩附和出聲道

對他來說 做什麼事都要隨心所欲 無拘無束 所以 說起話來連看石達一眼都是沒看

不過他本就不必在意石達 且不說兩人沒有一丁點交情 就以他君級巔峰、已經初窺陰陽境的強橫修為 也好似不會將石達甚至血岩谷放在眼裡

「張宇小子 要我原諒你也不是不可以 你現在跪下給我磕三個響頭 我立刻就放你離開怎麼樣 」單小七笑眯眯的對著張宇道

「不可能 」對於單小七的這個要求 張宇想都沒想便一口回絕

人不可有傲氣 但不可無傲骨 對於張宇來說 認輸 賠償他都可以認 但是像磕頭求饒這種事對他來說 那是死都不可能答應的

張宇身體之中的那副錚錚鐵骨 不允許他這樣苟延殘喘一般的活著

那樣且不說以後他都要活在他人的陰影之下 對於他未來的修鍊之路 幾乎已經斷絕

這輩子就算是廢了 最多只能算是一個稍強一些的普通人 百年之後就會化為一黃土 在這個世界 不會留下絲毫的痕

「不答應 你可想好了 拒絕我的下場不是你能夠承擔的起的 」單小七繼續威脅道 身上的氣息也是逐漸變的陰寒起來

「哼 大不了不就是一死 又有何懼 二十年後又是一條好漢 不過如果你最好能夠讓我魂飛魄散 不然此仇我會時刻銘記於心 終有一日必報!」張宇聲音鏗鏘的說道

話語簡潔有力 似乎擁有一股感人人心的魔力 那些原本不敢直視單小七的武者都是艱難的抬起頭 目光堅定的看向張宇 做著無聲的支持

「張宇小子 你都到了這個時候了還想反抗我 既然如此 我就讓你見識一下你我之間猶如天塹一般的差距 」單小七說著 手輕輕一招 那枚不久前被眾人爭得你死我活的界心便是回到了他那有些枯瘦的手中

「多少年了 我還以為永遠都不能再見到你了呢 」輕輕的撫摸了一下掌中的界心 單小七便的一臉感慨之色

「吾界之心 與我身合 」單小七的嘴裡不斷念叨著一些張宇等人聽不懂的古老咒語 那界心之上陡然爆射出耀眼的光芒 一冷一熱兩種截然不同的力量驟然從那界心之中爆發出來 不斷的向著單小七的身體之中流淌而去 每分每秒 他的氣息都在不斷增強著

「這便是界心之中的力量嗎 」付尚輕聲自語道 和絕大多數人一樣 他已經被界心之中磅的偉力深深震撼

君子不立危牆之下 眼見單小七吸收這些能量之後 變得越發恐怖 已經逐漸讓他生出一種無力抵抗之感 張宇心中一驚 給小黑實力一個眼色之後 身體之中能量便是如同洪水一般滾股宣洩而出 盡全力 急速逃遁起來

「小子 不要著急 坐下來再呆一會吧 」單小七輕笑一聲 伸手在空中輕輕地來回撥弄了幾下 空間猛的蕩漾出道道漣漪 以他的身體為中心 迅速擴散開來

當這些漣漪波及到付尚 石達等人的時候 都會如同有著靈性一般 從他們的身旁一閃而逝 但就算是這樣 也讓他們這些都可謂算是一方豪強的人物生出一種毛骨悚然的感覺 不自禁的 冷汗從後背緩緩流淌下來

「定 」

單小七吐出這麼一個字后 那道道漣漪居然後來居上 霎那間便是追上了張宇和分頭逃竄的小黑

一瞬間 張宇感覺自己的身體各處彷彿被枷鎖束縛住 除了思維還處於活躍狀態之外 計算想要動一下指頭都是沒有任何辦法

張宇的心中也是更加駭然起來

他只知道這個單小七是個危險人物 自己就算和小黑加起來也有可能不是對手 可是他卻難以想象 自己這哪裡不是對手 應該說在人家的面前毫無還手之力 就這麼輕而易舉的被束縛在了半空之中 連動彈一下都都成為了奢望

他的心中也是湧現出一股深深的挫敗之感 這一刻的他顯得是那麼渺小 彷彿自己再一次回到當年那個不能修鍊 被稱為廢柴的歲月

「小子 七叔我再最後給你一個機會 我跟你說吧 不要想著做什麼無謂的抵抗了 那些都沒有用 還有 你識海之中的那個老傢伙的靈魂也是不要拿出來丟人現眼了 如果他是在巔峰時期的話我還會重視那麼一點 但是現在么 還曬算了吧 」單小七再次全說張宇道

剛才 在張宇的身體被定住的瞬間 張宇便是像自己的師傅墨塵發出求救信號 墨塵也是連忙蘇醒 正要準備再一次以靈魂降臨張宇的身體 取得他的控制權 拼上一把 可是一切尚未付諸實踐 便已經被單小七發現

張宇知道以單小七的實力 要殺自己就是分分鐘的事情 幾乎沒有欺騙自己的可能 他既然這樣說了 墨塵即使出現也是不會有多大的作用 所以便是讓墨塵的靈魂再次沉寂下去

墨塵現在也是失去了往日的平靜 生出一種極度無力之感 明陽境強者 就算是他巔峰之時也是無法匹敵 更不要說現在這幅風燭殘年的狀態了

「七叔 我也就是在你的墳墓之中拿了幾件東西 我並沒有冒犯你的屍身 怎麼著也罪不至死吧 」張宇還在為自己做著最後的辯解 至於跪地求饒之事 張宇隻字不提

「我什麼時候說要殺你了 」單小七一副迷茫之色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