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蒼龍至尊>第三百七十五章 嗜血的曹震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七十五章 嗜血的曹震

小說:蒼龍至尊| 作者:駱駝祥子| 類別:玄幻魔法

?可是,一切都已經為時晚矣!

「轟1

一聲震耳欲聾的爆炸之聲響起,石萬枯所處的整片空間都是劇烈的波動起來,那被他攬在懷中的石磊也是在爆炸之中屍骨無存。

狂暴的能量風暴席捲開來,四周不斷的傳來凄慘的哀嚎之聲,這個時候,就算是武尊強者一不小心被捲入其中,也會瞬間化為血霧,死無全屍。

不大一會的功夫,整片空間都是充斥著濃郁的血腥味,那僥倖活下來的血岩谷之人,一個個被嚇得面無血色,遠遠地逃離開來,已經成為了驚弓之鳥。

石磊的自爆,雖然威力恐怖,但是對於已經半隻腳踏入窺陰境的石萬枯還說,傷害還是極為有限,不過石磊的身死,已經徹底將他激怒。

如同暴怒雄獅的石萬枯怒視著張宇,咬牙切齒道:「你,必!死!無!疑1

「呵呵,這句話你剛才好像說過吧,不過好像不怎麼管用,我現在依舊好好的活著。」張宇淡淡一笑,雲淡風輕道。

「給我死1

渾身散發出陰冷氣息的石萬枯怒叱一聲,便是向著張宇爆射而來。

只見石萬枯衣袖之中那枯瘦的手掌向前一拍,恐怖無比的血色靈力,便如同火山爆發一般,呼嘯而出。нiУпG最新章節已更新

「滋滋1

在那血色能量的侵蝕之下,空間都是不斷的發出不堪重負的刺耳嗡鳴,張宇見狀,臉色也是變得極為凝重起來。

雖然張宇無法感知到此人的境界如何,但是其體內那浩瀚如海的可怖能量,卻讓張宇明白,絕對不能掉以輕心,不然任何一個小的失誤都有可能造成無法挽回的損失。

「長河落日1

低喝一聲,張宇手中的驚雷劍便是爆射出耀眼光芒,磅能量,如同決堤的洪水一般從張宇的身體之中呼嘯而出,直接被其盡數灌注進入劍身之中。

這還沒完,下一刻,被他儲存在丹田黑洞位置,用以不時之需的星辰能量也是滾滾而來,不斷壓縮之下,同樣進入驚雷劍之中。

可以看到,驚雷劍的劍身微微顫抖著,並不是因為已經達到它的承受極限,而是因為這乃是它第一次被張宇一次性灌輸如此恐怖的能量,對於這已經孕育初始靈性,向著道器演化的頂尖玄器來說,陪伴主人馳騁疆場,才是它的最好歸宿。

「一劍斬1

揚起手臂的張宇輕輕向前一揮,驚天劍芒便是刺破層層空間的阻礙,毫不留情的對著石萬枯斬去。

空間不停的扭曲著,蒼穹之上,一道道電光閃爍而出,在黑夜之中顯得那麼刺眼。

如此可怕的曠世大戰,早已驚動了黑虎城所有武者,即使隔著數十里的距離,依舊讓人心生恐懼。

不論是武宗,還是武尊,這個時候最多遠遠地眺望著,只能心中猜測著到底發生了什麼。

「轟隆隆1

恐怖的轟鳴聲,遠遠傳來,張宇的驚艷一劍在這個時候終於與石萬枯的可怕一掌終於發生了碰撞,一座巨大的蘑菇雲瞬間便將他們的所在之地完全籠罩,飛沙走石,電閃雷鳴!

大地早已崩毀,如同被巨大的犁車犁過一樣,一道道深不見底的猙獰溝壑參差交錯著。

原本堅挺的幾株光禿禿的鐵樹,也在肆虐的能量風暴之中灰飛煙滅。

厚重的烏雲不知道何時已經將懸挂在蒼穹之上的月亮遮蔽,陣陣陰風怒號著,揚起漫天沙塵,成千上萬的圍觀者不斷的猜測著戰況如何。

另外一邊,小黑與石萬枯召喚出來的血人戰鬥已經到了白熱化的地步,每當小黑成功將血人的一段身子擊毀,那血人必定能在同時從小黑的身上撕裂下一大塊血肉。

在小黑龐大如山的身軀面前,血人看起來如同螻蟻一般渺小,可是這螻蟻所蘊含的能量,就算是一向冷若冰山的小黑都臉露驚容。

儘管小黑隱約間能夠佔據上風,可是想要擊殺眼前的這具血人,無異於痴人說夢。

那血人一旦受創,便是會立刻從站立的血海之中補充消耗掉的能量,小黑髮現,除非能夠做到一擊必殺,不然的話,他將會一直面對處於巔峰狀態的血人。

小黑雖然血氣充沛,並且能夠通過吞噬妖晶恢復一部分體力,但是他的消耗也是異常巨大,長此以往下去,必然會敗在血人的手中。

「宗主應該暫時無事,既然如此,就讓你們繼續享受死亡盛宴吧1通過靈魂間那若有若無的聯繫,曹震能夠確定張宇還活著,他只是瞥了一眼張宇所在之處,便是將目光轉向了那些殘餘的血岩谷之人,嗜血之芒一閃即逝。

如今血岩谷之中還活著的,修為最強之人便是刑院長老石青山,不過他也僅僅中級武宗初期的修為,根本就不是曹震的對手。

對於曹震來說,想要擊殺石青山可能還有不小的難度,但他卻知道柿子要挑軟的捏的道理,直接便是跳過血岩谷的武宗高手,沖向了驚魂未定的武尊之中。

以他的實力,就算是初級武宗都能夠擊殺,當年甚至還能夠從巔峰武宗戰力的沐楓手中成功逃脫,對上這些武尊,簡直就是狼入羊群,勢不可擋。

一聲慘叫之後,便會有一名血岩谷的弟子成為曹震的刀下亡魂。

他身上的衣衫早已被鮮血染紅,那濃郁的血腥味幾欲令人作嘔,可是曹震卻沒有任何不適,竟然是一臉享受的表情。

曹震本來就殘忍嗜殺,血魔手的名號也是因此得來。

自從被張宇收服之後,以往的種種惡習都被他深深的埋藏在了心底之中,其中包括殺人的渴望。

今天終於有機會得到釋放,這對於他來說,簡直就是千載難逢的好機會。

「曹震,你該死1親眼看著一名名精英弟子倒在血泊之中,石青山再也坐不住了,怒吼一聲,便是沖了過來。

上一次,因為他的激將,石雄復仇不成,反而慘死在黑虎城,讓石達心中一直耿耿於懷。

這一次,趁著石萬枯前來黑虎城的當口,也是命令石青山一併跟了過來。

用他的話說,石青山一直在宗門養尊處優,也是到了報效宗門的時候了。

本來石青山是不願意前來的,連石雄這個宗主張宇都敢殺,那麼一旦自己落入張宇的手中只怕也是凶多吉少。

可是當看到石萬枯那毫無感情的目光之後,石青山立刻便是改變注意,同意一同前往。

雖然他知道自己不是曹震的對手,可是血岩谷門規森嚴,如果他就這樣眼睜睜的看著宗門弟子被屠戮而坐視不管的話,不需要石達發話,石萬枯便是有可能先廢了他。

對於這個本該早就進墳墓,但事實是更加可怕的宗門前輩,他的心中除了敬畏,更多的是恐懼!

「嘉善,前來助我1為了自己的安全起見,石青山連忙呼喊起另外一名武宗強者錢嘉善,他相信兩人合力的話,就算不能擊殺曹震,也能將其穩妥的壓制,只等石萬枯將張宇擊殺,便是可以抽出手來,滅掉曹震,不過輕而易舉。

錢嘉善看這已經接近曹震的石青山,無需多言,便是爆發出自己的巔峰戰力,奔掠而去。

「曹震,殺我血岩弟子,沒有人能夠救得了你,只等師叔騰出手來,便是會讓你死無葬身之地1石青山怒喝著,一臉警惕之色。

「不自量力,就憑你們兩個廢物也想攔住我?做夢去吧1曹震嗤笑一聲,根本就不與石青山交手,一個閃掠,便是出現在另外一名武尊的身旁,殘忍一笑,手中染血之刃便是無情的從其脖子劃過。

「你個王八蛋,有種你不要跑,看我如何將你生生虐殺1看著根本不與自己打照面,將目標全部放在那些低階弟子身上的曹震,石青山憤怒的咆哮著。

可是任憑石青山如何譏諷,曹震始終都是充耳不聞,繼續獵殺者倉皇逃竄的血岩谷弟子。

「那邊怎麼沒動靜了,不會是兩人同歸於盡了吧?」

「有這個可能。」

聽聞圍觀者討論張宇與石萬枯之間的戰況,有那對張宇崇拜到近乎狂熱的龍宇宗弟子連忙反駁道:「你放屁,我們宗主是無敵的,就憑那個人的實力,宗主根本就不會放在眼裡。」

「這位兄弟,我剛才也就是隨口那麼一說而已,還請見諒。」一看自己身旁的竟然就是龍宇宗弟子,剛剛出言之人連忙道歉道。

經歷不久前的那場風波之後,已經沒有人在敢小覷龍宇宗,不然的話,就是重蹈林海成的覆轍,以龍宇宗的做事風格,以後黑虎城幾乎再也不會有其生存之地。

「快看,天上有兩道人影,他們兩人竟然都安然無恙1突然,有人驚呼一聲道。

果然,那肆虐的能量風暴逐漸散去,而張宇和石萬枯也是再次曝露在所有人的目光之下,之間愛你張宇的胸膛微微起伏著,臉色也是有些蒼白,而另外一邊的石萬枯則是陰沉著臉,一股驚天殺機,猛然爆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