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蒼龍至尊>第三百七十章 血岩谷的底蘊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七十章 血岩谷的底蘊

小說:蒼龍至尊| 作者:駱駝祥子| 類別:玄幻魔法

?天,陰沉沉的,似乎有雨點想要滴落,然而在空冥的自爆之中,他與那烏雲盡皆煙消雲散。

空冥死了,死無全屍!

看著手中碎成齏粉的靈魂玉牌,石達疾馳的身形陡然一頓,呆立在半空之中。

「大哥,怎麼了?我們還要抓緊時間呢。」石磊不解的問道。

「阿雄死了,空冥也死了1石雄沉聲道。

他的臉色簡直比那天空還要陰暗,似乎能夠擠出水來。

「怎麼可能,他們兩人聯手之下,這浴血平原能夠擊殺他們的寥寥無幾。」石磊滿臉的難以置信。

石達等人從屍山鬼域出來之後,本來是打算直接返回宗門的,但是因為貪圖一些散修在秘境之中的收穫,沿途截殺了數方勢力,這也導致當他們返回宗們之時,張宇也已經快要返回黑虎城。

當得知石雄竟然前去為石明報仇之後,石達登時心急如焚。

如今的張宇,連他都不是對手,更何況連中級武宗都沒有達到的石雄。

因為害怕石雄遇見張宇出事,石達三兄弟馬不停蹄的向著黑虎城趕來,是希望能夠在張宇之前將石雄接應回宗,可是誰知道這才走到一半,便是得知此等噩耗。

「張宇,殺我侄兒,此仇不共戴天!我石達在此發誓,從今以後,我必滅你全族1石達仰天怒吼著,狀若瘋狂。請百度一下黑-岩+阁就是對我們最大的支持,謝謝!

那一身的危險氣息,看的石磊石秀兩人都是陣陣心驚。

發泄過後,石達的心情也是終於平復一些,滿臉仇恨之色的望了一眼黑虎城的方向之後,向著石磊道:「回宗,準備開戰。」

「大哥,我們不去黑虎城了?就讓阿雄這樣孤零零的客死他鄉,連個屍首都沒有人埋葬?讓外人知道,還不嘲笑我血岩谷無人?」石磊同樣臉色難看的問道。

「現在去沒有任何意義,說不定還會中了張宇那個小賊的埋伏,等到來日滅掉龍宇宗,我要用張宇的人頭祭奠阿雄1石達說完,便是頭也不回的向著血岩谷而去。

在整個血岩谷,大長老石達的權柄簡直比宗主石雄還要大上不少,從來都是說一不二,見到他已經說得這麼明確了,石磊等人也只能無奈的跟了上去。

然而還沒等到石雄等人回歸血岩谷,便是再一次得知另外兩名武宗強者身死的消息,當時石雄眼前就是一黑,差一點栽落在地。

血岩谷身為浴血平原三大霸主勢力之一,實力自然異常雄厚。單單武宗強者便是有著近十人之多。

可是一下子便是在張宇的手中折損四人,損失之慘重,數十年都無法彌補回來。

再加上現在正是與傀陰宗交戰的關鍵時候,折損這麼多的頂尖強者,一下子便是讓傀陰宗將劣勢扭轉,得到了喘息之機。

要不是有著城主府的諸多強者頂著,只怕現在血岩谷已經潰不成軍。

血岩谷傳承百年的基業,差一點因為張宇一人,就此沒落下去,怎能不讓石雄怒火攻心?

如果不是因為現在的張宇實力如日中天,正是鋒芒畢露的時候,石雄早就迫不及待的帶領全宗人馬殺向龍宇宗,將其夷為平地了。

這時的血岩谷再也不見不到絲毫歡聲笑語,所有人都是一臉陰霾,沉浸在悲痛之中。

身為血岩谷的一員,身上烙印著血岩谷的烙印,他們的一生註定與血岩谷榮辱與共。

宗門受到重創,極有可能意味著以後再也不能夠憑藉宗門耀武揚威,所以對於罪魁禍首張宇,每人都是充滿仇恨之色,恨不能吞其肉,噬其骨!

「不管是長老也好,還是普通的外門弟子都聽好了,從今以後龍宇宗便是我等的生死大敵,見者皆殺之1站立在高台之上的石達滿身殺意道。

「殺,殺,殺1

在石達的帶領之下,密密麻麻,成百上千的血岩谷弟子齊聲高呼起來,聲勢震天!

「詳細的兵力部署我隨後會攻不下去,未央城城主府已經答應,全力助我們滅掉龍宇宗和傀陰宗,所以,從明天起,我們血岩谷與兩宗同時開戰,我們要用他們的血肉,鑄造出屬於我們的不朽之城1石雄神情激昂的激勵著看台下的宗門弟子,美好的憧憬,讓所有的弟子都是再次熱血沸騰起來。

「而且,以後申屠前輩也會成為我們血岩谷的客卿長老,隨我等共襄大業1

在石雄說完之後,一道整個浴血平原都是見之色變的身影緩緩的從天而降,滿面笑意的看向眾人。

這個人在場諸人都不陌生,他就是申萬屠——申屠雄,這個雙手沾滿血腥的武宗強者。

「我你們應該也都認識,至於其他的石雄也已經替我說過了,以後咱們就是自己人,如果有什麼需要的幫助的,大可以來找我,能幫的我都盡量幫。不過大家可是別忘了咱們與龍宇宗、血岩谷之見的血海深仇,那些仇恨終於一天會報的。」這個時候的申屠雄看起來極具親和力,和傳聞之中殺人也不眨眼的魔頭相比,幾乎判若兩人。

看著在那作秀的申屠雄,石達心中便是隱隱作痛,為了能夠將這個老魔拉到自己的陣營,他可是下了血本,不僅拿出了一本血岩谷珍藏許久的地級武技,更是將那寶庫之中用來突破武宗之用的一株極品靈藥貢獻出來。

再加上其他一些林林總總的東西,總價值高達將近十億中品靈石。好在血岩谷家大業大,擁有上百年的底蘊積累,不然根本就無法滿足獅子大開口的申屠雄。

現在申屠雄表現的平易近人,那是因為收穫之多實在有些超乎他的想象,讓本來貪得無厭的他都已經不好意思再繼續裝出高冷的樣子。

隨著石達的一揮手,宗門大會終於召開完畢,血岩谷,這個沉寂許久的龐大機器迅速運轉起來。

一處極為陰冷的地宮之中,擺放著一具通體以黑曜石打造而成的石棺,在那石棺的不遠處,三道身影半跪於地,似乎在做著某種神秘的儀式。

「師叔,還請您出關坐鎮宗門,掌控大局。」石達先是對著石棺拜了三拜之後,極為恭敬的說道。

整個地宮之中安靜的可怕,只有石達的話語不斷的回蕩著。

大約停了十分鐘左右的時間,本來寂靜的地宮突然傳來一聲咯吱咯吱的聲音,如果仔細去聽的話,那座石棺之中竟然發出輕微的呼吸之聲。

每一個呼吸都極為悠長,讓人心生的第一個念頭不是有無鬼魅存在,而是潛藏有隱世強者!

「出什麼事了,為什麼要打擾我潛修?」一聲極為蒼老的聲音似乎跨越萬古,不知飄蕩了多久才最終迴響在石達的耳中。

「師叔,石達不才,致使宗門遭遇強敵,然」石達言簡意賅的為石棺之中的聲音解釋過事情的經過之後,也是跪伏在地,頭都不敢抬起分毫。

「轟1

突然,一聲爆碎之聲響起,那副石棺毫無預兆的炸的粉碎,一道衣衫襤褸,極為蒼老的身影也是終於走了出來。

借著地牢之中安置的夜明珠所散發出來的光亮,可以清晰的看到那道身影如同枯柴一般的身軀,和樹皮一樣皺縮的皮膚,臉上溝壑縱橫,不知道經歷多少滄桑,一股腐朽之氣也是逐漸瀰漫開來。

「師叔,還請責罰1石達跪在地上,滿臉羞愧的說道,看起來就如同發了錯的小孩請求在長輩的責罰一般。

如果讓人看到地位崇高,手握大權的血岩谷大長老這幅模樣,肯定會驚駭欲絕。

石達一直給人一種高高在讓的感覺,誰能想到,他還會有這麼不為人知的一面。

「小達,小磊,你們都起來吧,事情我已經知道,不怪你們,要怪就怪那個叫張宇的小子。雖然我蘇醒時間不能太長,但是我應該還能拼著這把老骨頭幫你們一把。」那枯瘦老者勸慰道。

「師叔,不知道您有沒有明悟生死,邁入窺陰境?」石秀滿臉期盼之色道。

現在浴血平原沒有一名陰陽境強者,如果這老人突破成功,他立刻就能橫掃全境,毫無敵手,就算是張宇也要身死道消。

「哪有那麼容易,如果我突破的話,還用得著繼續在這裡假死?不過現在我距離窺陰境已經更進一步,一般的巔峰武宗絕對不會是我的對手,對付那個叫張宇的,絕對是手到擒來。」枯瘦身影道。

「師叔你絕對不能掉以輕心,那個小子狡猾的狠,出手老辣,極難對付,除了我,就算是封萬里都被他耍了。並且這個小子身上一定隱藏著驚天之秘,不然不可能不到兩年的時間,從一個碌碌無為的小子,成長到堪比巔峰武宗的戰力,並且還建立這麼大一個宗門。如果我們能夠得到的話,師叔你不就有很大的可能?」石達突然道。

對於張宇身上的秘密,他早就已經覬覦良久,可是隨著時間的推移他發現,自己想要獨吞張宇身上那份機緣的可能已經愈發渺茫,只能將它說了出來,公之於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