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蒼龍至尊>第三百七十一章 三國之亂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七十一章 三國之亂

小說:蒼龍至尊| 作者:駱駝祥子| 類別:玄幻魔法

?底蘊的積澱,並不是一蹴而就,靠的乃是日積月累。

所以對於那些傳承數百年,甚至上千年的勢力而言,平時可能不顯山不露水,但是一到了關鍵時刻,經常能夠一舉定乾坤!

血岩谷明面上只有石達三兄弟達到中級武宗,聯合之下才能匹敵巔峰武宗強者。

對於封萬里,付尚他們這些真正的巔峰武宗來說,其實是看不上眼的,他們真正忌憚的,乃是眼前這老古董級的巔峰人物——石萬枯!

也許現在浴血平原之人已經遺忘這個名字,但如果時間重返四十年前,說起石萬枯三個字,絕對讓人心生毛骨悚然之感。

石萬枯,完全是四十年前那個時代的領軍人物,其餘一切天才的光輝都被他完全掩蓋,只能在他的腳下匍匐!

一切敢於挑釁他,或者違逆他的,無論是誰,皆被其殘忍虐殺!

這造就了他的赫赫凶名。

直到傳出他突破窺陰境失敗而亡,他的一切威名才逐漸的消散在眾人的視線之中。

「走吧,這麼多年沒有露面,可能世人已經將我遺忘了,也是我重出江湖的時候了。」石萬枯瞥了一眼自己修鍊的石棺,毫無留戀的踏步而出。

恭敬等候的石達見狀,也是連忙起身,形影不離的跟了上去。請百度一下黑じ岩じ閣,謝謝!

「把這些年宗門的發展情況,勢力分佈,還有所有的附庸勢力等等全部詳細的給我羅列出來,儘快送到我這裡。從今天起,我便暫時代理宗主之職,一切行動,全部聽從我的指揮,但凡抗命不尊者,殺無赦1

看著那一臉冷冽殺意的石萬枯,石達也是忍不住打了一個冷戰,對於這個師叔,他是打心底里懼怕,如果不是逼不得已,他真的不願意打擾他的清修,請他重新出山。

不過現在,一切後悔都已經無濟於事,他唯一的希望便是血岩谷能夠在石萬枯的帶領之下重新恢復當年的輝煌,成就至尊之位。

在石萬枯開始動手整治血岩谷之時,傀陰宗的封萬里也是開始重新部署作戰計劃。

自從得知張宇乃是殺害自己兒子封文斌的真兇,封萬里無時無刻不想為兒報仇,擊殺張宇。

可是因為諸多掣肘,一直未能付諸實踐。

本來,當封萬里從屍山鬼域返回宗門之後是打算封閉山門,以其在秘境所獲暫時謀求發展,積蓄力量的。但是不久之後,其在血岩谷安插的探子便是發來血岩谷在張宇的手中損失慘重,連宗主石雄都隕落身亡的消息。

當時他便是拍案而起,仰天大笑起來。

「天作孽猶可違,自作孽不可活!張宇你這是在自尋死路!本來我還擔心血岩谷會集結大軍來圍攻我,但是現在,只怕血岩谷對於你的恨意傾盡三江之水也無法道盡啊!」

「兒,傳我命令,收攏防線,一部分人繼續與血岩谷交戰,另外一部分由烈山長老帶領,前往黑虎城外集結,聽候我的命令。」石達一副智珠在握道。

「孩兒聽命。」雖然不知道封萬里打的是什麼主意,但是封還是立刻應聲而去。

「如果我所料不錯的話,石萬枯那個老傢伙也該出手了,以他的性子,不僅不會放棄現在佔據的我的地盤,還定會派人前去攻伐龍宇宗,那個時候就是我在加一把火的時候了。」

「幾十年的時間,不知道你到底有沒有突破那層隔膜,真的期待與你一戰啊1封萬里舔了舔嘴唇,眼神深處儘是火熱的戰意。

在石萬枯風頭正盛之時,封萬里才剛剛嶄露頭角,他本就是一個爭強好勝之人,一直想要與石萬枯一分高下,確立浴血平原第一人的位置。

可是不久之後石萬枯便銷聲匿跡,再也沒有出現過,也是讓封萬里的想法最終落空。

隨著年齡的增長,他雖然鉛華盡去,不再是那麼的鋒芒畢露,可是這個念頭卻是越加根深蒂固,一直埋藏在他的靈魂深處。

現在這個機會終於來了。

黑虎城,在張宇回歸之後,各方勢力都是變得風聲鶴唳起來。

前不久在龍宇宗遭逢大難,尋求幫助的時候,他們人人自危,視而不管。

可誰能想到,這才眨眼的功夫,重新回歸的張宇便接連滅殺石雄,空冥等武宗強者,將血岩谷在黑虎城附近的一切勢力盡數清除乾淨。

局勢轉變之快,讓人目不暇接。

「完了,一切都完了,龍宇宗不會放過我的,不會放過我們林鈺宗的。」林海成本來正在花天酒地的享受,可是當得知這個消息之後,一下子便是癱軟在了地上,雙目獃滯的呢喃起來。

當龍宇宗失勢的時候,他叫的最歡,簡直就將自己當成了血岩谷的嫡系一般。

而為了收攏人心,石雄對於林海成的態度也是極為親近,這更加使得他忘乎所以,在黑虎城各方勢力首領面前趾高氣揚的指點江山。

似乎他已經成為黑虎城的領袖,成為黑虎城的主人。

不過站的更高,摔得更慘,他的那些美好的夢想還沒有實現,便是摔得支離破碎。

他知道,以他的所作所為,不說自己必死無疑,就是整個林鈺宗都有可能受到牽連,被張宇斬草除根。

「林宗主,我還有事,先行一步了。」

「我也是,不打擾你了。」

那些本來正在陪同林海成的各家之主,一得知張宇回歸的消息,立刻如避瘟疫一般,迅速撇下林海成,倉皇而去。

看著那一個個剛才還對自己極為恭維、阿諛奉承之人,眨眼間的功夫就已經逃得一個不剩,林海成的心徹底死了。

「完了,完了」林海成機械式的重複著這一句話,看其神情,已然神志不清。

「宗主!宗主你怎麼樣了?宗主?」趙有信這個時候也是終於趕了過來,看著雙目獃滯的林海成,不斷的大聲呼喊著。

「不要耽誤了,宗主說了,活要見人,死要見屍,儘快將林海成帶回去。」趙有信身後的龍宇宗弟子稍顯不耐的說道。

對於這種在他們龍宇宗在危難之時落井下石,踏著龍宇宗上位之人,龍宇宗弟子反感至極,如果不是有命在身,說不定早就已經有大批弟子用來擊殺林海成了。

「不要殺我,不要殺我,我錯了」林海成不斷的哀求道,可是已經無濟於事。

很快,林海成便是被帶到了龍宇宗的議事大殿,暴露在眾目睽睽之下。

在所有人的注視之下,林海成一下子心神崩潰,昏厥過去。

「宗主,整個林鈺宗幾乎就這個林海成一人作惡,而且,這一次營救宋堂主趙有信也是出了不少力氣,還請宗主能夠對於其他人從輕發落。」曹磊上前一步道。

「請宗主從輕發落。」宋濤也是上來為林鈺宗求起情來。

「好在這一次沒有因為林海成造成大的傷亡,不然他就是死不足惜。既然你們都為林鈺宗求情了,那麼我也不能不給你們面子。林海成,死罪可免,活罪難逃,廢掉一身修為,林鈺宗今日解散,宗門一應物資全部收繳。」張宇淡淡的說道,似在做著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曾幾何時,張宇也不過就是一個遊走在死亡邊緣的小小武師,可是現在已經貴為一宗之主,隨意一言可定武尊生死。

「謝宗主不殺之恩1趙有信跪伏在地不斷感謝道。

然而重新醒來的林海成似乎沒有意識到自己已經免除一死,還是不斷的重複著求饒之舉,不過仔細觀察不難發現,他竟然已經瘋了!

「宋濤,執行的事情你儘快處理完畢,現在的局勢已經越加不穩定,不久之後,戰火必然會蔓延至咱們黑虎城。」張宇神色一正道。

他知道在自己擊殺石雄等人,伏殺封文斌的消息走漏之後,必然已經同時成為血岩谷與傀陰宗的眼中釘肉中刺,恨不得除之而後快。

要說他們兩宗盡棄前嫌,聯手滅殺龍宇宗到還不至於,可是抽出一部分兵力來尋龍宇宗的麻煩,卻是已經註定。

現在的龍宇宗正處於成長的重要階段,弟子的實力都還淺薄,一旦處理不慎,極有可能造成重大傷亡。

所以張宇必須在戰爭到來之前做好一切準備,不至於到時候手忙腳亂的應對。

「宗主,這個時候招收弟子的話,憑藉您的威望,自然能夠招收到大批弟子,不過肯定是良莠不齊,而我們又沒有那麼多的時間去篩眩我提議,這個時候咱們可是發出詔令,無論是誰,都可以暫時編入龍宇宗外門,一旦戰爭爆發,便是參與進去,協同抵擋,在這期間可以累積功勛。」

「功勛不僅可以兌換咱們龍宇宗的各種寶物,還可以申請加入龍宇宗,實乃一舉兩得之計。」曹磊似乎早就經過深思熟慮,在眾人尚處於沉思之時,便是已經侃侃而談道。

「好,就照你說的辦1張宇沉吟片刻,便是答應了下來。

而這個時候,血岩谷諸多強者已經在石萬枯的帶領之下悄然接近了黑虎城,至於傀陰宗之人,更是早就已經埋伏在了黑虎城,三方混戰,一觸即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