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蒼龍至尊>第三百六十七章反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六十七章反水

小說:蒼龍至尊| 作者:駱駝祥子| 類別:玄幻魔法

?因為宋濤被擒,現在的龍宇宗好比展板上的魚肉,任人宰割,卻毫無討價還價之力。

白玉等人為了拖延時間,對於石雄的獅子大開口,幾乎一律滿足。

「再這樣下去,龍宇宗的家底都該被掏空了,到時候一樣元氣大傷1當再次被石雄索要財物的時候,曹磊不得已之下站了出來,阻止道。

石雄倒也算聰明,每一次向龍宇宗張口的時候都不會超出他們的極限,分而食之,大快朵頤。

幾次三番下來,一經核算,曹磊發現,張宇留下用以發展宗門實力的資源、靈石等等,已經被石雄索取了七成之多,價值將近三千五百萬中品靈石。

這等巨款,對於血岩谷來說都算是一筆飛來橫財,石雄連日來的陰霾也是一掃耳光,每日紅光滿面。

他已經做好打算,只要龍宇宗識相,按照他說的去做,就不會傷害宋濤分毫,直到將龍宇宗榨乾為止。

「可是不答應石雄的條件,宋濤不就危險了?」白玉不無擔憂的說道。

「就是,錢財乃身外之物,只要不能夠換回宋堂主的性命,相信就算是宗主也不會怪罪我們的。」劉德貴也是插話道。

「你們的意思我都明白,你們卻沒有理解我的意思。石雄此人明顯是貪得無厭,咱們一味的妥協只會讓他變本加厲!你們好好看看這兩天被他索要的財務,難道還不明白?」曹磊沉住氣,耐心的給白玉等人解釋道。請用小寫字母輸入網址:觀看最新最快章節

「你難道想眼睜睜看著宋濤毀在石雄手裡?你是何居心?」此時的白玉腦子也是一片混亂,一顆心完全放在了宋濤的身上,幾乎沒有意識到自己在說些什麼。

不過話一出口,她便是後悔了,連忙解釋起來:「曹磊護法,剛才是白玉口無遮攔,有冒犯的地方,還請您見諒。」

曹磊知道自己剛剛加入龍宇宗,並沒有真正的融入這個集體,所以心中也沒有任何怨言,只希望能夠盡自己最大的努力,挽救龍宇宗於水火之中。

「我已經決定了,出奇制勝,今晚偷襲解救宋堂主,我相信現在血岩谷一定放鬆了警惕,正是咱們出手的最佳時機1曹磊聲音鏗鏘的說道。

「那算我一個1劉德貴連忙表態道。

「我也去1白玉將眼角的淚珠擦掉之後,不由分說道。

「你們都不能去,這一次就由我和我大哥曹震一起,人少目標也少,我們成功的可能性才會更大。等到我出手之後,白玉你便帶人在城門準備接應,劉德貴你則去通知萬劍門,集合兩宗之力破釜沉舟,誓死一戰1說到這裡,一向以文弱書生視人的曹磊身上都是流露出絲絲殺意。

「好,一切全憑曹磊護法安排。」白玉知道曹磊是真心為宗門,也是不再爭執,答應了下來。

整個龍宇宗開始迅速運轉起來,每個人心中雖然有一些血戰之前的恐懼,但更多的卻是逐漸沸騰的熱血!

「耗子,打起點精神,不然出了事讓你我都要吃不了兜著走。」負責監守宋濤的守衛小隊長范永壽道。

「隊長,您也有點太大驚小怪了吧,你想想,咱們宗門的強者都在不遠處的閣樓之中休息,這裡還要有個風吹草動,他們立馬就能察覺,只要龍宇宗那些人不是傻子,我敢說他們就不敢來劫獄1耗子滿不在乎的說道。

「哎,隊長,他們也太不把咱們當人看了吧,雖然你我修為不高,但好歹咱們也是血岩谷的正式弟子,可是他們在那裡胡吃海喝,連問都沒有問咱們一句,實在是有些欺人太甚。」耗子四望之後發現沒有任何其他人後,向著隊長范永濤小聲發泄著心中的不滿。

「噓,你小聲點,這要是被那些武尊師兄聽到,還不要了你我的性命?雖說大家都是血岩谷的正式弟子,可是人與人之間還要分個三六九等呢,你就不要抱怨了。好好完成宗門布下來的任務,總會有出人頭地的那天的。」范永濤勸說道。

雖然他心中也多有不忿,可是他卻要比耗子明白的多,像他們這種僅僅武師或者大武師修為的弟子,在浴血平原多如牛毛,除非天賦卓絕不然的話,就算費盡心機加入血岩谷這類的大型勢力,也是不會得到重視,反而可能不如在一些小宗門的日子過得好。

不過,大樹底下好乘涼,只要出了宗門之後,披著血岩谷的外衣,許多其他不如血岩谷強勢的宗門對於他們都會敬而遠之,小心的供奉著,生恐招來滅頂之災。

每當這個時候,他們這些弟子才會真正的挺直腰板,肆意的享受著他人的尊崇。

「大哥,莫慌,有血岩谷的武宗強者在以神識巡視,千萬不能被他們提前察覺,不然咱們營救的計劃就破產了。」曹磊按住已經有些焦躁的曹震,低聲道。

「可是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啊,不是已經說好兩個時辰之後匯合的,咱們這樣一直等待時機,黃花菜都涼了!要我說就直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強攻進去,迅速解救宋濤,然後趕緊轉移,我就不信以一句石人傀儡為代價,還無法為咱們爭取幾分鐘的逃跑時間?」曹震反駁道。

「大哥,你這樣魯莽,不僅會害了宋濤,好會害了咱倆,你就聽我的安排就是。」曹磊深知自己大哥曹震的性子,只能下了死命令。

「等會,有人來了1

就在這時,一名神色堅毅的男子拎著一些酒菜逐漸靠近了曹磊等人的藏身之地。

「想活命就給我閉嘴1曹磊突然計上心頭,一把將走來的男子按倒在地,威脅道。

「你們是誰,到底想要幹什麼?」雖然眼前男子臉上變現的極為慌亂,可是曹磊從他的眼神看到的卻是沉著冷靜,曹磊知道,此人一定是故意裝出這幅模樣,來使自己掉以輕心的。

「行了,別裝了。實話告訴你,我是來救宋濤的,你如果配合的話,我還可以留你一命,不配合的話,只有送你上路了。」曹磊淡淡的說道。

「拯救宋濤?你們是龍宇宗之人?」聽聞曹磊之言,此人不驚反喜,這倒是讓曹磊頓時迷惑了。

以他武宗的強橫靈魂實力,觀察細緻入微,自然看出此人這一回是發自內心的喜悅,而不是有意裝出來的。

「我是林鈺宗副宗主趙有信,我來這就是為了搭救宋堂主的,還請你們能夠相信我1趙有信連忙解釋道。「至於具體原因,過後我自會向你們解釋,現在時間快來來不及了,我得到消息,為了不讓宋濤出現閃失,等一會就會有人將宋堂主從地牢轉移,押往另外一個秘密地方。」

「什麼?還有這等事?」曹磊一聽,也是一驚。

不過出於本能,對於趙有信的話他還是半信半疑。

「你應該明白,為了我自己的安慰著想,我不可能完全信任你,如果你真的是來營救宋濤的話,就將這枚毒丸吞下去,成功之後,我會立刻將解藥給你,不然得不到解藥,十二個時辰之後,你便會全身潰爛而死。」說著,曹磊從儲物戒之中取出一枚烏黑的丹藥,丟給了趙有信。

稍作猶豫之後,趙有信竟然真的當著曹氏兄弟的面將那烏黑丹藥吞了下去,然後繼續道:「你們在這等我,我會將宋堂主帶回來的。」

「好,我等你1曹磊也是極為痛快的答應下來。

不一會,趙有信便是帶著酒菜到了關押宋濤的地牢入口之處,剛看到耗子,便是極為熱情的擁了上去,「血岩谷的兄弟,受累了,這是谷主大人命我給你們帶來的酒菜,還請你們盡情享用。」

「沒想到我竟然錯怪谷主了,谷主竟然還能想到我們這些小人物。」耗子神色興奮道。

「那是自然,谷主最為體貼宗內弟子,所以他讓我帶話來說,你們辛苦了,等到回宗之後,必有重賞!來,這位大哥,我給你滿上,好好喝上一杯。」不等耗子推辭,趙有信便是將酒杯斟滿遞給了耗子。

「你是那個林鈺宗副宗主是吧,我記住你了,等到我發達了,一定會提攜你的。隊長,你別看著了,也來喝幾口,反正都是熟人,喝兩杯小酒,你還怕出事不成?」耗子不斷的勸說起范永濤道。

本來范永濤是不想喝的,但是又害怕抹了兄弟的面子,只有端起酒杯,一飲而荊

「濤哥,來,在喝一杯,真是好酒1

不一會的功夫,耗子與范龍濤兩人竟然就喝光了一瓶酒水。

正常來說,這點酒對於他們來說根本就不算什麼,可是現在兩人神智都開始迷糊起來,不一會便是撲通撲通,雙雙倒地昏睡起來。

「這迷神散還算不錯,這麼快就起作用了,看來我要抓緊時間營救宋堂主才是,只有這樣,才能彌補宗主犯下的大錯,為林鈺宗的那些同門兄弟爭取一線生機1抓起地牢鑰匙的趙有信喃喃自語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