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蒼龍至尊>第三百六十四章 情?義?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六十四章 情?義?

小說:蒼龍至尊| 作者:駱駝祥子| 類別:玄幻魔法

?「宋堂主,我們要不要去救強子他們啊?」報信之人急切的問道。

「人我們肯定要救,但是絕對不能莽撞,不然的話人救不了,還會把咱們自己搭上。容我想想,看有沒有什麼兩全其美的辦法。」雖然宋濤心裡也十分焦急,但他卻不能表現出來,因為這個時候大家需要的是信心,一旦他這個主事者都亂了的話,那麼其他弟子就更不必多說了。

「得貴,你再去跑一趟,看看到底有幾家勢力願意與我們患難與共的,現在宗主他們不在,單靠我們一家,確實有點勢單力保」宋濤向自己的心腹命令道。

「堂主放心,我一定儘力說服他們。」劉得貴連忙回應道。

「恩,快去快回,注意安全1宋濤話音剛落,劉得貴便已經抱拳離開。

對於這個心腹,宋濤還是非常看中的,所以,這麼緊要的事情才會交給他來做。

一方面是因為劉得貴在龍宇宗地位並不算太高,不會引人注意,另一方面,宋濤也是有意鍛煉一下他處理大事的能力和應變能力。

現在將他培養出來,等到以後自己忙的抽不出手,就可以直接委以重任。

劉得貴離開之後,宋濤等人也並沒有閑著,開始著手布置起營救事宜。

然而一番討論以後,他們也沒有最終確定營救方案,畢竟,在絕對的力量面前,一切陰謀詭計都顯得那麼的蒼白無力。擺渡一下黑閣看新節

現在,面對著佔據壓倒性力量的血岩谷諸多強者,宋濤他們能做的實在是有限。

……

當夜子時,也就是劉得貴離開將近六個時辰之後,他終於帶著一臉倦意回來了。

「事情如何了?」劉得貴剛一出現在大堂之中,所有人的目光便是轉移到他的身上。

「回稟堂主,事情並不順利。」一句話說完,眾人的心便是涼了半截。

除了宋濤和曹磊兩人外,所有人的臉上都顯出濃濃的失望之色。

「堂主,這一次,任憑我好說歹說,絕大多數勢力都是無動於衷,不過,許多人都一再表示,絕對不會做血岩谷的走狗,幫助他們對付咱們龍宇宗。畢竟,血岩谷的力量實在太強了,這一次又來勢洶洶,大家都避之不及,更不敢和咱們扯上瓜葛了。最讓人氣憤的是神殺幫,他們竟然也學起了林鈺宗,想要將我轉起來去邀功請賞,還好我見機不妙跑得快,不然的話,真的要被他們活捉了。」劉得貴心有餘悸的說道。

「就沒有願意幫我們的嗎?」宋濤面色難看的問道。

「有!萬劍門已經許諾,只要我們龍宇宗有用得著他們的地方,立刻無條件出手幫助我們1說到這裡,劉得貴臉上的陰霾也是消散不少。

「呵呵,真沒想到,最後肯幫我們的,竟然還是我們一直防範的宗門。可笑1宋濤有些自嘲道。

「今日之事,你們都記下來,等到咱們龍宇宗重新復出之時,就是討債之日1宋濤雖然一向帶人和善,可是並不是老好人一個,有恩報恩,有仇報仇的道理他還是明白的。

今日龍宇宗處於劣勢,只能暫時蟄伏,可是並不代表龍宇宗永遠沒有出頭之日。只等張宇回歸,龍宇宗所經歷的一切風雨都會過去,到時候,那些不願伸出援助之手,或者落井下石之輩,便是會受到應有的報應。

「曹震護法,準備一下,到時候接應那些被俘的弟子。」宋濤神色平淡的說道。

「恩?你什麼意思?難道你已經想出來應對之策了?」曹震疑惑不解的問道。

「恩,已經有了,我打算用我去換回他們,相信我的價值在石雄看來應該比那些普通弟子強搶不少。」這般說著,宋濤已經開始向著外面走去。

「等一下,你經過誰的同意了?憑什麼要用你的命去換別人的命,別的弟子的命是命,你的難道就不是命了?」白玉攔住宋濤質問道。

看著白玉咄咄逼人的樣子,宋濤也一時語塞,緩了兩分鐘之後才道:「你說的是沒錯,可是宗主臨走前讓我好好照看宗門,如果就這樣讓宗門弟子折損在我的手裡,我萬死難辭其咎!宗主對於我有知遇之恩,而整個龍宇宗又是宗主的心血,所以。」

說到這裡,宋濤並沒有再說下去,不過他後面的話大家已經不言自明。

「宋濤,你能不能不要去?」白玉知道自己的問題一定得不到自己想要的答案,可是他已經選擇問了出來。

因為長久的一起共事,不知何時,她對於宋濤竟然生出一種別樣情愫,她害怕自己如果不說的話,會永遠沒有說出來的機會。

「不能,白玉,照顧好你自己,曹震護法,咱們走吧。」說完,宋濤便是義無反顧的離去。

看著宋濤那漸漸模糊的背影,眾人心中都是生出一種壯士將往的悲情。

原本宋濤的一生都會註定平庸,可是他遇到了張宇,這個改變一生命運之人。

士為知己者死,女為悅己者容!

張宇便是宋濤的知己,或者說是他的伯樂。

死亡對於以前的宋濤來說是那麼的可怕,可是今天,他卻能夠坦然面對。

許多人可能會說宋濤此人過於迂腐,可是更多的對於宋濤應該是欽佩!

生,做不了人傑,那麼死,必為鬼雄!

……

「血谷主,不知道您對於我做的還滿不滿意?」林鈺宗宗主林海城舔著臉,諂媚的問道。

「恩,還不錯,你的功勞我會記住的,等到滅了龍宇宗之後,我會想辦法讓你們林鈺宗成為」黑虎城第一勢力!血岩穀穀主石雄淡淡的說道。

然而他的心裡對於林海城卻是極為的鄙視,如果不是因為滅掉龍宇宗之後,他們血岩谷需要一個傀儡勢力來維持對於黑虎城的統治,他才不會搭理這個趨炎附勢的小人!

不過,這些東西,身為一宗之主的石雄自然不會表現出來,較忙躬著身子,千恩萬謝道:「謝謝谷主厚愛,海成以後一定忠於血岩谷,忠於谷主您,上刀山下火海,萬死不辭1

看著不斷表忠心的林海城,在回想起寧肯死也不願意投降的龍宇宗弟子,石雄心中莫名的更加厭惡他了。

「行了,沒事你就趕緊離開吧,我還有別的事情處理,有事我會再找你的1石雄有些不耐的說道。

「好,谷主您先休息著,我繼續去搜尋龍宇宗的餘孽1說完,林海城便喜滋滋的離開了血岩谷諸強的休憩之地。

「唉,剛才一高興把正事忘了,我應該讓谷主賞點東西才是,我們都已經抓了這麼多的龍宇宗弟子咯,怎麼著不得賞我個幾百萬中品靈石?嘿嘿,宗門一定會在我的手裡發揚光大的。」林海城這般想著,步伐也是輕快了不少。

「宗主,咱們如今可是將龍宇宗得罪死了,萬一這龍宇宗沒有被滅掉,以後再死灰復燃,那麼咱們豈不是危矣?」林鈺宗副宗主趙友信不無擔憂道。

「老趙啊,你說你,什麼時候變得真么膽小了?咱們林鈺宗在未來是必將超越龍宇宗的,他們龍宇宗又算得了什麼?不要張他人志氣,滅自己威風1林海城得意洋洋的說道。

他卻是忘了,當時成立日月盟的時候,他可是第一個起來響應的,誰能想得到,一宗之主,竟然是這樣的牆頭草,變臉比變心還快!

「宗主,咱們當面可是歃血為盟的,這麼做是會遭遇報應的。」趙友信再次道,「我勸你還是趕緊收手吧,咱們偷偷的將抓住的那些龍宇宗弟子放了,興許就可以和龍宇宗和解了。」

「滾一邊去,你是不是不想讓我飛黃騰達,故意阻我道途?媽的,如果不抱著血岩谷這顆大樹,老子這輩子估計都別想突破到武宗境界!我告訴你,給我放熱聰明點,別做傻事,以後你我兄弟還可以共享榮華富貴,不然的話,不要怪我不念兄弟情義1聽到趙友信的勸說,林海城不僅沒有聽進去,反而惡語相向。

「宗主,我這是為你好啊1趙友信無奈的說道。

「狗屁為我好。為我好你就不想我突破到武宗嗎?該幹什麼幹什麼去,不要在這礙我事1林海城說完,便是不再去看讓自己掃興的趙友信,轉身向著宗門而去。

「唉,龍宇宗豈會是那麼好相與的,咱們宗門只怕會因此遭遇劫難啊1趙友信一臉苦澀的說道,不過,這些話也就只有他自己能夠聽到了。

其實就算林海城在這裡,對於他的話也絕對是嗤之以鼻。

在林海城的心裡,此時的龍宇宗已經窮途末路,得罪血岩谷在他看來,根本就不會再走以後,這也是他能夠安心捉拿龍宇宗弟子的一個重要原因。

然而,他卻忘記了,龍宇宗現在只是成立的最初階段幾乎一切都要靠張宇抗大梁,這個時候,張宇沒有在宗門之內,就相當於老虎沒有牙齒一樣,根本就發揮不出他的真正實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