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蒼龍至尊>第三百七十六章 炙炎火鳳!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七十六章 炙炎火鳳!

小說:蒼龍至尊| 作者:駱駝祥子| 類別:玄幻魔法

?readx 強!

強的可怕!

這是張宇此刻心中唯一的想法。

石萬枯以一人之力,同時激戰他與小黑兩名戰力達到巔峰武宗境界的高手,還留有餘力,這等戰力,已經超越武宗的極限。

在浴血平原這塊地界來說,除了封萬里,付尚等寥寥數人,已經沒人能夠與之相提並論!

而張宇滿心的震驚,石萬枯何嘗不是一肚子的鬱悶。

在他看來,狂妄的張宇是有些本事,可是在自己半步窺陰境強者的面前,只能被摧枯拉朽般擊殺。

重新入世的他,已經不將浴血平原的本土強者放在眼裡,就如同他所說的那樣,中州,才是他的舞台。

可是現實再一次狠狠地給了他一巴掌,張宇不僅沒死,就連重創自己都是未能做到。

這對於石萬枯來說,簡直就是莫大的恥辱,而這等恥辱,必須用張宇的鮮血洗刷!

「小子,我承認我看走眼了,你接來將要面對的,才是最真實的我。」石萬枯說話聲音很輕,如果不用心的話,極有可能就會被淹沒在嘈雜的戰場之中,然而他話音未落,絲絲暴虐之意便是從他的身上浮現而起。

仔細觀察可以發現,石萬枯眼眸之中的理智逐漸泯滅,取而代之的是殘忍嗜殺之意。黑しし閣

這個時候的石萬枯看起來就如同蠻荒之中那未開化的遠古凶獸一般,冰冷無情,只有最原始的殺戮**。

殺!殺!殺!

這是此刻他唯一的想法。

「吼1

石萬枯喉嚨滾動之間,一聲如同野獸一般的吼叫也是隨之而出,低沉悠揚,回蕩在附近所有人的腦海之中,讓人忍不住心生恐懼之意。

「那個老頭是妖獸變得么?為什麼聲音聽起來這麼可怕?」

「噓,小聲點,這等強者只怕一個眼神就能秒殺了我們,要我說,咱們還是趕緊離開這個是非之地,另謀出路吧。」

「離開?因為血岩谷與傀陰宗之間的大戰,浴血平原就已經夠亂的了,現在在加上龍宇宗,只怕浴血平原已經沒有真正意義上的安全之地了。」

本來浴血平原就算是流亡之地,從古至今,難以計數的亡命之徒匯聚在這裡,這裡早就是一個法外之地,沒有人會在乎此地之人的生死。

每時每刻,浴血平原都不知道有多少人會為了生存,為了種種修鍊資源,奇珍異寶巧取豪奪。

死亡,對於許多人早已是家常便飯。

在傀陰宗,血岩谷,龍宇宗爭相宣布開放宗門寶庫,獎勵功勛卓著的散修,客卿,傭兵之時,這些在浴血平原過著刀口舔血日子的大量散修瞬間變得更加瘋狂。

對於他們來說,這場牽動整座浴血平原的大戰就是他們一飛衝天的機會,儘管這絲機會小的可憐。

可是對於那些無依無靠,提心弔膽混日子的人來說已經足夠!

畢竟,除了龍宇宗在剛剛建立宗門的時候招收了大量新血之外,像傀陰宗,血岩谷,這等浴血霸主勢力,除非天賦異稟,或者擁有人脈,不然想要加入難如登天!

而它們所擁有的種種珍寶,更是讓這些散修眼紅。

在圍觀者或驚駭,或淡然的議論聲中,石萬枯與張宇的氣勢皆是攀升到了巔峰。

空間微微扭曲著,一圈圈的空間漣漪不斷蕩漾開來,張宇的衣衫獵獵作響,他的神情也是凝重到了極點。

張宇並沒有輕舉妄動,他知道,這個時候,石萬枯的精神意志已經將自己死死鎖定,只待他露出一絲破綻,便會遭到雷霆一擊!

他在等,就像那藏身草叢之中的獵豹一樣,等待著露出獠牙的最好時機,只有那樣,才能彌補兩人之間境界上的巨大差距。

「血眼滄溟1

最終還是石萬枯選擇打破沉默,他已經不想再等去了。

這一戰,他不僅要勝,更要完勝,只有這樣,才能讓自己的名望一舉恢復巔峰!

一個個繁複的印記不斷從石萬枯的手中飛出,猩紅的鮮血翻湧著波濤,在一股無形的力量作用,化為絲帶一般,纏繞在了石萬枯的身體周圍。

陡然間,那早已沒入鮮血絲帶之中的印記綻放出奪目光彩,牽引出一個個龍眼大小的血色眼珠,鑲嵌在那血袍之上。

「轟1

那些血色眼珠睜開眼皮的剎那,一股無法想象的恐怖之力陡然降臨在張宇的身上,張宇駭然的發現,自己竟然被禁錮在了原地,無法動彈分毫。

「給我開1

張宇心中憤怒的咆哮著,危機關頭,他並沒有展現出絲毫慌亂,對於已經數次遊走於死亡邊緣的張宇來說,越是危險,便越需要冷靜。

一霎那,他體內潛藏多時的靈力瞬間爆發,不斷的衝擊著那股禁錮之力。

「咯吱,咯吱」

全力之,張宇的全身的骨骼不斷發出陣陣爆碎之聲,那堪比五級妖獸的強悍肉身,也是多出皸裂,鮮血汩汩的流淌而出。

張宇的額頭青筋暴起,如同蜿蜒的蚯蚓一般,不斷扭動著。

他能夠感覺到那股禁錮之力的鬆動,然而想要將其徹底破除卻需要大量的時間,而那已經接近自己,渾身散發出暴虐,嗜血氣息的石萬枯已經再次悍然出手!

「不要做無謂的掙扎了,這一招乃是我瀕死之時領悟的殺招,其中更是蘊含規則之力,以你的境界,根本就不可能將他破開1石萬枯冰冷的聲音突然穿入張宇的心神,一副勝券在握道。

「死吧1

石萬枯伸出他那如同鷹爪一般的手掌,鋒利的漆黑指甲閃爍著寒芒,向著張宇的脖子划入。

情況萬分危機,生死一念之間!

「啊1

張宇怒吼一聲,一瞬間,無數的經脈爆裂,那潛藏於身體之中的遠古血脈終於再次覺醒。

他的身上也是猛地散發出一股古老,高貴的氣息。

無盡的火焰從虛空之中衍生出來,炙熱的炎力,將虛空之中的靈力都是一瞬間焚燒成虛無,眨眼的功夫,張宇便是成為了一個火人,每一個毛孔之中都是被火焰充斥。

然而,這些火焰並沒有對他造成任何的傷害,相反,他感覺全身都是暖洋洋的,似乎沐浴在陽光之中一般舒服。

「!!1

那些禁錮住張宇的無形枷鎖,一瞬間全部崩斷,張宇的身體終於得到解放。

但他尚來不及欣喜,一股死亡危機便是湧上心頭。

張宇的身子近乎本能的向後一傾,可還是慢了一拍,被石萬枯鋒利如刀指甲劃過胸膛,刺痛傳來,隨即鮮血狂噴而出。

「怎麼可能?」石萬枯失聲道。

這一擊,他已經在心中推演了數次,不管張宇如何掙扎,最終都會成為自己手上的又一亡魂。

「是那些火焰1腦中靈光一閃,石萬枯便是反應過來。

初始見到那漫天火焰的時候,石萬枯本沒有在意,他以為這不過是張宇故弄玄虛的手段。因為在他心裡,他不相信這個看起來連武宗都不到的黃毛青年能夠抗衡自己的規則之力。

可是事實卻是讓他如吞了蒼蠅一般難受。

接連兩次讓張宇從自己的手中逃脫,石萬枯感覺自己的老臉已經丟盡,心中對於張宇的恨意更加濃郁。

而雖然張宇從死亡的邊緣撿回一條命來,可是深可見骨的傷口卻不斷挑動著他的神經。

從左胸到右腹,數道尺許長的傷痕處肌肉外翻著,一絲絲烏黑的血液不斷從中流出,一股詭異的力量不斷消耗著他的靈力,無論張宇怎麼努力,都是無法將之驅逐出去。

「這樣去我必死無疑,必須儘快將這傷口處理掉。」張宇心中暗道。

短短片刻的功夫,他的實力便是銳減三成,這樣去,不需要石萬枯再次出手,他便會因為靈力枯竭,成為砧板上的魚肉,任人宰割。

「烈焰焚燒1

左思右想之,張宇終於決定再次使用血脈之力,在他全力催動之,那覆蓋他的身體的火焰燃燒的更加旺盛。

「滋啦,滋啦。」

無窮的火焰之力化為一頭迷你火鳳,倏一接觸張宇傷口處那股詭異力量,便是發出陣陣灼燒之音,一股焦糊的味道也是逐漸擴散開來。

「想要將我的力量驅散?白日做夢1張宇剛剛動手焚燒那些陰毒之力,石萬枯便是從失落之中醒悟過來,手中打出數道常人無法理解的法決,飄向了張宇的傷口之處。

張宇見狀,本欲阻止,可是那法決如同虛無一般,任張宇使出種種手段,都未曾取得任何成效,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它們沒入自己的傷口之中。

「噗1

張宇一口逆血噴出,還沒來得及擦拭嘴角的血跡,那傷口之處的詭異力量便是猛然暴動起來,如同一條黑色毒蛇一般,不斷的在張宇的身體之中遊走,肆意的破壞著他的肉身。

「唳1

那被張宇以血脈之力凝聚出來的火鳳如同受到挑釁一般,怒嘯一聲,竟然主動汲取其張宇身體之中的靈力。

眨眼之間,張宇的靈力便是再次縮水兩成之多,而那火鳳的樣貌也是變得更加栩栩如生,片片火羽,宛如實質!