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蒼龍至尊>第三百六十九章 石雄死,血岩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六十九章 石雄死,血岩瘋

小說:蒼龍至尊| 作者:駱駝祥子| 類別:玄幻魔法

?人算不如天算!

石雄自以為一切盡在自己掌控之中,卻沒有想到張宇會在這個節骨眼及時返回。

「你不是去屍山鬼域了,怎麼可能回來的?」石雄難以置信的問道。

「這裡是我的地盤,我為什麼不能回來?趁我不在,你們血岩谷竟然如此心狠手辣,想要滅掉我龍宇宗。既然如此,我又何必心慈手軟,今天這裡便是你的埋骨之地1張宇滿面殺意的說道。

其實,他在一個時辰之前便是已經趕到,但是為了讓宗門弟子經歷血與火的磨礪和考驗曹氏兄弟的忠誠度,這才與林炎等人一直潛伏了下來。

接下來的一切,都讓他極為欣慰。以前的龍宇宗僅僅只是一隻雛燕,還離不開自己的照顧,可惜現在,已經成長為一隻雄鷹,可以獨自翱翔天際!

「張宇,你太狂妄了,就憑你想要留下我,痴人說夢1石雄嗤笑一聲,根本就不相信張宇所言。

雖然對於張宇的實力他也多有耳聞,可是沒有經歷過屍山鬼域之行,他根本就無法體會張宇的可怕。

現如今,如果石磊再一次單獨面對張宇,只有退避三舍的份,不然的話,就只有死路一條。

可是這些沒有人會告訴石雄,張宇對於將死之人更是懶得浪費口舌。請用小寫字母輸入網址:觀看最新最快章節

「1

張宇向前一踏,無形無質的空間竟然在張宇這一腳之下都出現了扭曲,可以看到一個極為清晰的凹痕出現在他的腳下。

感受著周遭不斷上升的壓迫之力,石雄心中也是不免有些駭然,他逐漸意識到,似乎張宇所言非虛,自己今天真的有可能在劫難逃。

「血眼封殺術1

石雄知道,他不能再等下去了,必去搶先出手,不然的話,等到最後極有可能連出手的機會都不會有。

咆哮聲中,他再一次使出了自己的必殺絕技。

這門瞳術,身為地級中品武技,乃是血岩谷不傳之秘之一,整個血岩谷有資格解除它並且修習的,不足一掌之數。

瞳術,雖然威力絕倫,但是想要修習至圓滿之境,不僅需要卓絕的天賦,更需要水滴石穿的功夫。

自從石雄開始修習至今,已經接近五年的時間,可這門瞳術他也不過就剛剛小成而已,距離大成還遙遙無期。

不過饒是如此,因為它的詭異,石雄曾在實戰之中以一敵二還佔據上風,最終強勢擊殺一人,重創一人。

猝不及防之下,就連中級武宗巔峰境界的曹震都是中招,如果不是憑藉修為的渾厚,剛剛曹震都要被其偷襲成功。

再後來,當石磊與他戰鬥之時,兩人境界相差不大,可是因為忌憚這門瞳術,戰鬥之中的曹磊畏手畏腳,竟然被石雄完全壓制,如果不是張宇的及時出現,可能現在他已經被石雄斬殺。

當那道血色神光照射到張宇的身上之後,一股陰冷的感覺也是迅速向著他的身體之中瘋狂遊走起來。他感覺到自己體內靈力運轉出現了些許停滯,就連血液都彷彿開始固化,本欲轟擊而出的一拳就這樣戛然而止,硬生生的被憋了回去。

然而,心神一動之間,潛藏於經脈身處的上古血脈轟燃爆發,炙熱無比的火焰之力,頃刻間將一切陰冷之意焚滅殆盡,靈力再一次正常運轉起來。

恢復過來的張宇依舊不動聲色,嘴角噙著一抹冷笑,依舊裝出一副動作艱難的樣子,將一旁的石雄完全蒙在了鼓裡。

「哈哈,我就知道你是在虛張聲勢,看我斬下你的人頭,拿來做酒杯慶祝1石雄大笑一聲,臉上盡顯猖狂之色。

石雄的劍距離張宇越來越近,下一霎張宇就要血濺三丈,突然,張宇動了。

整個人如同一道鬼影一般,一閃即逝,石雄根本沒有反應過來,張宇就已經從他的眼前徹底消失。

「碎星拳1

陡然間,一聲暴喝在石雄的背後響起,頓時他全身汗毛乍起,一股死亡的陰影籠罩全身。

就在他將頭扭轉的同時,耀眼的星辰之芒在他的眼前轟然綻放,一時間他的意識陷入了暫時的停滯之中。

「轟1

無法想象的可怕能量在這一刻爆發出來,將他完全淹沒,深入靈魂的疼痛僅僅持續了片刻的功夫便是消失不見。

「你!好!狠1一字一頓間,石雄艱難的吐出這麼三個字之後,臉上的表情便是驟然凝固。

在他的心臟部位,一個比碗口還要大上一倍的血洞看起來是那麼刺眼,張宇一拳洞穿他的心臟同時,可怖的能量也在那一瞬間將其靈魂之力完全絞碎成為虛無。

可以看道,石雄那已經有些僵硬的臉上除了臨死之前的恐懼之外,還有著無盡的悔恨之意,他似乎終於明白為什麼石達曾經告誡過他為何不要輕易找人張宇了。

可是木已成舟,一切都已經為時晚矣!

「撲通1

就連靈魂都已經完全寂滅的石雄的身子猛地從半空之中墜落下來,重重的砸在地上,揚起漫天塵土。

靜!

死一般的寂靜!

不論是龍宇宗之人,還是血岩谷弟子,看著那一拳轟殺石雄的張宇,表情完全獃滯下來。

不過,隨著張宇的緩緩飄落,張宇一方之人全部從震驚之中醒悟過來,發出震耳欲聾的歡呼聲,而血岩谷一方,則全部都是滿臉絕望之色。

石雄,初級武宗巔峰,堪比中級武宗的戰力,身為血岩穀穀主,不論是地位還是實力在整座浴血平原都是屈指可數。

可是就在今天,就在剛才,被龍宇宗宗主張宇,這個幾乎被大家遺忘之人一拳轟殺!

俗話說樹倒猢猻散,當所有人發現此地最大的依仗都被張宇無情擊殺之後,血岩谷一方所有人都是慌了,拼了命的倉皇逃竄起來。

「龍宇宗之人聽令,隨我剿殺血岩谷餘孽1林焱怒喝一聲,也是面色冷冽的呼嘯而去,向著一名逃亡的武宗強者追殺而去,小黑則是一言不發的追向另外一名武宗強者。

石雄一死,其餘血岩谷之人早已鬥志全無,根本就不敢再在此地帶上片刻的功夫,可是現在局勢逆轉,他們反而成為了瓮中之鱉,在吳晨,邱南天等人的圍攻之下,敗亡已成定局。

「宗主,您終於回來了。」看著自己期盼已久的身影,宋濤突然有些熱淚盈眶。

他知道,自己沒有愧對張宇的信任,沒有讓龍宇宗在張宇離開之後成為一盤散沙。

「你辛苦了。」張宇扶起宋濤,安慰道。

以張宇如今的實力,自然一眼便看出了宋濤尚未痊癒的傷勢,和那斷去的一指。他知道,在自己不再的這段日子,宋濤過的必然極為艱苦。

「屬下所做的,都是分內之事,不敢言苦。」宋濤略顯激動的回道。

對於他而言,能夠得到張宇的肯定便是最大的慰藉,甚至比起修為的提升還要讓自己興奮。

「對了宗主,曹震護法正在和血岩谷的一名高手戰鬥,還請您出馬,助其一臂之力。」忽然宋濤想起曹震還在與空冥老人血拚,連忙提醒張宇道。

張宇聞言,也是不敢耽誤,立刻飛掠而去。

然而等到他接近兩人的戰場之後才是驚愕的發現,局勢完全不是自己想象的那樣,此時曹震幾乎追著空冥在打,而那空冥老人屢次想要逃跑都被曹震給堵了回來。

「屬下曹震,拜見主人1

感應到張宇的接近,曹震也是連忙行禮道。

剛才那驚天動地的一拳,即使隔著幾十里的距離,曹震依舊感覺到陣陣心悸。

也是如此,當發現情況不妙之後,空冥老人再也沒有戰鬥下去的勇氣,只想著如何能夠快點逃脫。

因為曹震被張宇在靈魂之中噬魂印,所以曹震也是第一時間察覺出張宇回來了。

看者想要趁機逃走的空冥老人,曹震也是發了狠,竭盡全力將他困在了原地,只能張宇到來必能將其成功擊殺。

「起來吧,正事要緊,一起出手,先殺了這個傢伙。」雖然張宇並不認識眼前之人,但張宇知道,只要今天參與對龍宇宗截殺的,全部都是敵人,對於敵人,他只有一個態度:殺!

「且慢動手,你們知道我是誰嗎?竟然」

張宇最見不得有人扯虎皮拉大旗,狐假虎威,所以剛聽空冥老人剛一開口,他便是失去了耐心,悍然出手,全力攻向空冥老人。

至於一旁的曹震,更是冷笑一聲,殺了上去。

對付曹震一人,空冥老人便是使出了渾身解數,再加上張宇,他根本就是待宰的羔羊,毫無還手之力,倏一交手間,他便是險象環生,時刻遊走在死亡的邊緣。

最終,空冥老人僅僅堅持了一炷香的時間,便是被張宇瞅准機會,一劍洞穿了心臟,奄奄一息。

「你們會後悔的1

空冥老人知道自己已經必死無疑,臉上也是閃現出最後的瘋狂,本已經紊亂的氣機頓時暴漲起來,猶如一個被不斷膨脹的氣球,最終轟的一聲爆炸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